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厂的那些事

      “纐嗯,还是三当家想得周到,要是再过几日,河里的水位会更好,额们的小艇就更没问题了。”罗长生补ﳒ充道。

      汉臣公司这八艘小艇඲,形制跟海船上的救生艇差᤺不多඾,长度能有七八米,宽度也就两米左右,而且是平底船,吕子番考虑比较全面,就花钱从大员买了付几艘,跟着一起运过来,就是将来用于内河航运用。

      不过来的时候正徠值旱季,马贵斯河也就干流有点水,支流都픚快干涸了,这船也没用上,但如今到了雨季,支流都灌满了水,这八艘船该派上用场哈。 쁺

      不过这几艘船都是敞篷船,如果要在雨中行驶,那就必ꌜ须改装一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类似江南那种乌篷船,给扣上一个盖子,防雨而且轻便。

      不过这里没有合适豬的材料,没办♴法,罗长生和营地内的木匠们商量,看看能不能用本地的材料改装不。

      最后的方案是改成日本那种船屋的形式,这样船上的可用空间还大一些,船屋的屋顶用当地能找到的棕榈树叶来覆盖,既实用有省钱,就是不ᴡ太批好看,就象原始社会的船一样。

      혎 좔因为是雨季,改造的工程要慢一些,到了三八年的十二月份,才堪堪改造好四艘船只。

      在此之前,吕子番卖给因蒂马部落一些铁矛头和铁箭头,让他们具备对抗姆内基人的能力,不ద过碰上雨季,所有的战事计划都停滞了,下雨天对谁都不方便。

      罗长ᾦ生便让因蒂马人派过来几个向导,和汉臣公司的二十名护卫队员组成一个侦察分队,冒着中雨沿马贵斯河往上游侦察前进。

      马贵斯河及其支鞻流现在进入丰水泛滥的季节,水面比较宽阔,不过由于这一片草原比较平坦,所以河流的水流速不是很急,侦묁察分队溯流而上也不显得费劲。

      雨季的草原显得异常宁静,旱季时各种动物都要来河流湖泊边饮水,各种猛兽在此狩猎,还有猛兽之间再争夺地盘,如今这种厮杀看不见了,偶尔有几头狮子在雨中游弋,不过也被雨水淋湿了毛发襧,从䌝而显得狼狈不堪,不复百兽之王的威名。

      븍侦察队的队长叫罗二牛,一路上来⩲,经常跟向导姆鲁普磕磕绊绊的聊天,学习草原㦗上生活的各种知识。

       不过姆鲁普没有坐过船,不对,是没有ﴬ坐过这么大的船,草原上的生产力低下,也没有大型的船材,所以造不了船只,顶多用动物的皮革做成筏子,用来渡河或者捕鱼而已,哪里象汉臣公司这边的大船,人们可以在船上吃饭睡觉,쏀一路都可以不下船。 娡

      “姆鲁普,雨季你们就没有办法打猎吧?”罗二牛躲在棚子下,对쇈戴着一个斗笠站在船头四处张丯望的姆鲁普问道。

      姆鲁普的视力非泔常好,就算是隔着茫茫雨雾,也能看见河岸上的异状,侦察敌情的事情便安在他身上了。

      “雨季一般不打猎,动物们都㡠很瘦,没什蠖么肉,毛皮也不好,不过为了填饱肚子,有时候会去挖老鼠的窝或者抓풂兔子,軕不过不能打猎,部落的人也会去抓ᅭ鱼,涨水之后,水里的鱼就多了。”姆鲁普回答道。

      “你们抓鱼用什么工具啊?”罗二牛问道。

      “用叉子叉,大家都下水,把水搅浑,然后赶到一起,用手磡都可以抓到。”姆鲁普回忆抓鱼的过程,脸上露出神往的笑容。

      ͸ 抓鱼的过程,应该是劮因蒂马部落的一次盛会,大家都下水去驱赶鱼,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随着一条一条鱼被抓到,包括酋长在内,大家⽑脸上都是收获的笑容,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

      ꓲ“没有船,没有渔网?”罗二牛比划着说道。

      蕴“没有船,不明白?”됚姆鲁普显然不明白渔网的意思,看쬕来肯定是没有船了。

      雨渐渐的小了,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干脆停下来,不过天还是阴沉沉的,一阵凉爽的微风迎面吹来。

      这时,远处出现了几只灰黑色的犀牛,在죭草地里慢慢的晃荡,其中有一只可能感觉到了船队的存在,ȁ正转头往这边张望。

      罗二牛也看见了这群犀牛,不过他之前根本没见过这么大型的动物,连忙指着犀牛问⤩,“竜姆鲁普,砆那是什么东西?”

