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天色

      “莫公子,人这一生如白驹过魏隙,雨柔并非觉得公子不配,公子有这份心,于雨柔而言便是这天底下顶好的人!”

      祈雨柔轻喘出口气,一转话音道:

      “可我虽是个惜命之人,䡢也断不㛖会为了自己连累公子,区区一条命罢ꝏ了,若我今日死在这,那輶也是我的命数,并没任何怨言,二十年后无非又会来这人间受苦,再走上一遭罢了。”

      听闻她言,莫子逸扭头似有恨铁뎗不成钢的意思,他如今方才Ⱊ知她心意,那是宁愿就这样毒发身亡死在他面前,也不㖿需要他这颗解药!

      “祈雨柔!你这般性情,可别后悔!”

      似被她气狠了,莫子逸猛地一挥衣袖,地毯中心那枯骨架子因他怒气牵连,应声而倒噁,立下碎成了一滩骨头渣子。

      接着莫子逸无奈地叹了口气,神情似乎又气又哀儻,他将手捏握成拳,放至背后,站在那沉沉思量着什么。

      碎了的骨头渣这一幕令뎳祈雨柔心头不由跳了几跳,鮆可她向来是个脾气倔的,全当莫子逸的话是耳旁风,她见他再无动作,心下竟然也是一松,又喘了几口气。

      很难想象若ꓲ是在这里,她与莫子逸做些什么,神不知鬼不觉,那可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她收了不该想的心思,脸不由自主红了红,怕被莫子逸看出端倪,只慢慢晃晃悠悠扶墙站稳,将这地方又打꒤量了个遍,除了ꦧ地中心毯上那堆骨头渣子,真没什么其他沝特别之处。

      她心里呜呼哀哉:难不成真要死在这了?

      余光不经意又瞥见那被莫子逸打在地上,被骨头渣埋了一半的Ʒ小册子,她心下枂一横,心大的想孯:反正是死,再看看那册子有什么奥妙之处也好,说不定真是武功秘籍。

      她喘着씱粗气,晃悠着身子将那小册子拿在手里,莫子逸不及阻拦,她已再次打开。

      那册上开头写着一行精致小篆,字体十分得小:

      世有云龙盘飞之地,名曰气蒸云梦泽,开天辟地,浢纳四海之水,泽福苍生,号云苍,云苍令者,号召天下之力,方平乱世。

      祈雨柔略感诧异,这册子上怎会有这样一段字?

      云苍令,难道这东西是源于西璟?

      她道杲:“这云苍令是什么?可以指挥军队楀的令牌吗?当真这么厉害?还能号令天下?”

      莫子逸䠎自然也看到了那册上的小字,他不紧不慢解释道:“听闻云苍䳋令乃是百年前祖皇帝偶然梦中遇到一位世外高人所得,传说这云苍令是开启聚集天下宝物之所的密钥。也有人说这云苍令可召集江湖势力扭转乾坤!所以才賉有了这得云苍令得天下的传说,可从未有人见过云苍令,都不过是传说罢了。”

      这东西真这么厉害?

      祈雨柔不禁暗诸暗心惊,她压下体内痛感,瞧着莫子逸缩了缩眸子,若这东西真能号令天下,那么这次三国使者进京本意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难道就没有可能是明里贺寿,暗里为此而쟨来?

      没想到皇上为自己祖母办个寿宴竟捅出云苍䷤令这个惊天秘密来,可他自己到现在只怕还蒙在鼓里。

      她该怎么䖋办?

      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东西带给皇上才行。

      莫子逸好像看穿了她䰙的想法,他衣袖一拂,整个人站在那里忽明忽暗,没了潇洒不羁的张扬鄘,令人徒生神秘莫测之感。

      他轻声道:“雨柔小姐多虑了,我知晓这云苍令传闻也是从一些野史ꈨ小传上不经意看来的,想必这种传说,身为西璟皇帝的叶熙早就知道了吧?”

      祈雨柔没料到他突然与她解释,正呆愣间,又看他对她道:

      “祈雨柔,我此次前来西璟除贺寿外确实另有目的,我并不想怞瞒你,至于是什么,以后你自큭会得知。”

      뗿 她听他直呼自己名讳,一句话说的十分严肃直白,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看着他那深邃的眸子像漩涡一般,似要将人卷进去溺死,她的心䷌里便又惊又惧。

      “莫公子,我不管你此行真正目的是什么汢,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皇上!”

      “哦?你竟然关心的是叶皇安危?” ㅋ

      她也是螺听过爷爷碎嘴,说先皇与她父亲祈王乃绰是结义兄弟,交ዒ情深,才想着在这月来楼神秘当家人面前提上一嘴,万一出个什么事,也好保那小皇帝一命。

      她道:“若是쫴国쯜与国之间的大事,我㘵当然不会过问,但若是关乎他个人,那么,我还是想管一管的。”

      莫子逸却发出一声轻蔑的笑来:“祈二小姐,就算关乎他个人的生命安全,你又如何护得了?你㮋别忘了,除了我,还有玉珏、北承远和月禾,他们个个㒧对西璟而言又岂非是善䜖茬?”

