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app直播下载

      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

      ṽ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

      ——《遥远的救世主》豆豆

      次日,泽灵睁开眼已是晌午,小英也早已不知了쯄去处。若不是枕边㦛残留的少女幽香,只怕他真要将昨夜的旖旎当作是一场春梦。

      随手抓了一件浴袍披在身上,趿拉着拖鞋在屋里转悠一圈下来,家里仿佛只剩下自己왕一个。在厨房餐台上寻虐见了小月留下᱑的短笺,才知道他们两个是出芽门置办加螄湿器去了,“还算是有些眼力!”拣起一根香肠叼在嘴里,是小月给晚起的二人留下的早餐,外面罩着餐盖、保温效果不错。 泽灵又开始了寻找小英的下落,“这丫头该不会独自跑回学校去了吧?”

      小英起得稍早,见泽灵熟ᰤ睡、家里又不见他人,便偷偷去冲了个澡。方才从浴室出来,便撞见了从外面溜达进来的泽灵。

      “还当你又遛了呢!”泽灵说着便将小英揽进怀里,送上一份早安吻。

      小英自他怀里挣脱出来,擦拭着唇上的油渍,嗔怪道:“人家方才洗漱干净!”

      “那不是刚好拿来擦嘴?”

      小英自知与他斗嘴占不到便宜,便不再与他多言,将泽灵推向洗漱间道:“还不快去洗漱!”

      彫 按照小英的设想,两个人要完成的项目很多:拍大头贴、买情侣服……泽灵都饶有兴致地陪着她一一实现。直到在电影院里排队买票的时候,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搅乱了二人原本的安排。

      퐋 “老头儿要请我喝茶。”泽灵神情复杂道,“也不知又是哪根筋搭错的!”

      “你呀툂!就是嘴上不肯饶人,其实常教授还是很好的。”小英替他整理着外套、劝告道。

      照着常铭发来的地址,二人驱车来到一家䲙名叫“浸芳阁”的茶室。门脸不大,里面却别有洞天,古色古香的装饰,空气中凝露般的清香,颇有雅韵。

      等泽灵和小英进到门里,常铭早已笑着迎了出来,“小英也来了啊,快上楼吧!”

      ᣪ“常伯伯好!”小英红着脸低声问了句好,引먩得泽灵好一阵诧异롑,“你们原本就是认得的?”

      还不等小英解释,常铭便接道:“小英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说我们算鯹不算认得?”

      “那倒是不好挖苦你这老头儿夊,在自己店里请客的吝啬了!”饶是如此,泽灵的话里却仍带着奚落。

      常铭倒也不以为意,“老头儿我可比不得你小子的阔绰,能剩自然要剩些。”

      方才见面,便已是一番唇枪舌剑,小뢧英正暗自摇头苦笑,一位年长妇人已然端着一盘干果、蜜饯过来,“哪有你这样招待客人的!小英,这是你的小男友吗?蛮帅的嘛,快上楼去坐吧!”

      泽灵在小英的介绍下,才晓得来人是常铭的爱人方莉,他赶忙问好、又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这一回倒是轮到方莉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泽灵了。

      麃 四个人在二楼雅间里就坐,方莉熟练地为几人分茶,而后便贋拉着小英在一旁窃槭窃私语,剩下泽灵同常铭两个自顾¨自地沉默着饮茶。

      若论起气度沉稳,泽灵自然比不得常铭컉,枯坐半晌,便率先朝着对面老神在在的常铭道⡕:鴰“老头儿,你一贯用셈这样的茶来招待人吗?”

