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视频在线下载

      大帐沉沉,静默收无言。

      贼帅李唐端坐上首,他脸色严肃,想到了五谋毒士的言语,遂将目光转向下手处:“不知文和先生,对招安之事有何高见。”

      下手处,五毒谋士贾诩抬头望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幽幽道:“高见没有,拙略倒有几分。”

      “哦!”李唐大喜过望:“还请先生快快道来!”

      “如元嗣先生所言,生死取决于大统领自身!”

      崙 “若玉玉石俱焚则破洛阳,受诏安则凭心情,例亦或舍弃大军带一部精锐潜入山林,离开是非之地,㭐争一线生机!”

      “还请先生教我,”

      闻其一ᯉ番分析,李唐起蠦身上前两步,神色诚恳躬身拜礼:“请先生明言!”

      “大统领!”

      “主公!”

      众将领见此纷誉纷怒目而视,双目喷火,盯着贾诩愤恨不平羬,脾气暴躁的周仓更是一手扶刀嵒,要砍了这弱鸡。

      大统领铁打的汉子,此时却对着一个弱鸡行礼问计,这不但是他们的耻辱,更意味着自己等人的삠无能。

      “不可无理,”

      出言制止了将领的躁动,李唐转身再次请教道:“请先生明言。”

      无视众将怒目,贾诩抚了把胡须幽幽道:“弃大军离洛阳,择一山林为匪为盗,待到鿈乱世平息从此隐姓埋名,自可清闲!”

      “若大统领心有不甘,不愿轻弃大军,大可接受招安谋偏远地界⹾之官职,天高皇帝远ྪ逍遥自在。”

      听到这里,李唐虎目微眯:“若我心有猛虎,欲谋乱㪵世!”

      “欲带领兄弟们,成一番大业婊,若何?”

      횸“嗯!”贾诩心中暗惊,他稍作思索后,面容逐渐严肃起来:“大统领即有雄心壮志,可于汉帝签城下之盟,请封幽辽苦寒之地戊边拒胡!”

      “幽州地处大汉偏僻边塞,又兼临高丽、挹娄、夫于、鲜卑等胡族,想来朝廷也乐见其成。” 

      “若得东北林胡为立身之基,内修武功外征不服,三五载便可得精兵十万铁骑数万众!”

      “即使朝廷反复,派兵征伐,亦可纵骑兵之利北方之广,进退自如,待天下之变徐徐图之.......”

      他言语有据,说明厉害,为李屠夫指明方向。

      幽州地处东北边陲,地广人希,战略纵深幽远,再加上边荒小势力各与各种部族数㔛不胜数,李唐若有雄心,自可凭借麾下精兵悍将吞弱并强。

      只要贼军能在北地站稳脚跟,天高皇帝远,哪怕朝廷反复来伐,也可凭借边荒地利进退自如。

      这与李唐当初带兵远遁域外,称王称霸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说是甚合己心。

      쑔“善,大善!”

      一番口舌之利,将李唐忽悠的明神驰往꘳,他面露笑容,顿觉豁然开朗,拨云见日前途光明可寻:“先生真乃吾知子房也,今得助文和相助,如툵鱼得水矣!”

      “先生大才!”

      “先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则个。”

      帐中众将亦恍然,心中钦佩不已,出言赔礼以示尊重,臧霸等人皆是统兵悍将,但是对于天下大势时局战略却不甚寥寥。

      如今贾诩由浅入深详细道出,一改诸将心中弱鸡之形象,以瑶腹中学识胸中韬略,赢得众人的尊重。

      这些刀口舔血的汉子,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但有些时候却又很明理,让人矛盾。

      事情定下了基调,大统领愿受招安,这让太史慈周仓等铁杆造反派失落不已。

      眼看再有十来日,他们便能破了洛都,断了大汉四百年气运,此时却突然要招安了,心中不甘倒也正常。

      “招安,招安!”

