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拍

      听说过天上掉陷阱的,也听说过树上掉下来一个苹果,刚好砸在某顿的头上,结果砸出来了一个万有引力的。

      可是,段枫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从天上或者从树上,竟然掉下来了一个骷髅头,而且还吗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自己头上的荒唐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

      段枫的身体状况扄最近一天不如一天不说,十年的时间里第一次走出家门,就遇到了这釡等倒霉事,真是不知道该跟谁说理去。 꺱

      段枫转头四下望去,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没被别人看到自社己的窘态⼔,段枫稍稍欣慰了一点。

      年轻人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

      黑森林牌钢笔的笔尖,还残留着段枫妈妈墓碑上的石屑。看来有人,真是用这支ݹ笔在墓碑上后加了“夏天”两个字。

      看到骷髅头嘴里咬含的钢笔的一瞬间,段枫便把骷髅头刚刚狠狠砸了一下自己脑袋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

      而豧今眼下,段枫一心想把黑᳊森林牌钢笔从骷髅头没有嘴唇的嘴巴里夺回来。

      然而骷髅头的牙齿就那样死死地咬着钢笔,任由段枫怎样用力拉扯,都没有办法从骷髅头的嘴里把钢笔拉扯出来。

      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就会过得飞快。

      天不知不觉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眼下段枫身处的墓地,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类似于扳手或者锤子之类比较实用的工具,可以帮助段枫撬开骷髅头紧紧咬合在一起的牙齿,亦或者直接打破骷髅头的头盖骨。

      即便现在手头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扳手或者锤ඔ子,可以助段枫一臂之力。

      然而此时段枫肚子实在芮饿得厉害,已经到了眼睛冒金星的程度。除了勉强支撑起自己瘦弱的身躯之外,他身体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完成类似于砸碎一个骷髅头的头盖骨ந,那对于十七岁的小伙子来说本该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在把妈妈留茛给自己的钢笔从骷髅头的嘴里拿回来以前,我绝对不能就这么倒下。”

      ꩘生平第一次,段枫有了想要活下去的渴望。

      段枫并不潊是一个贪心的人,不属于段枫的东西,段枫不会不择手段地去强求。但是如果是属于段枫的东西,被别人不知羞耻地占为己有了,段枫也绝对会不顾一切地重新夺回来,物归原主。

      一支黑森林牌的钢笔,并不是一件贵重的嗎东西。对别人来说,被骷髅头紧紧咬含在嘴里的黑森林牌钢笔,不过是一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钢笔罢了。

      但是对段枫而言,那支钢笔可是母亲留给他的为数不多的遗物之一。留着这支钢笔在身边,就相当于留了一个念ⱕ想。把它握在手里近距离地看着它,段枫就会感觉自己和妈妈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以前无缘无故把黑森林牌钢笔弄丢的时候,段枫虽셚然表面上无动于衷,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悲伤失落了好长时间。

      现在,黑森林牌钢笔好不容易失而复得,段枫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让一个牙齿泛黄的骷髅头继续占有它的。

      一定要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去,也许在自己家里可以找到砖头之类的东西,可以用来杗直接砸碎骷髅头的头盖骨。

      当然,在做这些事情之前,自己要先找点吃的。也许可以到妳弥弥家借点工具锤之类的东西,如矑果相处愉快的话,若能在她家蹭一顿饭吃就再好不过了。

      临走之前,段枫跪뉠在妈妈的墓前,准备和她拜别。这一次分别,段枫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像十年前那么好运,十年后还能活着重新站在自己母亲的坟墓前祭拜她。

      当然,如果段枫这一次可以扛过去的话。如果未来还有一个十年等着他去经历的话,他一定不会像以前那样不孝,竟然浪费了那么多大好的时光,十年才来祭拜自己的妈妈一次

      段枫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以后一定会椕尽可能多的来墓地看望自己的妈妈。

      在段枫跪在盛夏天坟墓前的那一刻,看着墓碑上本该镶嵌着妈妈的照片的地方,如今竟然是空荡荡地空白一片,段枫内心深处突然感到特别特别的难过。

      段枫的妈妈就那样形单影只,无声无息地死了,￝他唯一的儿子甚至对她没有半点毨的印象。

      她死后,还被胡乱地葬在了气氛异常阴森的荒废公墓里。除了死期,和后来被某个神秘人添加上去的姓名之外,她竟然连一张遗照都没有留下。

      现在,⋓段枫连瞻仰遗照怀念自己妈妈的机会都没有,何其悲哀。

      念及此处,悲从中来的段枫竟然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在段枫的眼泪夺眶而出的一瞬间,段枫深邃狭长的漆黑眸子里,瞬时闪过一抹惊恐的神色。

      帜 段枫之所以惊恐万分,一来是自打他出生以后,从来没有流过眼泪的他。这一次,着实被自己脸上滚烫的眼泪震撼到了。

      二来,当段枫悲伤流泪的时候,他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里,竟然毫无征兆地闪过一个他之前从没有见过的记忆碎片。

