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奴电影

      这皮包的构造也与现在常见的款式不一样。

      一般来说,现在的包囊有两种款式,一种是寻ꈐ常⻝黔首用的,就是简简单单用一块方形的麻布将东西包裹起来,两头系上背在肩头。

      一种是现在流行与贵族之间的佩囊,除了狩猎专用的会做的稍微大一些,寻常的佩囊一般也就巴掌大,一头系绳,里头装上钱币、凭证、印章。

      不讲究以大ꍳ为荣,甚至还会稍微做小一点亅,因为鼓鼓囊囊的包囊被视作是一种极有面子的事。

      但喜这背囊,却是做成了一俯卧的老龟模样,一面鼓起꣯,一面平整,用两根粗宽的艾扁绳挂在两侧브肩上,还有一根绳子将背囊牢牢固定在腰间,背起来也能更为省力。

      뾻 虽然白鸿不算精于女红뫳,这背囊的针脚显得有㽡些凌乱,也没有什么历花里胡哨的装饰,但这背囊看上去却是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而喜的右侧肩头就只是挂屃着一个看似寻常的麻布背囊,里头也没有什么贵重樓物件——一件⠍换洗衣物,一双新的鞋履,供喜在路上吃的肉干年糕和菹菜,还有一垂金合二百八十멑八钱,用作寻常开销。

      为什么说是看似寻常,因为若是凑上前去闻闻这背囊,就能闻到一股极为浓烈的肉香味!这块布其实是用三张布贴合缝制成的,夹在中间的那块布在豕脂中浸泡了十日,浸透了豕脂后又抹上腉了一层蜂蜡,防水防尘。

      භ 灖白鸿还开玩笑说,廐若是윘军中没什么油水,饿急眼了把这背囊煮䯸了,也能煮成一锅浓浓的肉汤解解馋。

      这么一身行头,喜倒蹻也算是全副武装了。

      굻眼看着天快黑了,喜也不敢再在山上多待。谁知道这山上会不会有大虫,搞不好还有未睡熟的⩤熊罴,夜间在山岭上驻足,实在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一道身影,继续往南方行去,或是说滑去,风驰电掣。

      目标——咸阳。

      连续下了十諉几日的雪,虽然雪不算太大,但䱐是上郡一带已经成了白茫茫一片,漫山遍野银装댺素裹。大雪之下,小兽都藏了起来,看不见身影,只在雪地之上留下了零散几行小脚印。

      周围静的可怕,一路行来踀,喜只蕔听得到积雪之下不堪重负的树枝发出的咔咔声。依照秦律,每㗑年的二月至八月,不许采伐树珂木,不许捕둑捉幼兽,以免涸泽而渔。

      弥所誹以现在还属钘于伐木ퟲ捕兽的季节。喜一路行来嘖,倒是见了好几垛죽砍好摞好的木柴,只是因为雪大路滑,不便运下山去。木柴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估计要等到一个艳阳天,雪化之后它们才能ᗦ等到它们的主人吧。

      除此以外,便是散落着的陷阱。不过好在那些用于捕捉野兽的陷阱都标了提醒人的标志,极为醒目,喜都绕行了过去,倒也⹅没有被当做⭶野兽给捕捉起来。

      这一路虽一时不见人烟,但喜也不慌,白鸿说过,车到山前必⻫有路。

      依照《秦律》,十里设꽊一亭,十亭设一乡。

      一亭置亭长,掌治安,捕盗贼,理民툭事。设有客舍,供旅客停留。

      所以说,只要他走的方向没错,再往前滑一段距离,肯定是能找到歇脚的地方的。

      天渐鹮渐黑了㺇下去,喜升起了一团火,在火边蜷缩成了旺一团,看着黑漆漆的远方。

      肯멅定是还没到,没事!明天到了客舍就好了。滚热的热汤,再来上一碗黍臛多加些肉沫,说不准还能有一碗米浆,一口下去,整ꚤ个身子都热乎葊了。要是鸿在就好了,再弄上一盆味浓酱赤的红烧肉,那汤汁倒进干饭里,拌着吃……

      ꊳ광这一夜,喜想家了!想得肚子饿。

      篑 第二夜,喜啃着烤香的年糕,他想白鸿做的烧鸡了,依旧想燍得肚子饿。

      슨 他现在已经不求什么米浆黍臛了,只要能来上一碗热汤便足够了。

      什么都带了,甚至连白鸿制作的火折子都备了俩,뷪偏鳮偏没有带个器皿,只能喝那冷冰冰的땟雪水。

      要是让白鸿知道他⢐喝生水,一准开骂!

      喜脸上露쳄出了一丝苦笑,心里安慰自己道:没事!明天⌾肯定能在客舍住下。

      馀第三天。喜첸依旧生无可恋地坐在火堆边,客舍到底在哪?书上不是说十里一亭吗?ழ这都出来了百里之遥了,为什么没㦄见到半个人?

      ᠗还好有滑雪板,要不然腿肯定走伤了。但就算有滑雪板的帮助,ኆ喜也觉得双腿睸酸得直魋打颤㐪。

      怓 他想白鸿做的八宝粥了……还是想得肚子饿。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喜认븕命了,他确定了自己就是白鸿口中燳的路痴!

      明明是按照方向行驶的,过了草原便是山丘,薅过了山丘便是平原……这应该就是白鸿说的关中平原了,据咸阳不宫远了。

      也不知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说运气好吧,滑雪板都磨掉了一层了,硬是找不到一处可供歇脚的地方;낧说运气差吧,他能在众多乡里뾯中找出一条无人之路錰,也是颇ؙ有能鹨耐了。

      现在连热汤也不求了,他只盼能出来个人,跟自己聊聊天,䓡这都快被憋疯了!

      但喜真是把这百分百遇不上人的被动技能发挥到了极致。꓉

      ㉉䟯 待走뀱到咸阳城,鴙正好十一月初一,距离定期喚还有十四日蝈。

      这一路行来,他硬生生没有碰上半个人!

      咸阳城,被山带河,渭水横贯东西,其中渭水渡口有天下第一大渡之称。城区主要㕲集ࠠ中在渭水以北,东为宫殿区、西南鉦为坊市、居民区;西北部为王陵,虽然秦王政尚꽡年幼,但按照古制,王一上位,其百年后的陵寝就需要开始沢着手构筑。

      而渭水以南,便是一个硕大的校场,也是喜这次的训练之地。

      秦王政二年,十一月初一。

      秦国숍都城,咸阳城的居民看见了一个极为奇怪的现象。一男子在北城门外,看着▨咸阳城痛哭流涕Ԝ。

      二三子都在꥘不远处朝着这男子指指点点,这男子獈实在是太过狼狈,面上青紫发肿不说,衣衫也变得破破烂烂,足履更是破了几个大洞,露出了脚指벲头——已经被雪冻的红肿发溃。

      “作孽哦,这猎户打不着猎物,都逃难到咸阳城伸了!”

      一老丈看着那痛哭流涕的男子,如是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