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kd-583c

      随着少女再次被牵引下去,场㍑上的气氛便再次回归一般,没办뮑法,元灵大曨陆一直都是这么残酷,只是星光拍卖场被纸醉金迷渲染了太多生离死别,因而也缓解了众人紧张的情绪。

      “臭小子别担心了,她不会有事的。”木荣见状,则是白眉抽紧,他本想教育孟云一番,毕竟这天뿴下残酷一直如此,离别殇䟯断,怎么可能救的尽天下之人? 崩

      可影劫拍了拍他的肩膀,最终他还是无奈安慰孟云一句。

      “臭小子⾭呀臭小子,照这样下去,你什么时候才能顶的起孟家的一片天呀……”

      经过了少女的拍出,孟云也是压抑无比咽下两杯热茶,要不是他的任务还未完成,他真的想要夺门而出,这种对于同类的漠然让他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瀖的冲击,一时间压抑无比。

      “火灵丹,三品丹药,两千金。”

      “我出三千!”

      큠“三千一!”这丹药显然稀少,只是一瞬间便有不少人加价,价格一时间便水涨船高。

      “三千三。”木荣老眼自孟云脸上扫过,而后才将他面前的拍牌拿起,在其上元力幻化出数字。

      “嘶——”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少部分人的关注堤,当即众人也是多关注了一番三人。元力出体凝聚成型,稳定显示斕,起码也需要是真修᢫以上的境界了。

      “三千蕜五。”᯻但这种疑虑也觯只是存在一瞬间,转眼ꨜ之间这个价格便被湮没而去。

      众人的竞争孟云也只是看着,自从出了刚才那一出,他对这拍卖场的好感已然是荡然无存了。

      伴隣随着一番激烈的竞争,丹药最终也욀以三千七的价格被木荣收入囊中,这番财力,也是无形中敲打了众人一番。

      “之前的灵芝也是三品灵药,价格便已经超出了这枚成丹胆?”似是想起劢什么,孟云皱皱眉。

      “看似是同一品,但丹与丹之间懂的差距,可能比人与人之间的还要大。”影劫打趣道。

      之后的几个拍品,孟云三人也是ⴒ随意参与,只是拍下一些消耗品。

      ϒ “第十九件拍品。”

      激“作为给压轴拍品活跃气氛的物品,我ࠠ们拍卖场此次专门设置了一个特殊拍品,雪鹰的卵,一枚金币开拍。”金发男子笑笑,将手摆在身后,自然有少女将盖着红布的银车推上台来。

      “雪鹰……三阶妖兽?星光拍卖场竟然能搞到它的卵!当真是财力雄厚!”台下一阵啧啧之声响箂起,眼光多少带上了一点敬畏。

      “星光拍卖场拥有的可不只是财力……它本是大荒郡前任第一势力大荒府府主支持,即使大荒府再也不见其踪,拍卖场多年之下积攒的力量也足够惊人……”

      “一金!”孟云憋红脸,“蹬”的一下站起身来,引得不少人笑骂两声。

      “两金。”嘻嘻뱳笑声响起,灵狐教领头少女挽挽金发,她似乎对孟云很感兴趣,立即便参与这个无所谓的游戏。

      “三金!”孟云继续加价。

      “四金。”金发少女吐吐舌头,继续加价。

      “唉,怎么没人竞拍呀?”本以为这个价格会引起众人的轰动,奈何对于这枚卵的竞争只是两人一般。

      “离开了母鹰的照顾,这枚卵孵化的可能性已经足够之低,几乎不可能孵化出来。”木荣摇摇头,言语温和似是教育。

      听到木荣这么说,孟云立即便停下竞争,只有黑龙帮帮主恶意抬⏙了两拨价格,他也不想这枚卵烂在自己手里,只是抬高了ே十个金币튞,卵还是到了金发少삓女的手中。

      쬊 孟云眼光自然落在少女身上,后者也是悄然间打量着他,见他望来,嘴角轻轻一弯便露出一颗小虎羄牙来。

      댚 “最后一件拍品。” ⇱

      场上杂音减小,大家都烮等待着主持人介绍。

      金毛主持人手倾向身后阴影,餱躬身淡笑:“ၶ这最后一件拍品,毫不夸张的来说,也算得上是我们星光拍卖场成立以来最珍贵的拍品之一,眼下我只是二级拍卖师,可没有资格给大家讲解,下面有请薛老给大家鋼讲解,竞拍!”

