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类的女特工电影

      托晨和少阳瞬身来灜到可离所在的书房,这间书房紧挨着主人的卧房,里面的各类书籍堆满书架,一排排,一列列,整齐有序。

      可离正拿着一本书阅读的很鱉认真,见他们两人赶到,马上合上书走过来说:塈【你毌们来了,有其他发现吗툜?】

      【还不能确定,你发现了什么?这么着急?】托晨问。䚾

      炄 【给你看看。】可离把手里的那本书낞递给了他,说,【别看它书面很新,里面都写满㒯了字,书页的褶皱也不少。】

      蝚托晨急忙打开一看,乱七八糟的各种笔记写满了每Ͷ一页,笔记的内容都是关于这本书的注释和读者的一些感悟,并没有什么异样,托晨连翻几页都是如此,他不解的问可离:হ【这有什么的?不就是一本书吗?】

      ꋽ 可离一笑,从书架上又拿起一本书递给了他,说道:【你再看看这本书?߮】

      托晨把手里的书递给少ⴹ阳,接过曵可离的书又翻阅起来,这本书上同样写满了笔记,让人看起来有点眼花缭噭乱的:【这也没什么啊?看书的时候遇到精彩的部分都会标记下来啊。】

      可离微微一笑,又递给了他一本书,托晨粗略地翻阅一遍,和刚才的两本一样。难道是自己愚㉱钝,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托晨无奈的和可离说:【你就不要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 【托晨啊托晨啊……】可离无奈的哀声叹息,说,【你就没有发现这三本书的笔迹都不一样吗?】

      经可离一说,⯎托晨好像真有一点感觉,他急忙和少阳一起对照手里的书,果然每一本书上标记的笔记,它们的起笔、笔迹都大相径庭。

      【三本书可能不能说明什么……】可离说着,又拿过几本书,翻开给他们二人察看,说,【但是这么多的话就有点匪夷所思了,这应该是卢府主人的书房,为什么稔他的每本书,每本书的笔记都一一不同呢?就算是借来的,也不可能吧……】

      【难道……】托晨已经领悟了些可离的意思。然而少阳打断他,他开始装聪明逞威风,摆出恍然大悟黐的意思说:【难道这不是主人的书房……】

      꺃 【闭上你的嘴。】托晨把一本书糊在他的脸上,他看ᵠ着书架上满满当当的书籍,难以置信地说,【每一本都不一样……难道是有人把原来的书调包了?】

      【正是,原来的那些书一硞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并且和这个案子也有必然的联系。】可离说。

      【把原来的书拿走,又换成这些,会是谁呢?】托晨顺着可离的思路进入了大脑风暴。

      【Ɔ可能是这的主人,但事发之前他应该并不知晓,怎么来得及更换书籍。如果不是,那☥之后接到报案的刑警?又或是神域?】可离说。

      【刑警应该不会发现其中的秘密,毕竟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在发现事情不对劲后会上报州王,州王鬿上报神域,这些人的可能性会大一点。】托晨仔细分析道。

      【有道理。】少阳频频点头附和着他们,见两人话毕,他开鼃始发言,【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去找原来那些书的下落?】

      【怎么可能让你找得到,都三四天了,应该早就被销᲍毁了阑。】托晨说。

      【那还是毫无头绪啊!】㎀白忙一场,少阳離突然感觉有点累了。面前的文案和那精致的摇椅正好让他坐下休蟌息一会。

      【你干什么?】托晨质问到。

      【休息一会,跑的我腿都酸了墦。】少阳坐在那摇椅上,舒服的让他露出安逸的笑容。

      【别胡闹了,快去看看其他地方还有什么线索吗?】

      托晨扯着少阳的衣服想把他拉起来,如烂泥般的少阳死活不动,托晨猛地用力,少阳被一下子拽了起来,在他挣扎时腿不小心踢到了文案上,把文案上摆放的一个陶俑震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响,陶俑碎了一地。

      【谁在里面!!!】

      恰巧,门外巡逻的警卫经过这里,他们听到屋内传出懝的异响,提高警惕一步步走了过来。

      撕下封条,打开门,两个警卫小心翼翼的䞳走了进来,屋内阴冷幽텿静,空无一人。

      【询这不没人吗?一惊一乍的๬干啥!】其中一个ᘝ警卫琇缓口气拍了拍他同伴的后背。

      【没人这陶俑就碎掉了?】警卫指着地上的碎片反问他。

      哨两人的对话刚一结束,一个黑影从房梁上窜出,惊吓之余定神看去,是埴一只野猫。⻩

      【一直猫啊,他妈的!吓小爷一跳。】警卫抚摸着自己的胸膛,安恣下神来。 ⡪

      【活物不都是死光了吗?怎么还有只猫?】这个警卫还是疑心重重。

      崖 【这都多少天了,没准是从外面跑进来的。快!走了走了,阴森森的馷,怪吓人的,ᱏ巡逻完一圈赶紧回去了。】

      那个警卫把封条交给了他,让他随后出来时封上大门。

      幥 他向四周扫视一边,确定没有异常,也走了出去,关上大门,贴好封条离开了。

      【呼~】

      可离㭻、托晨、少阳三人缓了口气,虚惊一场。

      原来是少阳踢到桌子的那下ი,碰巧鉿触动了一个机关,身后的书架竟然像一扇筎门打开了,他们赶紧躲进去,托晨同时使用灵术㤋归置好图书,却来不及整理陶俑的碎片,还好可离幻化出一只猫打消了警卫的警惕。

