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到死下载

      朝腪阳烈烈,林木生烟,密林中喊杀惨烈。

      相比于外战的轻松,山腰上的战事却更加惨烈。

      刀剑入肉,短兵相搏,相互间,比的是锐气,比的是配合,比的更是狠辣。ぉ

      턽 肉与肉的碰撞,相互摩擦间,便是竭力,便是气喘嘘嘘,便是呼气灼热,甚至带着绛红色的液体溅射。

      탵 刀锋撕㠏裂衣甲,血肉裸露,与铁ꊪ厮磨,然后消融楩,归于平静。

      ꆒ飞熊军无疑是精锐的,汉末王牌军队不多,当初在颍川半成军的白୥马义从算一个,驻军的八千中央骁骑算一个。

      ᢇ 而李唐麾下这些贼兵,与之相比,差之远矣,有很大不足。

      “不谋愧是西凉兵,果然悍勇!”

      远处一块巨石退之上,李唐将战场中的情形看在眼里:“若我军有其一半骁勇,此次北行,吾也能安心!”

      “大哥,何必长他人志气!”

      身侧的王丰看쯀不得大哥叹气,他沉声道:“给各部将领一些时间,假以时日必能为让军队更上一层!”

      “这次北行,正好让兄弟们磨合一二!”

      人的能力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现在或许不及对ᇅ方,但不代表以后不行。䧢

      军中人才多矣,甚至很多都是统军万人的良将,他们有能力,有经验,有信心,能将麾下士兵,锻造成铁,锻造成钢。 먞

      贼军士兵,大都是精挑细选的,是几十万经过大战洗礼的黄巾中筛选出来的好苗子。

      他们本볻来就不弱,甚至比汉军精锐都要强,只需在磨合一二,便᭳是以一当百的锐士。

      此战若能歼灭这支汉军,得其中战马以及甲胄为用,那贼军的实力就能更上一뗫层,说不定此战过后就能蜕变,往战士的方向进阶。

      道理是不错,但李唐还是有些失望,甚至不满意。

      这他酿的中牟城随便出来一队人马,就敵与自己手下打的有声有色,甚至己方兵力占优,在天时地利人和上也更༬胜一筹,还能打成僵持战,实在让人心凉。

      此行北上,前路未卜,士兵的战力,就决定了兄弟们的生存,决定了李唐的前途,좩在怎么关注都不为过。

      在此之前,还能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的军队不管怎么说,也算得上是时代的精锐了,但是在见识了这支悍勇的西凉军以后잇,李唐的心凉了半截,自己终究小觑了天下人。

      有道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一天更比一天强,还可能一天更比一天弱,这只能看人了。

      董魔王麾下西凉军数万众,随便蹦出一队人马就能有此战力,真不知道传说中的飞熊军、陷阵营、这些军队是何等风采,唉。

      想到这里,李唐心中更加心酸,感觉创业艰难,而中道还需努力。蘦

      大统领叹气,身边数名心腹将领却不发一言,而是沉默观战,他们也要看看自己率领的队伍,与西凉正规军差距到底在哪里。

      林中战场,㝂贼军与西凉兵杀的难舍难分,西凉兵悍勇不畏生騊死,而贼军冷漠漠视生命,在个人体魄与武器䏷装备上面两军不相上下,人数方面西凉军处于ꊙ绝对劣势。

      㻇个体实ᅋ力固然重要,但是战场上,除了人之勇武,还有相互间的配合。

      数百名西凉军以牛辅为核心,各小队糀间相互配合默契,命令通达,宛若一个整体指挥起来有如臂使,逐渐在贼军阵中杀出了条血路。ꚉ

      “孙康孙观你二人,率部拦住他们!”

      望着军阵中左冲右突的敌将,臧霸瞬间便明白了敌人意图:“各部保持阵型,刀盾首顶住!”

      “弓箭手,提刀,御敌!”

      “大㥎哥放心,这些官兵一个也别想跑!”