      话音刚落,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便缓缓自那幕布쑋阴影之处踏步而出,须发皆白被整理地整整齐齐,老态龙䒘钟,只两步便登上了竞拍台,三名金色裙子的侍女谦卑地跟在其后。

      金衣侍女,意味着这件拍品是整个拍卖会最高规格的拍品!

      孟云坐直身子,手掌握紧,要퉽来了!풕

      “薛学恭,三级拍卖师,据说也曾去考过四级的证书,他拍出过不少好东西,也算是这个拍卖会中的一个大师级人物了。”有人小声低估,言语之下,自然是引起一片哗然。

      三级拍卖师,在大荒郡也算排的上号了!

      “大家都认识我,我就不介绍了。这件拍品,是一块玉。”됋薛老面色却很凝重,不由得沉声道,“不过不是普通的玉,他的上一任主人,是焰火灵者。”

      “焰컷火灵者?”大多数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只有极少数人露出惊异的神色。

      “炎灵내者是一位来궪到大荒郡的元灵者,参加过一次拍卖会。”薛老暗叹,“他吩咐过,若是他失踪了,便将这块玉拍卖出来。”

      “这块玉相当于一张地图,记录着他传承的位置。”

      “元灵者的传承……”不少拍卖者眼睛都红了起来——大荒郡可还是没有一个元灵者,若是能成为元灵者,那可真是……在大荒郡登天!

      ꓄众人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眼瞳燃火死死盯着薛老。

      “老夫不喜废话,五千金起价,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开拍吧。”

      “九千!”

      “我셇出一万三穭。”

      “一万五。”

      ……

      “三万”骷髅面ӽ具男子捏碎了手中两个铁球。

      “三万三。”黑龙帮帮主面色铁青,像是吃错了药,这种失态在元灵者的传࢝承面前也算是颇为平常。此次若是在哪个小一些앥的拍卖场,他一声令下便将这拍卖场荡平了,对于星光却是不敢,有些畏惧。

      “三万五!”灵狐教少女娇喝道,眼睛扫Ꞡ过面色铁青的众人。到了这个价格,大多数人都失去了竞争的能力。

      恐怖的价格,使ጭ得土财主繁星塔绿袍男子都面色难看,叹了口气,放弃了竞争。

      这次消息并不准确,使他错失先机,回去,定要严惩那个消息不准确者!

       灵狐教少女见众人都没有再竞价,也是拍拍胸脯松了口气,这个价格也算是到了她的极限。 퇽

      再抬价,她就要受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声稚嫩的声音响起。“我出三万六千金。”

      竴 刚准备结束的薛老听到,也是眉开眼笑。

      灵狐教少女美目中冒着火,死死盯着第一排带着老虎面具的那个黑袍身影,仿佛要从他身上剜下一䁲块肉!

      孟云感觉一阵冰冷,回头一看正好与她目光相对,感觉半边身子都阘僵住了,简直是尴尬极了。

      “三万七千。”少女恶狠狠道,这是她的任务,不能放过。

      “三万八。”孟云说话都有点僵硬了,他是真怕,怕那少女跳下来把他掐死。

      “三万九!”少쫰女“轰”的站起来,场上只剩下两方在竞价,黑龙帮帮主都只能咽下一口气,价格显然超过了大部分人的承受⓮范围。

      “四万。”孟云硬邦邦道,脑子已经瓦特了。

      “四万一㌑!!!”灵狐教少女少女自己都想跳下去直接掐死这䉁个混小子,只是不敢。银牙轻咬红唇,心里暗暗气道:䃣胆敢和本圣女抢东西,我林想得到的东西,还从来芭没有没有得聶不到的!

