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村里菜片

      “今天是一个值得让人手舞足蹈的日子,在这紫ꮻ色果园里、让我们共同庆祝陆渊先生和王娇芸女士喜结连理,共结白头!”

      王家大宅前宽阔的广场,临时搭建的大平台之上、婚礼主持人正笑颜高声喝道,台下的红桌几十、围坐的众人爆发出阵阵雷鸣般地掌声。

      “下面、我们有请㐴新郎官陆渊先生致辞。”

      台后,缓缓走出一个身披“草衣”的高个少年接过瞪大了眼睛的主持人手里的话筒。

      ꮩ 众人诧异,台下퓊、坐在头桌的王家一行人更是懵了、疑惑着相顾而视。

      娕 ᱐“七年前臸、我以这样的方式偷偷溜进这个葡萄蕱庄,只为了一睹芳容。”

      王家大宅㖾地二楼一处ꡯ房间里、一名正穿着白色婚纱,正盘坐在巫红床上的少女闻言从床ꈿ上爬起了来,向窗外正演讲的少年看去,顿时笑着留下幸福地泪水。

      而᭭台下的王在柳䓪、好像也有些明白了陆渊地用意,随后舒展眉目。

      “我的漂泊止于和你再次相遇,我的绿衣此时与我同在烈阳之下,我对你的爱也终于不在ᄾ躲榠藏在田埂木丛之间。”

      “或许旧日不曾显山露水,但此时我要人尽皆知!”

      陆渊昂首站在平台之嵂上大声喊出发自肺腑地甜言,观众席地ǫ众亲朋也瞪眼盯着平台上的少年、如此别样地婚礼,对他们来说是如此的新鲜。

      二楼方才还在眺望地新娘芳心直砰砰地跳鄩,终于再也等륔不住了。

      也不顾众伴娘的阻拦、提起拖地的纯白色婚裙、朝着广场上一身绿叶地少年洒泪奔稟去。

      陆渊眼含温暖闪闪地泪光,看箴着正跨上平台阶梯、一身纯白婚纱的王娇芸,心想这应芡该是天上赐予自羬己的仙女子了,五年地苦道经历此时也终于在少年心间完全消散。

      “老婆,我爱你。”

      ᄬ说罢双眼已模糊了视线,甩掉手里的话筒便朝着新娘子发뉍出的白色闪光,微低身子、张开宽阔的怀抱拥了上去。햶

      “叮、吱吱…”,话筒摔在地上发出啳了刺耳的豈故障声,但此时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툚噗”地一声왞轻响,上身苗条下身蓬起的白色婚纱撞入陆渊的胸怀뗏,▞整个人也差点向后倾去。

      美丽的让人不可抵抗的新娘子紧紧抱住了一身绿衣地新郎官,热情的在观众眼前相拥而吻,两人毫不避岽讳、也喜极而屒泣。

      而后观众们➜地掌声如同暴风雨前的雷霆般久久不绝于耳,新郎抱举着新娘开始在平台上旋转起舞,绿叶与裙摆纷飞之中、땺也传出两人喜悦地欢笑声。

      王家地众人看着榙台上幸福地鈸两人,不禁都湿润了眼睛,就不用说陆世鹿和陆小媚、众亲朋好友皆被深情似海地两人、感动地留下了喜悦地泪水。

       “爸,你哭什么?”王在柳身穿燕尾礼服模벆糊着双眼问向一旁地父亲。

      “啪…”,这位给当地人带来无数工作岗位的大老板王在柳话语刚落已经被自己的老父亲拍上了一掌。

      “别☍胡说!,风太大了、老眼进了沙子恌…”

      这是一个被时代萊抛弃的少年,手机只会用来拨接电话、连新颖有趣的电脑游㹥戏也不太会뜢玩、甚至脑子里的思想还腩有些传统뢦。

      就是这样急性子地一个少年,思想三观却不随波逐流,也不人云亦云、小众렆而迷人、孤独且烂漫亦心怀盛景,也给在™场的观众带来了思想上的冲击和感官上的新鲜体验。

      婚礼已经进行到了半场,一身绿衣地陈列作为伴郎正双连通돢红地陪褔四方来客大醉而饮,而륱此时婚礼平台上、一名王在柳请来的专业钢琴师正敲出一个个欢快悦耳地音符。

      ᳫ王娇芸菑拉着独特又帅气地丈夫,向其闺蜜和朋友骄傲地介绍着,娇俏可爱的小脸上也写满了幸福…

      “呼”,“累死我了。”

      夜晚十点,疜陆小媚送走了前来参加婚礼轱地客人之后、王娇芸身着古典地大花红裙,躺软在新铺地红床上。

      㽩 陆渊别墅前的花红彩灯也终첊于随着婚礼地结束而独自闪亮着。

      边海夜ず晚地风阵阵、也将别墅前的宵灯微微摆动起来。

      “可还没结束哦。”

      陆渊已经换བ上了一身大红花锦袍,清秀微红的俊脸意气风发、正一脸得鸿志般笑着看向床上的美人儿,整个人此时看起来也像是古代夺榜地状元郎。

      而后陆渊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票、阴险地在身前晃了晃。

      “啊?,这是啥?”

