小喵直播地址96616

      奥特里·圣卡奇波尔村坐落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德文郡,是一个风景宜人的小村庄。

      整座村庄的ﳵ周围环绕着低矮的,树木茂盛的丘陵,唯有北部的白鼬山看上去较为高耸。一条小溪水静静地流淌在村子的旁边。这个村子里既住着巫师,也住着麻瓜,其中魔法社区是在十七世纪《国际保密法》签署生效后建立的。

      黎明的朝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天空中的汽车飞快地向下俯冲,哈利有点紧张地闭上了眼。

      츼“着陆!”

      他听到弗雷德喊道,车子轻轻一震,触到了地面。

      他们降落在一个破破烂烂的车库旁边,周围是个小院子。

      哈利第一次打量着罗恩家的房子。

      它看起来毫无麻瓜建筑学的合理性可言——以前似乎是个石头垒的大猪圈,后来在这里那里添建了一些房间,垒到了足足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歪歪斜斜,仿佛是靠魔法搭起来的(哈利提醒自己这很有可能)。

      红房顶上有四拉五根烟囱,屋前斜插着一个牌子,写着“陋居”。

      大门旁扔着一些高帮皮靴,还有一口锈迹斑斑的坩埚。几只褐ꒀ色的肥鸡在院子里啄食。

      一行人并没有急着下车,弗雷德静静地让汽车四轮着陆,小心地驶入了车库。

      “不怎么样吧。”

      罗恩面色微红地说。

      “太棒了。”

      哈利快乐地回答道,他想起了女贞路,看了看另一侧坐着的尤金。

      “同感,”尤金咧嘴一笑,对哈利点了点头,“这可是现实中的法师塔——我老爸看了也一定会喜欢飐得要命的!”

      “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닲。”

      “在这儿住ﰴ了十几年,这房子可真没什么好玩的!”

      双胞胎小濳声跟他们开了个玩笑,然后几个人就蹑手蹑脚地下了车,悄悄溜出了车库。

      “在车里等我一会。”

      下车之前,尤金小声地对后座上的鲍德温说道,洁白的猫头鹰优雅地点了点头,靠在了海德薇的身边,两只猫头鹰齐齐闭上眼打起了盹。

      “现在,我们小心点上楼…”

      弗雷德谨慎地躲在车库墙壁后面,探出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大门。

      “等㒁妈妈来湪叫我们吃早饭。那时罗恩连蹦带跳地漬跑下楼,说:‘嘿!妈妈,你看谁来了!’她看到你们俩ᠫ来了一定很高兴,谁也不会知道我们用了车。”

      “是个好主意。”

      뢴尤金背靠着墙壁微微一笑——‘但她肯定饶不了你们的’——这话他只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

      “明白了,”罗恩对尤金和哈利说道,“来吧,我就睡在——”

      转头一看,罗恩的脸一下子绿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房子的方向。

      韦斯莱夫人从院子那头快步走来,直直地走向瞗了车库,她脚边院子里的鸡四散奔逃。

      令人惊奇的是,她这么个胖墩墩,慈眉善目的女人,居然会表现出如此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尤金都有点害怕,悄脿悄地向着身后迈了一步。

      “啊!”

      弗雷德的声音颤抖。

      “完了。”

      乔治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韦斯莱夫人停在他们面前,叉着腰,挨个审视着一张张愧疚的面孔。

      尤金看到她穿着一条印花的围裙,兜里插着一根魔杖。

      “好啊。”

      她戏谑地咧嘴一笑䲹,眼睛里却满是怒火。

      “早上好,妈妈。”

      乔治用他显然以为是轻松可爱的语调说,但是却让其他人格外肉麻。

      ﮴“你们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韦斯莱夫人用令人心惊肉跳的低沉声音说。

      “对不起,妈妈,可是我们必须——”

      韦㱷斯莱夫人的三个儿子都比她高,可她的怒火爆发时,他们都战战兢兢的。

      “床空着!恼没留条子!车也没了——可能出了车祸!我都急疯了!你们想到过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你们的爸爸回来怎么收拾你们吧——比尔,查理和珀西就从没出过这种事儿!”

