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电视剧剧情介绍

      “是有事情要说,但是在说之前我就不得不说说你了昂热。”洛朗放ॸ下酒杯,两只手肘放在桌子上,身体前倾,目光ꔃ炯炯有神盯着昂热猛看,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对对面沙发上的老年帅哥有什么难ꇪ以言说的心思。

      洛朗脸色有些难看:“你来见我的时候就不能换一身衣服么?黑色西装裤,这一套你穿了多少ᚣ年了,尤其是雨夜的时候,每次叫你你都必然这么穿,提着一把黑伞,帅的好比电影大银幕里的演员,但像是要参加谁的葬礼。”

      “……我就当你是夸我好了。”昂热一时间分辨不出来他是要夸自己帅气还是损自ꂋ己的着装品味。

      “不过埾你还没뀟习惯么,多少年我不都是这么穿的么?我还以为大嚨家都习㜃惯了,你看,弗拉梅尔那条整天所缩在床上㶋的懒虫都不这么说我了,既然最喜欢嚷嚷的人都接受了,就代表大家都接受了,这个逻辑没问题吧。”

      “我只是觉得不爽,明明年纪这么大了你这家伙还可以爽快的穿西装,打扮起来和年轻小伙似的,时间没有在你身上留下太多痕迹,进풙去酒吧还会有女郎为了你这个老爷爷争风吃醋吧,但她们其实不知坚道你的年纪够做她们曾ᗰ爷爷了,而她们在为一个曾爷爷辈的人打打闹闹。”

      洛朗重新坐㙰直了,찯探手从桌子上的雪茄盒里掏出来两根ﵼ雪茄,把其中一根扔向昂热,一同扔过去的还有一只纯银打造外壳雕饰精美花纹的打火机。

      튊“Ⳡ你这老家伙,怎么就是不老呢?”

      “因为我每天都和年轻姑娘相伴啊,还有美酒和新鲜事物,新鲜事物最能激起人的激情了,想想跑马和登山,都是年轻人能玩的游戏,每次和漂亮姑娘一起玩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年轻不少。”昂热开玩笑说,手上不停摆弄雪茄。

      他舔舔嘴唇:“不过最能激起人激情的难道不是屠龙么?面对龙类时候任何人都会热血沸腾吧,那时候就会觉得身体픋里所有潜力变成燃料在燃烧,熊熊火焰带来力量,变成更大的火焰,热烈的高温要么烧掉敌人,或者烧掉自己,每天身体里都进行着这种运动的人怎么会不年轻。澴”

      把雪茄放在嘴巴上,再用打火机冒出来的火갔焰点燃,昂热舒服地吸了一口。

      “仇恨是毒药,昂热。”洛朗接住昂热扔回来的打火机叹息道:脢“我最近獶研究中国文化,发现有一种医学上的说法叫以毒攻毒,大意是利用毒物克制毒物,达到治疗的效果。但任何毒药都是有毒的,就算顛以毒攻毒理论上可行,被施展鮣的人也像是走在双子塔间的钢丝上,控制不好就会掉下来,对普通人来说几百米的高度和万丈深渊没有区别,掉下去就䏉是死亡,你也没法例外,꠺等냚到攭一边毒物消失你就死了。”

      “那就摔死呗,没什么可惜,人能体验的儡东西我뤔都体验了吧,一边毒物没有的话就代表要么龙族死绝要么我先死了,不管怎样人榡生都没遗憾了,人生没有遗憾就可以去尝试死亡啦,不过我希望摔下去的地方著名一点,最好娛还要有记䛅者和뚡照相机,不然就太默默无闻了。”

      虽䁽然洛朗说的恐怖,但昂热倒是满不在乎的。

      “你就是这样的人,让人无奈,唉。”镊洛朗︠又叹了一口气⢆。

      뾪 “你可不是这样的,以前说的话都很务实,可现在你就像一个老人,身体像闷是枯萎的걺花,没有궰精力没有希望,把以前在乎的东西都抛弃了,唯一在乎的只有传承……说到传承我可不好男色,쭗哪怕是잉老朋友我也没办法帮你。”

      昂热疑惑㻢道。

      “你曾说回忆是对未来的不尊重,所以从不畅谈自己的英勇历史和光辉事迹,你把它们看作垫脚石,攀့登更高的山,雄心壮志无人可比,可现在你不仅回忆还嫉妒,到底怎么了我的老朋友,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 ♥

      “昂热襘,我能拜栓托你一件事么?”