      泽灵的话惹得小英蹙眉、方莉微笑⑕,常铭却仍是不咸不淡地回道:“对你而言难以入口的,何曾不꺔是我等口中蜜如甘饴的?㾻”

      㲼뷳闻言,泽灵这才放松心神,换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པ倚在座位里笑道:“想不到你这老头儿照旧是个心眼小的!不过是前次挖苦你几句,偏要计较到今日。”

      常铭被泽灵的胡搅蛮缠气得发笑,“你小子这倒打一耙的功夫还真是厉害,也不知是哪个自打进门便出言奚落!”他啜了口茶、稍稍缓和有些翻涌的气血,方才又继续问道:“那你觉得你适合用那种茶来招待?就好比这壶大红袍,市面孙上少说也要七八百一斤的,你也觉得便宜了?”

      小英只听得价格便咋舌不已,泽灵却笑着回道:“茶是君子艺,请客招待当不问其价格如何,只看其价┿值所在。”

      “价ᠥ值何在?”

      “投其所好퉺!”

      常铭注视泽灵良久,长叹一声将盏中斻茶汤一饮而尽,方才朝方莉道:“换茶。”

      方莉笑着应了一声,便起身出去,顺便还带走了听得一头雾水的小英。

      “你쟥这丫头眼光倒是不赖!”直到楼梯口,方莉才松开拉住小英的手,笑道:“瞧你在里面也听不懂他们聊些什樤么,倒不如出来帮我。”

      小英倒也承认得利落,搀扶着方莉便央着她替自己解释。方莉笑着望了她一眼,才道㻃:“你那小男朋友看似比不得你常伯伯气度沉稳,实则是故意言语相激,不停在试探你常伯伯请他来的用意!而后便是在向你常伯伯要平等对话的权利呢!怪不得会带着你们这帮毛头小子先在学校里搅风搅雨ۓ,还真是个不甘于人下的!”

      “婶婶讲的这些,我怎地一丁点儿都没听出来呢?”

      方莉笑着戳了小英的脑袋一指,“你这小丫头才吃了几朐年的米,那间屋里的对话又怎么会听得明白?”

      小英嘟着嘴不꽴满道:“他不也是同我差不多的年纪?不也是在屋里与常伯伯对饮?指不定是你们想多了呢!”

      这一回,方莉却只是笑着望向楼上的房间,没有再回答小英的心有不甘。怎么会是想多了呢?哪怕是差不多的年纪,在思想阅历上的콳差距却早哨已是天差地别的!只是这打机锋的本事,便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儿学也学不来的!

      小英再一次沦为了端茶送水的工具,她甚至觉得自己很有从事服务行业的潜质,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指使自己干活?尤其是那个讲话喜欢装՝神弄鬼的讨厌家伙! 

      当小犍英再回到雅间,屋里的Ϟ一老一少也不知怎地,将话题扯得老远,早跟“愞茶”搭不上半分关系——

      “如今市面上总有一种즷声音在宣扬,重古薄今俨然成了一种潮流。其中的道理、孰是孰非又有哪个能讲得清楚?归根结底不过是适应了当时社会的发展趋势,也可以说是迎合了当权者的需要。”泽灵讲得口渴,端起茶杯、里面早已空空如也,퉎见着小英进来,便随手将杯子递过去,继续朝常铭道:

      “而当权者决定着国家政策和社会制度,满足了它的需要便可以看做是满足了社会的需求,而能够满足社会需求的教育或是经济制度ᓫ,在我看来便是合适的制度。 ꩇ 䜺

      举个例子来说,被国人抨击了一整个世纪的‘八股文’当真便是如此不堪吗?我倒是觉得未必,就好比如今挅的高考,都是应试教育哪里分得䙙出优劣来?用如今的眼光看,它必然是落后的、死板的,可放在ຌ当时,与唐宋时的科举制度相比,它一定是先进的、科学的。就像眼下的教育体制,在几十年后甚至是十几年后也必然会落伍一个道理,不过是在当时社会大环境下的必然产物罢了!”

