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黄色

      他并非一直在袖手旁观,他早就想出手解决对方,只是伊贺胧无比坚决的制止了他,说这是自己的荣耀之战,她要为伊贺流正名,要让对方为他们的轻蔑付出代价。

      易水寒虽然无奈,但也不能说什么,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知道,伊贺胧在很多事上都可以让步,唯有荣誉是她决不会让一步的底线,可以说伊贺流的荣誉是完全凌驾于她自己生命之上的存在。

      但是刚才如果自己不出手,她不死也会重伤,所以现在的易水寒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拳头,便是硬道理么,那我来和你们讲讲道理吧。”

      易水寒冷酷无比的说道,刚才恐怖的波动已经招来了巡逻队,不过见到是修炼者之间的冲突,他们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选择在第一时间疏散人群。

      “这人也太嚣张了吧大哥,瘦的跟个小鸡子一样,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用拳头来讲道理?哈哈哈...”那名先前被斩断胳膊的壮汉嘲笑道。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要不然会被人觉得我在欺负你们。”易水寒无比嚣张的说道,这一句话显然非常的打脸,对方三人明显一下就变了脸色。

      “既然他成心找死,我们就不必客气了,让他为这句话付出代价!”说完三人拉开阵型,在三个方向将易水寒围住。

      “首先,是你。”易水寒冷冷的对着那名可以控制流沙的壮汉说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极渊狱!”

      只见淡蓝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他的身形,随后那名壮汉直接便从众人眼前消失,只能看到他所在的地方被淡蓝色的气息彻底笼罩。

      “动手,是个刺头!”为首的壮汉毫不犹豫的说道,二哥点点头,动作迅速的在虚空中画起符来。

      易水寒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双双无形的手抓住一般,行动变得迟缓起来,不过他继续指着那名画符的壮汉说道。

      “接着,是你。”

      “无间地狱!”

      随着神通施展开,雾蒙蒙的灰色光芒模糊了他眼前的视线,就连他画到一半的符也瞬间从他眼前消失不见了。

      见到对方两句话居然解决了自己两个兄弟,虽然很可能只是障眼法,但这也足够引起他的警觉,所以他将能量完全集中在身体表面,随时准备好应对那名青年的袭击。

      “秘术!黑暗触手!”

      此时他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异能,易水寒的身边不断的显现出一只又一只漆黑无比的手臂,让他的身体被束缚住无法动弹。

      并且黑色的手臂还在不停的汲取他体能的能量,怪不得对方这么有底气,这三人的配合可近战可远攻,再加上他这个可以暗中出手的异能者,足以面对远超自身实力的一些修炼者。

      但这一次他们可是提到了铁板上,易水寒第一时间将他们分割开,无法形成配合之势便已经让他们处于下风。

      “最后一个,来吧。”

      说完易水寒没有施展任何神通,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的迎向他的拳头出拳而已。

      肉体碰撞的声音虽然没有先前的爆炸声那么夸张,但听得在场众人有些心惊胆战。

      尤其是听到了竹简倒豆般噼里啪啦的骨头碎裂声,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道错开的身影。

      那名壮汉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想用惊愕的眼神回头再仔细看一下那个青年,结果却发现只是一个简单的回头动作,他却根本无法做到。

      带着这份疑惑,他重重的倒在了沙地上,掀起一阵烟尘。他努力的想握紧拳头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完全不听使唤。

      指缝中流淌的细沙,就像他正缓缓流逝掉的生命一般,想要拼命的握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一点流失殆尽,直到他的眼睛失去光点,他也没有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至于陷入易水寒神通中的两名壮汉,自然也好不到哪去,甚至可以说是单方面的虐杀也不为过。

      排行老二的壮汉经历了类似五感剥夺痛苦,张大了嘴巴,狰狞的向前方伸出自己的手,脸上写满了惊恐,身体也早就凉透了。

      排行老三的壮汉整个人的样子同样凄惨无比,他的脸上写满了哀求的神色,整个人低伏着身体,几乎是一种跪平了的姿势。

      热热闹闹的场面瞬间冷了下来,好奇的围观群众以及那些先前仇视他的男人们,此时早就溜得没了踪影。

      而那神秘的银发女子眼睛大放异彩,眼神中充满了对他的赞许,在战斗结束时她便来到易水寒身边,相当熟稔的将修长的手臂勾在他肩上,语气相当暧昧的说道。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当然也是有些意外收获的。”

