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np人生

      蠢货可能窃据高位,但永远不可能有实权,除非他能一力降十慧。

      天心门依靠祖荫的“大人物”们,自然是没有这种一力降十慧的能力;然而与之对应的,作为天心门这个天下第一正道大派的掌舵者,付士奇不仅仅有相匹的智慧,更有着冠绝天下的实力。因此,当他有耐心和天心门的“大人物”们遵守所谓的规则的时候,那天心门在一件事上就可以有很多态度,而当他想要掀翻桌子的时候,只需要其中一部分人的的支持,甚至中立就足够了。

      掀翻桌子之前,付士奇和严仲对话,实际上便是争取对方立场的一致性,当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之时,轻飘飘的,一个“大人物”便人头落地,神魂俱灭,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白望也乐呵的将这个“战绩”背在身上,和付士奇、严仲达成了一致。

      三人默契的态度,令那些大人物不禁齐齐后退一步,隐隐中有人甚至祭起了护身法宝来。

      冷眼横扫了刚来的所有人,付士奇缓慢而柔和的说出令他们双腿打颤的话:“我并不会在意,今天你们会死几个人。”这一句话,让剩下其他人心惊胆战,他们这才想起,眼前这位书道人,当年也是杀得一个时代都低头的人物。

      “因为只要对剩下的人来说,有足够的利益,他们就会主动替我圆这个故事;更进一步来说,就算你们今天全部死在这里,凶手也只会是白望,而白望,也会乐意承担这个罪名。”

      对于这些长老而言,家族的利益绝大多数时候更高于门派的利益。所以有足够的利益,昨天还是联手的盟友,今天就可以出卖,然后顺理成章减少一个竞争对手;而凶手只能是白望,因为这是一个一箭双雕的事。

      其一,天心门高层永远不能,也永远不会自相残杀。

      其二,天水郡两个大势力明面上不能有统一的态度。

      两个本应该对立的势力,在其领导人卓越长远的目光下,此刻有了合作的默契。

      于是在付士奇说完之后,白望玩世不恭、笑嘻嘻唱和:“能在书道人和太平真人手下,屠杀了这么多天心门的大人物,怎么的,我也应该能名震天下了。”

      严仲却是不再言语,算是默认了一切。

      其他“大人物”被威慑得半天没有人敢说话,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直到其中一位还算是有见识的长老,被众人以眼神票选了出来。

      他被推出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家族最弱,所以其他人都看着他。

      陈立强,陈家的家主,也是天心门的长老。硬着头皮出列的他,大概是被那一句关于众人瞧不起付士奇的话语所摄,先是恭敬的行礼,而后道:“请掌门示下,我等应该如何行事。”

      付士奇冷峻的脸这才柔和了下来,声线依旧柔和:“陈长老可记得我天心门如何壮大?”

      对于自幼就在天心门上长大的陈立强,对这一段历史自然是烂熟于心,他缓缓将天心门众位先烈是如何将天心门的名声扩大,又如何将天心门一步一步做大。

      说这一段的时候,陈立强并不忌讳一旁的白望,因为付士奇既然这么问了,自然会替他撑腰。

      陈立强倒是有说故事的才能,将天心门壮大的历程说得如同历史再现,栩栩如生,到最后,他说:“承道于天,有感于心。我天心门使得天下人人皆可成仙,因而才最终成为正道第一大派!”

      言语中满溢的自豪,让一旁的白望忍不住啧啧两句,但这一句啧啧中满溢着与陈立强的自豪相对的嘲讽,然后白望替付士奇问到:“可是。”他刻意的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语气,假装疑惑的问:“真的人人皆可成仙吗?”

      陈立强自诩有付士奇撑腰,自然要和白望辩驳一番,丝毫不虚的他用最洪亮的声音回答:“自是如此。且看而今,天下众门派争先效仿我天心门,建立道童制度,使得人人皆可求得仙缘,天下每一个有志者,都有了可以成仙的希望。如何不是人人即可成仙?”

      他又阴阳怪气,半是嘲讽半是解释:“当然了,这个成仙自然不会是真正的成仙,只是说有了仙缘,踏入了修仙路。白家主不要误会!”

      白望丝毫不在乎他的阴阳怪气,反而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来嘲讽:“陈长老,我白家有医科圣手,尤擅眼疾,脑疾。看在付掌门的面子上,我可以为你减免一部分治疗费用。”

      陈立强色厉内荏:“白望,我天心门掌门当前,大衍峰峰主在此,你何以无故嘲讽天心门长老?你这是瞧不起我天心门吗?”偷偷看了一眼依旧无动于衷的付士奇,他又道:“再说了,我天心门掌门问话,我对答,又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

      便是生气,他依旧没有底气和白望硬刚到底,只得先提付士奇、严仲二人的身份,这一操作,是提醒白望不要太过放肆,也是在提醒付士奇、严仲二人各自的身份以及身份所带来的立场。

      最后看付士奇无动于衷,还要再点一下付士奇:这是你问的,我答的,你不能让我受外人欺负啊!显得有一些滑稽。

      家族派的其他人自然不会让他们推出来的代表孤军作战,纷纷出言应和,但大体就是在提醒付士奇:我们是一家人,你不要任由外人欺负我们。

      白望自然是懂得言外之意,弦外之音,但他依旧不怂,因为他更知道,付士奇此刻在想什么,白望笑呵呵:“严真人不愧神机妙算,刚说我杀了天心门长老,没想到马上就要一语中的了。”

      借助于他人的实力而有的色厉内荏永远都是一戳就破的泡沫;而像白望这种人的威胁,才是实打实的致命。

      于是白望话一说完,家族派那些壮声威的人,纷纷闭口不言,只有陈立强不得不大声求援:“掌门!”

      见气氛已经被白望烘托到位,付士奇方才开口:“不必如此,白家主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他一句话便将众人的惊恐打消了大半。

      “但白家主所言非虚,这天下还有太多的凡人无法修炼了。”

      陈立强一愣,很不能理解:眼前这位天心门掌门,为什么要推翻前任掌门所言的宏愿,要推翻他天心门上下都认可的功德业绩?他不解,但很快他便想到了一点关键:足够的利益。

      “足够的利益,足够的利益!”陈立强脑海里回荡着付士奇所说的这一句话,内心明悟:“这个利益,能让掌门推翻他最尊敬的师尊所说的大宏愿,推翻他生平最大的业绩,推翻整个天心门有史以来最引以为豪的功德业绩。”

      “这个利益,能让白望放下和天心门的矛盾,要与我天心门一起做事,甚至是主动替掌门做一个黑脸恐吓我等。”

      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严仲,陈立强终于明悟了,他道:“陈某知道了,这个天下确实有太多的凡人无法修炼了。”

      在“天下”二字上,他的音重得如同闪电炸响在其他家族派“大人物”的脑海中。

      严仲终于出声:“还不算愚不可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