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

      金李小建真᝼是郁闷,为什么好好说点实话就䯊这么难。

      自己明明是敞开了心扉实话᧒实说,可这小娘皮为啥就不相信他呢。

      苮 下午两个人就一直呆在小饭馆里捅咕新到手的电话,虽然张丹没有继续坚持去银行取钱,但是话她已经都说清楚了。

      绝对不能因为这个手机耽荀误了店里的生意简,搢如果店里需要钱,她银行里那几千块钱随时都可以取出来用。

      其实如果说上午两个人打情骂俏的那些话还有玩笑成ᄣ分的话,到了下午,张丹已经真的把自己当成“俺家小饭馆”的老板娘了⾽。

      晚上海涛带斫着他宿舍里的几位兄弟过来吃饭的时候,张丹也是全程陪同小꣣建一起招待了这几位贵客。

      海涛宿舍里的这几位初哥,看到小建䩊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学姐女友,一个个ķ羡慕的都不知道该如何羡慕好了。

      张丹的出现,心情最复杂的就是店里帮忙的几个女学生了。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们都觉得小建是个非常好相处的老板,加上大家又是同学关系,所以这几个小姑娘在这里打工贂并没有觉得有多大压力。

      可张丹如果真的已经把李小建拿下的话,那这几个丫头可就压力大了。

      痤 张学姐的大名她们䩏几个也有所耳闻뻋,有这样一位美女加学霸的老板娘存在,丫头们确实有点担心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出乎李小建预料的是,海涛学校里的那个创业标嬩兵,也就是前文提到的破烂大王頷,竟然就住在海涛他们宿舍。

      这到是和之前₩的记忆不䁺太一样,之前海涛的宿舍里住的就是8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书呆子。

      뽇吃饭的时迥候⤛,这位仁兄借着酒劲,已经和宿舍里的兄弟几个说了他想要靠收废品来养活自己的想法。

      包括海涛在内的其씯他几个书呆子,墆一开始都在极力劝说这位大神,让他一切以学业为重,他的那点生活费,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可以每个人帮他一点。

      可小建制止了海涛继续劝说人家的行为,反而叮嘱海涛,让他尽全力支持这位老兄,等到他找到存放旧货的场所之后,让海涛务必打电话通知自己。

      海涛哪里知道李小建的这些弯弯绕,但他就是有听话的优点,只要是李小建交代给他的事情,海涛肯定都ശ会義牢牢地记在心里。

      今天海涛也赚足了面子,别的不说,就小建安排的那一大盆清炖蛤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ꎟ

      这小哥几㿆个都吃了快要一ཷ个学期똋的学校食堂了,今天跟着海涛竟然吃到了蛤蟆,你说这几个家伙能不满足吗?

      这一大盆蛤蟆,光成本就得百八十块,还没算人家黄师傅的加工费用。

      “哥几个,以后有空就和海涛多来转转,俺俩是뱚光屁股一起长大的,还有这货也是。”小建指了指喝的满脸通红的大程子。

      “反正来了有啥咱就吃啥,咱家黄Ⰱ叔绝对是大师级的手艺,你们想吃啥的时候就和海涛说,都ィ是自己兄弟,谁都不要客气。”小建送他们几位出门的时候对海涛这些室友说。

      “对,谁客气我和谁急。”海涛这会也喝上听了,说话有点不大利索。

      海涛和他宿舍的那帮兄弟们回去之后,小店里的客人就都走光꾑了。

      把店里简单清扫了一下,小建就把大家赶回去了。

      这几天店里的每一个人做的都挺累的,当老板的要明白事,要尽可能让大家多休息休ቲ息。

      这一天终于到了尽头,张丹的宿舍10点钟关大门,小建踩着点把张丹送了回去。

      张ᖹ丹进到门里之后,站在那里说什么都不肯鴺上楼。

      宿管阿姨也挺配合,还陪着张丹쳿多等了一会,看这丫头둃根本就껧没有上楼的意思,阿姨才不得不細关门落锁。

      关大门的时候,这老太太特⢯意多看了李㜶小建一眼,她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男生,竟然能够让这个楼里最有人气蜿的鋍姑娘主ஞ动翻他牌子。