      “四万二。”孟云已퀻经古井无波了,将钱完全当成了数字,或者说,已经麻木了。

      脛 “圣女,我们……”一位少女也是豆蔻年龄,美颜无比,此时却也在踟蹰。

      “四~”灵狐教㷰圣女被身后几位妙龄少女拦住,却还在不断地挣扎扭动,美目死死瞪着前方那个小子。

      她这个样子,倒是再次吸引来一片看热闹᷌的人。见状,不由得翘鼻一皱,才气鼓鼓坐下身去。

      见无人再加价,薛学恭也是微微一笑,朝身后侍女点ꯠ点头,后者立即๲心领神会,将古玉盒子收起。

      ڡ“四万二,一次,二次,三次䓍!”

      终于完成了任务,孟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想看看还有没有緆在跳。

      这次拍卖一共花了六万多金币,孟云心里都在滴血。

      六万金,足够一个十人以上的家㱠族阔绰的过两辈子了!

      ୊ 侍女傩带Ⰲ着大家离开,孟云坐在椅子上,老虎面具下面的脸上,写满了四个大字:了无生趣。

      拍卖结束,拍卖场逐渐被清空,纸醉金迷的空气熏的孟云找不着北,索性闭上眼睛。

      “呼呼。”耳边有人吹来热气,痒痒的似是小虫子在瘙痒,气流中还有一丝丝花香般的味道。孟云睁眼转头,却见灵狐教少女们在椅子旁看着自己,顿时心虚➦,坐直。

      “不错啊,小子,刚才挺帅气的嘛。”灵狐教圣女的头发都飘散开来,想必붍是刚才抓狂后的仪鬕态,露出一颗银白色小虎牙,看着孟云坏笑。

      “你也挺好看的…킐…”孟云都有点看呆了,旋即脸红,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算是说的什么话趈嘛,倒像是在轻薄对方小姐姐。

      听到这话,少女脸上也微微有一丝红晕。笑着雪白的拳头ꍨ便向孟云挥来。

      孟云赶紧双臂架起鰠,挡在胸前,想象中的大力没有到来。柔软小拳头挨了烞一下就被自己的主人收了回去。

      收回拳头,圣女微微一怔,又露出小虎牙,微笑道:“我叫胡馨灵,下次再见再收拾你。”留下这句没头没躤脑的话,胡馨灵便带着一ᶙ众灵狐教少女离开,当然,每个人都抛给孟云一个白眼……

      “看,云儿多受欢迎啊。”影劫感叹道。

      “我年轻时候要是也这么受欢迎多好……”木荣也老脸一抖,似笑非笑地附和道。

      “我感觉ꐠ我败坏了人缘……”孟云痛心笳疾首。

      ……

      流光溢彩的特殊房间内。

      贝壳点缀,虎皮之上戾气斐然。

      “这枚须弥介是这次拍卖的赠뗎品。”侍女小姐恭敬的将一枚银白色戒指递上来。

      “戴上吧,你爷爷也균有些这方面的蟿意思。”木荣笑道。

      Ϧ这意味着爷爷认为他开始၄修行了,孟云百感䥄交集,将戒指戴在右手中指上。

      “这是秘密通道……”侍女将他们带入通道中,这是爷爷的安排,现在可能有很多人藏在回程中빔等着收礂割一波灵宝㟝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让那帮傻子慢慢等着吧,想到这里,孟云也安心不少。

      “各位贵宾,欢迎下次光ワ临。”侍女向着孟云三人微微欠身。

      拍卖结束,马上就要踏上三天的回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