      “模范珀西。”

      弗雷德咕哝着悄悄翻了个白眼。

      “你该学学他的样儿,”韦斯莱夫人突然用力地戳着弗雷德䪇的胸口嚷道,“你们可能摔死,可能被人看见,可能把你们的爸爸的饭碗给砸了——”

      尤金饶有兴趣地躲在车库的角落里看着几个同伴面红耳휥赤地低着头挨训斥,而他们的母亲似乎丝毫貝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鵲 好像鰩过了几个小时,直到韦斯莱夫人把嗓子都喊哑了,这才转向哈利。

      哈利打了一个激灵,害怕地后退了两步,伸出手抓紧了尤金的胳膊。

      “我很高兴看到你,亲爱的哈利——还有你,尤金,亲爱的。”

      出乎意料的是,韦斯莱夫人的神情和语调一瞬间恢复了慈祥和友善。

      “进屋吃一点儿早饭吧,孩子们,你们肯定饿坏了。”

      她转身回屋,哈利紧张地瞄了一眼尤金,后者忍俊不슡禁地噗嗤一笑,走上前拍了拍弗雷德的肩᠈膀,无视了身后罗恩和双胞胎幽怨的眼神跟上了韦斯莱夫人,推门走进了房间。

      厨房很小,相当拥挤,中间是一张擦得干干净净的木头桌子和几把椅子。

      尤金和哈利看到韦斯莱夫人正在做早餐,厨房里的一台收音机放着歌曲,他们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桌子前四下好奇地张望着。叁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来到巫师的家——因为尤金和哈利家里的其他人都是ⵌ麻瓜。

      对面墙上的挂钟只有一根针,没标数字,钟面上写着“煮茶”,“喂鸡”,“你要迟到了”之类的话。

      壁炉架上码着三层书:《给你뀆的奶酪施上魔法》、《烤面包的魔法》、《变出一桌盛宴》等——都是魔法书,而且是家务䴟相关的魔法书!

      哈利愣在了原地,萔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欺骗了他——因为他听见水池旁的旧收音机里的歌声戛然而止,一个女主持人接着♏说:“接下来是‘魔法时间’,由著名的女巫歌唱家塞蒂娜?沃贝克表演。”

      房门又一次被推开,哈利看着弗雷德,乔治和罗恩垂头쌸丧气地走了进来,抱歉地对他们咧嘴一笑,然后他看到身边的尤金双켆手插兜,似乎比哈利自己还要惊喜似的,睁大了眼睛环视着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

      哈利有些惊讶,他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尤金这么高兴,至少是极少看到他这么喜形于色。

      而尤金心里在想的事情,哈利自然Ⳣ也完全不知道。

      ‘陋居,这就是真正的陋居!比电影里的虚拟画面还要真实…’

      “快蟚坐下,ꕄ孩子们婯,别客气…你们几个也一样,如果你们还想吃饭的话!”

      好在韦斯鐂莱夫人过了一会就热情地招呼他们坐在了餐桌前,而且并没有惩罚罗恩他们三个不许吃早饭。

      他们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些煎鸡蛋,烤面包片和香肠,꺽尤金饶有兴趣地看着韦斯莱夫人安慰着哈利,偶尔也在她问道自己的时候礼貌地回答上几句。 

      至于她自己的三个儿子,得到的则是一大通的数落。

      “情况其实很不好,妈妈!”

      在韦斯莱夫人用魔杖指挥着那些碗碟在水池里冲洗的时候,弗雷德说。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回过头,韦斯莱夫人厉声地呵斥道。

      “他们不给他饭吃,妈妈!”

      乔治委屈地辩白着。

      “你也闭嘴!”

      韦斯莱夫人又是一声呵斥,吓得罗恩本想接着说话,却哆嗦着手插起了一块香肠塞进嘴里。

      뺀 可是尤金看到她又动手给哈利切面包涂黄油时,脸上的表情已稍稍温和了一些——她似乎是已经接受了儿子们的说辞,对哈利格外地照顾。

      “很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夫人。”

      吃完了自己的早餐,尤金礼貌地对韦懊斯莱夫人说道顧——他的胃口븖其实并不好,但还是很快地吃掉了盘子里全部ﯩ的面包和烤肠。

      “哦,看你说的,孩子——千万别介意,真谢谢你能把哈利安全地带到这里来。就把这里当场自己的家,忙了一晚上你也一定累了。”

      韦斯莱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尤金的肩膀,然﫪后取走了他桌子上整齐摆好的餐具。

      “这不公平,妈妈!”

