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性交上演活春宫

      等金东山走进厨房后就看巌到了那盘爆炒龙虾,龙虾已经被切成了一块一块的,炒好了就放在灶台上,

      看那一大쵖盘子金东山就在心中默默估算컅了一下,这只龙虾起码有三斤,野生的大龙虾三斤的重量,价格差不多要两万七八的样子,金东山的脸皮开始抽筋了,

      随僟后就在厨房里找了㼱起来,他想找一找有没有水桶,看看那条大黄鱼是不是在水桶里,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水桶, 웟

      很快视迦线就移动到那大锅上了,大锅的火已经熄灭了,锅盖还盖着呢,里面有一丝丝的香气传出来,闻了闻,的确是蒸鱼㋤的味道,金东山伸手去揭锅盖,那뼐伸出去的手都有些发颤,

      “嘶~~㜄~~~~~~~”,看到锅里的情况金东山这口凉气足足抽了半分钟有余,大黄鱼,是的,他终于看到了第三条大黄鱼,

      ਗ 在一个很大很大的盘子里,那金黄色的外表是那样的耀眼,现在已经没有鱼鳞了可颜色依然是那样的好看,鱼身上还有葱姜盖着鱼身,那香味儿就别提了,一掀锅盖就让人忍不住抽动鼻子,目测了一下这条鱼起码也有五六斤,

      可现在说什么都図晚了,已经被蒸熟了,谁还买啊?金东山忍不住握了딩握拳头,他现在也很想跟老婆一样,那根棍子就打那混小子一顿,伸袨手把锅盖重新盖上后金东山甚至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实在是被气蒙了,

      “爸,什么时候吃饭啊?”看着桦满院子的人金雨涵有些不高兴了,都跑她家来干嘛?不就是老哥弄了两条鱼么?金雨涵㷫才十三岁,平日里都是以学业务主ᮎ,家里的事情极少参与,还是个小孩子,흳眼睛里除了吃酫就是玩,学习也算是不错,班级可以排到前十了,反身进了厨房问了老爸一句,

      “嗯,等你妈把你哥打死就吃”,金东山几乎是⪴咬着픋牙说出的这句话,说完后就走出了厨房,他❴要把村民往外赶一赶,人太多了,

      而且这马上就到晚饭点了,那对全武行的母子估计用不了一会儿也得回来了,金东山和村民聊着天说着话,让他们先回去,他要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起码有七八个人和他说了,有朋友想购买那两条大黄鱼,希望和金东山谈⫒一谈,都被金东山婉拒了,说明天再说,

      这些村民也没有纠缠,慢慢都出去了,在海边哪个渔民不认识几个开酒楼的老板呢?尤其是打渔的,和那些酒楼的采购经理,酒楼老板更是熟的很,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消息了,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了,现在微信那么方便,朋友榶圈一发那消息几乎是秒知啊,

      ‘妈把哥打死?’金雨涵却是站在厨房门口思索了起来,嘴里还嚼着龙虾肉呢,哥都被妈打了好多年了也没打死过,不过看到老哥꤬被打金雨涵还煞是很开心的,这样的乐子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尤其是最近两年更是不᝶常见了,

      “疼疼疼,妈你轻点”,过了大约十来分钟后黄叶文扭着金海的耳朵就进来了,

      看到殥二妹那笑眯眯嚼着龙虾的样子金海急忙甩锅,“妈你听我说”,是小涵非要吃鱼的,所以我才做的,还是那只龙虾也是,妈你也知道我䆺不Ẍ怎么爱吃龙虾的,二妹最爱吃龙虾,她要是不吵着非要说吃我根本不可能做嘛”戎,

      “你给我等着,一会儿我再收拾你”,黄叶文怒气冲冲的瞪了女儿一眼,说了这么一句,金雨涵则是被吓呆了,管我嘛事儿啊?怎么老哥把黑锅扔给自己了?老哥忀太坏了,自己进来的时候老哥就在蒸鱼啊,恨恨的一跺脚金雨涵进厨房又拿了一块龙虾肉出来,太好吃了,趁着哥被老妈༬打的时候多吃点,

      煡很快金家的大门被关上了,当黄叶文掀开那锅盖的时候也是脸色发黑,眼皮子直跳,

      不过黄叶文也大松了口气,有些庆幸,⸂这条大黄鱼没有那两条大,也就五六斤的样子,可即使如此卖个七八万块也是不成问题的,黄叶文在灶台前站了足足五分钟锅里的鱼都快凉了这才颤颤巍巍的把那条鱼端了出来,

      当清蒸大黄鱼和爆炒龙虾端上桌的时候金海和金雨涵两兄쟰妹的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三妹金雨烟才五岁,根本没有那种吃昂贵海鲜是意识,不过这个小人儿也在抽动鼻子呢,也觉得今天的饭菜很香,不停的拽一拽妈妈的裤腿,也想吃饭饭了䟔,

      “爸,妈,吃饭啊,嘿嘿”,看着老爸老妈看着桌子上两盘菜那娆直愣愣发呆的眼神金海急忙提醒ኘ了一句,老爸老嘩妈不࿰动筷子他也不敢动筷子,为了今天这一顿金海可是差点挂了呢,还被老妈打了一顿,真不容易,

      몖 “吃饭!”金东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两个字,十万块啊,这两盘菜就值十万块,不,如果卖的好了十万块要出点头了,擢金东山活了五十年也没有吃杩过这么贵的一顿饭了, 誕

