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狗之血攻略

      师徒三人带着少女走向“不离草庐”,星月指路,清风拂面,茂盛的草如同一面面碧绿쌟的翠屏,少女充满好奇㷽的拨开重重帘幕,打量着全新的世界。

      殷尘好奇的跟在她身后,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女怔了怔,回过头,目光中泛起淡淡的忧伤,在鉢嘴边竖起一根手指,一字字道:“记好了,小子灴,这是㑍你䕻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的名字——虞舜华。”

      殷尘笑了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好,꥕我记住了,我叫殷尘。”

      “不离草庐”在青离原的中央,前后一共四间竹屋组成,中间最大的是张去疾的接诊之所,一年四季大概能用到ꈤ三两日,左边小的那个是齐鹰扬和殷尘两人住的,兼是医书古籍保管之处,右面的则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后面的那间草庐从来没打开䲷过,殷尘有一䃼次靠的太近就被罚跪了两个时辰。

      草庐外扎着一圈的篱笆,两个高杆、一块横木搭起一个架子充做门面,架子两边挂着一副不算对子的对႔子——“阎罗难进”“无常莫入”,横木上钉着一块牌子,上书歪歪扭扭,宛如涂鸦的四个大字,乃是回春圣手张去疾亲笔所书的“死人能活”。

      虞舜华左右看了看,不见拘束之色,反像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正㦳中间的竹屋没有没有禈装门板,不论寒暑都峨是门户大开,里面装饰简洁,一望可知,一张竹桌,一套茶具,几把扫帚堆放在一角,除此之外再不见其他。

      殷尘立刻跑到隔壁,飞快的找出药材,药材都是在“千龙隐峰”采的,品质优良,熬药的水是离江尽头的雪水,清冽甘甜,竹屋不能生火,所以煮药都是在院子里的炭炉上,这些事平时殷尘已经做过无数次了,娴熟无比슐。

      做好以后,殷尘走进大竹屋,屋外星斗盈空,月华如水,把大地照成明晃晃的银色,四人围坐在小桌前,张去疾粗声粗气的询问着虞舜华的身世来历。

      原来这少女的父亲厚是晋国贵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获罪,在流亡的途中病死,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不久前母亲也去世了,一个父亲昔日的朋友叫丹青客的人收养了他,对她却不怎么好,让她来偷五彩金鸡“凤凰”。

      殷尘看向在院子里“凤凰˅”,它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那里,即便是睡觉仍然昂首挺胸,五色的羽毛在星月光芒的洗礼下溢彩流光,绚烂非常,高高的红冠好像一面旗子,当真卖相十足,但想起这公鸡以前ἀ的干过핣的蠢事,真的会有人想要쎋偷它吗?

      齐鹰扬更是不屑,道:“这只蠢鸡干吃饭、不干活,还ℭ乱打鸣,想偷它,那긨个ꠓ什么丹青客家里一定养㨨了一头驴吧!” Ꞽ

      虞舜华道:“他要偷鸡,和他养没养驴有什么关系?”

      齐滩鹰扬吐了吐舌头㙶,道:“畎他若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张去疾一拍桌子,高声道:“好了,不要管什么丹青客了ց,丫头,我告诉你啊!这里名叫“不离草庐”,意思就是你켳来了就离不开了,我嘛!就是传说中的“生手追魂ᗽ敌阎罗,神药济世解无常”的张去疾,你听쩤说过吧?”

      虞舜华怔了怔,摇摇脑ᓧ袋,道:“没有。”

      张去疾干咳两声,道:“也对,你还太小了,要是你父母就肯定听说过我,看到门上写的了吗?阎罗难进,无常莫入,意思就是我的医术非常非常厉害,只要来这里看病的人,就算是阎王爷也勾不走。”੎

      虞ꋇ舜华点了点头,却没有出现张去疾期望的崇拜敬仰之色,张去疾暗暗失望一会,道:“只可惜,我的医术已经传给殷尘了,剑术传给了鹰扬,好在我还做过画师和乐官,你明天就跟着我学吧!”

      ޤ 虞舜华点䭃了点头,乖巧道:“好。”

      啪!啪!铜壶轻轻作响,一股浓郁的药香顺꒯沸腾的水声传来,殷尘拿起桌子上的瓷碗走出去,浅棕色的嵗药汤冒着热气流出,空气中的药香味道更浓,殷尘轻吹一会,把瓷碗递给虞舜华。

      虞舜华捧起来,先是浅尝一小口,点点头一饮而尽,把碗放下擦了擦嘴,微笑道:“嗯!好甜啊!”

      臏殷尘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药明明应该是苦的才对,他正是要以仴此来报刚刚的一箭之仇,怎么会?难道自己不小贚心搞错了配方,还是她的味觉真的和自己不一样?

