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直播破解版免费下载

      냭 走出裁缝店,聂尘和郑氏兄弟笑作一团。

      郑莽捏个兰花指,还在咿咿呀홴呀的“不嘛不嘛”叫个不停,嘴唇边上的痣一⫠抖一抖鲜活恶心。

      郑一官则作正色状,抱着双臂目不斜视៧:“不给,不给!㚫”측

      两人像说相声一样逗捧有趣,軝惹得翁掌柜也笑了几声,然后板起来说道:“做事不可欺┳人太甚,你们笑也笑了,气也出了,就不要学人动作伤人面子,我们做生意的要万事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知道吗?”

      採见翁掌柜发话,几个年轻人才停住说ꘕ笑,规规矩矩䰭的走路,翁掌柜抬头看看桨天色,又道:“时辰不早了,我们今晚除了要和山西客人设宴吃饭,还请了县里的秦县丞,他有륁些ɞ私货,要带到山西去贩运,须见面说些细节,ご我们是主人,要早点࿠去酒楼候着,这就过去吧。”

      聂尘原以为只是和晋商吃饭,没想到还有香山县丞一起,更没想到县丞还有私௢货贩运,不过转头一想,县丞八品官,一年的俸禄还不如自己一个伙计多,不做些生意,拿什么养活一家子人和那么多的跟班下人?

      从广东福建贩运货物去往山西,搭的晋商둛车队,省去了长途运输费用,还安全可᠌靠,赚头靖海商行自稷然会帮他料理清楚,只会多不会少,这样稳펱赚不赔的买卖,上哪儿找去?

      香山县不大,酒楼却有好几座,其中最好的玠一家,自然是十字街热闹所在詁的“望海楼”了。

      핑楼高两层,底下是散席方桌,楼上是雅间圆席,雅间有两间,用屏风隔开,撤去屏风就是两张对面的圆桌,可튺以方⮳便客人人数多时选用。

      翁掌柜早早的提前几日寥就定下楼上的桌面,此刻过去报了姓名,店小二殷勤的把众人带了上去,开窗透气,窗外山风扑面,室内绿植画轴,就连墙壁也끜是用上好的白灰裹墙,特别的雅致。

      䡟 聂㡗尘留意到,二楼上两个雅间都被翁掌柜包了蔫下来,撤去屏风增大了面积,一张大圆桌足以坐下十来个人㔨,旁边还设有小桌小凳,想必是给唱曲的留的空位。

      大概傍晚酉时三刻,三个晋磋商先来了。

      一来就拉着翁掌柜,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大意是讲广盛商行的人找了羒他쏰们,意图接下山᰷西白瓷盘面,开价极有诚意,但他们是见利忘义的人吗?不过虚与委蛇罢了,白瓷还是靖海商行빶的囊中之物。

      翁掌柜含笑听着,频频点头,说了些宽慰的话。

      䜽 聂尘也叉手听着,心中暗想,哪里有什么信义商道?义不行贾,做生意呚都是逐鹽利的,这帮人说的悝好听,不过其实是因为靖海商行的价码给得实在칖,ဆ以货易货给了不少能在北方卖出高价的西洋货罢了。

      ؓ双方大谈商事,聊了不久,香山㬾县丞秦政就来了。

      秦政一身蓝袍,正是聂尘和幅郑氏兄弟初来澳门时在黄程士门外碰到的갠锦衣人,他也是靖海商行在香山县的靠山,关系最为要好。

      ꦣ 翁掌柜亲自下楼把他接上来,一见面,䈝却发现来的可不ᕕ止秦政一个人。

      更ᾟ奇怪的是,秦政竟然没有走在头前,而是颇为恭敬的跟在一个下颚处留有三缕胡须的老头后面,老头儒衫方巾,看上去极有气度。

      갤 “翁掌柜,今䄈日可是良辰吉日啊。”秦政笑着,满面春风:“县尊纪大人可是一般不会出席商界宴请的,఻听闻翁掌柜在此为山西来的客商接风洗尘,才特意赏脸过来,你们靖海商行可是得䀏了天大的面子。”

      聂尘这才恍然䘑大悟,怪不得秦政特意把那貌不惊人的老头放奿在前面,原来竟是香山县令纪松,听说他与靖海商行并不是铁打关系,反而跟广盛商行走得很近䋈,不知为何会出席一个靖海商行掌柜的宴席。

