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叔个个都是狼

      1976年底,上初中的时候听人们说,以后上高中都㡳要考试了,不再推荐了,我对这个消息很暻麻木,倒是不知不觉中发现苏‑老二有了变化。

      那时,初中是六年㤹级和七年级,从六年级下半期开ᥲ始ꖢ,苏老二便换了一个人一样,上课的时候不再打瞌睡了,过星期天也不寻我上山戳马蜂窝了,夏天也不喊我下河洗澡了。

      程门立雪渭待天馾明,

      面壁两年成真经。 䶯

      宝剑锋从磨砺퀳出,

      梅经寒霜别样红。

      七年꽔级第一学댩期期中考试,他的各科成绩竟然给我的水平一样了。呵这时,我朦胧中意识到,他是要走上学的路子了。

      ······

      ꒑春天来了,大地上各种ᑁ小苗心湷儿里都钻出一簇的磺鹅黄,经过昼夜温ꎵ差,逐渐变的老成起来,这种颜色在一场小雨后更加露骨,那ⲃ针尖儿一样的嫩芽䗉,悄无声息的,动枢作温柔的让人不可思议,但她刺破夜,䫳刺破黑,直上云霄刺破静止的乌云······。

       第二学期刚开学,老师就郑重的把我们毕业班的全体学生召集起来,老师说:“今年你们毕业Ɬ是要通过考试₴才能上高中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努力地学习葤,要知道县上高퓶中的教室里풔都安着电棒,窗户都是玻璃窗,教室的地面都是用水泥铺成的·ҋ··㒝···”。

      后来,校长就经常亲自为毕业班的全体师ꁚ生开会,⻕很快揨就宣布了考高中的时间、科目뛿、地点和公社㊷高中共⨎招收新生的人鰂数。

      临近考试的半个月,各科的老师都争抢着上课,特别是那教数学的乔老师,他除了在教室里一板一眼ᥛ地轲给我们讲“代数”和“几何”魐,还组织我们全体꿱毕业皀生U从又窄又陡的“黑眼儿沟”小路上下到沟半崖,在那半崖较缓的土坡上,让我们“羊卧地”一样坐在唹地럃上,他便给我们讲一个代数或踤几何题。

      蝑 后来我常鯵想,那乔볍老师不是不삛顾我们的安全,而是在努力地寻求着一种࿰特别的教学方法,增强我们的记忆。

      ⸛那一天,窿乔老师还让我᾽们像小羊羔一样“卧”在那土坡上,他说:“根据高中数学张老师的爱好,他一定会出这样数学题ຼ的··烏··”,说完,他把那个小黑板挂在旁边的一棵树枝上,给我们讲了一道利用三角形相似的性质求一条河宽的ಷ几何题,讲完了,又像放羊一样把我们갡赶进学奿校的ᅱ教室里Ꟈ。

      ⧵很快高中考试귳的时间就到了。那天下着大ꗋ雨,考场里ᙾ没有考号和准考证,一쓙个教室里一个教师监考,他嘱咐我们写好姓名和学校的名字,就在那夃教室里来回地走动。

      数哸学卷子发槭下来䱠,我发现最后一道12分的大题和那天乔老师在沟半崖上讲的那道几何瘻题一模鬪一样,连数犐据都没有变动。

      很贛快,我都把那꾶1蘊2分的题做完了,뱈最后的结果,那条河宽썤还是42米。㌲

      我用眼睛稛的余咻光看了一下젋左边的苏老二,他也把那道⼼几何题做完了,并且早与我开始做计算沠题了。

      ⶗也墝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突然听见那监考老师说:“不会做就交卷儿吧,解啥时㟔候了能在考场睡觉?”

      监考老师的一句话使全体考生都抬头互相地看,都看见苏老二用两条胳膊托阎着他那信球一样的脸睡着了,还没等我去碰他,那监考老师鮭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用廇手指弹了一下苏老二的额头焯说:“你不会做就뺼交了吧,考场上也能睡得着?”ꢧ

      苏老二一下子醒了颎,他揉獫揉眼睛看了一下那老师,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数学卷子就递了上ꆹ去,他走出了教室,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听ᇃ见考试结束的钟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