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室和老师疯狂做的小说

      人是社会属性的生物,就像有人说的一样,人的本质属性是社会属性퓝。

      所以,作为人活在世上,就不可避免ﶫ的会被自己的社会关系所左右,有些时候,不是你个人想干嘛就能干嘛,所谓的身不由己,不过如此。

      就像古时的某个姓曹的,他是真的只想匡扶汉室,还是挂羊头卖狗肉,我们不得而知,历史就是这样,越久远的越让人遐想,却也越让人看不清真相。

      ——但我们可以知道的一点就是,曹丞相到最后是一定要称王的,他的势力越大,这个可能性也是正比递增,因为越到后面,他所代表的势力集团就越大,到了最后,他只能称帝,除非,他想根除他身上作为人的,社会属性。

      —㯄—现在的这一幕,何其相似?月楚大将军一心为国,甚至愿意奉焩一个只有十几岁的ॿ小丫头为君主,可是……

      此处已经是距离南安城颇远的一处密林处。自从上次围剿安余帮一行人,失败后,大部分人便撤入到这里,整顿休息,由玖歌带着少数十几人,去城内打探消息。

      此次营救公主殿下,大约出䭲动了五百人⩙左右,均是军内的好手,分为两个派别,公主殿下的护卫军,还有大将军的亲卫——两ꙡ方数量差不多,亲卫占优势,可也不会多出太多。

      这几天以来,部队都驻扎在此处,时刻注意南安城方向的릅边境军,同时调养伤势。

      两方军队的关系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大概就相当于你路上碰到一个路人,还能打招呼的那种。两军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

      ——可就在今夜,两方瞬间冲突起来,剑拔弩张,双方都拿起了兵器,营地里面,散发着严峻的⺸气息。

      玖歌站在队伍前面,对面同样是岮此行亲卫的领队人——一个面色古朴的中年男子。

      身后䒦的护卫军全部亮出兵器,森冷的长矛闪烁着深寒的光,楚洀柒月等少数几个人,和她一样,双手握剑,愤恨的看着对面。

      玖歌脸上都是愤怒的表情,“离痕,你这是什么意思?”

      离痕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什么什么意思?我还没问你呢,ꟍ月玖歌!军队内禁止随便动武器,你现在不仅动了,还是对同行的兄弟军,如此阵仗,莫非你想同室操戈否?”

      玖錻歌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怒声道,“姓离的,你少给我装傻,事情的一切,你我心知肚明。”

      “我且问你,缑你为⧹何容许麾下军兵,肆意讨论乃至诋毁殿下,你侮辱殿下,是何居心?”

      这还是我等刚好听见的,听不见的岂不是更加不堪?

      ——这句话没说옗出来,可大家心知肚明。

      离痕背后的一个缩着身子的兵士却不干了,“玖将军,你可不ᬕ要随便乱说,我是诋毁了殿下几句,可我也不过是无心抱怨之举而已。试问我等万里迢迢的从月楚赶过来,几天前的围剿还损失了如此多的弟兄,难道我还不能抱怨几句?恕我直言,这军队里,拉哪个人没有在心里抱怨过,难道他们都该死?”

      军队里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大部分是赞同的。

      “至于更难听的,”兵士脸上露出愤怒之色,“玖将军你可不要污蔑我,我对月楚忠心耿耿,殿下也是如此,我此꫇番动作,也不过是怀疑殿下如此的年纪,能不能扛起月楚的大梁,只不过话说⸀得难听了点茀而已。”

      他的脸上有些不以为然。

      离痕笑道,“玖将军,可听清了?我这兵士,不过是对于月楚的未来,过于担心而已,因ꮆ而不慎冲撞了殿下,何罪之有?”

      他笑出声来,“更何况,他说的也没错啊,月楚能撑到现在,是靠得我们大将军,他只不过激进了一点而已。”

      兵士在后面附和道,“就是ꇊ就是,还是将军了解我。”

      淚“你闭嘴。”玖歌气的脸通红,“那岂是激进了一点?难礔道在离痕你的眼里,所谓的‘还不如让大将军代理朝政,等殿下长大之后,再还政于她’,这种大逆不道之言,是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就可以揭过的?”

      “尔等狼子野心,岂不昭然若是?难怪有人叫我小心你们的大将军,如此看来,怕不是他心里也有这种谋逆之心,尔等与叛贼,有何区别?”

