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视频丝七七奶茶七七人人人人肉肉

      “那一晚,柳青寒亲手剥夺了灵儿的血脉,你大哥心神失守,王爷当䅄场气得晕厥,偌大的镇东王府,从此一蹶不振!”

      镇东王妃声音有些压抑,听得出处于一个暴怒的边缘,最后听得她说道:“这些,就是镇东王府没落的起因!”

      “我相信这十年来,你并没有白过,⢌自然也知道罗幽山圣女的分量,有她发话,王府好友作鸟兽散,哪怕是同宗同源的玄阳皇室,也在那不久之后,开始落井下石!”

      王妃챤或许是忧心多日,早已习惯,见得她目光在陆寻的身上扫过,而后又轻声道:“既然已经走了,又回来干什么?”

      “因为这里是我的家,֟王府之内,有我的父王母妃,还有大哥!”

      这一次陆寻的脸色摆得很正,听得他口中之㖍言,王妃侧过了头,眼翐眸之中隐隐有一些泪光,却是不想让自己的小儿子看出来╏。

      说实话줫,十多年夕未见陆寻,今日得见,看着这个当年还很是稚嫩的宝贝儿子,已经成长为翩翩少年,哪个当母亲的会不高兴?

      心中的㤜怨意,早已在看到陆寻的那一刻烟滾消云散。

      只是如今的镇东王府风雨飘摇,陆寻在这个时候选择回归,身上似乎没有半点ﲵ的修㨙为,连℀一ꚙ境武师都不是,还不如在外间快活呢。

      镇东王昏迷垂死,世子陆正疯疯癫癫,现在王府的大权,都掌控在킢三夫人母子手中,说不定这镇东王府,就是龙潭虎穴ꢢ。

      王妃对陆寻冷淡,并不是因为他离家十年未归,而是不想自己的这个二儿子,鋦回来趟这滩浑水,那可能会引火烧身。

      “母妃放心,既然我回来了,那一切有我!”

      陆寻走上前去,先是轻轻拍了拍王妃的手背,然后在后者异样的目光之中,径直走到了床榻边上,一只手已是搭上了镇东王陆明阳的手腕。

      “寻……寻儿,你这是?”

      见状王妃目露异光,先是问了一句,然后又惆怅道㫠:“王府曹先生已⪬经替你썇父王看过了,也用了药,可惜……已无力回天!”

      “曹先生?曹颂?”

      虽然十年未回훊王府,但陆寻对于那位王府首席医师还是有几分印象的,不愚过想到从听心楼得到的情报,他眼眸深处不由闪过一丝精光。

      䗂 “嗯,他乃四品医师,玄阳国内,在医术上能胜过他ⲫ的已经不多了,多亏他这一年来不离不弃,才ཨ能吊住你父王的这一条命,否则你恐怕……”

      王妃并没有听出陆寻口气的异样,自顾说了一番话,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意思是说要不是曹颂医师吊命,你父王未必能等到你回来见最后一面。

      “四品医师……”

      ᘌ 陆寻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王妃,而是在脑海之中问道:“老家伙,我父王的病,真的治不了了吗?”

      陆寻如今毫无修为,外间的一仆一猫也不是炼气士,纯粹武师是成不了医师的,更不要说带品医师了,因눏此他只能是求助于体内的某位神秘人物。厳 灜

      “肝气极旺,旺而内引,确实是愤怒导致的内腑衰竭,ᘽ但并不是什么大症,怎么会被一名四品医师,治成这个样子?”

      由于有陆寻的媒介,他体内的某个老밁家籇伙,清楚地感应到了镇东王陆明阳当下的状态,却是发出一道疑惑之声。

      “愤怒引起的昏厥,㷘其实只是一时之症,而随着时똳间的推移,心中就算有再大的筢愤怒,也会渐渐平僺息,只需要几詥副调养的药,便能䕱痊愈텖!”

      体内的声音继续说道,让得陆寻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愤怒,挦他似乎有些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父王的病原本没有这样重,而是……被人治成这样的?”

      陆寻缓缓收回自己的쯗手指,虽然他对体内的存在有些不太待见,却对对方的见识经验没有半点怀疑,这可比什么四品医辰师厉害得太多了。

      “老家伙,那我父王的쐎病还有飙救吗?”

      这才是陆寻最关心的问题,픥至于暗中出手的那位,多半便是那四品医师曹颂。

      只是他꥜现在没有证据,母妃对那“曹先生”也极为信任,他钼并不好直接提出来。

      “区区厥症,小事一桩!”

      直到体内那道轻声发出,陆寻才终于吐出一口长气,似乎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也在这一刻落到了实处。

      “不过老夫乃一介虚无缥缈的残魂,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做,而第一个前提,就是你必须先成为一境修士!”

      体内的声音继续说道,在陆寻脸色微变刚想问的时둅候,便又听道:“我先传你一门封穴之笲法,可保他七日性命无忧,所以,你的췘时间只有七天!”

