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直播软件ios你懂

      明知司晗脸色不太好,可那海格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岄我知毝晓殿下不想葐管我们妖猜族之事,但我也不全是为了妖族来的,是为了三界而来的。”

      司晗轻笑一声,没有开口。척那海格銃心下忐忑的继续说道“此事,我当真没有夸大,先遭殃的是我们妖族,再来就是冥界,人间,甚至是天界。”

      㵉“你们既然有这觉悟,怎么想餄要自立༼妖界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一下天人冥三界一样遭殃呢?”司晗笑容愈来愈冷,夹杂着ء的ꕨ讽刺与嘲弄,毫不掩饰。

      那海格红着一张脸站在原地,梗着脖子说不出话。

      余“此事是妖族犯的错,我㹪等再不会行此鲁莽之事,只是,当前之事若不霦解决,恐怕就不止妖族一个遭殃了!”

      㝥司晗不为所动,胖球ᖏ有ꕌ些于心不忍的说道ɉ“殿下……”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胖球立即闭嘴ﰋ,那模样让她有些头疼“你영们妖族⭆犯쪷下0的错误,应该去找冥界的人弥补,与我何干?”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海格深深地蚕叹了口气,“在此之前,疹我ꁿ等妖族几位长老都去了冥帝宫请罪,请求冥帝放过我们妖族。可是,冥帝闭门不见。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你们什么时候去的?”司晗皱眉。

      “就在前几日。”

      前几日,时灵渊还跟她一起在桃溪谷呢,他们见得到才怪。

      “你们可以等他回来ꕻ,为何要找我?我又不是你號们案冥界的人。” 뗙

      “可是,我们只知道冥帝消失前跟您见过……”那海格弱弱的说。

      “什么意思?失踪?”司晗突然神色凝重,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是啊Ʊ,冥帝大人已悊经好几天没有⡝消壊息了,如今冥界都在传冥帝大ꖹ人死了。冥帝位置要重新换人。”那海格微微叹息“其实这事我是一丝都不信的,冥帝怎么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去了。这世间也没有几个能杀了他。”

      “查过谁放出廌的消息吗?”司晗微微勾唇,有些戏谑。

      “那倒没有,出来匆忙,倒是忘了。”那䄵海格莫名的松了口气“殿下这意思是有人쑷散布谣言?那冥帝大人之前是真的跟您在一遡块吗?他在哪?”

      “他在哪,我不知道,但我能告诉你,时灵渊不可能死。”司晗坐回了椅子上,慵懒的靠着石桌,晃着酒杯,微笑着说“你且说说,你们妖族ꄪ怎么了?뤏”

      那海格瞬间惊喜,激动的生怕司晗猣反悔一般“那日我们妖族举行뫓了各部首领见面,都带了不少族中青年才俊歡。会议才进行뾧到一半,突然闯进来了一个冥界人,他身穿黑衣,遮盖了容貌,一身的邪气,实力笇很高,将我둓等重伤之后,不知下了什么毒,竟是让在此的所有妖族实力被止,严重者是妖力倒退。如鷕今族中已经有人妖力倒退了。㦄”

      “你们聚会的地跕方是不是东越山?ꔒ”大黑突然问道。

      那海格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古怪的说道“正是。你们怎么知道?”

      ␎䣕 “那天,我和胖球曾经路䚥过那里,被一掌风譆拍晕了。还以为是遇见鬼了。从那以后棲,我们的妖⫥力就不曾涨过了。”大黑解释道。

      胖球连忙点头,随即一脸怨愤的说道:“都怪疾风虎那家伙,估计把我们引过去,结果藏头缩尾的不敢出来。害的我们居然被迫中了招。”

      “那你们有够冤㑾的。”那海格嘴角抽了抽,这倒霉事都能被他쳄们误打误撞上。

      厉司晗听了无语扶额,摆了摆手,道“罢了,你们说ሑ的事,我大概知道㔝了。你们妖族要自立妖界我管不着,既然这毒影响到了我的手下,那我还是要管一管的。你䉓且去查一查,是谁放出时灵渊死了的消息。” ౼

      那海Ǭ格拱手ꇦ,激动兴囅奋的说“只要殿下帮忙解쾴了毒,妖族一辈子感恩戴德。”

      立不立妖界已经不重要了,若是保不住实力,那么妖族就不꫏复存在了,还要什么妖界。

      “多谢殿下!”大黑和胖球眼泪汪汪的看着司晗,感动万分。 쓺

      靥司晗连忙抬手,提醒道“别靠近我,我嫌弃。”

      大黑和廨胖球:“……”

      “这些日子ꞯ,你们就呆在这里那也别去埫了,解了毒再说。”

      交代完他们,司晗便一人去≼了东越山。

      东越山是大金城以西一直往深处走,走到最远处,就可以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

      那就是东越山。 뀩

      这里是妖族的地盘,常年烟㑂雾缭绕,四季都是烟퀷雨朦胧的景象。

      山路没有人走,便荆棘丛生,满地杂草,⠴没有进去的路。

       山体太高,树嫬木ꫤ繁茂,山路上的泥都带着一层微微湿润的泥。

      往上走了一半的距离,司晗偶然一回头,才发现,这座山是真的高,往右看,可以看见远处几十里的风景。

      栙 往左,司晗突然皱了皱眉,飞上了一颗老树的枝头上往下Ꝧ一钤看。

       那一片不是山清水秀的大好山河,反而是一片灰蒙蒙,没有任何生气的荒地。

      那里,ᤫ荆棘遍地,仿펙若荒漠。司晗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到了边界线。

      只是不知是哪里的边界线。

      她鬼事神差的没有再上去,而是来到了这一边的山脚下。脚下踩的泥主土越来越软,到了最底下,地上的泥已经软的像是棉花一样了。

      就算山上在密不透风,也不至于土壤湿慷润成这样。

      司晗往前踏了一脚,全是淤玫泥。

      “你找死吗?”突然一个人疾风一般的闪过将她拽了上来,凶狠的吼了一声。

      司晗愣了一下,慢慢转头,旁边的男人黑着一张脸,并没有看他,而是对着另一边自己的同伴说道“过来一絳下,别找了,这里四周都是沼泽。”

      “哦ᥚ。来了。”

      回答他的还是一个男人,司晗好奇틟的望过去,那边走퉋来了一个青衣男人,笑容㿒温和,五官也比身边这个뻢柔和一些。

      一个凶盿,୚一个温柔。司晗低头用脚戳了戳地面,不说话。

      “姑娘,这深山老林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四周都是沼泽,很危险的。”青衣男人贴心的问颮候。

      司晗抿唇,不说话。

      之前的男遷人一脸不煟耐揭烦的说道“行了,人也救了,该提醒的也提醒了,我们没那么闲管她㦄,我们换个地方侦查一下吧。”

      青衣男人不放心的说“可她一个姑娘家,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那男人拧崙眉,哼了一声“一个女子一个人在这里,谁知道她是人是鬼,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