      “我们认识吗?”易水寒不动声色的抽出身来,酷酷的说道。

      “不用这么严肃嘛,我叫洛,现在不就认识啦?”银发女子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浑身上下更是充满着谜一样的气息,这让他有些警觉。

      “易水寒。”

      “不,你的名字应该是单一个’易’字才对。”洛无比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听到对方这么肯定的语气,易水寒好奇的问道。

      “因为——”洛突然将脸贴过来,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因为,我们是同类,怎么会有人类的名字呢。”

      她的话像是一道闪电划过易水寒的脑海,那些紊乱的记忆再次疯狂的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伴随着撕裂般的疼痛一起喧嚣着。

      “希望我们不会成为敌人,易。”说完银发女子便扬长而去,一脸敌意的伊贺胧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来,见到易水寒没事她才松了口气。

      “对不起易君,我的固执让你担心了...”她非常抱歉的说道,同时向易水寒九十度鞠躬行礼。

      “好啦好啦,说回来,身体怎么样?”易水寒捂着头温柔的说道,感受到意识中那温暖的气息,他便知道小雪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状态不是很好。

      “都是小伤,不要担心我,喵。”见到易水寒没有责怪自己,伊贺胧的心态也放松下来,又开始撒起娇来。

      只不过,巡逻队的人非常不合时宜的出现了,将还未燃起的暧昧火苗瞬间熄灭掉了。

      “巡逻队。这位朋友,公共场合以这种方式解决冲突,是不是有些不妥?而且你下手有点太狠了。”为首的队长走上前来沉声问道。

      这种“打起来看热闹,打完了第一时间出现”的行为,还真是符合他们这个身份呢。易水寒在中间默默吐槽道。

      “是你!”伊贺胧语气不善的说道,显然它认出了面前的这个领队,此时那名队长才注意到这名美丽的东瀛女子...

      还真是,不凑巧呢...于是沈队长略带尴尬的抿了抿嘴,讪讪的说道。

      “重新介绍一下,我去是徐州城第六巡逻队队长,沈孤鸿。”

      易水寒丝毫没有准备介绍一下自己的打算,当然,也不会配合他们所谓的调查,官方的这些东西他自然有自己的手段去应付。

      “你,想,怎样?”伊贺胧语气不善的问道。

      “这位姑娘不要误会,上次的事情是一场误会。巡逻队只站在律法之上,守护平民百姓,绝无偏倚。”沈队正色道。

      “沙,币!”伊贺胧用半生不熟的“问候语”作为回敬,因为易水寒告诉她说,这句话适用于对任何她讨厌的人说。

      “放尊重点,沈队长为人正直,姑娘我见你人长得美,为何说话如此不体面?”一名巡逻队员见到队长被骂了立刻不干,指着伊贺胧说道。

      “上一个这么指着她的人还躺在那,你也想试试吗?”

      易微微颔首,摄心心魄的目光从墨镜上沿穿透而出,看的那人浑身发毛,一身戾气也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过于严重,这位朋友还是跟我们走一趟把,徐州城的律法适用于所有人,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即使是修炼者!”

      沈队长的话掷地有声,他的的确确如他的队员所说,是一个无比正直的人,在百姓口中也是个亲切的大朋友,一直好善乐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既然你来了,就先把上次的事解释解释吧。”易水寒完全不搭理他那一套,反而将话题转移到先前的事情上。

      “这位朋友,我们队长都说了——”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见到有人插嘴,易水寒无比嚣张的说道,配合上他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势,一时间巡逻队众人噤若寒蝉。

      “你是执意要与巡逻队作对,视徐州城律法于无物吗?”沈队长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我说了,我要你的一个交代。如果你给不了的话,我会自己讨来一个。”易水寒丝毫不松口,他的声音寒冷的让人感到一阵窒息。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小雪款款走入二人对峙的气场中,沈孤鸿自然不会低头,因为此时他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更是代表着徐州城乃至岐国的脸面。

      他不可能向暴力低头,否则的话,所谓的律法便会成为一纸空谈,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既然是一场误会,我们可以让它过去,至于今天的事,有什么问题,你问他便是。”

      说完小雪拍了拍小黑的肩膀,示意他上前去。见到熟面孔出现,沈队长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目光也从易水寒身上移开。

      “沈队长,不怕告诉你,我是’九之’的成员,你选择坚守你所谓的律法正义,我并不关心,但是不要惹到我头上,动我的人。”