      “住嘴。”离痕乃至崚身后军队,脸上都出现愤怒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污蔑我等疭可以,污蔑大将军,甚至等同于叛贼之氾言,我看你才是不怀好意,想当大将军想疯了吧。”

      烮 “你口出胡言。”

      “大家彼此彼此늑。”声音越来越大,两方的火气也是越来越大,双方不断逼近,身后森冷的矛已经快要相接ˋ。

      ——身后传来脚步声。

      “哒哒哒。”极富有韵律䅬,节奏分明。这声音从护卫军身后传来。

      众人自动分成两派——出现在眼前的,正是小依。

      只是如今的她,换了一身和北君女帝相像,全身金黄的衣服,衣服璜上极具复杂图案,虽然叕年龄尚小,可配合上这身衣服,再加上此时脸上的面无表情,突然变得威严起来。

      亲卫不由自主퍎的的退了一步。

      离痕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衣服上的服饰,笑道,뱏“不知殿下来此,㱁所为何事?”

      “殿下……”玖歌和楚柒月凑过来,楚柒月一句话没说,只是死死的警惕着对面。

      月楚依抬了抬手,玖歌听⼗话的闭嘴。 ﭅

      她一步一步,越过护卫军的阵线,走到剑拔弩张的两方中央。看着离痕,“我还没问离将军,到底想干嘛呢?”

      离痕脸上带着笑容,“殿下所言言重了,不过是低等兵먆士的无心之言而已,不过让殿下听了去,也是他的罪过。”

      “哦?”

      离痕想了想,“虽是无心之举,但错也犯護下,也的确该罚。”

      “不如罚他半年俸禄如何?”

      月楚依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一笑,就像ꗟ高㺩山上的雪莲开섑了花一样,瞬间惊艳了世间,就连后面大部分女子的护卫憀军,都有些痴了。

      可离痕心中却一凛。

      챉 “殿下,可否告知笑什么?”

      “我……哈,”终于直起身,“我笑你太蠢!”声音冷酷,就好像严冬之下的觍风。

      “我且问你,我乃何人?”

      “殿下,这……”

      “说。” ⵭

      歠 离痕脸色青色一闪而过,还是멍恭敬道,“本国陛下,至高九五至尊,月楚的帝皇,月楚依陛下。”

      “那我问你,侮辱本国陛下▾,还在陛下面前,该当何罪?”

      “殿下,这是有……”

      “说!你特么在哔哔赖赖,我就杀了你,看你们的大将军,会不会为了你宰了我仜?”

      离痕咬着牙,用生硬的声音道,“抱歉,殿下。按照本国律法,敢当面辱骂陛下者,ꭂ所处刑罚,上可诛九淬族,不封顶。”

      月楚依满意的点了点头,“意思也就是,怎么判,由我自己来,想怎筎么就怎么?”

      他艰难的点了点头,却还是想试一下,“是的,陛下,可先如今正是用人之时,我提议……”

      “你想让我放了他?宽大处理。”月楚依挑了挑眉。

      ꮡ“是,”连忙点头,“这样的话,肯定会有更多人信服陛下,此乃仁君之举啊。”

      “是哦。”月楚依想了想,笑道,“那琿就……”离痕松了一口气。“还是杀了吧。”

       “!車!!”他震惊的看着她,脑子里就像空了一样。

      “怎么,你有意见?”月楚依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귵,“喝!”身后的护卫军踏着整齐的步伐迈了上来。

      “……”离痕沉默着,突然笑出声来,“殿下,要知道,现在月楚能有这样的局势,大将军功不可没,你想要光复月楚,同样少不了大将军的帮助。”牛头劍不对马嘴,可小依听懂了。

      她无所谓道,“那又怎⏊么样?你又不能代替大将军。更何况,说句不好听的——”

      她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一步一步靠近离痕,对方的亲卫怕伤到对方,只能一步步退却。小依离离痕只剩下一步之遥,不理会玖歌的呼喊声,她低声道,“你们的大将军⚑哪怕真的想要篡位,那就一定不能杀我,或者是,不能在自己的手上让我死。不然的话,想做皇帝?做梦吧你。”

      她转身回走。

      “殿下,你现在的兵力不占优势,我如果一定要保他㙠呢?”离痕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她停下脚步,然后嘲弄的声音传来,“那我就死在这里,让你们的大将军——”

      她转过身,“和我一起陪葬。”声音里面都是凛冽。

      离痕沉默下来,良久,放弃一样的放松肩膀,笑道,“殿下说笑了,我等怎敢如此。”

      后面的那个兵士,却是越听越不对劲,颤ꤗ抖着声音道,“将军,什……什么意思?”

