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看操通

      斳 听到中年男人已经逃了出去,陈扬心中㼤大急,他顾不得自己的眼㒀睛仍然不能视物,迈开双腿就向外追了过去,㹊只컉是厂房内的地上到处都蛅是废弃的杂掎物,陈扬虽椳然可以通过声音确定声源的方向,但是对ɜ于障碍物却根本攂没有办法察觉,在歪歪扭扭地跑了几步后,陈扬最终一脚踩在了一块不知是什么的硬物,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得晕羶头转向。 

      “蠢货!”虽然看不麟到厂房内发生了什么,不过仅仅听着里面ẕ传来的声音中年男人就能想象到陈㓛扬刚才摔得有多惨,他嘿嘿冷笑着走到贺诗的身边,少அ女依然伏卧在地上,那用尽了全力쇲的一拳已经让少女在短时间内彻底丧失了战斗能力,从中年男人的角度望去,少女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打湿了她的刘海,一䑥双黑白分明的大൬眼睛此时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摸着自己的左臂,感受着那钻心的痛楚,中年男人的脸色渐渐难看了㢔起来,他很想就这么直첢接出手杀贴掉她,只是他在不䆫久前还是普通人,虽然觉醒了超能力,但是心态一时间还是很难转变帄过来,哪里下쵛得去手硣?就算是对方先出手袭击自己,并且她的同伴还打断了自己的左手,中年ҡ男人还是无法蝿说服自己杀人。 ﱻ

      ‘算了,明天䉮还是回老家避鞡避风头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了。’中年男人理都不理自己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踉踉跄跄地向視外面跑了出去,连续高强度的使用念动力让他的精神极度疲憂乏,头部的胀痛让他感觉自己的头就快要裂开了,此时他最想做的,就是回到家倒在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过很可惜,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中年男人想要回到家好好睡一觉的念头注定只能成为泡影,在他刚刚离开废弃工厂,途径一片荒草地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流水声,似乎有一条小溪正在草丛中缓႗缓流淌一般。

      ‘嗯?不マ对,这里哪来的小溪?’中年男人心中一紧,附近的地兝形他熟悉得很,这片荒地根本就没有水源ఛ,虽然因为降雨一些低洼地带会形成一些䊫小水洼,但是那些小水洼都是死水,怎么可能会㳄发出流动声?

      如果是以前中年男人可能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但是在经历过贺诗和陈扬的袭⊌击之后,中年男人已经成了惊弓筚之鸟,他咬着牙齿,强忍着头部传来的剧痛,用尽最后的念动力形成了一道屏障,笼罩在了自己身上。

      中年男人的决定是正确的,就在他的念动力屏୩障刚刚形成的⾉一刹那,路边的草丛中忽然响起一阵仿佛海浪一般的巨响,在这ᜅ浪涛声中,一道足有三米粗细的巨大水柱冲天而起,随后仿佛有了意识一鮘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向着中年男子落了下来。

      붅“卧槽!”中年男子大骂一声,躲是来不及了,他只好仗着自己有念动力屏障的保护,飞快的滚向路边那深深的杂草中,尽量减少伤害,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那道巨大的水柱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在空中居然划出瑣一道完全违背了物理쩧常识的轨迹,重重地轰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㝚

      中年男ꈎ人发出了绝望的吼叫,随后那吼叫便被淹没在了巨大的水流声中,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席卷全身,念动力껇屏障几乎是⼼瞬间就被打破了,中年男人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你们这些阴险无耻混蛋!竟然还埋伏了一个人!’

      十分钟后,薛诚拖着浑身湿透,双目紧闭的中年男人回☇到了废弃工厂,贺诗和陈扬正丝毫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贺诗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此乯时正靠坐在陈扬的怀里,而陈扬身上那三道纵綌横交错的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满头满脸都是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红色油漆,看上去凄惨无比。 룵

      “我已经通知了后勤组。”看헮着狼狈不堪,已经没有心思秀恩爱的二人,薛诚轻声说道。

      后勤组是薛诚所在组织的一个部门,成员㌹大多是ᐳ一些普通人,或者是不擅战斗因的超能力者,专门负斑责为战斗组成员做善后工作,平时也偶尔也做一些打探情报、引导舆论的事。

       见薛诚带着中年男人回来,⹚陈扬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终日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两⯕个B级超能力者单打独斗居然被一个C级超能力者打得这么狼狈,实在是……”

      再次叹了口气,陈扬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想再说下去了。࡙

      “你少쓒来,明明你根本就没执行过几次任务。鱉”贺诗ߴ面色刉苍白,不过精神倒还是很好,见죣陈扬在那里叹气,毫不客气地说道。

      “都搞成这样就别拌嘴了。”薛诚有些无语地说道:“这次任务ᴄ的确不简单,谁能想到这个C级超能力者竟然这么ກ难缠,如果把我换成是你们的话,我也不会做得比你们好。”

      ሖ “输了就是输了,你也不用说这些漂亮话安慰⛻我们。”贺诗撇了撇嘴,虽然腹部还是疼得厉害,不过她还是强打精神说道:“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大意,不仅小看了对手,也没有事先对这里做一些有利于我们的布置,这是我们的失误。”

      ୮ ꯴ “是啊⋩,以为是个刚刚觉醒超能力不䞰久的菜鸟,实际上却是个吃人᎒的老虎흱。”摸了貋摸身上那凄厉的伤痕,陈扬疼得脸皮直哆嗦,要不是他的身体足够坚韧,恐怕就要被对方的念力刃分尸了,想到这,陈扬的声艺音有些颤抖,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后怕㻐:“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我们不是狮子,对౿方也不是兔子,哪有隐藏醢实力的资格?”

      薛縨诚点了点头,如果一开始就按照陈扬的计划,三个人埋伏起来摔杯为石号,使出全力偷袭对拙方,战斗很可能瞬间就结束了,但是他们却接受了贺诗的뮴提议,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果就是自犌己这些自以为强ࡵ壮켐的幼猫差点被这只巨型老鼠生吞活剥。

      ⦈ 不管是小说还是影视剧中,这种放弃自己的优势,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那一方,到最后往往都会尝到苦果,那些把灸自己的部下送给簋主角慢慢升级的反派,最后不就是这样被打败的吗?

      篪 힄 看着面色苍白的贺诗裂和一身伤痕的陈扬,擊薛诚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做一个老阴币的决Ƃ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