      殷尘又拿起一只碗,頷给自己倒了一碗,待到凉了,一口饮下,瞬间“苦”不堪言,殷尘匆忙跑到院子的大水뿒缸前,舀了一瓢水,灌᝿进喉咙,银铃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殷尘长鏄出两口气,走回去,满口苦涩道:“你是装的?”

      虞舜华仰着脖子,得意的点了点头,探出手指隔空虚点他的鼻子,道:“꼵笨蛋。”

      殷尘懊恼道:“那么苦,你怎么忍得住?”

      虞舜华怔了怔,道:“因为药是好东西,可以治病,娘亲说不管多苦多酸,只要能活下去,就䈀要吃。”

      名 听到这句话,殷尘心中莫名一痛,觉得这姑娘以前一定吃过很多的苦,只是他还太小,不曾见识过何为乱世,也无法理解这句话背后的真相是何等的残淫酷。

      챟 待虞舜华将一大碗鱵驱寒滋补的良药饮㍈尽,张去疾便赶三人快快腞就寝,齐鹰扬和殷尘被以“男女授受不亲”为名撵到了詧药草屋,平时睡觉的屋子自然归虞舜华所有了,齐萏鹰扬小声嘟囔着后面还有一个屋子,被张去疾狠狠拍了两下脑瓜。

      翌日清晨,“凤凰”依旧遵循着⅚绝㤰不按时打鸣的传统,在旭日未升之时把殷尘叫炸了起来,昨夜忙到半夜,他疲惫的很,睡了个很自然的懒觉,在䘆淡淡清凉的药草味中伸个懒腰,推렌门走了出去。

      齐鹰扬正在空地上៰拿着一把木剑挥舞着,虽是木剑,往复回旋之间总是带起凌厉的破风声,身随剑走,人旋剑扬,道道剑影在空中挥出朵朵剑花,飘向四面八方,其放也险峻,如山峦迭起,其收也沉重,似碧海凝光。

      殷尘看的啧啧称奇,羡峄慕不已,比起金针渡人,灵药熬汤,អ来去如风、行侠仗义的剑客总是更ꗣ能符合男孩子的想象憧憬,只可惜师傅说自己没有练剑的天分。

      瘆 忽然,一只娇嫩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殷尘回头,就看馀到虞舜华眉眼带笑的瞧着他,虞舜华也不多说,一把拉起他的手,跑向左边的竹屋,殷尘身子一僵,随即跟上她的脚步。

      ᰤ 虞舜华把他带进往常居住学习的屋子,从门缝里朝外左右顾㍟盼一会,小心翼翼的把门合上,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殷尘不明所以,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핫

      虞舜华甜ự甜一ᐄ笑,道:“殷哥哥,叫我瞬儿就行了,我是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殷哥哥。”说ಕ着횴,走到竹屋尽头的一排书架前,拿出一卷竹简,一点一点的在屋子中央的小桌上展开。

      殷尘瞧出这是自己看过的医书,虞汈舜华뗃伸出手指在上面指指点点,自言自语,忽然手指有力一敲,道:“是这里。”

      죄 殷尘顺着手指看去,上面⿉写着:“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ª。” ड

      虞舜华道:骜“这上面讲的是合时养生之法,但我太明白气之顺逆?”

      햗殷尘道:“这是医术啊!师傅不是让你学习书画礼ꊑ乐吗氧?”

      虞舜华点了点头,道:“可我昨晚闲得无聊就看了看,有不懂的地方就想问问,师傅他老人家让我待㼽在这个房间,又没说我不许翻这里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看늇啊?”

      殷尘道:“可是……” 瀆

      虞舜华不满道:“䗣怎么?你还怕我以后抢了你的饭碗吗?师傅只说让我学习礼乐,又没说不准我请教医术。”

      殷尘怔了怔,恍然道:“对啊!师傅好像也没说我不准学习剑术?”

      ୭虞舜华道:“你说什么?”啃

      殷尘眼露精光,扫视左右,拉着虞舜华,蹑手蹑脚的走到竹屋尽头的角落,道:“你说的没错,不如这样,你教뗠我剑术,我教你医术怎么样?”

      虞舜华眼中㥜异彩连连,惊喜之情溢于言表,旋即皱眉,颇为为难道:“可我不会剑术啊?”

      ħ 殷尘狡黠笑道:“没关系,不是有位齐大測哥会吗?”他说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凑到虞舜华ⷁ耳边,虞舜华听的眼珠羗子滴溜溜的转,说不出的惊奇惬意。

      咯咯!一声高亢长鸣,吓得正在密谋的两人一个激灵,大致计划抵定,殷尘就拉着虞舜华出去,只见张去疾大腹便便的躺在大屋中间纳凉,神情恍惚,殷尘暗送一口气佹,走了进去,恭敬道:“师傅。”

      䢵 张去疾翻了个身,侧택躺着,睁开铜铃大的眼睛瞧着殷尘,冷冷道:“臭小子,你知罪吗끬?”

      殷尘瞬间如坠冰窖,战战兢兢道:“师傅此言何意,弟子不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