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骚穴以后就是我的了

      翌日,李宽好容易等到弘文馆下学,这才匆匆出宫。

      本是想着凭自己一人来给佛门摸摸黑打压一下,可后来李宽还是决定咱两个帮手。

      李承道和李承业两个工具人自然而言的进入了李宽的脑海。

      “承道、承业,你们可算是下学了,我来找你们有大事。”

      宫门外李宽将李承道与承业拦下,脸上全然没有曾经坑了两人一次的负罪感。

      “宽哥儿,你不会又想拉我们去做坏事吧?弘文馆中的几位师傅可说了,让我们离你远一点。”

      李承业的话让李宽脸皮抽动了一下。

      看来这两首另类是真的给这几位大家得罪狠了。

      不过对李宽而言倒也挺好,反正他也不想再去弘文馆中受罪。

      但是李承业说自己坑他们,那就需要好好辩解一番了,不然这两个工具人怕是不会再跟着自己行动了。

      “承业,什么叫我坑你啊,我被打的可比你们重多了,而且我们做的事,不是还有很多人为我们叫好吗?

      你敢说你们的大名传遍长安不是这件事的功劳吗?

      竟然还说我坑你们,本来我今日又有让我们扬名的事情。既然你们怪我,那我就不和你们说了,我自己去寺庙做大事。”

      一招欲擒故纵让两个小屁孩心里有点痒痒。

      说起来两人虽然在皇宫之中挨了几板子,可是回到家中可是受到了其父亲的夸赞的。

      而且两人外出游玩的时候,虽然有些人说他们的不是,但也有不少人再夸赞他们的。

      相比之下,一顿不重的板子似乎也没什么。

      二人对视一眼,想到能再次名传长安,有些禁不住这种名声的诱惑。

      “宽哥儿,你等等!”

      果然刚刚转身缓慢迈出两步的李宽就等到了李承业的呼唤。

      “你们不是怪罪我吗?还叫我作甚?”

      李承道二人连忙告罪,解释并非怪罪李宽云云。

      这李宽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怕最后事情搞大不好收场,这才拉上两人帮忙分担罪责。

      可自己还不愿落一个唆使二人的名头。

      “宽哥儿,你说说我们怎么再次名传长安?这次最好能不被二伯打板子,想起来我就觉得屁股上隐隐作痛。”

      看你这点出息,没好气的白了李承业一眼。

      想要扬名立万,还一点也不想付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如果我你拉着我好了,我一定不怪罪你。

      “是啊,宽弟!刚刚你说要去寺庙,难不成我们所做之事与那些和尚有关吗?”

      “承道哥,确实与这群和尚有关,这件事说起来还是这群和尚挑起来的。”

      说话间,李宽将那个莫须有的十三棍僧救秦王的说法,与两人说了一遍。

      “不过一群僧人罢了,我父皇曾经率领数万大军,到最后竟然要依靠十三位武僧解救,这不是给我父皇脸上摸黑吗?我今天就是要灭灭佛门的威风,为我父皇出口恶气。”

      这就算是师出有名了。

      不得不说李宽这借口找的属实不错,儿子为老子抱不平,想必到时他李二知道了,除了心中宽慰外,应该也不会拿李宽怎么样吧。

      “当然,这件事情有可能会给我们的带来不少骂名,你们自己先想好究竟要不要去。”

      看似好心的奉劝了一句。

      谁知李承业直接对这群和尚开口便骂:“这群臭秃驴,竟然胆敢诋毁皇家,真当我们大唐李家没人了吗?

      宽哥儿,你等着。我立刻就回去叫人非给这些秃驴的寺庙砸了不可。”

      李宽心中暗赞李承业好样的,不枉李二曾经杀他一回。

      见李承业风风火火的就要回府摇人,李宽连忙将其拦下。

      “承业,你别急!别动不动打打杀杀的,你这是下下策,即便我们去讨说法也必须做到占理,懂不懂。”

      “那我们怎么办?”

      李宽嘿嘿一笑,凑到两人身旁嘀咕不停。

      “我们这样这样...”

      一番悄悄话下来,李承业二人眸光大亮,对李宽的计策连连道好。

      “宽哥儿,你这计策太好了,你简直就是就是...诡计多端。”

      李承道闻言一乐。

      李宽:……

      你李承业不会用成语就别用成不,怎么感觉这不是在夸我,反而是在骂我呢...

      跟这个家伙没办法计较太多,拉着二人风风火火来到秦王府。

      没理会那边忙的热火朝天一干侍卫,三人吩咐下人找了几身平民的衣服,一个个麻利的换上,然后将小脸抹得黝黑,给人一副普通百姓之子的感觉。

      收拾的差不多后,李宽看了看二人,虽然仍有一些破绽看上去不像穷家子,但大体上还是过的去。

      意气风发的把手一挥

      出发!

      长安城共有坊间一百零八,其各个坊间职能不同。

      而佛门的寺庙却是基本在每个坊间都有分布,李宽想到曾经曾经见到过得寺庙寺庙分布图,觉得有些意思。

      东西两市朱雀街自不必讲,长安城的繁华地段,真正让李宽觉得有意思的是佛门寺庙的分布大多在这些繁华地段而相对而言贫困的南侧坊间则相对较为稀少。

      李宽记得当时他看到这一分布图的时候就感慨过一句:“果然香火才是佛门的重中之重。”

      三人一路穿行,来到了长乐坊,径直向着坊中云华寺行去。

      看着云华寺香火鼎盛人流不息的景象,李宽暗自赞叹佛门施粥这一举动果然博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连这非贫民地区的长乐坊都开始享受到,施粥之后带来的红利了。

      “承业,一会要靠你的了,到时候语气强横一点。”

      “宽哥儿,你就放心好了!今日我就让这群秃驴知道什么叫霸王香...”

      李宽满意颔首,孺子可教也!

      “宽弟,我觉得还是叫些侍卫暗中保护下我们比较好,不要真惹得云华寺这群和尚发飙了,我们可不好脱身。”

      一旁的李承道心思显然比李承业要多一些,这也和两人略微不同的家庭教育有关。

      像自己大伯李承乾那就是庙算型的人,总是知道统筹兼顾。

      而三叔家的承业就真如身为武将的三叔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勇则勇已,却少了些谋定而后动的计算。

      “承道哥,你放心。休说我小瞧这群秃驴,他都加一起都不够我一个人打的。”

      看着李宽拍着胸脯保证,李承道想了想却也没在说什么,实在不行他们亮明身份,谅这群和尚也不敢拿他们怎么着。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