      谛 “翁掌柜可不要㖭怪本官不请自来,实在是听闻有山西客商在此,难得一见,故而带故友的后辈来叨扰叨扰,莫ɪ怪莫怪啊。”꓁纪松昂首抚须,嘴上说着客套话,姿态上却一点没有觉得唐突的意思。

      翁掌柜赶紧跟着客套几句,说些请숱都请不闅来的话语,又把几位山西客商向纪松一一介绍,客商们自然拱手见礼,ꊣ和纪松道了歏安好。

      然后纪松朝后一指,笑道:“我也来介绍介绍,这就是我故友之后,南京国子监监生陈子轩,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是少年俊杰,不但学识过人,十六岁就中秀才,飏还是百흌业全能,精于商道,是家中少东家。此番南来香山,是为了处理家中在这边的一些事物,正是他听闻诸位在此聚会,才要本官厚着윥脸皮过来,列位海涵呐,哈哈。”

      翁掌柜循声看去,不由脸色一变,原来那陈子轩,ѻ正是裁缝铺里的白衣公子,跟婒在他身后貌美如花的女子,不⎂是马姑娘又是何人?

      聂尘和郑氏兄弟也是一惊,心道冤家路窄,没想到白天刚起波折,晚间又在饭桌上腍聚首,而且香山县令跟他一路,这梁子结下又如何解开?

      ጪ翁掌柜沉得住气,定神拱手,打着哈哈向顺着纪松的话头向陈子轩拱了拱手,陈子轩微笑点头,把折扇摇来摇去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翁掌柜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但聂尘的眼睛却在纪松、陈子轩和山西客商之间飘来飘去,本能的察觉到倞一丝不对的意味。

      陈子轩姓陈,又在这边有家族产业,还特意要和山西客商会面,联想白天广盛商行的掌柜拜访山西会馆⃟,难道与广盛商行的陈道同之间有些渊源?他特意拉着香山县令来这里,实在诡异,是想示威呢还是想干啥뉱呢⮋?

      榚 “诸位,本官也不是白来的,陈公子带㹘来욏的伴当马湘뻛兰马姑娘,可㳵是南京秦淮河头牌花旦,Ꮖ能诗善画,一笔兰竹丹青妙不可言,呆会酒酣之际,请马姑娘临场献艺,岂不为美事一件?我姼等对月赏景,又有美人作䭘画,人生何事有此快意啊。”纪松哈哈大笑,掂着稀疏的白胡子全身发抖,令聂婢尘很担心这老头会躩不会兴奋过头而当场脑梗。

      陈子轩得意的向马湘◃兰看去,大醟有美人在侧顾盼生辉的意思,马湘兰嫣然一笑,落落大方↻的向众人道了万福,这一笑几乎令烛火失色,屋里的男人们直勾勾的眼神差点都被夺去了魂魄。

      翁掌柜请众人落座,香山县令纪松自然坐了首席,秦政陪在左侧,陈子轩坐ꬒ了右侧,翁掌柜这个主人家和晋商坐在侧面,聂尘和郑氏兄弟地位最低,只能屈居下首。

      禑客已落座,酒菜就如流水一般送了上来。

      果不其然,酒肉酣畅之际,纪松对翁掌柜这个东主略略说了几句,就把话头挂到了山西商人身上,言辞之间将陈子轩推崇倍至,直言᫏香山之地,陈家可以毫无禁忌쾟,任何生意他纪松都ꢛ可以拍着胸口担保。

      他还干脆的亮出了广盛商行的牌子,说陈家产业众多,广盛商行只是其中之一鏉,与䕉之合作,前景广阔,妙处无穷。

      㫷 陈〘子轩坐在旁边,清风傲骨的很少说î话,任ৡ由纪松舌灿莲花,保持着高傲的样子摇着折扇,不时与马湘兰低语调笑,那样子似乎他不是广盛商行的少东家,纪松才是。

      ᮻ 这就很尴尬了。

      秦政、翁掌柜,包括郑氏兄弟,全都阴着脸,偏又不便发作,一口菜吃下肚去全是苦味。

      特么的,到底是谁请客,谁做主,谁想到本想请神,却请来了一头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