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体焚情

      赵星辰话音未落,许多监察國使的眼色皆是一变,然后斐钦言就上前道:“主上,属下认为此举有些许不妥。”滗 庢

      听此,赵星辰眉头一挑,饶有兴趣地看着斐钦言,说:“哦,斐卿以为有何不妥?”

      ⛂斐钦言对着赵星辰拜了児下去,然后起身恭敬道:“回主上,属下以为,每一个在位许久的监察阁主事肯定是和他的属下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一套行事ꮋ准则以及常年累月下来的办事默契,才有了如今‘有事必应’的办事效率,若是贸然换了监察阁主事之位,那新来的监察阁主事必㘉然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才能拥有一批办事默契的属下,而这磨合的时间内,各地监察阁的办事效率也将大打折扣,恐不能符合民众的需求。”

      “斐卿言之有理,然,各地城主若无所制约,长期以往,必生妄念。轻者贪污受贿耱,重者剥削百姓、致䈍使公平丧⡐失,百姓的利益也将得不到保障。뫔一方面是百姓利益的损害,一方面的监察阁黛办事效率低下,孰轻孰重,斐卿岂会不懂?”

      赵星辰㒊面无表情地看着斐钦言,字字珠玑。

      而斐钦言听了赵星辰的话,只好빎再次对着赵星辰䲝拜了下去,沉声道:“主上高瞻远瞩,›属下受教了。”

      “起来吧퉋。”

      “谢主上蛖。”

      谛于是斐钦言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神色有些凝重地站着。

      赵星辰又看了看还趴在地上拜着自己的叶倾凤一眼,然后继续说道:“诸卿若无其他意见,就先回所任城市交代交接之事,两天后,我会安排新的监察使前往接任。好,叶卿留下,其他人都回去吧。”

      “是!”

      于是,除了叶倾凤,其他人都脸色各异地拜㱏了下赵星辰,有й序地离开了。

      赵星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各个监察使慢慢离开,待到所有监察使都离开了,赵星辰赶紧走下了高台,将叶倾凤扶(了起来:“倾凤姐姐,委屈你了,快起来。”

      碕于是,叶倾凤就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说:“你这么做肯定是事出有因,我不打紧。” 涧

      “多谢倾凤姐姐体谅,我这么做是为了做给其他人看,好让我的计划可以执行下去。”

      赵星辰将叶倾凤扶到高台的阶梯处,然后两人一起坐了下去,然后赵星辰继续说道:“那倾凤姐姐觉得我这个决定如何鞉?”

      叶倾凤点了点头说:“你的顾虑是对的,但斐钦言说的也没错。像我就早就和手下的弟兄处成了兄弟,有时候一ᦌ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你贸然换了主事,恐怕我手下的弟兄都不太适应,办事效率自然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不过……这个顾虑你从前应该就有꺫过,为何到今天才做这个决定톙?” 螈

      “以前,我是看各地城池的发展都算是稳定有序的,我才没롲过多注意这件࿝事,但近来我发现,竟有城主和监察阁主事都是平天盟的人,他们暗中勾结,培养心腹,任人唯亲,已经将整座城主府当作了他们的分舵基地。现在那座城市看起来稳定,可一旦事发,我们前往围剿,那城中百姓的性命可能会被其当作筹码,危如累卵瓤。所以,我现下做的这个决定,颡是准备派人前往各个城市进行调查,暗中拔除平天盟余孽,걣以及调查城市中是否有他们布置的毁城阵法,然后将其破坏,以保百姓㹕平安。”

      叶倾凤听完瞳孔讎剧쬳烈收缩莀了起来,惊奇繥地问ң道:“竟有此事?平天盟的渗透竟已深入至此?”

      赵星辰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说:“我也是前天才知道。”

      叶倾凤略微思索了一番,然后说道:“前天,是ƍ我和斐钦言去搜捕夺天五怪的那天……这么说,䆮是北山城咯?”

      倪赵星辰脸色凝重地回道:“是,是北濯暗中传信给许知秋,信中言明了他和斐钦言都是平天盟的人,但他一心簹为民,见百姓在天顶阁统治下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也就失去了对天顶阁ᘱ的反心,打算叛离平天盟。但他的家人在斐钦言的掌控之中ո,他不敢贸然动手굍,只能暂时跟随斐钦言的指令行事,式并暗中传信来寻求我的帮助。”

      但叶倾凤却是不屑地说:“哼,加入⥷平天盟无异于与虎谋皮,现在他这样也是他活该!”

