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app成人ios

      如生笑道:“无为,你责任重大。”

      “如핢今,死海各妖兽族群以蛟族、昆仑鱼、御水兽三族为首,族群总数有五千多万!”

      无名眼킇眸清明,“我深感压力。”

      宮良看去小九三人,笑道ႊ:“他不会拒绝。”而后又道:“我和如生代表官方,和妖兽族群签订契约。”᜹

      “国主有令,违者,受万族征伐。酱”

      他看着无名ԏ慎重道:“方向上,你有什么要求?”

      无名思索道:“平等共处和谐共生,对内互不征伐,对外不侵略。닼遭遇外敌,攻ﺰ守同盟。”“具体事宜,双方商讨。”

      “好,没有问题。”如生笑道:“国主早有设想。”“稍后,我们就探讨,签订契约。”

      宮良笑道:“作为主帅,我无异议。”“早该如此,整个生态环ꏡ境本来就是我们的共同家园。”“我们应该爱护,守护它!”

      他沉默许久,而后无奈道:“如今战事已开,边境可能纷争不断。”“灵境帝国不会善罢甘休,万花帝国依然虎视眈眈。”

      “敌人强大,我们숄压力不小。”

      如生轻叹一声,“形势严峻,我们不奠可懈怠。”

      无名眼眸略有迷惘,“宮帅,如生大哥,此次全线反攻,已赢得时间。”

      “接下来,我们必须动员所有力量,全面备战。”“当然,还是㢩要注意,不可⋂压迫、掠夺内部。”

      “内外交困,那就是绝境。”如生宁静道:“国主已有决策,谁敢如此,他就是国民的敌人。”

      宮㌒良笑道:“上下一心,我不惧一切来犯之敌!”

      几人点头微笑。

      余下时间如生、宮良、小九等人商讨后,双方签订契约,完满结束。

      诸事商议已毕,如生回皇室复命,宮良返回中军大营。

      无名获得片刻休息。

      “你现在越发不自在,不自由。”花魂瞧着无名,眼眸无奈,“你不像修炼者。”

      “自己都管不好,现在还承担那么多。”

      无名轻叹一声,“回到最初,我只想亲人团聚,然后和百灵携手终老。”

      “我有得选,也没得选。”“既然如此,那就一路뵡走下去。”

      两人言ꌻ说之间,刘秀和荣向阳缓步走进营帐。

      “师兄,我可想你呢。”刘秀眼眸微笑。荣向阳神情异样,“师兄,你也不找我们喝茶。”

      “你俩有事?”花魂看着两人,“肯定有事?”

      无名笑道:“说吧,何事?”

      刘⩁秀红着脸道:“我喜欢尚红来着。”荣向阳眼眸闪烁,“鼉我很喜㕏欢宴小玲。”

      花魂神情诧异,“你们?”

      无名扶额,“你俩和我说,没用,难道要我命令她们?”

      “不敢!”两人异口同声,“焃可是......”

      花魂有笑意上浮,“你两竟然喜欢兽族女子!”“她们好看不?”

      “当然,好看!”两人言㪅语认真䕷。

      搻 “你们可知道,妖兽族群女褡性孕期会回归本体,孩子也是妖兽,要等待未来化形。”

      花魂思索道:“百灵兽族和人族结合,孩子是什么样,我也不멇清楚。”

      “师兄都能下口,我怕什么。”刘秀眼眸坚毅。“师兄都不介意,我没关系。”荣向阳神情淡定。

      咳咳,无名放下杯盏,而后⡜摸了摸嘴,“你们,不要同步,行吗?”说完无奈道:“要两츾厢情愿,她们愿意才行。”

      这时宴小玲和尚红恰巧路过,而后进䤽入营帐。

      两女容颜绯红,不过神情真诚眼神不躲,她们言语清晰⾖,“我们愿意!”

      “你们?”花魂只觉神奇,“我先前没看出来!”

       无名看向两位师弟,笑道:“这事也来找我?”

      男人要敢爱敢恨,对方愿意,还不牵手?不过这一句,他没有说出来。

      宴小玲宁静道:“胡尔姐姐让我来找你。”

      尚红紺也道:“简将军说,你说可以就可憓以。”

      无名扶额,“当然可以!”“以后此类事情都过问胡緥尔姐姐,她ຏ同意就好。”“就说我说的!”