      接过小英递来的茶汤,泽灵啜ꄐ了一口傁,不经意间被烫得直吐舌头。小英正小心思得逞地庆幸着,另一边常铭也将茶杯ᅔ递了过︶来,惹得她又开始不满地操持起服务员的工作。

      泽灵待舌尖上疼痛缓和,又继续道:“回到老头儿你方才的问话,时下的教育体制딟应当改、也必须得改!我们的党和国냞家,从不是出现了问题而置之不理的,勅‘发现问题、明确问题、解决问题’一贯是我党的优良传统。

      就好比当年我们倡导的‘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﨟先富起来’,这是当时最符合时代和社会需求的经济制⡐度,所以它造成了今日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大局面。可是那后面还有一句‘再由少部分富起来的,带动大部分贫穷的,共同富裕起来’,为什么这一条却很少被人提及?只因为它的虣愿景是美好的,但是它的可实施性是骨感的。商人逐利是不姛挣的事实,但说得也略ⲥ有偏颇,我倒是觉得将之归咎于人賋类本身的劣根性更妥帖些!

      人秉生而有驱利逐害的本质,这本无可厚非。倘若要强行将责任加噋之于身,事情多半就会适得其反。就正如我国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所实施的‘互帮政策’那样,强行摊派,最终结果往往是会不了了之。而在全民素质得到了飞跃提升的今日,国家一改之前的手段、通过政策引导,鼓励大企业为偏远难牑地区脱贫致富出钱出力,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这里面一则有政策改秧变的因素,让企业做好事也能得到∬好处;二则是思想觉悟的提高,不再光是指望着别人的施舍,开始懂得借机自救。”

      泽灵一番长篇大论结束,终于有时间将杯中已然凉透的茶汤喝干,稍作ꪻ歇息。对面的常铭却又开口“刁难”,“啰里啰嗦说了这么大一通,到了也没见你在如何改革上提半个字儿!你高考作文得分了吗?”

      “小爷我……”泽灵被他气瞋得跳将起来,“老头儿,你找茬儿是吧?”

      “怎地就找茬了?闲话军国鷉不本就是你们这些皇城根儿底下长大的人,最喜欢的事儿吗?”常铭老神在在地抿了一口新茶道。

      泽灵重新坐回椅子里,整理着外套,淡淡道:“去年时候豆豆新发了一部小说出来,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名叫《遥㿳远的救世主》。薮里面有一首自嘲诗,作得很有几分味道,今日赶巧我这儿也照着它的模样填了一篇出来,老头儿你给评评如何?”

      小英听得他又有新作,赶忙从背包里掏出纸笔来记,像极了听讲时的样얉子。泽灵也不等常铭回复,自顾地开始吟㜅道춻:

      “本是乾坤一露客,贪欢性且惰。未曾功名虚傍我鍔,쐯难知对或错。

      浸芳阁里奏法螺,坐井说天阔。千秋绩业㾊数道德,恬言功与过。”

      䅚 泽灵说罢便起身拉着专心记录的小英告辞离去。半晌后方莉进来,见常铭闷声饮茶,便没有打扰,从茶桌上拣起小英来不及收走的那一页诗,静静读着。

      良久,方莉才问丈夫道:“谈得如何?” 얼

      常铭瞥了妻子一眼,“哼”地一声回道:“那上面写得还不清楚?骂我癞蛤蟆坐井观天哩!”又将茶汤一饮而尽,方才叹道:“不愧是李婉师姐教出来的孩子,心智才情都是极好的,更刈难得的是对大局的把握,可偏生却是个这样的性子!同他无关的他上赶着去争,同他有关的偏生趟又懒得去争!”

      若是泽灵未走,定会对这一层关系大吃一惊,常ᤫ老头儿竟会是他家老祖宗的膮师弟!这可是家里无人知道的事儿呢!

      方莉瞧齺见丈夫一副气急模样,不禁莞尔道:“自家人有自家的考量,你也说꾪这孩子的心智极好,多半对歴那事儿是有自己的打算吧!外人哪里强求的来?咱们还是将情况如实回报给师姐,便算是不负所托了器!”

      ⇒ 常铭又是一番长谈,也只能如此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