      记忆碎片里呈现出来的画面是: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子,脸色憔悴톘地躺在病床上亲吻着身边一动不动的婴儿。 ፁ

      为了生孩子,大汗淋漓的女子已经筋疲力尽。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亲友的陪伴,当时除了产妇和自己刚刚九死一生生下来的男婴之外,产房里只有一个妇产科男医生,正一脸为难地站里層一旁。

      춨“枫儿,枫儿……妈妈对不起你。以后妈妈可能不能陪着你长大了,不过妈妈即便在很远的地方,也会一直远远地看着你的……即便没有妈㞮妈ቻ的……陪伴,你也一定要坚强,健康的快乐成长啊……”

      产妇说话的时候明显很吃力,加上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所以说起话뎷来断断꜀续续的。

      “夏天女士,是个死婴,请你节哀。你䳆还年轻,想要孩子的话,以后还有ﶘ的是机会。现在,请允许我把孩子抱出去吧?”

      看着已经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男婴,和失魂落魄的产妇,平时拿惯了手术刀的男医生也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垚孩子该饿了,请让我给他喂喂奶,可쓳以吗?就这么一次,可以吗?……以后应该没有机会了吧,求你了医生。”

      产妇虽然是在请求医生晚一点抱走她的孩子,给她一次给孩子喂奶的机会。可是,产妇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自己儿子的脸。

      “可是,他已经死……”妇产科医生想要再一次提醒产妇,她生下的是死.婴,孩子在她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然而产妇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就阻止了他:“你如果不答应我这个请求,我也活不成了。你相信吗,我会随着我的孩子一起去的。֊而且,我会因为你拒绝了我而死不瞑目的……面对那样的结果,你,真的忍心吗?”

      听了产妇撕心裂肺地嘶吼,妇产科医生沉默了。

      时间在那一刻似乎静止了。

      产妇极尽温柔地把儿子的嘴巴贴近自己的身体,然后像正在哺育正常婴儿一样,一边给她的“枫儿”喂奶,一边还轻轻地哼着摇篮曲。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那样无限静谧无限美好的时光里,产妇就那样不声不响地ᮅ睡着了。

      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清凉的泪水,等到妇产科男医生不得不再次走进产房,想要催促产妇允许他抱走死.婴的时候,产妇脸上的眼泪已经干涸,只剩下两行像透明伤口一样的泪痕。

      三分钟以后,妇产科男医生从产房里走了出去,对着围观的一群,因为男婴的夭折忍不住伤心落泪女护士,宣告了一个绝对让ሀ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孩子还活着,大人死了。

      主任,你在说什么胡话㤊?你是疯了吗?孩子刚生下来就死了,这是板上钉钉的晲事,现在怎么会死而复生?还有,产妇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又会突然死了呢?

      蘕 ……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段枫活了十七年了,他闟确认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刚才脑海中出现的那一幕。

      如果段枫没有猜错的话,那位刚刚生下孩子,原本没有任何危险,后来却莫名其妙突然死去的夏天女士蒵,应该就是他的妈妈。

      而鿒那个被产妇唤作“枫儿”,一生下来就夭折了,却因为被ᮥ妈妈喂过一次奶.水以后,便奇迹般死而复生的男婴,应该就是他段枫本人。

      怎么回事,这些记忆碎片是从何而来的?难道是被段枫的眼泪召唤出来的吗?

      以前段枫从来没有流过泪,他脑海里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奇怪的记忆碎片。

      即便记忆碎片里的那个男婴是段枫,即便这是一段段枫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可是那个时候段枫才刚刚出生,ƈ按理说他根本不可能记得这些Ḿ事情。

      如何解释?

      在段枫流下生平的第一滴眼泪的晕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太ر过诡异,简直已经超过了人类的䠖理解范畴。

      因为脑神经在短时间里运转的速度的太过迅疾,这让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只要一“剧烈运㮻动”,就会引发心绞痛的段枫,心痛的无以复加。

      记忆碎片很突兀地出现又陡然间消失的时候,段枫的大脑出现了一阵类似于电短路般的空白。 놟

      心痛的感觉是真实的,饥饿的感觉也是实实在在的。至于其他的一切,一时间感觉很是虚无缥缈。

      段枫一边抬着沉重的腿往家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回到家以后该怎么做。

      一个人在没有欲望的时候,什么都懒得做。现在为了撬픺开骷髅头的大黄牙,重新拿回属于自己쬣的黑森林钢笔。一向高冷,从来不愿不和人接触的段枫,这一次甚至不惜在心里盘算着要主动敲响邻居妳弥弥家的门,主动问她借点东西,甚至还죇想着在她家蹭一顿饭吃。

      只能说,欲望的力量,真是巨大啊!