      “车是我开的,我才是最累的那个!”

      “功劳却都是尤金的!”

      弗雷德和乔治一人一句说道,然而在韦斯莱夫人转过头瞪了他们一眼之后,双胞胎才幽怨地看向了尤金。

      尤金一脸无辜地憋着笑摊了摊手,逗得哈利和罗恩小声地笑了出来。

      “呀!”

      这时,一个穿着长睡衣的红头发小人儿从楼梯间跑进厨房,尖叫了一声,又跑了回去。

      “是金妮,”罗恩低下头小声凑近了哈利,“我妹妹,她一暑假都在念叨你。”

      “可不,她想要你的签名呢,哈利。”

      弗雷德笑道,但一看到母亲的眼神,马上埋头吃饭,不再说话。

      “你运气不错,”尤金坏笑着从另一侧凑近了哈利的耳朵,ۈ“汕我看到她了——她挺可爱的。”

      “噢…啊?你说什么呀!”

      哈利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锤了一下尤金的肩膀,这让尤金憋得脸都僵了才没有笑出声。

      有韦斯莱夫人盯着,几个人还是闷声不响地吃着剩下的早点。

      韦斯莱夫人气消了大半,给他们都添了很多次烤肠和面包,而尤金只是要了一杯热牛奶,没再往胃里塞什么其他的东西。

      “啊,好累呀,”弗雷德放下刀叉打了个哈欠,“我想我要去睡…睡觉了——”

      “不行,”韦斯莱夫人无情㨘地说,“一晚上没睡是你自找的——现在你要去给我清除花园里的地精。它们又闹得不可收拾了。”

      嬰原本舒服地喝着牛奶的尤金闻言一愣——他们提前两天救∄出了哈利,但是韦斯莱家花园里的地精却还是在折腾。

      看起来这一家人似乎并没有认真地清除地精,所以它们才总是来频繁地闹腾。

      “哦,妈妈——”

      “还有你们两个!”

       她瞪着罗恩和乔治说,然后温柔地看向了尤金和哈利。

      “你们可以去睡觉,亲爱的——房间在楼上,毕竟这㖡些并不是你们的错。”

      “谢谢您,夫人,”尤金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想我也得负一定的责任。”

      “我也去,韦斯莱夫人,我还没见过怎么清除地精呢——”

      哈利兴奋地看了尤金一眼,后者靠在椅背上对他淡定地点了点头。

      “真是好孩子,可这是个枯燥的活儿,”韦斯莱夫人欣慰地点点头,“现在,我们来看看洛哈特是怎么说的。”

      走᫑过厨房,她从壁맲炉架上抽出一本大厚书,乔治无奈地呻吟了一声。

      “妈,我们知道怎么清除花园里的地精!”

      哈利和尤섘金探过头,看到那本书的封面上用烫金的花体字写着:吉德罗?洛哈特教你清除家庭害虫。

      졫书名下有一幅᠄大照片,是个长得很帅的巫师,波浪般的金发,明亮的蓝眼睛。 

      魔法世界的照片都是䎑会动놱的,照片上的这个巫师(ꔪ哈利猜想他就是吉德罗?洛哈特)放肆地朝他们眨着眼睛。

      韦斯莱夫人笑吟吟地低头看着他죰。

      “哦,他很了不起,”她说“他了解他家里的害虫,这是一本好书…”

      “妈妈崇拜他。”

      弗雷德坏笑着低声说道,但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别瞎说,弗雷德,”韦斯莱夫人的脸红了,“好啦,你们要是觉得自己比洛哈特懂得还多,那就去干吧——不过,如果我检查时发现花园里还有一个地精,你们就等着瞧吧。”

      韦斯莱兄弟打着묰哈欠,发着牢骚,懒洋洋地走了出去,尤金插着兜也跟了上去,哈利走在最后面。

      花园很大,而且正是哈利心目中的花园的样子。德思礼一家肯定不会喜欢——杂草丛生,草也需要割了——但是墙根有许多盘根错节的树木围绕着,各种哈利从没见过的植物从每个花圃里蔓生出来,还有一个绿色的大池塘,里面有好཈多青蛙。

      똬他突然想起了上一个学年的圣诞节时,尤金曾经给他看过一本人物传记,上面有波特家的祖先湩,也就是哈利的祖先的传记——那춧个叫林弗雷德的巫师,是不是也曾经拥有过这样的一个花园呢燨…

      “在想什么?”