      虽然他的姿态很嚣张,甚至说无比狂妄,但听到“九之”的名字以后,除了沈队长脸上表情还算冷静,其他人则直接捂住嘴巴惊呼出声来。

      “九...只?易君,你说的是什么啊?可以告诉我吗,喵。”伊贺胧脸上依然面无表情,却偷偷向易水寒传音问道。

      “呃,是一群...混蛋?有空再向你解释吧,丫头。”易水寒也不知道问呢脑袋抽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叫了伊贺胧一声“丫头”。

      “易君...你刚才...叫,叫我...什么?”伊贺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他也没多想,因为此时他正在和对方对峙,分不出太多心思来关注这些。

      “丫头?怎么了?是不是不太好,那我还是叫你胧把。”

      “不!就这样...我喜欢易君,这么叫我,喵。”

      “...”

      易水寒十分庆幸,此时此刻有墨镜可以遮住自己的眼神,以及略带尴尬的表情。

      “我记住你了。收队。”沈队长冷冷的说道,这种情况下自然也没有再盘问小黑的必要,于是他直接带着众人转身离去。

      刚醒来就见到这种大场面的小黑,险些又直接昏过去,要不然小雪用神力帮他舒缓了情绪,并且在一旁扶着他,恐怕他连站直腿的劲都没有了。

      小黑现在虽然被小雪搀扶着,可他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而他也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福消受”、如坐针毡。

      即使她与那个人并没有表现出过分亲密,小黑依然在心里将她归到了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有一点歪念头的存在。

      “走吧。”易水寒耸耸肩说道。

      “好嘞哥...哥,咱们去哪?”小黑十分紧张的问道。

      说不怕是假的,因为他醒来时就看到那三个体格庞大的壮汉,无比凄惨的躺在地上,他可是见过那三个人有多狠的...

      “冲浪?你不是说,这是徐州城独有的吗?那就试试吧。”感受到他那份发自内心的紧张,易水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松的说道。

      “好嘞哥!”

      没走出两步,易水寒便感觉胳膊一沉,他哭笑不得的发现,伊贺胧几乎是挂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用满眼小星星的漂亮大眼睛痴痴的望着他...

      他也终于体会到那种——总是别人用一种痴男眼神盯着的女孩,她们心里究竟有多隔应了。

      当然,并不是说自己讨厌伊贺胧,更多的应该是...不习惯吧。

      不习惯这么亲密的关系,不习惯这种眼里全是自己的关注目光,不习惯...

      也许是他曾经重视的一切,最终都是短暂的停留,随后便离他而去。所以他很害怕牵绊过深的感情,所以他才会加入军队,加入“九之”。

      因为需要的时候,自己可以毫无保留的将后背留给他们,他们会因为有人离开而伤感,却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去等待。

      有了这份纠结,再加上那个神神秘秘的银发女子说的那些奇怪的话,后面的冲浪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对这种形式新颖的活动,他还是觉得相当不错。

      小雪和伊贺胧玩的相当尽兴,甚至最后都有些恋恋不舍的感觉。从最开始有些害怕落水,到熟练的掌握冲浪技巧,几乎只有了几趟的功夫。

      当然这离不开她们的“作弊”行为,小雪直接将冲浪板“冻”在自己脚上。伊贺胧见到小雪这么做之后更夸张,直接让易水寒给她做了一个冲浪板出来,并且按照她的尺寸,在上面量身定做了一个可以穿进去的“木屐”。

      落日的余晖将珍南海滩的天空染的五彩斑斓,连带金黄的沙滩都染上了浅浅的粉色。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得不说岐国的文化,总会让人按捺不住叫好的心情。

      落日的过程很短暂,只是一个出神的功夫,太阳便已经钻进海平面之下,天色也肉眼可见的黯淡下来,三人与小黑告别,起身离开了这片美丽的海滩。

      “易君...”伊贺胧在他耳边吹着风温柔的说道。

      “嗯,怎么了,丫头。”

      “我想...让你背我,喵。”

      “...”

      小雪十分自觉的快走两步,将他们二人撇在身后。一脸娇羞的伊贺胧将脸轻轻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双手更是搂在他的脖子上。

      “玩累啦?丫头。”

      “嗯...就,一点点,喵。”

      “喜欢的话,明天我再带你来。”

      “好啊好啊,喜欢,喵。”

      披着易水寒的衣服,伊贺胧渐渐合上双眼睡去。感受到背上的她平稳的呼吸后,易水寒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温馨的笑容。

      他紧走了两步,跟在小雪身后不远处,一起向有间客栈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