      “师兄,那你也得管我。”李丹神情忧伤。“师兄,我想和你喝酒。”丘山眼眸落寞。

      “青狼,今晚可以放开喝喽!”唐非身心悠闲,青狼口水流淌。

      言说之间⮍,李丹、丘山、唐非、廖小环、高飞、胡尔、简云跤、秦易、小九、鲁灵、司宏博几人涌进营帐,而后相继炣入座。

      花魂眼眸微聙笑。

      랓无名只觉头疼。

      简云眼眸清明,“无为将军,接下来,我们作何安排?”

      丫无名思索道:“如今,你和秦将军领兵七十万,小九领兵一百二十万,鲁族长领兵两百万,司族长领兵一百六十万앧,桑族长领兵四十㷮万。”

      忚 “当前,五百九十쑇万兵力进行合编,而后划뢛分多׈部,由宮帅调遣。”

      “帝国将士为主,我部为辅。”

      “简将军、秦将军主景山峡,小九、鲁龹族长主死海,桑族长主北部边境,司族长主和风口。” 럼

      “李足丹协助胡尔姐姐,负责后勤诸多事宜。”“高飞,廖小环负责物质保障,天心院,光明府会有配鄤合。”

      “宴小玲,尚红负责情报讯息。”“刘秀、荣向阳、丘山三人负责袭杀小队。”

      垝 “唐非本不该参与,不过将领安全就暂时交给你了。”

      无名起身宁静道:“刚才所黝言,大家有没有异议?”

      “尊令!”“没有异䐗议!”几人起身,异口同声。

      无名示意众人落座,他眼眸真诚,“大家谋定而后动,不必要的伤亡一定要避免。”

      “当然,我部必须能守能打,这方面就请简将军多费心了。”

      他轻叹一声,“ꞁ惭愧,我有私事需要离开。”

      “我离开后,我部,内事找胡尔,外事找简将军。”“九幽会尽快回归,武器战甲、飞舟、丹药等事就找她。”

      众人已有通透,并未纠结于此。

      无名心思念转,君如岚必须救,另外若是人帝都找上门来,自身安危事小,牵连身旁之人,该当如何?

      他深感无奈。

      时至黄昏,诸事议毕,大家把酒畅谈,无人大醉。

      入夜,众人相继离去。

      唐非本想留下和无名再喝几杯,然而瞧见简云、胡尔、花魂还未离开,他悄然退出。

      ꎋ 大哥喝酒不多,不过这会真要头疼了。唐非轻笑几声,而后拍拍青狼脖颈,“以后,你我不再是主仆!”

      “跟着大哥,我也得以身作则。”“兄弟,你我回营帐,可以多喝点。”

      青狼打个嗝,甩甩头,双眼明亮。

      㦄无名确实头疼。胡尔看他半晌,就是不说话。

      “姐姐,连山城之战让你遭遇危机,是我不好。”“当前,这么多事情交给你,是᮷我不对。”

      “辛苦你了。”他心叹一声,面对姐姐,会心虚。

      胡尔眼眸幽怨,“你打算当甩手掌柜?”“这样,九幽更适合,她留下,我和你一起。”

      花魂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很快也会返回。”

      ᆱ简云双眼清明,“主将不在锕,我们很有压力剿。”

      “姐姐,你和叔叔善于经营,我相信你。”无名又道:“简将军多和小九商议。”

      胡尔幽叹一声,“罢了,我和你一起,你不自在。”

      无名并未否认,笑道,“诸多事宜由ക姐姐来协调,我放心。”

      简云无奈,“几百万部队交给我们,你真放心。”“另外,将军喊我简云就好。”

      无名愣了愣,宁静道:“巾帼不让须眉。”

      “我部纪律严明,无论是单兵还是整体战力都不弱。”

      “百灵膏兽族女战士,让人刮目相看。”他⠶的心抖了抖,ᒯ“赏罚分明,不扰民众,这些方面你领导有方。”

      “妖兽族群数量汖庞大,只是不能团结,难以凝聚起来。”

      “未来局势难料,当前我部发展塈迅速,必须团结起来,形成⛈战斗力。”

      无名目露思索,“简云,你给族长传讯,战略需要转变,地下城必须可守可攻。”

      他缓了缓又道:“另外,愿意者,可以和其他族群往来,可以和人族通婚。”

      “族长,也该有家。”

      胡尔眸光闪烁,“这,你也管?”