      “说说看ꡃ,如果可以的话我䋠会帮,如果这件事和屠龙有关系黇的话就更好了,无论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掜我只希望你的脑袋没有在突如其来的变化里坏掉,言Ҿ辞足够清楚。”

      洛朗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温暖色调的灯光从头上洒落,黑夜里似乎光ﶀ都变得缓慢,缓鯧缓地落在酒杯媸里反射冸出酒液红宝石般晶莹的样子。

      휝真是好酒。

      “昂热,我就要死了。”洛朗轻声⃆说這,好像宣告的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邕什么无关之人,所以才能那么轻而易举,轻飘飘的。

      “什么……”昂メ热吃了一惊。 ꋮ

      “没错,你没听错,我就要死了。”  ౷

      “什么办法都没了?”昂⪜热声音是平静里夹杂着뤷一丝沉痛的。

      洛朗是秘党长老뾜会的六位长老之一,也是卡塞尔学院的六位校董迅之一,无论在普通人的世界还是混血种的社会他都有绩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权柄,력这权柄足够一个人从婴儿活到ㄜ安然死去,也足够很多人从婴儿到老死都不得安宁。

      臽 但是握着这么大权柄的人还是要‘突然’死去,那么上帝大概也得摇头说自己没有办法了吧。

      洛朗没必要骗他,他们是同盟,在利益上目标一致,那么死亡的谎言能带来什么呢?队友的离心离德么?有智慧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뻾 如果说对方是加图索家的人这么做还可以理解。

      鯲昂热有点哀伤,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以前的朋友。

      又一个朋友要走了啊……他活了一百多岁,活到远超普鵟通人甚至混血种可以达到的年纪,这年纪长到令砖人难以置信的同时也令人悲哀,他看到䢣过多少朋友从身边走远,为了仇恨他坚痥持下来,现在又有一姐个朋友要走了。

      真틳悲哀啊。

      꾶“都没了。”洛朗回答说,然后灌了֬自己一口红酒,姿势豪迈好像高脚杯里装的不是红酒而是啤酒,但是昂穔热没心情争执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老朋友的‘遗言’是什么,自己又能做什䎉么。

      悲痛只有一瞬就够了,就像之前他的回答ﳂ,他们这样팼的人,什么都享受过了,除了心底眷恋的仇恨的东西也没什么可以遗憾的,那么只要帮助他完成自己可以的那部分就好。

      前提是不樆能妨碍屠龙。

      “昂热·,我想把丽莎托᫷付给你,由☐你帮助她因掌握洛朗家ḻ族,她太小了,轻没有一个足够强硬足够铁腕႗足够有实力的人帮助是没机会掌握家族的,我렲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不想家族分裂,也不想她受到伤害,我最信任的只有你,而她也可以继承我的位置来帮槮你,不会对屠龙有什么影响磀。”

      “你决定了么?”

       “当然。”

      “我츂懂了。”昂热没有多说,抿了一口酒,眼神就足以说明一切,洛朗加坚定的眼神就说明他不是开玩笑,就和他死时遗言大概是卡塞尔学院的后继者一定要在完成屠龙大业后把事迹详细编写成电子稿打印出来烧给他听一个意思。

      ⓷ 濰 这是他最近研究中国古诗看到的故事。

      叫笜什么来着……

      对了,家祭无忘告乃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