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舞全集

      距离系统升级到殖民时代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当中,李旭的庄子之中又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其中最显著的变化则是귐庄子东南和西南两个方向建起了两座不大不小的营盘。

      䈼 营盘垒土为墙,又用原木加固,㍖外面挖出了一人高的壕沟,壕沟里面设置尖刺荆棘等各种陷阱。

      营盘四角则都伫立着高高的望楼,上面已经有背着火铳的士兵在⻺上面执勤瞭望。

      营盘内部,最里面是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木制营房,营房右侧是食堂和ࣵ仓库欤等,左侧则是茅房和垃圾房以及马厩等。

      맷最中间的是一大块做了硬化处理的空地,空地边缘竖着许多木桩单双杠等打熬体力的器械。

      这就是营房的校௠场。

      校场最北边则起了一座木制高台,上面竖着三根高꧹高的旗杆,不过旗杆上面却是空的,尚没有悬挂旗帜。

      这座高台就是点将台㤬。

      抔此时,点将台上一个眉眼俊秀,英气勃勃芹的少年쒺身披大红色披风,腰背挺直,手按长꒎刀望着眼前校场上整齐列队的上百名士兵。

      从左到右,依次是火枪兵,弓箭手和长枪兵、轻骑兵和掷弹兵。

      现在火枪兵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人,但是按照李旭的编制,还不足一个大队的兵力。

      弓箭手现在有二十人,按照编制,还不到一个小队的人数。

      长枪兵也是二十人,按照编制,也是不足辅一个小队的人数。

      謶 轻骑兵更少,目前只有五ꯂ名骑兵,主要是用来巡逻传令,作战的话这点人根本不指望。

      掷弹兵多一点,也就十个人,更是不够툛一个小队。

      就这百十来人还是李旭这些天绞尽脑汁各种计算安⦒排下才凑出来的,毕竟他现在的没有什么稳定收入,只能靠系统的免费援助。

      今天是好不容易凑㉗齐这些嶞人了,集合起来检阅一下,好歹先把架子搭起来再说。

      不过人数虽냘然少的可怜,但是校场之上却依然一片肃静凝떜重,所有的士兵都是着装⬹整齐目视前魲方,神情坚䂽毅昂首挺胸。

      就连五名轻骑兵胯下的战马都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这些兵种当中,除了火枪᰻兵是布衣之外,其余兵种身上穿的都是皮甲。

      皮甲虽然防护力比不上铁甲,但是胜在轻便而且还保证了一定퐉的防护力。

      盾 而在这些兵种里面,火枪兵的射程是最远的,其他兵种则基本上都要面临近身肉搏的风险,所以着甲也是应有之义ᗌ。

      因此,弓箭手和掷弹兵都配备着短刀,一旦被敌人近身,好歹也嚓有一点自隟卫能力。

      轻骑兵配备哫的并不是骑枪,而是马刀,这也是这个兵种的作战特点决定的。써

      用轻汥骑兵冲阵厮杀那简直ꏂ就是浪费资源,他们的作用更多的是袭扰追杀以及侦查这些任务,ﭛ所以从装备上也就尽可能的以轻便实用为主。

      但是所有的军装都是黑色,不过不同的兵种在帽子上却都不太一样。火枪兵和轻骑兵都是平顶圆形军帽,而弓箭手和长枪兵则是尖顶带着盔缨的皮盔。

      掷弹兵则更加个性,军服下摆更长一些,帽子则是尖顶带着白色长羽渔毛的高盔,看起来耸很拉风。

      李旭救的目光从一张张严肃坚毅的脸上掠过,心中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舒服,这些可都是我的士ꡯ兵啊,对我忠心不二死战큌不退的士ମ兵,也是我在这个世界立足,不被人欺压,过上幸福生活的基石和保障啊ꌣ。

      届他看了半天,有千言万语,最后还是只喊了一句髙:“诸⚟位将士威武!”

      “主公┅威武ᮇ!主뻺公威武!主公威武!㓖”

      诸军齐声回应켞,声震四野。

      ……

      就在李旭检阅他的小军队时,从马栏山往西大约七八十里之外䄦的长武县境内有一座山渨岭,名曰野猪岭。

      这名字听得就让人有些膈应,但是更让人膈应的是这野猪岭上面盘踞着촽一伙山贼草寇。

      这伙草寇在此地盘踞了有七䷜八年了,从一开始的十几个人人剪径劫财慢慢发展到䨶如今约莫快有上千号人了。

      野猪岭位于长武,三水以及泾川三县交界之地,因此占据了一个地利之便,经常在此地劫杀掳掠过路的行商路人,作恶无数,真正的恶贯满盈。

      㡓但是就因为他们所处的这个ࢥ位置比较特殊,且周围又是山区,一旦官兵围剿他们就一头钻入山中,㥒跑到其他县的辖区。

      官兵一来不熟悉山中路径,二来山中作战也是危险重重,三来又不好进入其他县的辖㲭区内剿匪,很容易引匠起两县争端。

      再加上野猪林的这伙强人虽然残忍,但是却也足够狡猾,暼每次打劫前都要仔细踩点,一㼵旦发现一丁点的可疑之处就会放弃行动,好几次都识破了官兵放出的诱饵,让官兵每每吃瘪。

      时间一久,三县的官兵都对这伙人产生了一种无力感,所以躘清剿起来也就出工不出力了,就算上面追究下来也可以甩锅给临县。峘

      地方军队没能力,朝廷大军又顾不上这些疥癣之患룽,所以就这么让他们一直发展存活了下来。

      这伙强人领头的蠈一个叫做马天禄,曾经也是延安府的官兵,只是因为老婆駜偷汉子,他一怒之下砍了自己老ࡨ婆和曾经被䧔他当做넹好兄弟的奸夫,然后跑到了这野猪林落草为寇。 ଃ

      这人心狠手辣,又奸猾狡诈,所以一直稳稳的坐着大当㬥家的交椅,没有把什么后来者给火并篡位。 䡶

      这是这些日子马天禄有点心神不宁,也没心情下山打劫,天天皱着眉头在ͅ聚义厅中走来走去,簆踱着步子,看的下面的几个小头目都有些纳闷。

      不知道大当家的籏到底在愁什么。⠌

      马天禄这人虽然是草莽出身,但是也是是个不甘平凡的人。虽然被迫落草为寇,但是却不甘心当一辈子的强盗。 ↠

      他这些日子从过往的行轞人嘴里知道了不少关于延安府“黑阎王寛”高胡子的消息,锚什么高胡子又攻破了宜君县,什么“黑阎王”폦吓得白水县的官兵不战而逃,딺什么高胡子攻破了延安府,将知府的脑袋挂在了痒城门楼子上。

      更有甚者,说高胡子如今麾下雄兵十万,大将千礐员,威风凛凛,俨然一副准备逐鹿天下的枭幛雄之资。

      ዏ这些消息听得马天硾禄心中实在不痛快。

      为啥?

      因为高胡子他不仅知道,쁗而且还认识。这厮当年不过是一个杀猪宰羊的屠户능,马天禄当年可欅没少找他买牲口下水肝肺等。

      没想到렓这才几年,这厮就摇身一变成就了人人惧怕的反王了,还得了폜一个什么“黑阎王”的诨号。

      马天禄一样自视甚高,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这听了心里能好受吗?

      更关键的是他手下竟然有人还劝他去带着兄弟们投奔高胡子,说不定还能混个将军什么的当当。

      这更让他心里难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