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陌生人拉到卫生间给

      接下来海军还提出了一个海上通讯的问题,情报参谋陈金泉建议岸,是不是可以考虑把无线电报搬上船只,哪怕有一百公里的通讯半径也行,这是冷君툷度的强콧项,他淄赶釼紧做⣧了记录,回应说跟通讯股部门来解决这个问题。

      跟着海军一起开完了战后总结会,接下来就是跟陆军的战后会议,然后是陆海军的联合会遮议,再然后是后勤方ꕝ面的总结会。

      ╏参加这些会议,赵鑫的感觉就像是前前后后的参加了㢗这一系列的战斗,听到的过程既让人惊心动Ή魄,又让人心潮澎湃詋,对参战的战士们也产生了壆由衷的敬意。

      在开各种战后总结会的间隙,赵鑫组织刘云飞、司马谦和鲍捴小军,也开了一个关于和谈的会议,以此成立了一个和谈协调组,他自任组长,让刘云飞ﳥ担任副组长,负责和谈协调工作。

      롄在会上,赵鑫询问刘云飞,“现在和谈进展到哪一步了?”

      “在海战前夕,他们的特使迪亚斯跟我们接触过,阿卡普尔科这边好办,淆几个负핆责的西班牙官员对我们提的条件倒是没啥疑义,圣迪亚哥这个地方对他们来讲不是什么核心位置,丢也就丢了,目禃前新西班牙还没有什么强烈的领土观念,上下处理一下,也能蒙混过去,至于C咱们开辟环美洲航线,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赔款这一块。”刘云飞说道。

      “䱲关于赔款这一块,他们有什么想法?”赵鑫问道。

      薓“他们根本不想赔,不过这都是海战之前的事情,随着局势的恶化,我们对阿卡普尔科的封锁继续,他们应该会考虑的。”刘云飞回答道矃。

      ꪱ “我们可以给他们出主意,让他们参考在澳门的葡萄牙人的做法,把赔款掩꼓饰在商业交易当中,分期赔偿也行。”赵鑫说道。

      “好的,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我会提䐞到这⥢个方法的。”刘云飞回答道。

      “那关于被俘西班牙人的赎金,他们怎么说?”司马谦在一旁问道,这个赎金有参战部队的分肥,所以军方比较关心。

      蟺“我想这个赎金他们会支付的,因为这一次他们受到的打击太大,人员损失太严重,尤其是各级军官,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把被俘人员赎回去的。”刘云飞分析说。

      摗“好,云飞兄你喗辛苦点,继续和迪亚斯他们进一步接触,司马谦你们也别闲着,派一支分舰队继续南下,执行封锁阿卡普אּ尔科的任务,另外,还要派一支探险船队,继续往南探索环美洲航곯线。”赵鑫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⒈“誫我的意思是封锁舰队不能光顾着封锁阿卡普尔科,还要南下巴拿马一带游弋,给予西班牙人进一步的压力。”刘云飞建议道。

      “对,巴拿马是他们白银运输路线的要冲,只要咱们在那里出现,整个新西班牙就该坐不住了,不过要两者쟻同时进行,南下探险舰队必须到达麦哲伦海峡,在海峡附近搞一个据点,两头对这个白银揵运输线造成威胁,他们ዂ该乖乖就范了。”司马谦补充说道。

      赵鑫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往南探险的船队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共两艘改装过的思雨级船,船上并没有安装辅助动力系统。最初赵鑫想自己率队前往,这可是又一个青史留名的好差使啊,不过被林纪元阻止了,还说了他一顿,说他现在已찶经是社团高官了,还想着在外浪荡是不行的,社团事务还一大堆呢。

      接着是冷君度毛遂自荐,盏被赵鑫给否了,那怎么行,冷大领导就这么一个儿子,这要是出什么闪失,没法跟苽人家交代啊,他们家刘姐不得天天骂他呢。

      中国人就是这样,第一代吃啥亏都行,却舍不得下一代吃一丁点苦,还好冷君度是个好孩子,聪明又懂事,不过仸以后的贵二代就不好说了。

      赵鑫只好盘点手底下的人,最后从北美航运公司挑了一个船长,这个叫王二河的船长最初是跑葛索江内河航线的水手,后来跳槽到北美航运公司担任水手,在船上葷的时候还跟着兼任扫盲教师的船员学习了文化,一步步晋升成为船长,也是一位老资格的跑海人员了㿱。

      因为南美洲的麦哲伦海峡距离圣迪亚哥直线距离得有一万二千公里以上,如果沿海岸线走距离会更远ꘉ,所以赵鑫对王二河交代,这一次先别进海峡,路上尽量使用土著人的补给点,西班牙人估计是不会接待了,要是没有合适的补给点,那就只能自己建了,然后象蛙跳一样过去,不过那样成本要高出很多,真是头大啊,这一路的据点还是必须要的,毕竟距离太遥远了。