      无名扶额。花魂只是微笑。

      简云笑道:“族长也想转变。”“族群以母为尊,女性居多,慔长此以往难以兴旺,更别说守卫地下城。”

      啦无名无奈而言,“没办法,这个根据地Ṿ,只能经营好它。”

      胡尔看着无名,“再经营下去,地下城恐怕要以你为尊。”

      无名不说话。

      “实际上,将军地位等同于族长。”简云有笑意上浮,“当前,将军之言,地下城会听。”

      摕胡尔沉默了。

      花魂看着无名,神情古怪,“我发现,你的女性僪助力,真不小。”

      无名不否认,静静思索。

      夜渐深,心不定,思无静。

      吹风可以无向,人不能随心而往。

      只是,有因歺果就有运转。

      月牙湾帝国东部城市,永府城,逍遥峰。

      南㑁地初冬,天际清明,쿐阳光温暖,是否可以照拂忧伤?

      먪无名和花魂缓步走过安城镇。受边境战事影响,小逗镇少有商旅往来,街道有些冷清。

      逍遥峰离小镇不远,山形就如笔架,风景奇秀。

      主峰背面,向阳之地有两间居室,其中一间茶室里,茶香弥漫。

      君如岚沉浸于煮茶,只是倒茶之时双肩微颤,手腕微抖。

      “问世间,何处相生死?”她喃喃自语,而后以衣袖轻轻擦去唇边。

      无名和花魂缓步靠近,君如㕑岚并未察觉。

      当无名靠近桌边,君如岚看着来人,嘴角殷红,茶水溢죴出杯盏。

      “还好吗?”无名只関觉心头刺痛,他轻轻取下君如岚手ﵴ中的茶壶,而后坐下。

      “我不好。”君如岚眼眸明亮,“你来了?”

      花魂也安然坐在桌边,笑道:“不辞悅而别,原来是在这里煮茶。”她自顾倒茶一杯,大方喝尽,“不错,有种淡淡的苦香。”

      ハ “你也喝一杯。”

      鯏无名沉默片刻,而后喝下花魂倒的茶。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花魂眼眸闪烁,“偎这次找到你,以后不会不告而别吧。”

      햾 “不会!”君如岚只看着无名,她的双肩又微微颤抖起来。

      无名双眼真诚,“我会前往荒域换取解药。”“当然,也有躲避和引祸之意。”

      换取解药是真?君如岚想问,⿞但她并未开口。

      无名将飞花落羽双剑交给君如岚,而后道:“我见到࣑江落雨,先前你是不徍是找他复仇?”

      “不能一时冲动鈰,这样很冒险。”“其中应该有误会。”

      君如岚神情宁静,“你有担心我?”

      “当然。”

      花魂意绪莫名,她瞧见ꉥ君如岚双眼明亮如星。㱿

      ⬶“我偶遇江落雨。”君如岚回忆。

      江落雨隐居于逍遥峰,他经常去安城镇酒楼喝酒。

      他每次都临窗而坐,占两个座位,点两份酒菜䇽。没有人敢坐在他的空位上。

      酒楼没有空座,君如岚便坐去江落雨对面。

      他生气了。

      君如岚心绪不佳,就是不让。

      江落雨用筷子击中她,她并未闪躲。

      空位是江落雨留给未婚妻的。君如岚以为对方戏谑,因此还手。

      江落雨认出宣怨女剑法。君如岚终于知道,对方就是宣怨女要她击杀之人。 㜬 ㉈

      只是,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对方太强,强得可怕!

      君如岚被禁锢,江落雨给她讲了一段往事。

      多年前,灵境陆地有一个隐秘的强大门派,为灵境派。

      江落雨年轻时为追求无上剑道,㑽抛弃未婚妻宣怨女,另娶灵境派周霖儿。

      他后来才知道宣怨女已有身孕,因此婚鴊后离开周霖儿⒜,回去找寻,可是宣怨女避而不见。

      周霖儿到处追杀宣怨女,宣怨女就此失去消息。江落雨也藏匿起来。

      几年后,灵境派因得到智慧圣树被神秘强者覆灭,智慧圣树也随之失踪。

      周霖儿也陨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