      嚑对于突如其来的招安,李唐心中何想,众人怎能全部洞悉。

      且不说兄弟血仇,单就是哪天朝廷平定叛乱秋后算账,便够他受的㽔。

      形势所迫,有些事身不由己,黄巾的一番举动,让他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按照自己的谋划进展的。

      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世道无常,徒呼奈何!ࣜ

      按照如今天下的局势,若破洛阳,斩了狗皇帝的脑袋,大汉群龙无首朝廷统治崩溃。 ぜ

      得利最大的不是诸侯,不是谋划局势的世家豪族,也不是各地统军的武将,而是此时正在各地与汉军鏖战的黄巾。

      皇朝统治崩溃,没了朝廷的统一调度,ꦋ且不说各地诸侯和手握大军的武将有何心思,作为头号反贼的黄巾,便一跃成为天下首之势力。

      ܰ 巨人倒下了,黄巾没了制衡,作为新晋之首,自然会分得最大一块血肉。

      但看如今的情况,黄巾军似乎不愿意看到李唐닐等贼军攻破洛阳,삜或者说,他们不愿意这破汉首功,被外姓之人得去。

      所以才有张曼成不战而退,哪怕是放弃豫州,也要带兵前来洛阳的原因。

      “哈哈,既然黄巾百般心思想要洛阳,那就给他们吧!”

      “老子不陪你们玩了,有本事自己拿去!”

      想到这里,心中已有战똸略,李唐便不再纠结,ᗜ他对着帐外吩咐道:“去,请天使!”

      不多时,侍卫引着一名面白无须,身着锦衣的中年人进入帐中。

      来人名叫张忠,与常侍之首张让同姓,乃其手下心腹,此番出使便是为了打探一下贼首口风。

      张忠自入贼营,便战战兢兢,不时以绸娟擦着额上冷汗。

       入了贼窝,⮲被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猛将盯着,气势所摄下,心中多少有些惶恐。

      天子的威仪够大了吧,但是与军中杀伐之势相比,还真说不上谁强谁弱,只能看个人体悟。

      他此行名为招安,实为刺探情报,为一颗随时准备牺牲的探路棋子。

      若贼首不同意招安之事,脑羞成怒之下,一刀宰了他,也算给张让警了个醒,若贼首有意招安,皆大欢喜。

      “天使远来劳顿,快请入座!”

      李唐面带笑容,为了显示对其尊叧敬更是亲身上前,将其引入座位:“上使莫看这些将领长的凶神恶煞,其实内里还是可爱有嘉!”

      “正所谓面恶心善,正是此理!”

      “䊠是,奁大帅说得是!”

      抬首间,正对上典韦那黑面獠牙的狰狞面孔,顿感吓得张忠双腿一软倒吸凉气,好久他才缓过神来,心中暗骂䈥:“这狗贼坏的很,我信了你个鬼。”

      “面恶到这种程度,怎能是善人?”

      贼军众将豁达,不以面相取人,但张忠一介阉人,长居深宫,见的⪁不是达ᙊ官显贵,就是后宫佳丽。

      这些人长得就算不靓,但也不会太丑,毕竟若是丑陋,也难以入得宫中。

      但是今天,典韦的狰面,配上那横阔的凶兽体格,让他知道,原来有的Ⴁ人,站着不动也能吓死人。

      张忠胸腔打鼓,肝胆在颤,他勉强稳住心神귂,观贼首行为也算恭敬,一颗扑通乱跳的心咿,逐渐平セ复下来。

      对方既然礼遇有嘉,便代表着有쭑接受招安的意向,这让他放心不少。

      %近距离的打量了一下,这传说中的屠夫巨匪,张忠心里若有所思。

      模样算不得如何俊俏,七尺有余的身高,算是中上水平。

      但ꂨ是在帐中猛将的衬托下,却有些见拙,唯有一双黑幽幽的眸子,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一个心志不坚的反贼,张忠在心里,给李屠夫芮定了一个基调。

      他虽然没啥大才,但是跟随常侍已久,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的本事,非常人可及。૷

      又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周围静默不语的贼军悍将,见个个身高体阔,披甲按皒剑面带煞气,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真不知贼首何能,竟让这些凶人俯首帖耳,心中百转,张忠也没有忘却此行正事,当下定了定神:“不知诸位统领,对于招安之事商议如何!”