      “殿下的意思很明显,不是已经说过了嘛。”他无所谓道。

      兵士突然惊恐起来,他嘶声力竭,“将军,你怎癫么可以这样,明明是你——”

      “唰。”一道剑光闪过——离痕直接抽出旁边亲卫的长剑,然后一剑将对쥮方的头斩落下来。

      头咕噜咕噜的滚了几圈,滚到小依脚下,眼睛还睁着,好像——死不瞑目一忈样。

      血溅了离痕一身᫯,黑色的甲胄上多出了暗黑色的痕迹。长剑上滴滴徸落着血ꀁ,一时间整个亲卫官,肃穆无声。

      ꁛ“!!”玖歌和楚柒月冲上前来,护着小依,警惕的看着对方。

      峅小依看着얐对方。

      离痕深吸了口气,“让殿下受扰ḝ了,见到此㤉不雅之景。”

      “无妨。”月楚依无所谓道,突然出手,一把夺过玖歌的长剑,然后一剑斩下。

      月光如清泉,漫漫越长生。

      괛就好像月光斩下,纯粹的银色,绚烂的让人赞美,可其中蕴含得杀机,却让人心惊。

      天山剑法,月色长青。

      月色落下,然后一剑把地上脑܁袋斩成了两半。

      她把剑还给玖歌,笑道,“毕竟,我也是走过江湖的人嘛。”

      然后转ᄆ身就走。

      护卫军随着一起退下,整个场地,㽂瞬间只剩下亲卫军。

      整个亲卫军聽没有一点声音,任谁看到自己的队友被杀猇了都不会无动于衷。

      离痕突然露出笑容,“都在干嘛呢,殿下如此英勇,我等应该高兴才对,天佑我月楚啊。”众人也高兴起来,除了一小部分人,仍然阴沉着脸。

      “散了散了吧。”众人离去,继续干自己的事,场地一下子ꗓ空旷起来。

      此辞行的副队长凑过来,“将军,这个丫头,看样子不好对付啊。”

      离痕脸上表情쵙消失,平静道,“是我小看她了,这一次试探,结果居然是这种结果。君王强硬,对臣子来说,从来不是什么好事。看来以后……有些麻烦了。”

      “是啊。”副将忍不住抱怨道,“如果不是大将军楗不赞同我等,能够和我们一起,区区一个月楚皇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뮑“闭嘴。”离痕突然骂起来,“大将军此乃仁义,若非如此,他也就不是大将军了。”

      “正是这样的大将军,才值得我等追随。”他的脸上,满是崇敬,就好像,信仰。

      “是,部下知错。”

      “走吧。”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月楚依离去得方向,等着吧,小丫头,最后赢得,一定会是大将军。

      甙——另一边。一回到营地的帐篷里,月楚依就一下子变了脸犏一样,慌忙问道,“小玖小玖蝭,我刚才表演的怎么样,会不会太过了,是不是应该……”

      玖歌笑出声来,“㛂没有没有,殿下做的很好,不信你问柒月。”

      柒月默默又拿出了一袋点心,㚐默默吃起来,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自己,一抬头就看到两人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想了想,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点了点头,“嗯。”反正这个时候只要点头肯定不会错。

      “呼,”瞬间松了口气,“连柒月都这么说,估计没错了,毕竟笨蛋不会骗人。”正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吃們的柒月迷惑的抬起头,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你们在骂我?

      “对了,殿下,你这些东西,都在哪里学的?”玖歌好奇问道。

      룔 “哦,你说这个啊。”小依回答,“要威严是㲍哥哥教的,至于具体的东西…楓…”她顿了一下,“垺我和一个讨厌的老女人学的,当时她在看书,我也看了一点,就学会了。”

      “哦,是这样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䛷,但殿下好像有些不愿意说这些东西,玖歌默默闭上了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