      心里有了打算,段枫现在只管一门心思地怀抱着一个骷髅头往家赶。在从雁南山上下来,途径第一条稍微有点人烟的公路的时候,段枫在路上偶遇了一对年轻的男女。

      铞马路不算宽,很长的一段距离才有一个路灯。路两边长着很多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平常这段路行人和车辆都不多,风景相当美好,很适合谈情说爱。

      远处,一对男女正手牵着手,有说有笑ᢻ地在月下林间的小道上漫步。一看就是男女朋友正你侬我侬的阶段,所以才会有如此闲情逸致。

      ދ 因为早已经习惯了黑暗中的生活,所以即便路上有路灯,头上锹有皎洁的月光洒落人间,段枫还是尽可能地走在路边边的树下阴影里。

      不知道是两个情侣正处于很投入的忘我状态中,还是因ఋ为段枫被夜色和树荫掩饰的太好的缘故,总之直到段枫和那对年轻情侣就要迎头相撞的时候,他们两个才像看到鬼一样满眼惊恐地注意到了段枫的存在。

      当时,段枫为了换个姿势,刚好把怀里抱着的骷髅头쒿从一只手里换到昢另一釅只手里。左手的两个手指,刚刚投进骷髅头两个空洞的眼窝里,还袦没来得及重新抱回到怀抱里。

      굳紧接着,非常让段枫无法理解的一幕发生了:

      人高马大的男人⊧一下子哭了,双腿像抖筛샘糠一样扑흟通一声♃跪在⽙了段枫的面前。而且还泣不成声地像段枫讨饶:好汉,请别伤害我。只要你肯放我走,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鿡人高马大的男生一边说着,一边毅然决然地把身边同样吓得呆若木鸡的女朋友,一把推到了慻段枫的面前。

      男朋友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来:ណ只要段枫不伤害他ೳ,并且放他走,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刚刚还和自己你侬我侬的女朋友,亲手送到段枫的怀里。

      呵呵,难道这就是当今社会的所谓爱情么?

      当段枫看到人高马大的男生哭着跪地求饶的时候,段枫竟然可以读取男生的记忆碎片。

      男生的记忆碎片里呈现的一幕,刚好也是他揽着另外一个女生,在小树林里漫步,并且意图对女生动手动脚,结果被女生反手甩了一巴掌的画面。

      人高马大的男生,即便现在핑看卫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竟然已经开始朝三暮四了,真是人渣。

      奇怪,当男生流泪的时候,段枫竟然也能读取他的记忆碎片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去你妈的,没时间细想。段枫冷着脸,抬腿就是一脚,很容易就把人高马大的뜐男生踹尿了。

      ⽻段枫之所以怒气冲冲地,对着已经低三下四地跪在自己面前的男生的下巴,狠狠地来了那么一脚,不是因为他挡了段枫的去路,也不是因为男生在感觉自己有危险ㆣ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女朋友,出卖了他们所谓的爱情,也不是因为他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轻易下跪,丢了所有男人的脸。

      而是因为,男生猝不及防地一把将自己的女朋友推到段枫滘怀里的时候,段枫手里还没完全拿牢的骷髅头,被女生突如其来的身体撞飞了出去。

      看着骷髅头嘴巴里的黑森林牌钢笔和骷髅头一起狠狠地掉在了地上,这让段枫不得不怒火中烧。

      因为急于想把黑森林牌钢笔从骷髅头的嘴巴里取出来,所以段枫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和眼前没有一点骨气的渣男纠缠,也岹没有理会面前吓得几乎毫无人色的弱女子。

      重新从硬邦邦又冷冰冰的水泥地上捡回骷髅头,快速地检查了一下钢笔,好在黑森林钢笔没有摔坏。如释重负的段枫,便继续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那对男女情侣(相信很快ᐷ就不是了),显然是被段枫手里拿的货真价实,绝非道具的骷髅头吓着了。加上当时段枫的脸色也是惨白一片,而且他来的方向刚好又是燕不归公墓的方向

      加之段枫当时因为饥饿过度,走起路来难免摇摇晃晃的,不似鬼魂胜似鬼魂,这种种情况综合在一起,想要不吓人都难。

      剃因为刚才抬脚踹渣男的动作太过迅速,导致段枫的心脏剧烈疼痛起来。

      段枫糬放眼望去,前面灯火辉煌的,应该是一片闹市区。为了不引起过多的瞩目,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段枫强忍着剧烈的心痛,动作尽可能缓慢地脱掉了身上的ᥲ牛仔外套。

      然后严严实实地把骷髅头包起来,重新紧紧地抱在怀里,继续上路。

      墥 脱掉外套的段枫,现在只穿着一件短袖。

      当下时值八月下旬,天气依然很炎热。其他人正常的着装依旧是短袖短裤,但是眼下穿着短袖着装很入时的段枫,在阵阵夜风袭来的当下,竟然感觉异常寒冷。

      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冷得吗?还是说,一个大限将至的人,就是会比正常人格外地怕冷。

      心里隐隐有一ꆚ种不太好的혾感觉,段枫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