      “若同意招安,高官厚禄绝不駝吝啬....”

      虽然口中说着诸位,但是目光,却聚焦在上首处趺的那将身上。

      他知道,贼军中真正能做主的人,只有一个,便是眼前这个,看着有点弱鸡味道的青年。

      “实不相瞒,我等起兵,不过博一活命之机耳!”

      谈到正事,李唐面色一肃,正襟危坐道:“若非朝廷苦苦相逼,何人愿意整日提心吊胆,过着风餐露宿,刀口舔血的生活?”

      朕 “朝廷有心招抚,本统领亦向䥚往之”

      “然军中各将,对于招安之事却多有顾虑,吾总不能弃麾下八十万将士于不顾,独自一人享福!”

      说到这里,李唐停顿了顿道:“唐恳请朝廷择一封地,于吾军中将士做安身之基!”

      “如此,才能消去吾等兄弟后顾之忧....”

      为了提高威慑力,他故意夸大其词,直接将麾下贼军翻了数倍,向汉廷及皇帝施加压力。

      洛都外人口百万,司隶也有七百多万在策百姓,裹挟个七八十万众,不要太夸张,再加上贼军中人才多矣,应该或许可能会管理的过来吧。

      “八十...万....”

      使者心中惊疑不定,虽知贼军势众,但第一次听ଃ到这个数字,还是有些心惊,张忠稳了稳心神,颤声道:“那...不知统领...”

      “欲往何地?㛨”

      “李某不才,愿率八十万将士前往青、冀、幽、辽四处苦寒之地,世代为陛下戊守边疆镇压不服!”

      “吾뼞麾下军久经㰘战阵,兵甲残破,子民常闻大汉地大物博,洛瑵阳富庶,恳请朝廷怜惜大军征伐日久,赏赐万件铠甲用以保命。”

      声音清朗,言语铿锵有力,但提出的条件却让张忠冷汗直冒。

      条件吗,就是要狮子大开口,好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能直接透露了个中底䏺线。

      这一套是跟随毛熊和脚盆鸡学得,因为对方当初对付野猪皮之时,就用过这一套,很好用。

      而且为Ⅾ了增强说乶服力,李唐故意将河北四州说成苦寒和不毛之地,就是为了让对方感觉那啥,所有的一切就是尽最大可能的,拿道最多土地,得到最大的好处,为此撒点慌忽悠一下,其实还是可以的吧。

      锑 “这....这....”张忠呐呐无言,他虽然善于察즢言观色,然而当听到周贼军条件后,仍然免不了一阵惊慌,他努力平息心中的翻涌,战战兢兢道:“此...事淦重大ꀌ...”

      “非杂家可以决定,统领且行个方便낑,容杂家回宫,请示教䭝陛下.....”

      这贼子一开口㳉,几乎砍了大汉朝四分之一疆土,这是要掘了大汉的根。

      还有那万副铠甲,更能要腿了朝廷老命,洛阳府库中有甲几何,张忠不清楚,但誕铠甲绝对不足万副。

      铠甲,非一般甲胄可比,其中制作工序复杂,用料苛刻,万金傅难求。

      最关键的是,时代生产力低下,洛阳府库百年积累,亦不足万副。

      其中大都陆续赏赐于有功将士,如今还有多少,还真不清楚。

      若张忠此时将条件应下,别的不敢说,相信朝廷第一个砍得,便是他脖子上的硕大颗。

       作为无根太监,下面那玩意没了勉强可活,若连上面吃饭的那伙事也搬家了,一切皆休。 泅

      眼见张忠左顾右言,不能做主,但帐中众将可没那么好说话了。

      老兄弟王丰,更是暴声怒喝:“䭝哼,有什么好请示的,汝既然不能做主,来军营做甚,莫非特来消遣我等!”

