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城社区新不夜城

      “죌走吧,还愣着干嘛?”ᑜ叶青脚步已踏出门外,转头看向还坐啿在阁楼内纳闷的薛冰。

      䳇 决定暂时不找西门吹雪之后,叶青这几天时䚨间,除了悠闲之外,一欢直在关注着陆小凤的情况。

      现在基本已到了最后关头,他自然也该去取回吴明送给自己的东西了。

      所以才有了眼下这么一出。

      薛冰却是还没回过神来,她最崇近可是被自己的好奇心훇折磨得快受不了了,好奇道:“去哪儿,做什么,都几天了,你还没回答我䏲关于那封信的问题呢?”

      叶青说完话,也没等薛冰回完话,接着向外面走去。

      “诶,你等等啊。”薛冰一看,赶忙追了上来。

      ﯾ等她追上叶青,依旧不依不饶,道:“你倒是告诉我啊。”

      叶青向来知蘢道女人是麻烦,被缠得实在没法,只好说道:“想知道什么,你跟我先ピ去看一场戏,谜底自然就解开了。”

      薛冰看叶青表情,知道再问労也没有结果,这才罢休,㼋不过依퓃然好奇问道:“看什么戏,是去抓绣花大盗吗?”

      叶青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道:“也差不多。”

      “哦。”薛冰点头表示明白,不过依旧接着⸛问道:“那我们去哪儿看戏?”

      “平南王府!”

      ……

      且不说叶青与薛冰两人,只说这里ﷻ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金九龄,他这几天的日子可不好过。

      自从那帮人联系了他,还让他送了一封信后。

      如果没有这些事情,金九龄本该是高兴的,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在按着他事先的计划一步步进行。

      而说到这个计划,就不得不谈一谈金九龄这个人的事迹。

      作为整个朝廷最顶尖的神捕,没有人可以想象的到,擅长破案的金九龄最想做的事⹨情,却是去范一件让所有人都꤃破不了的大案。

      而之所以会诞生这样一个离奇的丂想訠法,源ꏼ自于他过去所轻易破获的每一个案子。

      金九龄每跀破获一个案件,都会有一种感受,那就是那些犯案Ꮗ的人都太愚蠢了。

      犯案ྴ的砰人太愚蠢శ,那说明破案뛔的人自然比他们要聪明,这是一个很浅闲的道理。

      这种情况下,久而久之,金九龄自然诞生了一种想法,那就是他比所܂有人都要聪明。

      最聪明的人自귤然会有优越感。而人的优越感一担产生,那么做出一些在常人看来很难理解的事情也就④不那么难以理解了。疣

      쪇就像这次的这个쳒计划,金九龄就是要以自己的聪明手段来玩弄所有人꠯。

      而貌似到今天为止,这个计划已옔经接近快要尾声,一切似乎都很完美。

      琉以往的时候,他的计划快要完成时,金九龄都会很享受这种感觉,可是这一次却是有些不一样。

      긹因为他总是会偶尔想起一件事,想起某个年轻人望向自己的表情。

      “但愿是我想多了。”金九龄몥拿起酒杯,一口饮尽,目中闪过一丝微寒的光色。

      而就在他刚要放下酒杯的时候,耳中似乎听到一丝ⳮ风声,接着传来了一道声音。

      “我们堂堂的金大捕头,还有什么能难倒不成?”

      ⣝ 敢这么光明正大闯进王府,还会在这个时间,发出声音的人自然只会是陆小凤。

      金九龄压下心头的些许不安,嘴角不自觉得流벑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起䴬身缓步到窗边,打开窗子,陆小凤已出现在窗外。

      “陆小凤果然不愧是陆小凤,我等你很久了。”金九龄看向他手里的箱子,笑了起歖来。

      陆小凤从窗外向屋内看了一眼,却髩是叹道:“我辛辛苦苦赶了一夜路,还提着这么重的箱子,有的人却可以坐在这〵里㱍舒服得喝酒,看来有的人的确天生的好命。”

      这句话说完,陆小凤人还在窗外,但他手中的箱子已经飞了㽇起来,迎面飞向了窗边的金九龄。

      ‘呼呼!’破风声响起,眼见箱子飞过来,金九龄不慌不忙伸出了一只手直接贴在了翪箱壁上,然后自然而然向后退綏了一大步,紧接着贴着箱子的手顺势滑到了箱子顶上,运起力道一压,箱子就稳稳落到了地上。

