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会员群

       峦峰城,城主府内。

      “今年的雪,好像来得比平时更早啊…”

      城主府内,带着银色半透明手环的慕枫望着暗淡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巨神峰区域海拔较高,冬天来得要比其他地方更早一些。

      不过在九月就出痄现这种漫天飞雪的景象,还是比较少见的。

      伸手接触了天空中飘落的一片雪花,在慕枫的掌心有着点点黑雾涌出,很快那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便被染成了黑色慢慢飘落到了地面上。

      “哈~下雪了。Ἄ”

      房门开启,郭子星打着哈欠从屋内走出,砸吧了两下嘴,看着院内还在赏雪的慕枫笑道:“小子,今天来得这么活早,吃过早饭了吗?”

      “嗯。”慕枫点了下头看着郭子星道:“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所以就来ꆱ得更早了一些。”

      “最后一天?你倒是自信。”

      郭子星注意到了那片飘落在ꄎ慕枫脚下的黑色雪花,眼神一凝,随后抬头看着慕枫淡声说道: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在今天解开禁制,那我便给你说一下在那手环中禁制的模式。”

      “在这座禁制之中,我设置了一个简易的微型迷宫。迷宫内有着一百零八道出口,然而在那其中只有一个是真的。你需要输入一股自身法力,通过迷宫从那真正的出口离开,若是你选择错误,就只能被重新传ﻘ送回迷宫内,直到你找到了那个正确的出口或者…是体力耗尽无法再继续控制那股法力。”

      “一百零八个出口,原来只有一个是真的吗?”

      喏慕枫了然,这些天其实他也在不断尝试着向其中输入法力寻找出口,但每次从出口离开后,那股法力便会被重新随机传送到迷宫内的任意一处角落,让他头疼不已。。

      要知道,控制着一小股法力走微型迷宫是一件十分消耗精鯛力的事情。

      둦只要他在操控的途中注意力稍有分散,那股法力便会ŵ自动消散在迷宫之中。

      而且当他恢复精力再次凝聚法力想要进入禁制中时,迷宫的样子便会发生改变,使得他不得不重新再对一个个出口进行试探。

      “如果你能成功解开这个禁制嫜,在魔法这方面你才算得上是入门,也就是大部鵫分法术书上所说的学徒级法师。”交代完禁制的具体解法后,郭子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解开䕗了这个禁制,才算得上是入门吗?

      慕枫苦笑了一声,对着郭子星点了下头,随后便直接盘膝坐在地面上,闭上双目,将左手轻放在右手手腕的手环上,向其中注入法力。

      “想要在今天解开禁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䨹 竒郭子星看着头发上已是落有雪花的慕枫暗暗地摇了下头。

      一百零八个出口,看似运气好的话只要一次就能走出,可实际上,真正的出口也是在不断变换着。

      뤊 想要凭借着运气,尝试几次甚至是㙚十几次就解开迷宫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在将其他一百零七个出口试探完后,那个真正的出口才会出现。

      “以现在的慕枫,能集中精神试探六七十个出口已算是顶天了,想要探寻完整整一百零八个,至少要再在城中修行半年的时间。”

      不过此刻盘膝坐在地上的慕枫,并未像郭子星想象的那样,在手环内控制着法力想要尝试靠运气解开迷宫。

      他的左手闹只是轻搭在手环上,脑种则是在飞快地思索⧁着破解迷宫的方法。

      ㌢ ₄ 至于运气什么的,慕枫压根就没去想过。

      “一百零八个出口,唯有一个是真춂的,也就是说我至少是需要试探一百零八次才能成功解开,凭我现在的精神力,大概在试到六十七八个之后就无力再痎继了,所以,采用正常探Ȉ查的方式是根本不可能解开迷宫的。”

      ﷤“手环内的迷宫是由一道道未知属性的墙壁所组成,每次我的注意力脱离手环,在其中的迷宫皆是重组重构,所以在墙壁上靠着我的混沌法力留下印记这个方法也并不可取。”

      思考了一阵,他忽然意识到在自己脑中好像还有一个被自己忘记了好久的诡异黑洞。

      “不知黑洞的能力能챋否在我自身法力上加以使用。”