      第一目标就是在海峡西口附近建立一个临时的据点即可,因为本土的雷白铁路即将开通,䬣美河口的造船厂已经能够正常制造海船了,对通过环美洲航线补给蒸汽设备的需求已经大大降低,所以任务也不是很着急。

      鴭 南下封锁船队首先启程,这一次刘云飞亲自跟随船队南下,封锁船队由一艘玫河级、三艘明珠级和三艘思雨级组成,搭配外围的几艘快速通讯船,里瓦斯舰队现嘸在已经不能㕻对嘉华海军形成威胁了,这个规模的舰队在中美洲地区几䢜乎是无敌的存在。

      赵鑫把冷君度打发回总部了,他是国防部的雇员,这次将쨐带着一大堆材料回去美心镇给参战的官兵请功,这个混人缘的好差使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另外,他还有楠一个重要的任务要完成,就是回去讨老婆。

      一旦国家元首做媒,那就得当回事了,何况他爹妈比他还着뭸急,他们家还等着开枝散叶呢。

      ⁖ 打发走冷君度,赵鑫一㩐心一意的戽研究探险船队的配置,船队为了腾出装ள载物资和贸易品的空间,并没有全副武装,甚至튉一门灭敌重炮都没有装备,船艏船艉安装两门重型灭害炮,炮甲板里安装了可以移动的三门陆军用中型繙灭害炮。

      赵鑫估计今年是到不了麦哲伦海峡Ј了,不过今쌡年冬季正好是南美洲的夏䡑季,如果一切顺利,明天春天的时候差不多能完成探索任务。

      公历的三月初,꼧探险船队⅀带着充足的物资出发了,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在秘鲁所属的位置寻找到一个补给点。

      빀 而刘云飞此时早已到达阿卡普尔科的外海,封锁当然继续进行了,同时分出三艘明珠级组成分舰队奔赴巴拿马城,开始执行骚扰白银运输航线的任务샐。

      巴拿马分舰队出发的时候,刘云飞特别交代了,这次过去可以骚扰那边的船只,但是不能打劫他们的白银运ퟧ输船,如果动了他们,接下来⼮的善后工作也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刘云ડ飞这次是坐着司马谦的旗舰麻河号过来的,一来就堵住了阿卡普尔科的港口,硕大的船身给了阿卡都督嚟莫大的压力,因为官僚系统的低效,到现在为止,新西班牙总督那边还没有给一个햼切实的决定。

      迪ճ亚斯不得不出马,登上了麻河号见到老熟人刘云飞,“尊敬的外交官刘大人,我这一次过来是带潯着都督的请求,希望贵军能够放开阿卡普尔科的封锁,签订一个暂时的停战协议。” 䖈

      “迪亚斯特使阁下,我自问我们的条件并不苛ꗎ刻,为甽什么贵方迟迟的不肯答应签署和平协定呢,现在我们的海军非常的不好管束,我也没有权利解除封锁令,除셤非签샃署了和平协议以后。”刘云飞义正辞严的对迪亚斯说道,“顺便告诉您一个不好办的消息,海军那帮㈒野蛮的人现在已经南下了,预计贵方的巴拿马城会发生一蝻些状况。” 퉳

      “啊,怎么会出现这一种状况?”迪亚斯端茶᠕的手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还请外交官阁下约束一下贵军,以免战事进一步恶化啊。䏾”

      “我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没有办法阻止,海军那一帮人听说那边有大量的白银运输船,您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刘云飞轻描淡写ᴃ的说道。

      迪亚斯再也坐不住了,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告辞而去,嘉华海军南下巴拿马的消息便立刻传到阿卡普尔科都督的耳朵里,同样,这个消息以极快的速度向墨西哥城ﰄ传递而去。

      첨 巴拿马的外海,三艘明珠级战舰配合着四艘快速通讯船出现在海天交接处,他们的出现,把正在巴拿马港口里休整的里瓦斯残余舰队官兵们吓了够呛。 騨

      当时,里瓦斯的三艘盖伦船逃脱以后,一直沿海岸线往南行驶,途中只是补给了一点淡水,然后千辛万苦的开到巴拿马城,给这边带来了该舰队遭受嘉华海军重大打暿击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巴拿马城的新格林纳达总督阁下震惊万分,一改往日拖拖拉拉的官僚作风,立刻拨款加强巴拿马港돞口的防御设施,同时万般笼络冋前来藃避难休整的里瓦斯残余舰ᥪ队,毉让他们多逗留一些时日,以便充实巴拿马地区的海军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