      听得这话,陆寻又松了一口气,然后便闭目沉思勤起来,约莫数息之后,他右手食中两指并拢,紧接着便在镇东王的身上点了十数下。

      ᤻ “寻儿,你……你是医师?”

      騅 见状王妃不由瞪大了美目,虽然陆寻此刻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但从自己这宝贝儿子的身上,她竟㳔然看到了几分曹先柍生的影子。

      “呼……”

      片刻之后,陆寻收回手指,吐出一口长气,然后才回答道:“暂时还不是,但父王性命可保七日无忧,母妃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拏法将鼵父王救回来!”

      王妃原本是将信将疑,她可是听侍女骊画说过ꗐ,回来已经十日的陆寻,连一境武师都不是,更不要说봕必须得是修瞭士的医师了。

      “咦?”

      䐤可是当王妃将目光转到镇东王的脸뎪上之时,却是惊噫一声。

      因为之前脸色煞白如死灰的夫君,双颊之上竟然泛起了两团红晕,看起来比刚才精神多了。

      嘎⍆吱!

      쬪 就在王妃心生喜意,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大殿之门竟然읧被人一把推开了,也让陆寻的目光,第一时间转了过去。

      虽然如今的镇东王府大非钐昔比,但ٜ这里乃是堂堂王爷住殿,竟然有౔人敢直接쵸推门而入,仅仅那么一瞬间,陆寻的心中就闪过几道身影。

      跭“曹先生!”

      而当门口的骊画,神色恭敬地朝着来者行了一礼之时,陆寻瞬间就知道来者是谁了,那正是䵩镇东王府ಱ的首席医师:曹颂!

      不得不说这个四品医师曹颂的卖相聬极好,其身穿一身青袍,颏下三缕长须,若是휕不鍑知内情之人,第一印象恐怕就会对蝶其生出好感。

      屋質内的王妃主仆二人,似乎都默认了曹颂的不告而入。

      又或许如今的曹颂,乃是王府唯一的四境修者,又是医师,身份地位ᾛ非同小可。

      꺌无论是镇东王陆阳明的性ཁ命뻩,还是外间世子的疯癫癔症,都需要这个四品医师来医治。

      说得更直白一点,现在的她们,根崯本得罪不起曹颂。

      “咦?二公子也在?”

      进到殿内的曹颂,倒是没有想像中的那般趾高气扬,而是第一时间将视线凝注在了陆寻的身上,然后又朝着王妃看了一眼。

      毕竟曹颂知道,二公子陆寻已经回到王府整整十日时间了,却连这座大殿都没有能进得了,很明显王妃还在生陆寻离家十年的气。

      作用王府首席医师,曹颂在镇东王府也呆了不止十年,十年之前他就见过稚童模样的陆寻,如今再见,依稀能看出几分王府二公볹子当年的影子。

      这位王府首席医师自有打算,自然洤不会将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陆寻放在眼里,因此话音落下之后,便不再理会,径直走到了床榻之前。

      “嗯?”

      走到床榻边上的曹颂,以其四品医师的糤眼光,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镇东王脸色的些许不同,而他自己的脸色헯,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阴沉。

      “谁动了王爷?”

      曹颂一时之间还没有怀疑是陆寻动的手脚,因此他一ᛀ双阴沉的目光,直接转到了王妃的身上,让得堂堂镇东王妃,心头也不由一紧。

      或许在王妃赵丽景的心中,曹颂就是镇东王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十多年的相处,她自然更愿意相信这位王府首席医师的医术。

      当曹颂喝问出声的那一刻起,王妃心头就咯噔了一下,暗道刚才任由陆寻胡搞乱搞,不会是搞出什么问题来了吧?

      ⠤ ᡽ “曹先生,怎么了?”

      王妃隐晦朝着陆寻看了一眼,却没有第一时间拆穿,她当然想盤要维护一下自己的儿子,因此直接问了出来。

      “还怎么了?王妃,我问你,澞你是不是请外间的医师,来替王爷诊治过了?真是瞎胡闹!”

      在陆寻同样有些阴沉的目光之中,这位王府首席医师根本没有半点的客气,似乎已经猜到一个可能,对着王妃就是一阵斥骂。

      看来曹颂是心怒王妃不相信自෶己,又或许是有一些另外的目的,这要是让外间的医师看出e什么破绽,那他可堃就在王府呆不下去了。

      “是我动的手,你说话客气点!”

      这个时候陆寻终于忍耐不住,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堂堂王妃,还是他的母妃,你曹颂算哪根葱,竟敢如此呵斥?

      “哦?二公子也是医䝠师?不知医至几品?”

      闻盧言曹颂瞬间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抹冷笑,然后不待陆寻回答,已是继续出声道:“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胡闹,王爷솑原本还能坚持一月的性命,已经只剩下不到七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