      王娇芸从床上爬起来,跑到陆渊身前将其੉手中两张票券抢了过来查䟴看。

      “啊?,明天去瑞士?”

      “为什么?”

      “原来你前些日子拿走我的身份证、就是去给我办护照了吗?”

      大大地眼睛大大地迷惑,王娇芸不解地向正一脸笑容地丈ፘ夫三连问。

      鑖“是的,我要一场专属于我们地婚礼。”

      “而现在,我终于也可以破戒了!”

      陆渊癫狂般说罢,将身前正眨着媚眼地王娇芸一把揽入怀中。

      “老婆,我爱你。”

      “我㊲也…”

      温柔地娇声뢋还未落下,少年狂野的双唇已经侵袭了王娇芸娇艳欲滴地红唇。侶

      明亮地婚房内、嬉笑打闹声此起彼伏,而后、便是少女娇嫩而粗重地喘息和少年如虎地呼吸声。

      床下、两袭红袍相叠,金簪玉搔头洒落在一旁,今夜、陆家别墅的灯火将不眠。

      第二天中午、睡过头地年轻夫妻终于睁开惺忪地双眼,起床准备赶去机场。

      微红着双脸含情脉脉地看着驾驶位依旧生龙活虎地陆渊,王娇芸想起昨夜的通宵、不禁有些后怕了起来。

      “咳咳…”

      车后座的正一脸假装看不见似的,吹着口哨望ꪏ向窗外。

       傍晚时分。快乐地三人安全到达瑞士地伯尔尼、罖下了飞机之后,提㜆前安排好地翻译早已在机场等待着三人。

      市中心的豪华酒店里、陈列与翻译告别陆渊夫妇两人,便匆ƒ忙出门去了。

      新婚夫妇随后也挽手而出,一会儿一起在伯尔尼街头地咖啡馆悠闲地听着音乐闲聊뭏说笑、一会儿在尖顶钟楼下闲庭信步、又在幽勱静地河流两岸热情拥吻。

      次日中午、陈列不知是从哪租来的敞篷跑车,载着三人缓缓向城市的东南方向驶去ﵤ。 컔

      西方风格地建筑不断从几人眼前掠过,远处的山脉也渐渐䑶明朗可见。

      这里、是位于瑞士少女峰地山脚高地草原、低矮而整洁的房屋不规则地坐落在山坡上。

      쏺 陆渊和妻子在其公路旁下了车、而后招呼陈列离去,只见王娇芸的眼部已经被陆渊用一方丝布蒙了起来。

      鰆 一众身穿制服地欧洲人犟正在坡上地不远处向几人招手,陆渊拉着王娇芸地手向其走去,也뻕不发出任何声音。

      走近了才看清楚,几个身穿制服地欧洲男子、此时正抬着一个巨大地特制滑翔翼,陆渊싟和众人对过眼神之后,便小心地指引着王娇芸向山上爬去。

      傍晚、气喘吁吁的众人终于到达了少女峰地一处山腰断崖。

      “老公、风好大,这是哪儿?”

      大方红光的落日断崖下,陆渊正顶着风挽着蒙住双眼的王娇芸,此时已䟎经被这美妙地景色完全㇧吸引住了。

      远方的落日连接断崖下的针叶林,面无表情的少年微眯着眼遥对、山风也将少年地头发扬起,不知觉间、脸上已多出了一丝伤感。

      身着西服“老伙计”,看着怀里一身长花束身裙地妻子、眼里地悲伤也终于温柔了起来。

      几分钟后、风停ጼ,陆渊招呼身后的专竰业人员将巨大的滑翔翼安装在两人身上、而后众人退去,只留下心脏“砰砰”直跳的少女和一脸笑容地少年。

      轻轻的将妻子双眼处的丝布解去

      “老婆,可能我是一个躄传统的年轻人人,但是,我对你的爱㤱、与时俱进…”

      王娇芸刚睁开双眼盯着丈夫温柔的眼眉、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陆渊已经紧紧地将其从身后抱住,惦而后滑翔翼带着两人纵下断崖、飞向落日綟。

      “啊!…”

      高空之蕤上、一声少女的尖叫声响彻天际⦕,而岔后陆渊用双ᰓ手轻轻地在王娇芸口部遮了上去。

      團 片刻之后、少女睁开双眼,只见自己正向其红日飞去、而眼下낞地针叶林迅速掠过,感受着背后地安全感,大声地呐喊了起来。

      宽松地西服“噗噗”作响,少年地眼里既有远方地夕阳、也有迅速掠过眼波地森林,但更ﶋ多的、是怀抱中欣喜若狂如孩提般地挥舞着小手的少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