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生吃奶吃高潮了

      굽温铭端正自己的坐姿,一脸谄媚地望着老疯子。

      “老前辈,怎么说?我们谈谈?”

      “好说,老夫也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人。”老疯子捋了捋胡须,一脸得意。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果然和我心中想的一样,前辈是高人,断不会和我一般计较,也不会忍心看我可怜无㶩辜少年惨死。㭮前辈果菥然有高人风范啊,有大将之风啊。”温铭一顿乱夸。

      “行了,拍马屁是要不着痕迹的,你这痕迹太重ﲒ了。”老疯子摆摆手,对温铭的马屁功夫感到ꀳ失望。

      温铭笑了笑,然后说道:“马屁功夫虽然不好,但却是小子的一片真心,小子是真的佩服前辈。”

      “这还有点样,不过痕迹也重。算了,以后再说吧,还是先谈正事吧。”老疯子不▦想与温铭继깣续ꕶ在马屁上研究。 ⢰

      “好好好,那我就不说大嚏实话了,直接问了,前辈要怎样才愿帮我?”温铭直接问道。

      老疯子捋了捋鮙胡须道:“很简单,我给你功法,你帮我一个忙。”

      “你不会是想Ћ让我放你出来吧?这我可做不到。”温铭害怕老疯子想ꌽ要自己放他出来,连忙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做不到,你修为还差得远呢。”老疯子眼神低沉起来,“我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些消息。”

      “什么消息?”温铭问。

      “我以前有个老朋友,我!和她已经六十多年没见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你帮打听一下。”老疯子神情黯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过往。

      “老朋友?谁?”温铭问。

      “澹台筱华,以前号平阳仙子,现在就不知道了。”老疯子说出这个名字,眼里有些亮掆光。

      “没听说过啊。”温铭皱了皱眉,“她在哪?”

      “她没在落阳山?”老疯子吃惊地问。

      “没有啊,从来没听过。”温铭实话实话,的确没听过什么澹台筱华。

      “怎么会?”老疯子诧异,对于这个结果感到十分意外。

      ᡋ“要不我回去打听打听,等有消息了再告知你?”温铭看老疯子有些失神,连忙说道。

      “这样也好,她也许去闭关了吧,你去打听,总能知道她的쨾。”ḫ老疯子说。

      温铭点头,一副十分乖巧的样ꡅ子,然后说道:“那……功法?”

      老疯子轻笑一声,“知道你小子没᚜忘记,行,我这就航传给你,不过这次只传你一点ꈁ,等你打探到了消息,我﵃再传你其余的。”

      还留一手,行,那就留吧。

      “好,您帅您说了算。”温鈔铭连连点头,丝毫忤逆的样子都没有。

      “我传你的ᬰ功法叫懛做大阳无极功,是一门十分烈性的功法,有此功法在身,便可抵挡大部分阴寒之气。”老疯子说。

      “大部分?为什么不能全部抵挡?”温铭抱怨。

      ﯰ “톧因为还有一部分需要你的意志抵挡,尤其是你的好色之心。”老疯子瞄了一眼温铭,轻笑一声,“还好你修为极低,又没什么背景,应该没人看得上你吧?这就很好了,只要没女人接近你,你就没事。” 谯

      ༛温铭脑瓜子嗡嗡的,什么意思?

      ੬“你的意思埁是我不能近女色?”

      “男子属阳,女子抱阴,本来阴阳相合是好事,但你体质特殊,这男女之欢你是享受不了了,当然,你要是实在不怕死,也可以试试,大不了走火入魔悢,爆体而亡嘛。”

      老疯子说得轻描淡写,但温铭却丝毫不敢尝试。

      聣只是有些憋屈,他在心中有些骂娘,这不是自我阉割了嘛。↶如果连这都不⒌行,还算什么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难道犴一辈子都要如此?”

      老疯子瞄了一眼小塢家伙,“瞧你那点出息。”不屑地轻笑了一声,荛然后又道:“只要你境界攀升得够快,达到了金丹境,这些事也不无不可。”

      温铭心里放心,还好,还好,还有机会。

      擌 哎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ⴌ

      不过仔细一想,又想要骂娘。竟然要达到金丹境,以他的资质,本来金丹就无望,就算金丹有꒟望,按照山上大多数的状态䆍,那还不得等到五六十岁了才行啊。

      五六十岁?!这如何䖛等得了。

      上辈子做了一辈子的舔狗,舔到最뿂后一无所有,连手都没摸过几回,难道这辈子也碠要这样?

      然后等修炼到了金丹,再倚老卖老,勾引一个入门小姑娘?

      这种事,怎么笱有脸做?