      想到这,慕枫的心念一动,一丝混沌法力进入到了手环中,与此同时,在他脑海黑洞中属于吞噬的那个光点也迅速亮起。

      滋滋滋…

      在手环内混沌法力与禁制墙壁相接触时,在墙壁上发出了阕令人感到牙飫酸的腐蚀之声。

      很快那与混沌法力接触的墙壁开始毗缓缓消融,可外面的慕枫却是停住了吞啵噬能力皱起了眉头。

      “这些禁制墙壁应该是由属⣎性法力混杂了其他一些实质性材料所制造成的,吞噬虽能将墙壁腐蚀吸收,但是入不敷出,这样自Ằ己最多就能再维持十多分钟就会体力耗尽,而能否将墙壁腐蚀殆尽却是个未知数。”

      “既然如此…”똙

      慕枫将手重新搭到了手环之上,脑海中黑洞的第二个光点开始亮起…

      “第一次失败了,还想尝试第二次吗?”

      郭子星看着慕枫的动作,已是想要转身返回屋内悱。

      像是破解禁制这种事情,要是第一次都未成功的话,第二次在状态欠佳的情况下,自然更不可能成功。

      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身的那一刻,一阵咔哒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嗯?”

      郭子星扭头望向身后,只见盘膝坐在雪地中的慕枫将手环从手腕上取下扔到地上,对着他咧嘴一笑,随后便俯身晕倒在地面上。

      “只用了数秒钟就探出了出口?”

      “这...这怎么可能。”

      在雪地中站了足有数分钟的时间,郭子星这才反应了过来,将慕枫送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并拾起了那掉落⊅在雪地中的手环,探出一丝火焰法力深入到手环之中。

      只见在微型迷宫内,充斥着无数的黑色雾气,郭子星的那丝火属性法力进入其中,很快就被黑雾侵蚀失去了联系。

      “这小子,是一股脑的将体内法力全部注入到了迷宫之中瞬间就探查了全部的一百零八᡿个出口,这怎么可能,难道禁制的阻隔装置出问题了?”

      想到这,郭子星又重ⵔ新检查䚖了一下手环。

      嗯,阻隔装置没问题,看来是那小子的问题ꚍ了。

      郭子星看了眼手环,目光㶐又转向了躺在床上的慕枫,反复数次之后,终于是将目光定格在了盛放手环的那个破旧的冗木盒上,长叹一声。

      㘢 “当年师父给我这个手环的时候,只是说了解开上面的迷宫便为学徒,确实没要求说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开。”

      “罢了,每䲜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他能解抶开这个,说明他的实力已是达到了那个水平,那我应该也履行自己的承诺。”

      芚……

      两个小时之后,慕枫从床上悠悠转醒过来。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ᗚ

      媗轻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仔细回忆了一会,慕枫终于是想⧲了起来。

      “对了,之前我是想要解开那个清灵环턱上的禁制,于是在输入法力时使用了强化,然后…然后那个禁뵇制好像便被解开了。”

      这时,慕枫才感受到自己的感官好像是被强化了不少,身体也变得更加轻盈。

      怒原来在这一个艑月内,清灵环虽然弱化了他对身体器ꈣ官的感知,可也正因如此,他在这段时间为了适⓭应那种状态,无形中提高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度。 囕

      “没想到,那清灵环竟然还有如此效果。”

      正当慕枫在欣喜的适应自己新状态之时,郭祒子星面色复杂地拿着一个背包走入了房间。

      “恭喜,现在你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学徒法师。”

      郭子星嘴里念叨着恭喜,可他面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意。

      “虽然你不是通过常规方法来解开,但…你毕竟是把它解开了,所以我也要履行我的诺言。”

      说着,郭子星将手中的背包扔到了慕枫的床上,“东西已经给你收拾好了,地图,一周的干粮和水,Ꞷ还有一些很实用的小玩意。今天下午正好要有一列车队从峦煯峰城内出发,运送一批货物去往恕瑞玛外围一座名为奈瑞城的城池贩卖,你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哦。”

      见慕枫查看着背包内的东西,郭子星想了想又从怀中取出了慕枫带了一个月的清灵环将其递了过去:“这个手环,你以后就当作一种修行,一直戴在手上,关键的时候将其取下,还能当作自己ⷄ的一张底牌来使用。”

      “这…”

      慕枫知道手环珍贵,想要说些什么,却见郭子星直接将其丢了过去,淡生道:“叫你收下你就收下,别跟我婆婆妈妈的。”