      調

      这一下兔起鹘落,当真是潇洒随意,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已达到随心所欲庩的地步ၝ了。

      金九龄已退到桌子前,拿起桌上的另一个酒杯,笑道:“这趟差事的确不容易,我也知道你的火气会很大,所以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冰镇的波斯葡萄酒,压压你的火气。”

      陆小凤丝毫没有客气,拿过酒杯乶直接一饮而缥尽,说道:“什么时候都不忘享受㔅,你果然是个命好的人。”

      锂 金九龄笑笑没说话,指了指地上的箱子问道:“这里面就是绣花大盗?”

      ৑ “不错。”陆小凤又饮了一杯酒,点头道:“不过我赌你肯定猜不到绣花大盗的模样。” ᬧ

      쥴 ṕ 金九龄听他这样说,好奇道:“难道不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还能是个大美女不成?”

      “你还真猜对了。”陆小凤打开箱子一角,金九龄向里面看去,果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静静沉睡在里面。

      若是叶青此时在这里,一定会发现,ᆡ这女子的气息和那晚的公孙大娘有着某齭种程度的相似。

      金九龄虽然早有预料,依旧是吃了一惊,道:“我的确没有想到,这样一位美人,竟醦然会是绣花大盗。”

      礰Å“好了,那这美人我就交给你了,完成任务了,花满楼呢調?”陆小凤喝完了酒,准备走了,想職起了自己还有位쾺朋友。

      징 金九龄正想怎么支走陆淮小凤,当下直接说道:“他前两天就走了。儌”

      “走了,他怎么没等我?”陆小凤有些诧异地问道。

      金九龄挑眉道:“꽣可能是因为他要急着去紫禁城。”

      陆小凤很疑惑,问道:“去揕紫禁城?去那干什么?”

      金九龄叹了口气,说道:“我刚收到䐣的消息,叶孤城已经和西门吹雪约好,下月初在紫禁城决战!”

      糒 不言而喻,花满楼提前离去,自然是要去观看这场决鵍战。

      陆小凤跳了起来,急吤道:“那看来我得赶紧走了。”

      “你说得不错,今天已经二十忟四了,加急去你փ才赶得上。”怇金九龄道。

      鉕陆小凤已经等不及了,转身就要离开。 

      金九龄퇈向ᵎ着他举了举杯,似乎早有所料䘎道:“我早已为你准备好了骏马。”

      陆小凤抱拳行嶎了一礼,说道¢:“那就多谢了唣,后会有期!”

      声音刚落,人亦是早已出了Ȩ屋外,风风火火不外如是。

      金九龄直到看见陆小凤消失后,先刺是毫不在此意地看了一眼桌上消失的那壶冰镇葡萄酒,然后才把目光落在了地上的箱子上。

      所有的事都在按照计있划进行,现在只需要他来给謽故事画个完美的句号,一切就完美完成了。

      而且,想起那张堪称┦完美的容颜,在这个美丽的夜晚,也许他还可以拥有一段美丽的回忆,金九龄的眼中露出了一种让人心悸的目光。⩢

      拄金九龄再次推开窗,看向院内,不过一会儿那里就传来了一道奇特的声响。

      他像是䇭得到了某种信号一样,这才重新走到桌前提起箱子,匆匆下楼进了一顶暗灰小轿,悄悄消失在夜色里。

      而就在金九龄消失不久,紧跟擷着他先前所在的房屋旁,走出了两道身影,却不正是叶青和薛冰两人。 䖅

      “我早就感觉믶不对ㆊ了,这金九龄当真有大问题!”薛冰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又朝叶青道:“陆小凤是个傻子吗?这么容易就被他给骗了?”

      虽然因为些事ﲦ对陆小凤怨言颇深,薛冰依旧有些难以相信,对方会被这么简单骗到。

      叶青没有立马发话,只是伸手指了夜色中的长街一下,说道:“你∔看那里。”

      薛冰放眼望去,却是正好看到一抹黑影出现,不远楓不近紧跟在金九龄的轿子后面。

      而这个时候,会跟踪金九龄的人,自然不言而喻。

      “陆小凤若是这么容易被骗,他也就不会是陆小凤了。”叶青说完这话턫,也紧跟着纵身追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