      温铭摇摇头,觉得人生无望。

      看到温铭一脸的低沉,老疯子叹息了一声,随ᧂ后说道:“行了,别䍝想那么多,保住命再说,先把功法口诀记住吧。럲来,跟我念,大阳无极,守阳缺阴……”

      温铭想想也是,想那么多干什么挷呢,还是先保住命再说吧。

      他静下心来,跟着老疯子记口诀。

      记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将老疯子教的口诀都记下了。኱

      “这些便是大阳无极功的上篇,你回去之后好生修炼,最好是在子时,每晚运行它七八个周天,阴寒之气自然会远离你。好了,你下去吧。”老疯子摆手,开始赶人。

      ྖ温铭站起身,拱了拱手,恭敬道:“多谢老前辈了。”퇤

      “不必谢我,记住我们的交易就行。”老疯子说完,便消失在了洞内。

      “是,不敢忘。”温铭连忙收拾好食盒,然后快步往回赶,他今天的事还有好多没做,挑✹水、洗衣、劈Ϥ柴、扫地……

      一箩筐的事,在这꫽耽误了这么久,也不知能不能做完。

      他在雪地上狂奔,行了没多久后,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一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是风凝雪。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冰冰,就算是青衣外披了一件十分可爱的쀑白色裘衣,看起来,依然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嬹。

      温铭学了上숶次的教训,不再主动说话,只是快步来到这边,想知道这女䎵人想要搞什么名堂。

      他驻足站立,望着风凝雪俏丽的容颜,静默无语。

      风凝雪也没有开口说话,也只是望着温铭,大⾖概是等得太久了,还没等到⫡温铭主动开口,便道:“你为什么不打招呼?”

      我去,这也不行?

      温铭有些䱲想要骂娘,怎么说话也不是,不盗说话也不是,这女人真쀴难伺候。

      当下连忙道:“额,我以쎌为你会先打招呼。”

      “我不喜欢主动打招呼衴。휇”퓍风凝雪淡淡道。

      真巧,老子也不想。

      温㡯铭嘿嘿笑了笑,“这样啊,那我下次诲注意。”䡹

      风凝雪没有说话。

      温铭心中叹息,这女人到底想怎样啊,怎么又不说话了?

      “额那你是在这里等我?有事?”

      “这条路没其他人,自然是在等你。”风凝雪溵面无㞑表情,眼睛却下移,看向了那个食盒,“今天我没找你帮忙,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老子需要接近老疯子啊。

      杗 温铭提起食盒,“这个啊,因为我昨天和老疯子有约,说了今覣天要来给他送饭。”

      즮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

      “因为我没找到你。”

      “我就在紫苑竹海纐,从没有出去过,并没有看到你来找我。”

      也许我取得时候,你去拉屎了吧샴。

      㔕“可能我去的时候,你凑巧走开了吧。”温铭摸了摸鼻子,心想风凝雪这样的仙子需要拉屎吗?小仙女会放屁吗?

      天上的云,是不是就是仙女们放的屁?

      温铭忍不住好笑,心想要是这样,那疤仙女的形象可就没咯。

      “你在笑什么?”风凝雪问。

      “没笑什么啊?”温铭否悆认。

      “我视力极好,也不傻,能分清笑与不笑。”櫽风凝雪淡淡说潺。

      你不傻,就是有些呆而已。

      “这样啊,那可能我笑了吧。”温铭笑着说。

      “笑了就是笑了,没笑就是没笑,为什么要说可能?”风凝雪面无表情地追问,像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得到尼姑。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烦人?你唐僧吗?

      “额。”温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첋,和这女人交流太难了。

      他轻咳一声⦲,说道:“可能就ꀊ是因为我自己不太确定我自己笑没笑,所以要说可能。”

      风凝雪又不说话了,只是望着温铭。特

      䚻 温铭挠挠头,怎么办?第一次聊天聊得这么尬,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接下来该说什么?她怎么还不说ꮻ话?哎烝,这女人好烦,好难搞。

      “那个,你要是没事,我就梕先走了啊。”温铭试探着说。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代替我送饭?”风凝雪开口。

      “我不是说了吗?我和老疯子有约。”

      ꃢ “这是你的事,并不是我的事,你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事后也没有和我说。”听风凝雪的话,应该是有些生气了,但她的表情宆和语气,让人完全感受不到这一点。

      她还是冷冰冰的,像一个智能音箱,除了长得好看ౡ,没有任何区别。

      “我这本来要去说的,你这不筥是先来了嘛。”温铭心好累,突然好像打人。

      “你要是准备去说,你就该在㺈那边转向,而不是縡沿着直线,朝这边来,你在骗我,你根本没想过要去找我说。”风凝雪指了远处一个方向。

      温铭头都要裂了,大姐你杀了我吧,这女人太恐怖了。

      “我……行吧,我实话实说,我的确没想过要找你去说,之前我也没找过你,我就是自作主张地揽了这件活,怎么了?”温铭干脆破罐破摔,实话实䴩说,看她能把自己怎么样。

      “我知道。”风凝雪淡淡道,没有发怒。

      你知道,你还问那么多伙干什么?非得闹这么僵吗?

      温铭ጙ实在无语,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生物,怎么这么神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