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片人人

      就当最强普世系统正在쏂纠结㏌是否要炸死林轩的时候,遥远的天边突然闪过一丝金光,紧接着핲一本泛黄的小书自天边飞来,ℓ砸到了林轩的头上。

      如果一滴水阧以뜏每秒钟八千米的速度砸到你的脑袋上,你会如何ꌱ?

      林轩不知镂道水砸了会如何,但却知道书砸了会痛,哪怕这本书只有薄薄的六页。

      剧痛过后,林轩晕了过去。 㾞

      卙金禅寺的众人彼此互视一眼,讨论了一下,最后出来两名强壮2的僧人将林轩抬进了寺庙中。

      等林轩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天了,他看着床边那本泛黄的小书心中五味杂陈。

      之前的记忆他全都记得,就连最强普世系统都束手无策的情况却被一本帠小书轻松解决了,看样子普渡寺的确不一般。

      “法师,你醒了?”等到林轩穿上床脚的衣物,推门出来后,金禅寺的众僧፪看到林轩䅼都面容慈祥,充满了亲切。就仿佛那天打林轩的톳不是他们一样。ऀ

      恩,林轩认出来其中有一个就是拿菜刀的。

      頋“叨扰各位了。”Ԑ林轩不知为何,此时心态极为平和,微微作揖。

      ᥢ“方丈说过,若是法师醒了,还请↡去大殿一叙。”一名僧人说缪:“请随め小僧来。”

      “烦⢀请师父带路。”林轩点了点头。

      很快,林轩便来到了方丈的禅房邋前,僧人上前轻轻敲门。林轩此刻心中尘有些紧张,他真的有些害怕这个方丈⁞又圆寂了。

      不过还好ꗆ,房内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僧人轻轻推开房门请林轩进去,林轩道了一声谢,然后缓步走䐪进了禅房魍。

      “阿弥陀佛,原来是法师醒了。”禅房内,一名老僧从蒲团上站起,翷向林轩䰄行了一礼。

      “阿弥陀佛,近些日子叨扰方丈了ᩬ。”林轩认出来这位老僧就是打他打到手抽筋那位,不过却没有什么不悦,行礼道。

      “普渡寺啊병,到底还是那个普渡寺。”方丈坐回蒲团,然后指向旁边髧另一个ȿ蒲团,示意林轩坐下:╞“不知法师在普渡寺修行了几载?”

      “惭愧,受伤汢为寺中方⺽丈度金所救,故而出家,仅修行了几日便被派下山来进行历练。”林轩想起普渡寺中自己刚刚醒来时浑身的伤痕,恩,除了额头的是❁被度金鄛打的。

      “哦,那法师却是受了无妄之灾啊。”뗑方丈笑了笑。

      “皆乃因果。”林轩知道方丈指的是之前挨揍的事,笑了笑。

      쟑 “普渡寺,乃西天,号极乐世界。”方丈突然自说自话:“三千年前턻,乃是天下修놣佛之人人人向往之所。恩,如今依然。”

      “西天?极乐世界?如来佛祖?”林轩心中焗一惊延。

      톀“何谓如来佛祖?”方丈疑惑的看向林轩。

      “额,无关紧要,还请方丈继续。”林轩反应过来,有可能是同名而已。

      ż“三千年前,心魔宗崛婼起,此宗引天下心魔,世间人人自危。普渡寺众僧舍身,以寺쪖镇压心魔宗及其镇宗魔魂,天下才得以安宁。”方丈说道:“不过普渡寺却쐒难免受其影响。”

      “所以说,现在的普渡寺才会越来ュ越离经叛道?”林轩恍然。

      “此言差矣。”方丈说:“普渡寺反而因此凛然于世,佛法大成。”

      “额,小僧愚钝,请方丈明言。”林轩不明白为什么不正经还成了佛ሧ法大成?

      “普渡寺众僧已然成佛,所言所行不再良拘泥于佛法,所做之事飼皆含佛性,这不婪正是佛소法大成么?”方丈笑道:“不过普渡寺之柌佛톽不适合苍生而已,境界太高,庸人修炼反入魔道。”

      “糲小僧受教了。”林㏓轩点了点头,他想起来多少世之前最有名的一句话,活佛济公说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淣 “对了,法师来时说要宣扬佛法,不知真否?”方丈点了点头,继续问。

      “小僧处有《金刚经》一部,《法华经》一部,可酃导人向善,于修佛大有裨益。”林轩ꂸ点了違点头。

      “哦?不知可否阐述一二?”方丈有些好奇。 杍

      多少年了,普渡⾰寺未再向世间弘扬一部佛法,不是不想,而是鲚不能。殂

      林轩笑了笑,便将二经的内容娓娓道来。他对这两本经书充满了信心,要知道这两部可是佛教最重要的经书之一。

      ᐖ 法华经,又叫《妙法莲华经》,据说是释迦摩尼晚年说教,讲的是“汇三归一,唯有一乘。”

      也就是无所谓什么大乘小乘,䰅所有人的修炼都是为了成佛而去,也人人皆可成佛。可谓是真正的“平等”。

      而金刚经,全称《能断金刚般嚤若波罗蜜经》,又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据说是释迦摩尼与弟子须菩提的对话,主张世界一切事物“空幻不实”,认为应对现实世界不执著留恋。䈷

      ㄀ 其中最为出名的一句几乎人人都会䳮说:“一切皆䁹有汦法,如梦幻泡影ᵰ,如露抩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唥

      当然鏎,后者可能在很多普通人眼里更重要的是给某个人给㙉某些女性“讲经”所用。

      所以,这两部经书在佛教珄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金禅寺ឩ方丈哪里听过如此经书,听的윓如痴如醉,不可自拔。

      二人从天明叝聊到天黑,又从天黑聊到天明,终于,金艆禅寺方丈依依不舍的放林轩离开了,同时保证会尽快为林轩安排讲经事宜。

      林轩道谢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心中其实很疑惑,虽然멋在来的路上他看囍过二经,但却理解的不深,不知灟为何此刻却有一种深刻的㝾领悟,蹎似乎悟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

      톇 “系统,你怎么不说话了?”静下心来,林轩在脑海中呼喊着最强普世系统。

      㹶 可是呼喊了许久,最强普世系统都未出现,甚至哪怕林轩故意骂了几句人,最强普世系统也혗没有再惩罚他。

      这让林轩不퉝免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办法。

      时间很快过去了,林轩一边参悟佛经,一边与众僧讨论,过得竟也逍遥。

      之풃前那不榮断涌出的杀意似乎烟消云散了阗,再也没有出现过,天道恶意也再也没有体现。

      不过奇怪的是,林轩每每想起孙依然,ⲋ心中竟然似有所感,仿얤佛在这个世界上韢与她还会有牵连一般。

      “难道,她也穿越了?”林轩心㸰中愉快的想着。

      终于,这天,讲经大典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