      刘之前听人说有钱人如何如何奢侈,一顿饭吃了几万几万还別觉得太败家,太奢侈訴了,

      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如此奢侈的一挻天,看着那金黄色的蒸鱼金东山差点哭出来,这哪是吃饭啊,这젌是吃黄金啊,金东山此时的想法就싺是恨不得把手里的筷子扎到金海的脑袋上,再烧上ዽ两⸉根元宝蜡烛,

      平日里吃饭的时候还时不时的聊上几句,今天这顿饭却是沉默了,金东山和黄叶文没有说话那是因为夫妻俩仕的心都在滴血,太奢侈了,就连大黄鱼的味道都没怎么尝出来,

      垛金海和金雨涵没说话才是因为吃的太欢快了,嘴巴已经被填满了,根本没有时间吃饭,也只有金雨烟这个五岁的小丫头时不时的哼哼唧唧说上两句,‘妈妈䴧我要吃鱼’,‘好吃,妈妈我还要吃Ḭ’,黄붜叶文时不时的给三女儿剥着鱼肉里的刺,小心翼翼的喂着三女儿,

      这条긔大黄花鱼可是不少肉ﳍ呢,足足五斤多快六斤的分量,一顿饭过后那只龙虾已经被彻底消灭了,

      鱼还剩下五分之一的样子,金海和金雨涵吃的是直打嗝,砸了咂嘴金海不满意婙的嘟֑囔渰了一句‘这大黄鱼也没那么好吃啊,絕难道是我的做法不对힋?下次换个做法’,这一句话引来廪的就是老爸老妈那凶狠的眼神,下次?下次直接把你打死算了,

      “站住!”吃ॴ完饭金海本想往直튟接溜回自己屋子里,却不想直接被老爸给喊住了,老妈也没有去刷碗,就那么直愣愣的瞪着金海呢,金海无奈的叹了口气,金雨涵见事情不太对劲抹了抹嘴直接跑了ؠ,顺带着把三妹也带走了,老爸老妈还要找老哥算账,看来这件事不算完,

      ൐“说,这三条大黄鱼哪里弄的?”金东山和黄叶文的眼睛仿佛几盏探照灯似得,就那么紧紧的瞪着金海的脸颊,

      “哦,这事儿啊,今天我去老虎滩那边赶海,那边人少,根本看不见人,

      你们也知道老虎滩那边浅滩礁石太多,无论是大粩船小船都去不了,石头又ꓵ多,礁石又多,危险的很,我寻思着咱㬦们村子这边的沙滩礁石区都被光顾多少遍了,就去那边了,

      慜 今天风浪也大,我本来是看到一个大的椰子螺的,就去礁石上掰那个椰子螺,却不想在水里看到了一个小型的鱼群,鱼群里还有几条黄色的鱼,

      我拿着抄网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捞了好多下,那鱼群也不知道为什么傻傻的,也许是被风浪赶过来的吧,就捞到了这三条大黄鱼,那龙虾也是在那边捉的,为䩬了捞鱼荭我那抄汊网和水桶都弄丢了”,金海半真半假的说道,说的是言之凿凿,自己都差点信了,

      “你这下子,这运气真是可以䀾去买彩票了,太好了,用手抄网竟然可以捞到这种大货溬,真為是见了鬼了”,金东山听了儿子的话也信了九成,

      因为金海的话䕟没毛病,㜊这⏱种野生大黄鱼根本没地方偷去,“不过老虎滩那边危险是危险了一点,海货还真是有点的,平日里去的人并不多,以后没事儿的时候少去”,说起来金东山还是更关心自己儿子的安全,

      “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妈,今天的鱼好吃不?我怎么吃着没什么味道啊?”金海点了点头,又看向了自己老妈,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不好吃你还吃了那么多?真想撕烂你这张嘴”,黄叶文又狠狠瞪了儿子一塶眼郯,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嘿嘿,我是说我的手艺赕没有老妈的手艺好,下次让老妈做我肯定就觉得好吃了”,金海急忙拍起了马屁来,却不想很快就拍到了马腿上,

      “下次?下次直接打断你的腿,你这个混小子,这种大货也敢直接做了吃,你是不是想气死我?”黄叶文说完后直接过去狠媅狠拍了金海的脑袋两下,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貴就打傻了”,金海急忙捂着头逃窜,很快屋子里就剩下金东山和黄叶文夫妻俩了,

      “⽭这个臭小子,真是不知道随了谁,这胆子大的能把天捅个窟窿,哎”,金塢东山看着儿子夸张的跑掉也很是无奈,哭笑不得,

      “老头子,这两条大黄鱼可得好好找个买主,可别贱쳫卖了”,黄叶文提醒啱了一句,本来三条的,被吃了一条,这剩下的两条要是再贱卖了估计黄ℐ叶文会气吐血,

      “放心吧,这消息估计很快就会扩散出去漝了,估计到了明天来看鱼的就不会少了,贱卖不了,想贱卖都是不可能的,我去再给鱼缸里换点好水,喂喂鱼,可别饿坏了”,说完金东山就去伺候那两条大黄鱼了,像伺候祖宗一样,

      該金母则是去刷碗了,而金海这败家子的做法也瞬间再次出名了,一夜之礖间几乎东仙村每家每户都在녅讨论金海,

      到了第二天就连西仙村的人也在讨论这件事呢,纷纷骂金海是个超级败家子,不知勤俭持家过日子,谁以后要是嫁给짨这个败家子可算是倒了霉了,而西仙村黄哲山听了这些话也是脸色发黑,无他,他有可能就是未来金海的老丈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