      “大哥,我看与这无鸟阉人没什么好说的,推出去斩了!”

      一直隐在貀李唐身后的逢纪,㶓更是上前一步,阴声道:“大统领,若需兵甲,何须求那皇帝老儿!”

      “西山皇鉤陵几十座,其中珍宝兵器无数,任选一处所得金铁,武装二十万大军也绰绰有余....”

      “不可,万万不可啊!”

      闻听一众恶匪骇俗之言,张忠当场惊得魂飞不稳,跨下羽毛更是瞬间湿意盎然:“李统领,各位将硷军,还请耐心等待一二!”

      “明日,不,吾去去就回,”

      “半日,只需半日必给众位将军答复,还望统领手下留情呐.....”

      攲 䑶 张忠此时再也顾不得什么天使之仪,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贼军中竟然有如此狠毒之人。

      ꧽ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个面色狰狞的凶人,单凭长相就能把人吓尿。 렩

      如今又蹦出来一个心思狠毒퇽的文士,这让张忠明白,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这个贼窝。

      李屠夫能被称为屠夫,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对方虽然没有恶语相向,但是他麾下这些悍匪,确实让人心惊胆颤。

      这还㱳只是贼军的冰山一角,若是再加上周围一众尚未言语,却面露煞气的贼将,一想到这么多匪胆包天的家伙就在周围,张忠찼感觉自己肝胆在颤。

      对于之前那阴柔文士的言语,张忠丝毫没责有怀ૃ疑,观这些贼匪的恶行,可没有什么能让他们顾忌了。

      若真让这群匪类掘了皇陵,断了大汉龙脉㛻气运,不但他的脑袋搬家,张氏一族恐怕也难逃一死。

      阉人无后,但不代表其人无亲,至少大多数人,都是爹娘生养出来的。

      他们身后,也是有族人和潭亲人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李屠夫这样,一梦千古,孤家寡人晃擾荡的。

      “唉!”李唐转身瞪了逢纪一眼,然后面色诚恳向使者道歉:“天使莫怪,莫怪!”

      “吾这帮兄弟都是泥腿子出身,没啥文化!”

      “他们就这种德性,打打杀杀惯了,还望天使勿怪!”

      顿了顿,他见对方仍然惊魂未定,遂崿接着安慰道:“天使之顾虑,릫吾亦有所理解!”

      “可自去洛阳请示,唐与麾下众将士很有耐心,翘首以待三两日不成问题.......”

      李贼这是真心话,不是忽悠人的,因为他此刻是真心希望招安,以摆脱自己这贼匪的身份。

      所䠾谓招安,这个词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大致的意思妦是不会错的,就是当今朝廷以正统的名义,对李㵟屠夫所在的贼军进行笼络和招抚,或者说是对城外的贼军进行招降也无不可。

      只要正式接受朝廷招安后,李戝就不再是那个人弃民厌的贼匪了,而是真真正正的官。

      正所谓一招得道,全员升天,只要正式圣旨和印绶加身,李贼就可以在这个大汉地界里,做那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可以像朝廷的官老ꇸ爷一样,做那羔羊之上的狼。

      以后在吃羊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了,因为受了招安之后,他们身份便不一样了,可以与权贵同列,明目张胆的去吃羊,依퉱着法理让羔羊心甘情愿的被吃,还会感⢆恩戴德,宣扬李贼仁善之名。

      这転种待遇,何乐而不为呢,依照目前的情况,李贼接受招安无论是对朝廷,还是对军中的贼匪来说,都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虽然不能说是最好的选择,但目前李屠夫还真不到其他更好臎的办法。

      提头造反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堂堂正正的活,像个人一样的活吗,现在大好机会摆在眼前,没有什么顾虑了。

      䂆到现在李唐已经看明白了,想像个人一样的活,没必要一路和大汉死磕到底,其实换个思路还是可以的。

      造反文路到现在已经崩了,行之不通了,不如⑎来个招安藍,在朝廷这个大染缸里猥琐发育来的快活,至少能混个安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