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爆炸部队

      除了云川,其他人皆朝北太一拜,有序的朝殿外撤,待人撤净:“云川?”

      “帝君。”云川俯身复拜。

      “宗途,是你?师傅?” 呌 “正是。” ᡬ

      剐见云川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北太又道:“好吧,本君且不管为何是你在簿为仙,地封桃止山,山主却是他人之事,本君此番前来,是想知道你与ꍕ魔兵猪交战的全过程,你要一字一句分毫不差஬的讲于本君。”

      “是,小仙当日……” 뉟

      云沐来到后山,用树枝戳了戳正在晒着太阳呼呼大睡的丈长小老虎,小家伙随呼吸而动的银色小翅膀讦细微呼扇着,身上的鳞片在窗口阳光ઃ的照射下也闪着五彩的光,一缕火红的鬃毛从头顶披到⎔背上,看着就让人想摸一把。

      见其只是眯䃍开一只眼看了她枅一下又继续闭眼沉睡,云沐顺了顺它的毛:“起来陪我玩会啊小狴犴。”

      깏这狴犴虽体型小,但麒麟体态的㵶它浑身厚壮,使得全身上下无不像一头穿了战甲的小老抉虎,威武异常。只不过此时它这酣睡的模样,着实没有半폲分人人所传冥界圣兽那让人望而生畏的威严样子。

      说起冥界神兽,不知为何,一万年前却执意下凡在云川身边呆了万年。就连天齐帝君随侍则源仙官及护鄄法马神都一同来寻过两次,可无论如何,狴犴都不愿同他们一起走,甚至强行带走它又自己跑了出来,且有绝食誓死之势,二人只能作罢离开,待天齐帝ꘘ君回去将其带走。

      云尘倒抽一口凉气,小狴犴也是䘽她喊的。他有帧些惶恐的的从后边跑了上来:“我陪你玩,我陪你玩。”一边说着,캎一边轻轻拉下云沐抚在狴犴鬓毛上的手,朝狴犴歉意᳾的赔着礼。

      狴犴站起ꩥ来甩甩身子,低声吼了蛵一声。云尘又立马回道:“您踬醒啦,大师兄也回来了,在大殿呢,这会在跟北太帝君谈话吧。”

      狴犴的表情上明显的一僵,当即拖着냔壮硕的小身쓊子跑了出去。

      “谁要跟你ン玩,我枠要跟狴犴玩。”

      “嘘嘘嘘!师傅都得喊他一声神君,小心师傅ở听见你直呼前辈兽名又会说你,前辈去找大师兄了。”

      “哦鴲……”云沐只好撅着嘴作罢。 䩔  ﲙ “这么说빫来,能做出掩盖这봂一切的人,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北太走下殿,站在了云川身边。

      “䑡小仙也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他们的证据尚且不明,目的更不明确,天界不会对此发兵吧。”

      “你说的没错,一切证据㈹都还不足,天界没有发兵之理,如若贸然发兵,势必会引起魔妖两界群起而反,届时遭受祸乱最严重的,还会当属凡界。”

      “会有破绽的,白璧尚有微瑕,他没能消除所有社人的记忆넣,便说明他并非詵做的天衣无缝。” 먐

      北太点点头:“所以寻证据一事,我想让你来做᜗,可以带着你未封柸仙的...师弟们,但...为了六界的暂时和平,天族与幽冥,暂时不会派兵,同鍸时也会避嫌쁰。”

      云ᔝ川二话삼没说,直接道:“帝君放心,护封地风调雨顺万泰民安是封地之仙职责所在,帝君即使不砝说,小仙和整个㈿桃止山也会尽全力去做。”

      鹤 北太点点头▋,他正是此意,凡界多战乱封地之仙确实有其责,这也是六界共知的,他们打着此쭊旗号出行,影响不了几界的关系。

      话刚落,门外传来一声急冲冲的吼叫,狴犴一路跑ꑶ了进来,还站在门边用肥硕꛹的小蹄子踹上了门,北太有㘤些惊诧的看着狴犴,早就听闻天齐帝君ꑌ闭关后狴犴便到曀仙界去逍遥了皍的传闻,没想到真的在此。

      只见一位十六七年纪红发少年伏地而起:“不行!”

      “狴犴神君?”

      ẏ 狴犴背着ر手清了清嗓子,昂着头道:“北太帝君找谁不行,非要找云川哥哥。”

      “云川?哥哥?”北太컬一头雾水的看向云川,这小子埻看ꬨ起来说话挺靠谱着边际的,怎么能把狴犴神君忽悠的喊哥哥,怕是他喊狴犴叔叔都不为过。

      看着北太帝君뎛一直打量自己,云川低头躲避复而又看向狴犴:“神君,北太帝君在就莫要再开玩笑了,小仙承受不起。”

      谁知狴犴直接扑向云川:“我乐意,我喊你爹他也管不到。”

      云川抬起扇子聖想将他挡住,可对面毕竟是长他数万年的神君,仅过了两招狴犴就用蛮力随手将他的胳膊反按下如同捆住他般将他抱在了怀里,压制㶞的他一点法力使不出来。无奈的他쒙只能䋌使劲躲着狴犴一直往自己身上蹭的脑袋,平日里兽态的狴犴他抱也就抱了,可变成人态还跟自己如此亲昵,他着实接受不来。

      北太看着狴犴的举动,心中暗道着这家伙叛变如此之快,帝君才闭关万年,他便找了新主人,随后咳了一声:“狴犴神君不要胡씪闹,我同鋑云川仙人在商量要事,事态严灆重,事关三界。”

      狴犴松开环ꏾ着云川的手,云川赶忙用扇子扫熫了扫被他抱褶的衣服,出了一口气并退了两步。

      贍 “什么要事,交给我啊,我来办,上天入地,你说什么我做什么,只要不让他ჼ做就行”狴犴想拍一下云川的胸口,无奈云川反应迅速又退了一步,狴犴拍了个空,干脆挡在云川面前,隔开了北太。

      “不可,此事关乎是否与譿魔妖两界开⭿战,如何开ᗍ战。神君是天齐帝君的座下神兽,这是六界皆知的事情,神君出面,一举一动皆被妖魔两界认为是天酥齐帝君䳋的意思,故神君出面,不合适。一是因为越名不见经传的人来调查,他们露出的破绽便会越随多。二是因为即便开战,我们手中有他们证据,也不会全面开战,只与小部分开战,到时将战场缩减到最小,尽量对其他三界不造成剘影响。”云川解释道。䓹

      北太认可的点了点头,章他欣赏的看着云川,方才是误䫖会此子了,此子对事态ꌳ分析的面面俱到,审时度䬌势的如此透彻,姛着实是可塑之才,为何如今两万岁了都未在仙界展露头角,不过也好,趁着其葷他神君未发现㠰这块璞玉,可纳入我幽冥任其一职:“不错,此番本⸄君与昊阳帝君入魔界,魔界虽不至七万年前的一盘散沙,但也是面合心不合之态,故云川说的完全在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