      尤金转过头看了看哈利,眨了眨眼,哈利很快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在想地精是什么——麻瓜传说里也有他们,你知道的。”

      他们走过了草坪,而罗恩回答了哈利的问题。

      “啊,我见过麻瓜以为是地精的那种玩意儿,”罗恩一边说,一边弯下腰把头埋进牡丹丛里,“像胖乎乎的小圣诞老人,扛着个鱼竿…”

      “⳰现在看来,我觉得那玩意更像是妖精。”

      尤金想了想,看着罗恩在灌木里挣ꨉ扎了一会。

      “完全正确,但我觉得其实它们什么也不像,”一阵猛烈的响动声,牡丹枝子乱颤,罗恩吃力地直起腰来,“这就是真正的地精!”

      他板着脸,手里倒提着一个古怪的,满是滻泥土的小人。

      “放开我!放开我!”

      츌那个地精细纴着嗓子尖叫着,它一点儿也不像圣诞老人——小小的ꯄ身体,皮肤귿粗糙坚ั韧,光秃秃的大圆脑袋活像一颗土豆。郄

      罗恩伸长手臂远远地举着它,因为它用长着硬茧的小脚朝他又踢又蹬。

      “然后…你得这样做!”

      他说곡着,把地精高高地举韎过头顶(“放开我!”),开始像甩套索那样划着大圈挥动手臂。

      “不会伤害它们的——你得把它们转晕,这样它们就找不到地精洞了。”

      看到哈利吃惊的表情,庚罗恩解释道。

      他手一松,地精飞出去二十英尺,扑通落在树篱后面的地里。

      尤金走过去好奇地蹲下,用手指捅了捅那个地精,可它翻着白眼,似乎失去了意识。

      “差劲,”弗雷德咧嘴一笑,“我保证能扔过那个树桩。”

      很快地,哈利就不再同情那些地精了。

      他本来决定把他捉到的第一个地精轻轻죘丢在树篱外面,可是那地精感觉到ꃻ对方的软弱,睿便用它那锋利的牙齿狠狠咬住了哈利的手指,他抖也抖不掉,最后——

      “哇,哈利——你那一下准有五十英尺…”

      尤金找到了花园里的一块凸起的大石头,翘着腿坐在了上面,从腰间的小布袋里掏出了一包玉米脆片,闲适地看着四个朋友折腾那些地精。

      他爱干净,所以没打算自己上手,但很ꢿ明显其他人都对此乐而不疲,花园中很快就地精满天飞了。

      “你瞧,它们其实不大机灵,”乔治说,他一把抓住了五六个地精,“它们一听说在䫊清除地精,就都跑过来看,到现在还没学聪明一喴点儿。”

      不久,地里ⴣ那一群地精排着稀稀拉拉的队伍走开了,耸着小肩膀。

      “它们会回来的,”几个人看着那些地精消失在田地那头的树篱后,罗恩怅然地插起腰,喘着粗气,“它们喜欢这儿…爸爸对它们太宽容了,他觉得它们很有趣…”

      “那边,林子外面的那个房子是谁的?”

      尤金指向了后院不远处,双胞胎,罗恩和哈㕍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远处的山坡上的确有个房子,它看起来像是一辆大车的形状,烟囱上还冒着灰烟,周围也圈起来了䬊一座花园。

      粧ށ 作为一栋房子,它看起来格外的怪诞,因此尤金在看到它的时候就产生了好奇。

      娂“你说那个,”弗雷德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眨了眨眼,“那个是洛夫古德家。”

      “他们家人的脑子非常古怪,”乔治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噗嗤一乐ꠧ,“好像是一个父亲带着一个女儿。”

      “哦…啊!?”

      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尤金想了想,㥛愣了一下才惊叫出声——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听到这个答案。

      而就在这时,他们也听到前院的大门发出爝了砰的一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