      【怎么样,这个机关还是我发现的,可是㟌立大功了。】少阳得意嘕的开始邀功。

      【也都是因为你啊!差点把我汶们再送回去。】托晨戳着他的脑门训斥道。一向脾气暴躁的少阳竟然甘心听托晨训导,他不好意思的点头认错。

      【这也是因祸得福,我们先下去看看吧。】可离说完,便沿着楼梯向下走去。

      放眼望去,楼梯又窄又陡还又黑,完全看不到头,能感觉到这个地㥧下室很深,楼梯应该是直通底部的。

      可离走在前面,托晨随其后,少阳殿后。

      촤由于没有任何光线,脚下完全看不清,三人步步稳健,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迈着台阶。

      终于,一丝微弱的光芒从出口传来,远看时的一个光斑,ᙋ慢慢清楚起来。临近,楼道的狭隘豁然开朗,一个好像祭坛的建筑出现在他们眼前。

      쌋再往前迈出一步,就能离开楼道门间,一探其中的究竟了。可离被喜䉫悦迷惑,丧失了警惕,她的脚迈了出去,一半的身体暴露到敞亮的未知环境中。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剑刃蜂鸣声,可离措手不及,幸亏身后的托晨拉了她一把,而且剑刃也似乎偏了许多,让她躲闪过去,危机时刻,可离定睛一看,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仁华文学网

      【怎么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紧张的表情变得疑惑,又慢慢变成喜悦。

      小白收起剑,喘了口气,幸亏自己及时发现了是可离,也幸亏托晨拉扯了她一下,否则后果难以设想。

      这时,小歆和参빜昂走了出来,六人短暂的离别又重聚,似乎已经隔了一天,只言片语难以描述当下的心情,何况證寒暄之外,还都有重要的事情。

      【没受伤吧?可离?ⲧ】小白关切地问到。

      【没有没有。】可离摇摇手,继续说,【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在正堂发现了密道,䴖顺着楼梯一路走下来就到了这里,你们呢?】小歆说。

      㐈【我们也是,只不过是在书房发现的机关。】可离说。

      【两个地方相隔几百米,竟然连通这同一个地方?】小白正想ꃟ着其中的奥秘,可离就又说话了:【这是个祭坛吗?】 㬘

      【应该是,但不知才道是干什么用的。】

      小白和可离一问一答,交换情报,而方林却向参昂炫耀起自己发现机关的事情,只不过故事他稍加修改了一下下。

      他们来到祭坛边缘,向其看去。祭坛直径有十米之长,坛中央地面上的壁画各种色彩一应俱全,画着的内容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神秘色彩感。龙飞九天,百鸟朝凤,大浪滔天,星辰灿烂。这些令人震惊的竟是在外咾围做陪衬的,而立于中央的彩画竟是枯枝‘招展’的一棵树。

      【퐵这棵树是?】可离看着它有徖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了。

      【扶桑树。】托晨说到。

      【扶桑树?】小白对这个名字略有耳闻,她按照曾经阅读过的书籍和壁画对照,还真有些神似。

      【扶桑树?什么是扶桑树?】参昂看着大家都赿了然于心的表情,好像只有自己不明不白,他看到少阳的表情也有些困惑,他应该也不知道。

      【孤陋寡闻了吧!】덱小歆意外的机灵起来,她骄傲地开始为ꎀ参昂解释道,【第二次灵域大战,妖族将要把䅎人类灭绝时,就是羲和女神拯救了世界,在她最后和混ﶕ沌的那场大战,传说打了九天九夜,最后钾用自己的生命和神器扶桑重新封印了混沌。】

      【哦……】参昂和少阳似乎明白了一点,但还是有些疑惑。

      【那这个祭坛是干什么用的?ⱒ】少阳问。

      【我怎么知道。】小歆摊手说。

      ㄧ【你ዄ觉得卢氏和扶桑有什么关系?】可向小白问到。

      ⢰ 【听你这语气是有什么想法喽?】小白说。

      【传说中羲和女神是太阳之母,她生有十个太阳,九个因㣵魔祇鎊混沌而亡,ছ自己也因封印混沌而牺牲,神树扶桑更是连接羲和ॊ女神神魄的神器,如果猜想没错的话……但传说中神脡树位扶桑位于东海之东的汤谷,羲和女神也是ꎭ东夷人,和江南士族并无瓜葛才对。】可离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一边反驳自己。

      【青州金氏!】托晨㷌紧盯祭坛的眼睛转向小白和可离,说,【任务中说过,他们家族和青州金氏的联姻频频,不是嫁女儿就是娶媳妇,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非同一般了。】

      【情报太少了,胡乱猜༝想只会妨碍젭我们的行씘动。可离已经给安安送去了消息,她收到后应该很快就会联系我们,我们等她们调查金氏的结果出来后再做判断也不迟。】小白说到。

      ল众人点头同意小白的计划,小歆继续问到:【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你们有其他主意吗?】小白向大家征询意狄见。

      托㌃晨说到:【我有一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