      ⻛ “太普通了,这丫头的审美也不过如此吗。”可惜小建并没有惊艳到阿姨,老太太一边关门펙一边愕还直摇头。

      张丹这一晚是如何度过的㓽李小建也㾲不清楚,但他回宿舍后,宿舍里的哥几个可是审了他半宿。

      小建回来之前,大炮已经゙坦白了,他昨天晚上和女同学出去开房了。뜊

      女孩子咋样大家不知道,人可大炮走路的姿势看着有点蘋奇怪。

      “靠,暴殄天物啊,这么൷好的机会,你说你冔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老孙听到小建昨晚睡的沙发之后,默默地点了两根烟,把其中一根分给小建之后说。

      大炮拿下的那个姑娘,老孙才给打了个6.3分,听说小建꺡竟然没把8.5分的张丹给办了,这小子心里挺鄙视小建的。

      “你懂个ટ毛线,就知道瞎哔ြ哔,有饫本事你㌏找一个呀。女人各有各的味道,你个小毛孩U子跟着掺ﷵ和鸡毛。”大炮一直对老ꆐ孙给他家姑娘打分过低这事不太满意,正好借这个机会打击报复一下老氽孙。

      快到12点的时候,张哥劚也晃晃荡荡地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开始挨个掀被子,把大家伙都给弄起来之㠑后,一个宿舍6个人,顶着刺骨的寒风又打车去整了一顿烧烤。

      “小建,鄄张丹不太适合你,你这次可不要陷的太深啊。”回来的路上,张哥语重心长地对小建说。

      其实宿舍里的兄弟当中除了藏쒵哥ᔬ之外,另外几个都不太看好张丹。

      主要是大家都觉得张丹太招风ಟ了,而且大꒟四必然要开始实习,凭小建一个大一学生,很טּ难安稳地掌控住这个师姐。

      不过第二天早上傔发生的事,让大家多少对张丹的看法改变了一点。 ổ

      早上7点刚过,兄弟们睡的正香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住在离门最近的老韩,被敲门声折磨醒之后,睡眼惺忪地打开了房门。

      팶䧮 门打䖎开的一瞬间,老韩“嗷”地一声,又跑回床铺盖上了被子。

      “你跑啥,不䉓是穿着睡衣呢吗,又没有光着。”张丹一边说一边大뉼大方方地走进了房间。

      她是来给小建送早餐的,॓热乎乎的牛奶和烤的金黄的面包片。

      昨天大家睡的晚,小建这会也正是睡的最香的꺛时候,但是没办法,张丹非要把他弄起来,看着他一点点把牛奶和面包消灭干净,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小建吃好之后ᄠ,张丹폖站起身来。

      “藏哥,谢谢您和轤嫂子ミ,那天툒因为我的事让您费心了。”张丹知道了前天晚上的事发经过之后,就一直想当面宏感谢一下藏哥。

      “妹子,你太客气了,踜应该的应该的。内什么,小建不是吃完了恕吗,要么你先回吧,有啥事咱过后再说。” 雯

      藏哥这个时候非常夽紧张,他比房间里任何人都要紧张。

      他在ࣩ俄罗斯那几年养成了裸睡的习惯,睡觉前必须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之后才能睡着。张丹突然进来,把藏哥紧ᢹ张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滱张丹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正好小建䨗已经吃完了她的一片爱心,她又叮嘱了小建几句,就离开了房间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我去,总䯠算走了。”房门关上之后,藏哥䷇松了一口气。

      “靠,张丹咋这䧨么虎啊!湾咱们几个这算ᖗ不算是被她给调戏啦呀。”老韩还没从刚才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

      “别瞎说,小建,我收回昨天和你说的那些话,这姑娘不错,你好好珍惜!”看来张哥昨天酒没喝多。

      然而譖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从那以后,小䔀建他们宿舍每天早上7点都会准时响起敲门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