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奴时代

      李娥这才知道,原来是她们的缘故。

      当下满心愧疚。

      常➥昆却摆了摆手,笑道:“说来是我对쁸回道人的本事了解不够深。未必没有遇到鵻你们我就能赢。”

      鵗这是在诛杀孽龙之后,常昆的深切感受。

      回道人的本事,远不止飞剑搏杀一道。想想劦谯县时的阵法,诛杀孽龙膸的云淡风轻,周全一切的算计,常昆知道,自己对他的了解,一直停留在表面。

      ⅌说不定回道人能一口气从玉门关飞到上蔡,说不定有什么遁术之类的妙法,比常昆两条腿快的多。 嶒

      所以即便没有遇上这一茬,也多半赢不了回道人。

      궚李娥愧疚㶗稍减,心下一转,道:“老爷赌约输了╻,履约看护张㖙小七,但照眼下这样子,怕也不行。”

      常昆诧异道:“如何不行?隔着一条河,有什么事我睁眼就知道,会出什么差错?”

      ⎝ 李娥却ᙱ摇头道:“老爷是想差了。老爷,您想想,㴝您跟张家无亲无故,只凭一䷧个赌约要护着人家,人家都不知ፊ道。现在还好,等张家姐妹嫁了人,若是有事,到时候你怎么插手?”

      又道:“若是张家姐妹的夫家欺负她们,老爷该怎么办?那是人家自己家里ꃲ的内事!老爷无亲无故,凭什么。”

      常昆毫不在意:“我要做事,哪管他人虜怎켶么想。”軭

      李娥无奈:“老爷是有本事的人,自然不在意这些。但若能不招麻烦,岂不更好?老爷干涉人家家里的事,打了人,杀了人,天子漅皇帝奈何不了老爷,可从旁给老爷寻些晦气,老幫爷你解툟决起来未免多费手脚不是。”

      常昆听了,也觉得有道理。

      诚如此前,他扛靔着ꊏ大槊到处问董家村找张小矰七,惹出许多皮毛蒜皮的麻烦,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但烦也烦死了。

      想了想,道:“那你的意思呢。” 싫

      李娥道:“老爷若娶了张小一姑娘꓃,小七姑娘就是老D爷的小姨子,有事插婡手不理所当然么。要我说禱,老爷若把ꁜ小七姑娘娶了才最好呢。”

      常昆怔了半晌,忽然道:“有道理。”

      ᅽ他道:“你找个合适的人选,明磐天去张家提亲。”

      ꃕ “啊?!”李娥反给他搞的愣住了。明天?求亲?

      常昆道:“不蓆错。是好法子,就这么办,尽快的办。”

      这也太雷厉风行了点吧?李娥这么想着,问道:“那老爷,提哪个呀?”

      “즪随便䠈。”常昆毫不在意道:“哪个都行。”

      삎 ꈩ 伙 然后他又道:“娶一个进家뭱门,再把张家搬过来比邻而居,我眼皮子底下,什么意外都不会发生。”

      感情咱家老爷想的﫤还是履ҹ行赌约看护的事,脑子还没转过弯,想过成亲结婚的意义!䈥

      李娥暗暗吐槽,却也欢喜。总算老爷这边说通了,盤意义不意义的,等老爷有了妻室子女,意义不就有了么。

      ꀘ不过这事得好生思量思顁量,李娥琢磨着先跟张四商议鯷一下。这事太突然,得计较清楚。

      当下道:“是,老爷,奴婢这就去找媒戴人。不过一天半⦹天怕是不行,总得冺三五天。”

      常昆道:“三五天就三五天뀊,뻑左右越快越好。把事儿办了,我也放心。”

      又练武去了。

      李娥离开演武场,出了院子,很快닪找到张四,把事儿一说,张四也是高兴。

      他道:“都说成家立业㴼,老爷有田庄,与刺史又有交情,有钱有势是立业,就等成斶家了稳下来。现在好了,我看张家的姑娘都是好姑娘,尤其张大姑娘,看着有一股子大气。珗再说成亲的事总要由大到小,我看啊,ᘶ就提张大姑娘。”

      李娥点点头:“在理。可这媒人...”

      ꯭ 张四道:“老汉我来找。”

      䂯张四想了想,又道:“邻村李婆婆与人做媒,从未失手。我现在就去找她。娥姑娘,这礼数您看...皕”

      李娥道:“跟我上院子,我取块金饼去。”

      两个人忙回到院子,李娥取了一整块金饼出来,交给张四:“该是够了罢。”

      ᕺ 꽘 张四笑道:“李婆婆与人牵了一辈子红线,礼钱푰所得也不及这块金饼呕。我看怕是多了。”趾

      李娥道:“不多不多。老爷不差这硹点钱。把事儿办好才重要。”

      “那行。”张四拿了金饼,拍胸脯道:“有这块金饼,李婆婆还不下死力?”

      鹟风风火火,趁着还没下傍晚,张솰四带着金饼到了邻村。 ⋲

      在李婆婆䑸家见了这厉害媒ﴈ人,张四二话没说,掏出金饼拍桌子上㍔,豪气道:“只把事儿䃊办成了,有的是好处。”

      李婆婆看了金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往常与人说媒,大方紱的一把给个百八十铜子儿加一背篓土特产,吝啬的也就三五十一把铜子儿,哪见过出手就是金饼的?

      须发发白的李婆婆忙问道:“是哪家?要说哪家的姑娘?”

      张四道:“小清河对面的田庄李婆婆知道吧?就是我家主人。看上了銥对岸董家村张家大姑娘张小一,劳烦李婆婆说成了这桩亲事,还有金ꮕ饼奉上。”

      还有?!

      囅李婆婆嘏心下难掩兴奋。

      5 但她作为媒人,对十里八乡的事儿清楚不过。董家村张家七个姑娘那是炽手栯可热的好人家,可有个麻烦,大户刘家的浪荡子盯着,早前可是打跑了不少媒人。

      于是说出心中担忧:“老婆子倒愿意接了这桩喜媒,可也ᢇ知鬒道刘家的浪荡子壧作妖,我怕还没见着张家大姑娘,给刘家浪荡子赶出董家村꟩,事儿就办不成了。”

      张四一听,也想到了大户刘家的事。

      不过张四浑不在意뷝,笑道:“刘家算什么?我家主人那可是与刺史使君相交的大人物!李婆婆只管应下,提亲时老汉叫上二三十汉子,带了彩礼一道去,看那浪荡子有什么本事敢灓拦볕着。”

      李婆婆一听,心下安稳。

      也是。小清河对面的庄子可不是等闲的庄⣎子。早前就听说是一个大官的,那是能招惹的钐么?

      刘家虽也是大户,却是个乡间货色。惹了大官,岂不是找死?

      人蛺家一句话,县上、郡中的随便Ꮜ找个由头,刘家就要家破୩人亡。

      樕 李婆婆便拿了金饼,接下此事,笑道:“彩礼的事不忙,老身先去张家探探口风,你看如何?”

      张四听了一想也对,是该先探探口风。否则直莸接彩礼奉上,把人吓ᤋ着了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