      而赵星辰则是淡淡地说道:“他是在理事会时期见百姓受苦才加㿉入堍的平天盟。”

      听了这话,叶倾凤Ӳ脸色一滞,点了点头,有些不好诃意思地说:“那这样……也怪不得他了……”

      趲“所以,我之所以把你单独提出来斥责,就是为了迷惑他们。让他们以为我做这个决定,是因为你的失职,而不是因为쀰北濯暗中传了信给我,以保他的家人平安冁。”

      叶倾凤了然一笑,笑道:“我就说,落山城的事你可比我知道的清楚,哪还有你不知道的?”

      赵星辰也笑着看向叶倾凤,栀说:“好了,两天后,就麻烦倾凤姐姐前往北山城接替斐钦言当北山监察阁主事咯。”钩

      叶倾凤点了点头,但又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地看着赵星辰说:“但我还有一个疑虑,你说这封信,会不会是平天盟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除去斐钦言?”

      只听赵星辰回道:“姐姐嫑的疑虑是对的。所以,还要麻烦倾凤姐姐秘密去一趟云雾山,若斐钦言是平天盟的人,那他的话也就不可信了,所以夺天五怪可能还在云雾山。倾凤姐姐只需要探查夺天五怪是否真的还在那里,无需恋战➝。只要夺天五怪还在那里,那斐钦言的身份就肯定有鬼。那北濯的信……就可以相信了。”

      “好,知道了。”

      叶倾凤赞同地拍了拍手,刚想蓆起身离开,但突然想到什﷼么,就转头再次问龻赵星辰:“对了,你准备叫谁接替我的主事职位?”

      赵星辰狡黠一笑,说:“就许知秋吧,他ꘜ喜欢你,ﱆ一짓定会尽心尽力地帮你把监察阁狵管理好的。”

      但叶倾凤却不满地쬹皱了皱眉골头,说:“干嘛安排这个烦人的家伙啊ᕎ?”

      赵星辰怜惜地看了叶倾风一眼,无奈地说:“倾凤姐姐,你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去好好爱你了,那个姓苏的……不值得你去等。뿛”

      一听到“苏”字,叶倾凤的眼神当即颤抖了下,然后小心翼釄翼地看着赵星辰,说: 蓖

      “星䷜辰,我ᆰ还是不相信,那是他会做出的齮事……”

      听了□这话,赵星辰突然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有些激动⬦地说:紉“要舉不是他把我突破到九印的事告诉那三个理事,我也后不会被抓!要不是他把燕兰带到裁训决之地,燕兰绝不会死!项伯父也不会死!都是他!都是他!”

      叶倾凤不敢看赵星辰,再次小声地说:“㪼也许……他是有苦衷的……”

      “苦衷?呵!”

      赵星辰死死盯着叶倾凤看,言辞激动地说:

      “是什么样的苦衷可以让一个人背叛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姐妹?是什么样苦衷可以让一个人害死将他养育成人的义父?是죺什ꦑ么聫样的苦衷可以让一个人抛下一个爱了他十几年的人?哈?倾凤ꛫ姐姐,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苦衷?!”

      听了这话,叶倾凤眼神黯淡地低下了头,无话可说。

      “倾凤姐姐你说不出来了吧,他就是个背叛者!倾凤姐姐,你섶以后要岇还是在我面前为他辩解,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赵星辰怒视着睥叶倾凤如此说道。

      听了赵星辰的话,叶倾凤长出了一口气,然䲙后从阶梯上站了起来,对着赵星辰拱了拱手ᵎ,恭敬溉道:“属下知道了,若主上没有其他事,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赵星辰看了叶倾凤的反应,先是愣ᦚ了一下,然后苦笑了下,低下了头탂,沉声道:“没事了,你退下吧。”

      “是!” 둳

      于是,叶剅倾凤抿了抿嘴,仰着头,努力让在眼里打转的泪水不落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殿外走去,不⹛一会,就没了踪影了。

      赵星辰᰷呆呆地盯着叶倾凤走去的方向,眼眶慢慢翳泛红,声音颤抖地说:“苏大哥,到底为什么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