      命令下达,贼军各部开始变阵,向敌军突围处增兵,孙氏兄弟,也迅速组织人手从战场外෺围迂回,准备将敌鞹人包饺子。

      此处的孙观与留在豫州的孙观虽然同名,却不是一个人,同名者自古有之,但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

      比如此番随李唐北上的不止是臧霸赵宏等三名统领,还有他们各自麾下的心腹头目也在随行,孙观与孙康便宊是其中之一。

      这些都是百战生还的人才,是军中将官,李唐可以放弃普通贼兵,可以放弃颍川数万经过大战洗礼的悍卒,甚至可以放弃各部精锐,ꘇ但他不会放弃军中那些有统兵能力的武官头目。奻

      所以此时的贼军是强悍的,甚至同等人数下⎑,比当初的中央精锐还要强悍,但此刻,溭唉。

      当贼军阵中分兵,出现变化之时,战场中又有了新的变化。

      “杀上去!”

      呐喊声烈,牛辅乃是久经战阵的悍将竨,他抓住敌军分兵的间隙:“就是现在,全力葴冲过去!”

      “所有人,快突围...”

      飞熊悍勇鶘,迅速组织人手强突,前排甲士竭力挥刀,放弃防御,只攻不守。

      他们用⌆手中的利刃,身体的鲜血,玩命的冲击着贼军阵型,想쏿要突围。

      “距离汉军精锐,还是有些差距啊!”

      山林中,一直观战的各쟝部将领,看着行动迅速的贼军各部,也在心中感慨。

      身侧的赵宏同样眸光凝重,臧霸察觉了敌人意图,但ߡ麾下士兵与西凉兵之间的行动终究有所差距,不能及时按照主帅意志行事,相鉆互间配合有缺。

      其实臧霸已经做的很好了,毕竟诼曾经也算是统帅过万人獙作战的将军,其能力还是有的。

      但现在统帅千人,却被几百人打的有些僵持,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趹。

      若不是之前打了一场伏击,用火攻消磨了对方大半䇆兵力与士气,说不得他们早已被对方打垮了。

      想到这里,赵宏等人不自然的看向大统领,心中更加感샼慨。

      还是大统领有先见之明,狮子搏兔,尚且要尽全力,若是自己等人之前轻敌大意,恐曒怕还真不好说。

      众人感慨汉军强悍,却不知道眼前这支队伍,是董笸魔王心腹嫡系飞熊精锐王牌,以此作对比自然略显不足。

      李唐暂时不知其中关窍,他心中有些戚戚然:“石头,你带队堵住缺口!粄”ⶒ

      “不能让他们跑了....”

      “诺!”大吼一声,石头提着大刀,ﴉ兴奋的带着人冲了过去:“兄弟们,随我来,斩了这群官兵!”

      牛辅这种经验丰富的猛将,贼军变阵的漏洞瞬间便被其抓住,趁着北部兵利薄弱机会不断扩大突破。

      而作为李唐手下良将之一,臧霸成长上线绝对比其他将领高多了,甚至单泆轮战阵统兵能力比他这个主帅还强。

      自从投了大统领之后,每日除了操练士卒外,臧霸便是仔细观㬭阅兵简,品位李唐送给他们的兵书手札。

      加上经过数十场大小战事的洗礼,个人能力而言,臧霸未必就弱于牛辅,只是此时在占据兵利优势的情况下,还是让对方抓住了机会。

      只能说,两方的士兵,存在有些差距,而且还不小,不儬再一个ᄜ等级。

      “杀过去,拦住他们!”

      石头速度很快,他带着一伙贼军迅速堵住北方缺口处,手中钢刀深沉,迎面将一名敌军砍到,不给其逃命的机会。

      “找死,”

      正从㻳贼军中冲出来的牛辅,目睹这景瞬间暴怒:“今日便先宰了你!”

       噗嗤,一刀将身前纠缠的几名贼兵枭首,而后提刀冲了上去。

      自己宰不了戝首,难道还宰不了哎一个喽啰,现在便先杀一个喽啰头目,消消心中火气。

      ䷿

      “来的正好,老子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石头看到一条大鱼冲自己龇牙,这不就是送上门来功劳?

      什么时候一个杂牌小小虾米吽,也敢与我石头相提并论了?

      “铿锵!”

      金铁交击,两人碰撞瞬间,石头只感有股巨力顺着刀身汹涌而来。

      胸中气血上涌,脑袋嗡嗡,全身发麻,手中钢刀也握不住了,被崩飞。

      “死!”长刀赤红,旋转间顺势劈下,要将敌人立劈。

      “贼将敢尔!”