      祈雨柔被他说的噎住了话,脸一时又红又白際。

      她冲莫子逸“哼”了一声,不想再搭理他,只赶忙又将册子往后翻了翻,后面却是一些复杂啰嗦的经文,再没关于云苍令的记载,就连这号令天下之物具体长什么样子都没说!更别䓢说关于这个쵠‘温香软骨’有什么解药之类的只言片㝥语了。

      虽觉得莫子逸说的很对,可她还是十分丧气的将册子往旁边一扔。

      莫子逸看她动作,却戏谑道:“祈二小姐,我若对你说我会保证叶皇安搧全,你大可放心,但是……有个条잦件。”

      “什么条件?”祈雨柔看他有些犹豫,出声问道。

      “在枊这之前,你得先解毒。”

      砽“我也想啊,人活在世上谁想死…嵘…”

      祈雨柔的话未说完,最后一个音已教莫子逸堵在了嘴里。

      唇上一片清凉袭来,那人的脸盂就近在眼ᨔ前。

      墨发、蓝衣、俊脸㓆,他们呼吸相融。

      她惊慌抗拒次,他却紧紧将她钳制在怀,宽大的手掌将她的身子不断按向他,掠夺之意更令她无力推拒、逃离。

      怎么会这样?

      䫫鼻息口齿尽是那人味道,想必在入赛场前他食了不少杏仁糕,不然怎么此刻她嘴里全是杏仁糕的味道?

      这味道却是她一直爱吃的……

      挣扎的空当,恍惚间,他二人已辗转蝱在墙壁跟前,撞了上去。

      一瞬,她的背靠上一方柔软,并没有预想的坚硬感觉,疼痛的撞击感,下一秒,那温热身躯也靠了过来。

      珷 忈好像从认识他时,他身上便给人股温暖的感觉,可这样一种别样的生人勿近的姿态。

      原来,这是这人的伪装么?

      这种感觉不一样,让蛐她迷迷糊糊地想起东海烊七殿下来,那个与她有婚约的男子。

      她想起岐雪山上的初见与那个五年前枫叶红里那一抹白衣艳艳。

      不쫩,事情怎会发展到如此地ਵ步?

      她体内越发难受起来,脏腑的痛冲击她每根神经,又加上好像被烈火碾过,更加撕心。

      意识模糊间,她想:莫子逸,你只是单纯的想救我么?

      她该想到,除了那让她着摸不透的玉珏,堂堂月来楼当家人怎这般在意她的駡死活?

      Ւ 矼 只是,真的要这样才能解这‘温香软骨’?

      不及细想,她掌中汇聚体䊨内最后一丝内力向莫子逸打去。

      男子躲避已晚,只能抬✓手与她掌对ㆆ着掌相接,刹那,两ᦖ方冲击着实不小,祈雨柔被这劲力一冲,心口一阵闷흉痛,吐出口血来。

      不巧这股劲力好像冲开了她体内某处淤堵,她只感到体内不断有内力生出。

      “祈雨柔,你很好!”莫子逸夹枪带棒的目光将她笼住,此时不用想,他人的怒气已经如烈火燃烧,下一秒就要一飞冲天。

      “莫公子,不必如此,我自己可以解毒!”

      힣 祈雨柔突地睁开眼温ℵ温柔柔,软绵绵地说出一句话来,又闭了眼。

       ……

      뼠泺话说这皇宫明园的比赛场地,自祈雨柔与莫子逸二人意外跌入机关地底,在场所有人无不惊慌失措。

      就连一向温润的皇帝叶熙此刻也是一脸㔑愁苦担忧之色。

      ꉶ 虽在第一时刻清了场,又派了人去请历代负责皇宫机关的蓝家人,可他一颗心还롭是悬着难以放下。

      一个本国家늉有赫赫战勋的贵女,一个身家贵重手握西璟命脉的月来楼之主。

      궵 这二人,如今一起掉进了皇宫机关所在,着实不是一件小事。

      且不说这连他都不知晓其存在的机关里有什么西璟秘辛,若万一掉下去的二人有个好歹那也不是好交代的。 同

      脑中愁绪令他坐立不安,眼见൏蓝家人迟迟未来,他更是一遭一遭徘徊在那处机关之地的外圈。

      “皇帝,你不必急,莫⡘小子与雨柔那丫头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碍的,你快来老身这边坐着歇歇罢。”

      上位的雍容老妇终于耐不住开了口道。

      叶熙回道:“皇祖母,朕能不急吗?在您老人家的寿宴上发生了这等事,传出去,岂不是要坏了西璟皇家名声?”

      “皇帝,现下你急也没用不是?你走来走去把老身的头都走痛了,你坐下歇歇,等蓝家人来了,这机关定能打开!”

      叶熙脸上虽然仍有怒气,可他也知道急没用,便随了太皇太后之言坐回了原位。

      大约又过了半柱香,张公公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进了明园。

      倚男子跪下恭敬Ỗ行礼:“蓝家新任掌家蓝天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 쀡叶熙打量了这蓝天一퓎眼,澰男子敦厚稳重,着一身灰布衣띊衫,为人低调内敛,不愧为历代接管皇宫机关的蓝家新任掌家人。

      他本焦急而隐有怒意的神色略缓和了下来:“平身ደ吧,蓝天,你速速去将那场地的机关打开,务必尽快将郡主与玉太子救出!”

      蓝天:“遵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