      “回家之后,把必要的东西戴上,之后下午两点直接去南门门口等着,我已经跟那里的弸领队打好招呼了,到时候后你直接跟人家走就行了。”

      챈 “郭叔,怎么感觉你好像迫不及待地要赶我走。”

      慕枫戴上旘手环打趣的对郭子星说道,可他却䉜面无表情,直接推门走出了房间。

      “怎么感觉今天的郭叔有点奇怪,该不会是羱因为把这些东西给我了,有些心疼所以不高兴了吧。”心中胡思乱想着,慕Ȓ枫兴奋地拿起背包,向着幕府的方向走去。

      ……

      下午,慕枫背着十多斤重的背包,手持一杆铁枪来到了南门门口。

      在包中除了郭子星给他准备的那些东西外,还有他父亲这些年积攒的数百枚银币,和两本功法,分别是他쾒最近修行的㧖一ゔ本基础步伐和一本基础枪法。

      慕青修行的焰枪决,他并未携带。

      “家门都已经锁好了,窗户也都关好了,应该也没什么落下的东西了吧。”

      仅是从幕府到南门的这短短半个小时的路程,慕枫回忆了无数次是否忘带了什么东西。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离开家,跟随一群陌生人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在慕枫的心中,有着成功离开的兴奋,对于将要开启旅行的好奇,还有着些许没有来稅由的忧伤和惶恐。

      离开了峦峰城之后,自己可就是孤单一人了蕓。

      自己能够顺利到达恕瑞玛吗?

      噤 自己能够成功找到自己的父亲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慕枫甚至是开始思考独自离开去寻找自己的父亲,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小伙子,你是不是就是城中⼆慕统领的儿子慕枫?”

      就在慕枫开始打起退堂鼓的时候,一阵浑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一位长着络腮胡的大汉不知何时来到了慕枫的身前,他看솩着面前这个背着大包,手提一杆比他自己还高的铁枪的少年闷声问道。

      “额,我觉得,我应该是吧。”

      仿佛是感受到了少年的紧张,络腮胡大汉大笑一声,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慕枫,我叫徐程石,你可以直接喊我徐叔。我猰在峦峰城中做了十多年的生意,和맢你父亲也是认识的,放心吧,就说从峦峰城到奈瑞城的这条路,我少说也走了有上百次,保证能把你平安地从这送到那里。”

      翓不知是徐걼程石的话语,还是他那按在自己肩上那有力的手掌,慕枫竟不知不觉地安下心来。

      “暫走吧,来跟我去见见此行的队友们。”

       慕枫跟随着徐程石向着南门门口的车队走去,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城主府ಪ内,一个庞大的身形正通过一面镜子传来的画面默默地注视着他。

      “看来➷…他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了。”

      郭子星随手丢掉了一枚失去了光泽的符纸,看着镜内跟徐程石边走边聊的慕枫,眼中饱含歉意和愧疚。

      헇 “抱歉啊孩子,我不是要赶你走。而是我怕,我怕自己不想让你走了,选择把你留在了这里。”

      “对不起啊慕兄,我食言了,没能将他好好保护在峦峰酯城内,可是…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郭子星自言自语道。

      “我们俩都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孩子特别犟,当初刚开始生病的那会,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书,每天硬ਏ是不吃药,说是要靠自身免疫力扛过去,后来还是我施展法术强行把药喂下去的。”

      ﯁ “就连去到太阳星灵那祈求祝福,都是趁他睡觉的时候偷摸带着他走的,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走了一半多的路程了,想不去都不行了。”

      “这次就算我把ᴎ他留在城内,他也会自己找机会跑出去的꿲,与其如此,还不如像我这样光明正大的为他准备周全之后再送他离开。”

      “不过,真的ꋑ,真的还是感觉很䘗对不起你啊慕兄。当初没能保护好你的妻子,现在还要将你的儿子送到一个绝地去找你…”

      想到这里,郭子星从旁边的一个小盒内取出了一枚翠绿色的宝石,将其对准了镜子中慕枫的身影。

      ᘮ“屹立于天山的守卫,庇护着世间的星灵,我在此向您祈求,希望你ᚪ能够给予我守护他人的力量…”

      翠绿色的宝石渐渐표溶解,化为道道뙜无形的绿겎色能量没入到镜子内慕枫的身体中。

      “孩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来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