      吼声如雷,人群中典韦很早就注意到了这边动静,他手持两柄怪异鉄戟砍瓜切菜,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柄小型戟瞬间掷出。

      铿铛,大刀受力,瞬间脱手而出,偏了方向。

      典韦形体高大,身披重甲,若一尊铁塔:“休伤吾兄弟......”

      “哐哐!”

      步履沉重,脚下碎石崩飞,他暴怒而来,速度极快。

      呼,摵气血汹涌,周身上下凶煞之气ፑ弥漫,四周无论敌友,皆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这是什么怪物!”

      失了兵器,正捂着手臂的牛辅,也注意到了那人形凶兽:“快撤出去!”

      Ჹ ೸ “不要与他们纠缠!”

      “撤,所有人立即撤退!”

      感受着择人而噬的目光,럍以及正在围拢上来的孙康等部,身体本能催促着他尽快远㚳离。

      钢牙紧咬,牛辅猛然跃起,毫不犹豫的逃了。 唖

      因为从刚刚的那一击之中,他便已经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距,因为对方强的有点离谱。 㳏

      牛辅逃离的同时岕,身后几十名冲出来的西凉弟兄,也摆脱敌璲人纠缠转,跟着主将没入山林中,至于其他人只能自求多福,他们真的尽力了。

      作为当世猛将,牛辅速度很快,在没有阻拦的情况下,身形腾挪间,便窜入密林ꬓ。

      ....

      呼呼,一处植物茂盛的山脚下,牛辅大口喘息。

      他手臂发麻,肿胀不堪,牛辅知道断了,之前那䙇凶人一击,不但将他手中兵쁟器崩飞,巨力之下连带着手臂也被废了。

      正是因为手臂有伤,牛辅才不得不忍痛逃离,若不然晚一步,自己也要交待。

      牛辅自鰔认是战场猛将,无论是汉人还是胡人,什么样的强人没见过,但是像之前那个铁塔溴凶兽般샊的体格,他还真没见过,甚至感觉对方是人웃猿杂交的异种。

      北风呼啸,逃出密林的牛辅,转身望着身后滚滚浓烟,心中大恨:“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回来!”

      “还有那个凶毛,老子要剥了你的皮....”

      他心中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雪前耻,要让那伙歹毒的鑊伙贼人偿命。

      三千精锐,一战而灭,手臂更쟗是险些残废,这让他心中뒳憋屈。

      若是堂堂正正一战,即使被人斩了头颅,他牛辅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礚。

      但贼人,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阴谋诡计,实在可恨。

      “轰隆隆!໘”

      正当牛辅踏处山林,想要找回돈战马之时,一队骑兵从山脚下呼啸而过:“០老子在此等ᦦ候多时了。”

      “杀帬过去!”

      骑兵崩捷,刀锋微扬,刺目的阳光下饕闪烁着催命寒光。

      “狗贼,卑鄙!”

      迎面马蹄隆隆,刚冲出山林的牛辅哪里还不明白,胡车儿与他们怕是凶多吉少:“撤,再撤!”

      “撤回山林!”

      一刻不敢耽搁,牛辅捂着胳膊转身向来路夺颍命狂奔。

      面对四条腿骑兵,只有折入山林,他才有机会苟活。

       “噗嗤!”

      马刀染血,数十名没来得及入林的西凉溃兵,转瞬间变凉凉了。

      “呸,算你命大。” ⬊

      黄邵不屑啐了口唾沫,看着重新맣没䤬入山林的牛辅几人,没有强求,拍马回师。 ꮗ

      对于这个涮时代的猛将来说,若铁了心要逃,凥短途冲刺所爆发,速度比之战马还快几分。

      踢打,马蹄奔腾,人渐远。

      呼呼,林叶簌簌,树木摇晃,一时风平浪静。

      等到贼军走远,密林中探出一道身影,侥幸렋逃命的西凉兵开口:“将军,怎么办?”

      “延要不先回县城....ዩ..”

      牛辅没有走远,他心中不甘,眸光中ⶶ充斥着火焰。

      隐入山林后,他便密切关注着这伙阴毒的贼军,想要摸清底细报仇:“不能回城鈗,我们去找主公搬救兵!”

      “敌人狡诈恶毒,此时中牟县城恐怕已经改姓了...䵝”

      自己若还像之前那样,傻乎乎的原路回城,恐怕是羊入虎口,一去不回。

      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贼背影,环顾身边小兵一两只,牛辅心中沉重。

      三千精锐一战而折,不知道主公会如何处置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