      姆鲁普用当地土话告诉罗二牛,于是罗二牛记住了他的发音,不过他是一个好学之人,便拿出纸笔,开始照着犀牛的样子比划起来,准备把他的图样画下来。

      随着船队继续接近,犀牛的样子渐渐清晰起来,“队여长,那是不琇是뻓妖怪骑的独角兽蹣啊?”罗二牛身旁的一个队员指着犀牛问道。

      “还别说,你这么一提,还真是那么个意思,不过你仔细看没有,这个怪物其实也是有两支角的,不过两支角是沿着脑袋竖着长,只是前面那支角比较大,好象是一支角一样,啊呀,这个䳙家伙不能惹,你看那支大角,要是륢对着我们直冲过来,准能把我们的船给凿穿了。”罗二牛发表自己的看法。

      “是啊,这个怪物比牛要䡯大多了,好象皮也很厚,要是惹了牠,还真是很麻烦呢。”另一个队员说道。 箰

      “河水的水深多少,我们得离他们远一点。”罗二牛忙指挥着船往犀牛所在的对岸靠一靠,省得惹怒了犀牛,让那怪物踏水而来冲撞就麻烦了。

      “没事,我们现在水深有近两米,河底还有淤泥,怪物ힶ冲过来就会被水给淹了。”前一个队员拿一根绑着秤砣的绳子量了量水深,报告道。

      “哦,那就没事了5,我们继续往前,我ನ们在水里,那些怪物过不来,哈哈。。哈。”罗二牛意气风发的说道。

      不过高兴得有点早,船队再往上行一段时间,姆鲁普神色紧쏨张的告诉他们,说水里有一种动物,好象更惹不起。隈

      钡罗二牛站在船头,朝姆蚖鲁普所指的水面看过去,发现好几只类旒似犀牛的大怪物在水里面嬉戏,其中有一个怪物张大着嘴,那恐怖的嘴可以放进漜去差不多一头猪,而且嘴里还长着恐怖的獠牙。疺

      看见这么恐怖的东西,罗二牛连忙让船Ꙥ只停止前进,然后询问姆鲁普,“这个怪物叫什么?会不会吃人啊?Ⅻ”

      这要是一群穿越者到非洲,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非곕洲常见的河马,不过现在穿越者都窝在北美,谁没事跑到这满是野生动物的蛮荒之地来呢。

      ⱨ 姆鲁普뜷又把这个怪物的土语名告诉他,然后简单的把퍮该怪物的习㮃性解释了一番,罗二牛是个好学之人,又拿出纸笔,把河马的形象给画了下来,并把河马的习性给记录了。

      虽✹然河马的食物是水잊里的水草等水生植物,但是河马如果发怒也会攻击其他动物,所以面对一群占领河道的河马,加上人们对未ퟺ知生物的恐惧,罗二牛的船꿧队只能静静的停在河马附近,等他们离开河道中央再过去。

      在躓等待河马的同时,姆鲁普又指着水里惊慌的喊道,罗二牛଄定睛一看,水面上飘过来一截破木头,按理说一截木头不能让哝姆鲁普吓成这样啊。

      不猖过当罗二牛再仔细看时,把他吓了一大跳,那一截破木头竟然睁开了眼睛,而且好象是往自己的船漂过来鵢的,这又是一个怪物。

      而且这个怪物浮㳠在水面上的部分表面看上去就象一截破木头,但是在水下有着庞大的身躯,看着牠眼里闪着的寒光,这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东西。

      “点上火铳,匃随时准备防御Ƶ,”罗二牛也不清楚底细,连忙让队员们做了准备,而姆鲁普连忙阻止,他也生怕激怒了这个怪物。

      ਜ不过罗二牛还是让队员们做好了准备,自サ己也端起一杆火铳,装弹点燃了火绳,静静的瞄向漂浮着的怪物。

      那一只怪物没有ᅴ感觉到危险,牠仍然静静的向罗二牛的船只靠拢,在牠的眼里,这一群拿着管子的人应该是很好的猎物。

      罗二牛也不知道怪物的底细,他现在看得更清楚쌖了,怪物的身上有一层鳞甲状的皮㙦肤,隐约能看见四条腿和一个长长的尾巴,罗二牛琢磨着这个怪物的薄弱之处,最后他把火铳的铳口对准了怪物两眼之间的位置。

      ⹨怪物渐渐的靠近,罗二牛则静静的瞄准等ᘫ待机会,一丝不苟的用嘴吹着火绳,确保火绳正常燃烧。

      怪物游弋到船左边大概两米的位置时,罗二牛几乎是顶着怪物的ᠭ脑门搂火射击,只听“嗵”的一声闷响,一股白烟喷횴涌而出,烟雾喷了怪物满脸,同时伴随的是红色的怪物血肉喷溅,由于时间短暂,看上去好象怪物脑袋喷出一ਁ股红色的烟雾㯽一样。

      这样的打击倏然而至,这只怪嫖物没反应过来便被打中要害,甚至来不及挣扎便抽搐起来,估计是活不䬏了了。

      “哈哈,这个大家伙能够用火铳打死,那我们就不怕了,姆쫼鲁普,这个怪物可以拿来吃么?”罗二牛一铳建功,骚包的收拾섘着火铳,然后转过头跟姆鲁普请教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