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里柚脱狱者821在线播放在线观看明里柚脱狱者821在线播

      如果要问打好宇宙天空流最重要的能力是什糂么,毫无疑问,是临场对进圈路线的规划能力。 퐋

      如魏江般选择直进,可半点也称不上“有规划”,从Impala到矿场虽然进圈会很快,但矿场돻附近多半有之前合围他们的敌人,重要的几个观察点都不见得能去到,从这进圈,队伍之后再转移会很困难。

      但简清商标出的路线就可圈可点了黒。랣

      这条路线中,驘只有Impala和小E城是嶡有可能有敌人降落的,而且因为这两个区域并不在쫽安全区,搜那些地方的敌人势必不会堵离圈更远的东部公路,而会选择早些进圈。

      等过了小E城,前方就再没有很大的资源点,大概率是不会莫名其妙碰到敌人的。

      而鉋污水处理厂的北部山头,是个视野非常好的观ཛྷ察位,周围可以停驻的几个房区间隔也很远,通过观察,可以给队伍之后进圈的路线选ͯ择带来帮助。

      成非捷在家生病的那两天,李森在训练赛中看到过简清商做的酥路线规划綠。

      有几局碰上极限圈,魏江会头疼怎么进圈,偶尔也会问一下她的看法——虽然实际上是对两个人发问,但容淇岸慟一次也没开过口。

      那种情况下,她会在地图上标出自己设想的进圈路线,但可能因为绕的很远,魏江都靏没有采纳她的建议,她也并不怎么坚持自己的意见。

      李森则不同,他隐约之걮中看出一些端倪,辑简清商在极限圈做出的路线规划,基本上已经是队伍进圈路线的最优解。

      不辶过极限圈本身휚可提供的路线就不多,他不太确定简清商的规划能力到底有多少斤两,今天正好遇到“圈不极限,但队ꡜ伍跳的位置极限”,是个考察她规划能力的好机会。

      吰 “魏江,就按简清商的路线进圈吧。”李森开口说到。

      他此时可以确⛂定,简清商在运营上绝对有点东西,也不知道她是天赋在此,还是因为看过大量的比赛,逐渐吸收了诸多指挥们的思路。

      只㳤是……为什么她℘要打自由人,而不是指挥呢?如果她太训练时报自己뵲想指挥,说不定早就出头了。

      李묨森当然不会想到,简清商要打自由人굈,单纯是䆄因为她在追星,想和自己的偶像艾羚打同一个籢位置。

      魏江切出大地图看了一鿕眼,盾撇嘴道:“我去,真的要绕这么远吗?千里大迁徙啊这是!”

      “这一局⠳进圈的线路,让简清商来规划,魏江你今天只负ꅷ责遭遇战时的临场调度指挥。”

      李森出言,直接给两人分配了任务,魏江倒룕也没多说什么,其实规划路线他本掱身也不⡟怎么喜欢,总感觉太烧脑子,能做临场调度指挥就够了。

      褰 由于起跳早,队伍动身进圈的时间也比以前早,在第一个圈开始缩的一分半钟之前,四人车队就马不停蹄地开拨了。

      一路无阻,到达污水厂后山的时候,圈正好刷新,是个西北方向的顶角切圈,圣马丁西北侧的烂尾楼一条街成为了新的圈中心,污꒵水站则堪堪好被刷出了圈。

      “我去,还好没走矿场,简妹ꦔ可以的啊!这路线选的好啊!”

      魏江看到新圈,很庆幸队伍没白绕。㋅

      ˋ如果听自己指挥,队伍从矿场进圈,那此时再要进第二欖个圈,势必要经过多个很危险的交通节点,从此⾓刻右上角接连跳出的击杀信息来看ᥓ,想必᡹有很多节点都已化身绞肉峅厂了吧。

      㛜 “再怎么走?”

      ᧜他刚问完,打开地图,赫然发现新的蓝色路标已经标好。

      新的路线规划,是从污水厂一路向西,绕开几个烂尾楼,终点是圈中心三分之二处的一处高点房区。

      掮 獹在此之外,西北侧山脚下的红色仓库房区,也被귺简清商用蓝标单独标记了。

      등 “路标终点是我选的第一⳺点悔位,如果有人,那就去蓝标的备选点位,再有人就只能继续往西,上小军事基地的北部山头了。”

      简清商出言解释到。

      李森非常满意地点点头,简清商的表现出乎他意料的好,鰩不光为队伍选择了最优先点位,还深思熟虑的想好了两个备选漷点,从路线规划的角度来说,已然是相当专业的做法了。

      看来队伍里又多了一个至少有A级⾃潜力的学员啊!

      不过还不止,说是A级,但只要是真材实料的指挥,一般队伍在队内评判的时候,会自动给这样的选手再加半级。

      ⨋因为吃鸡这款游戏,枪男龂易寻,指挥难求。

      츃圈内的名헴言是:有好指挥的队伍不一定ꞥ能有好成绩;但成绩好的队伍都有好指挥。

      쑙 前者是因为除了指挥,还要考虑到比如其他队员枪法水平,又或者团队的化学反应等因쭶素;后者则说明拥有一个好指挥,对队伍来说有多么重要顣。

      不过简清商的性格比较툧懦弱,在游戏中,她很少主动提出自己的规划,之前也只有魏江在询问的时候,她才会给队伍标出路线,不쏰被采纳好像也没ᛧ什缾么心理波动,䒘从碅来没有出言坚持过自己的观点。

      这样的人做指挥,有的时候也很容易出问题。

      李森见过一些类似性格的指挥,当他们的规划带来好的结果时,他们还有继续保持自己思路的能力;一旦队伍有两次以上,在自己的规划下依旧没有拿到好成绩,他们就会开妿始自责,开始质疑自己。

      轥 这样性格的指挥,稍微有两局成绩不好,他们的思路就会变形,有些是变得激进,有些是变得保守,但总归不会坚持自己之前的思路。

      켋 最后往往会陷入恶性循环,越更改思路,队伍越难打쐿。᷃

      氛  想想也知道,指挥贸然变换队伍节奏,队友很容易跟不上思路的变化,原本熟稔的打法会立刻变得陌生起来,发挥当然也是越来越差。

      这样的结果会再次给指挥带来负面反馈,很多指挥到最后就完全失䦂去自信,最后在沉重的战ꄅ绩面前,放弃指挥的ꊤ身份。

      李森觉得还需要继续考察,简清商펃的性格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她的掣肘。

      不过至少当前这局,她选择的第一点位在观察之后确认没人,队伍很顺利地抢到了那个뮙视野极佳的山头房区。

      “西南方烂尾楼房区两队在打!看我黄标,那个人能不能集火?”̅

      ᒍ 脚下的房区传来枪声,魏江观察之后大喊到。

      “倒一个。”容淇岸的栓狙出手,魏江标记的敌人被爆头击倒,再配合魏江与成非捷的补枪,那名敌人瞬璒间被淘汰。

      不过在右上角容淇岸的击倒提풤示弹出来后,几人感到四周的气氛Ⴌ有竖种莫名的改变。

      好像所有枪声顷刻间消失不见,原本几处正在激烈交战的房区,此时也变得悄无声息。

       魏江见状挠了挠头:“怎么回事?怎么打架的地方都停火躲起来了?”

      ඹ 回应他的,是四周胰齐齐射来的子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