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余大吊,你这家伙,不会骨子里就是个仗着皮肉勾搭女人的怂货吧!”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老虎呢,没想到就是一只老鼠,连纸老虎都不算。”

      噶 “知道吗,我听到那个女孩说你是风城市的状元,甚至卷面成绩是两年前全省第一。”

      ┪ “我都快吓死了,以为是什么牛㙼鬼蛇神有什么癖好喜欢扮猪吃老虎被羞辱,没想到啊,你还ㆣ真的就是这吊样,一个没有魔法天赋只会抄写咒文뇱的废物!”

      “你咒文学得再厉害有什么用呢,还是用不出魔法,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旁门左道使出了魔法,但你被魔能石排斥,没有魔法天赋可是板上钉钉的。”

      “뢭除了实力变强了一点点,你不还㭩是夹着尾巴当狗吗,给那些女人当舔狗,整天躲在女人后面,没了女人你什么都不是。”

      “就像现在这㑂样,你只能躲在某个角落瑟瑟发抖。”

      ♐ “你哪儿来的勇气和我提黑暗契约?等哪一天我把你队里的那群木垢都收了,你到哪里去摇尾乞怜。”

      温不语等了两三分钟,不见余玉襾成动作,也不见他隐匿效果结束,便开始翶大骂起来。

      他明白要是ꄞ骂娘什么的,余玉成根本不会在意,但如果是骂这些,绝对会击到余玉成的痛点。

      所以温不语一边大骂,又随时等待着余玉成꾥沉不住气冲出ꏍ来。

      但是余玉成没有半点回应。

      这些的确是余玉成在意的。

      힦 无论是谁,曾经拥有过辉煌的成绩、惊人的天赋,享受万众睹目的待遇㫭,突然一落千丈,即便例再怎么无所谓周围怪异的目光,也会不禁回忆过往,再看看现如今的自己,空空ꚜ迷陷ꗝ在回忆之中。

      余玉成抓住曈칐昽伸出킥的手,摆脱獯过往,重ꟺ新开始。

      而如今却困在了对这些女孩的自责之中。

      萊他的确是用命守护女孩们的安全,但无法否认的是他一逊直拖妍了团队的后腿,无论是在执行任务还是团队评级,也会因为他而无法接受任繇务,就像是今天这样。

      他的梦里,除了妹妹们安心的笑容쎪外,也期盼着能看见那些女孩对他露出满意的笑容擒,而不是因为他以命拼杀而无话可䳜说的认可。

      他也会被噩梦惊醒,梦见女孩们因为他而死的惨状,或是见她们一个个失去明亮的未来。

      ⹋ 对于他而言,刬唯有那些女孩是不能亵渎的存在。鲳

      但余玉成没有因为温不ꎱ语的谩骂而愤怒地出击。

      对于쵁跳梁小丑,没有絜动怒的必要。棨

      졧温不语骂了许久,还没见到余玉成露出破绽,心中担心余玉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从大门或者那一处暗道逃走了。

        喉咙也有些干燥,想着再骂一会儿就喝口水歇息一下。

      而时机묯正是此刻。

      两道火넂焰之墙的中间突然闪过一道模糊的뙕人影,反射着白光的短剑在火焰摇晃的下一瞬出现,刺向温不语的咽喉。

      温不语必然可以激怒㕨余玉成有所戒备,在他气力充足时绝非好时机,在他停声歇息时也必然加强戒备。

      最好的时机便是他气力不足却要鮰强撑的此刻。

      ᧝ 뽭这一剑,直刺咽喉。

      温不语毫不怀疑余玉ꡗ成这一剑的杀意,且不论过往的侮ↇ辱,他刚刚可还没少骂过。

      水幕在短딈剑还未靠近温不语咽灆喉的时候就已经涌出,紧随着还有耀ꋞ眼的光盾护住温不语身体鸱的要害。

       而短剑也未完全刺向温不语,在水幕出现的瞬间余玉成就收起了短剑,后跳几步重新归于暗影。

      余엓玉成当然不会觉得自己的动作可以快到对方反应﹇不篸过来连魔具都用不出,ì也不会单纯到以为温不语一个大少爷会没有防御魔具。

      这一剑本就ﺨ是试探,先将温不쁮语的防御魔具逼出。

      原쑍本余玉成只是想逼出环御水幕即可,但没想到温不语竟然会将光盾也交了。

      不断扩散的水幕将余玉成的活动空间一点点减少,他被水幕与火墙包夹着。

      温不语身后是他的小弟,余玉成可不指望他们ꎩ遵守规则,而温不语也没有傻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明白自己只要看住火墙的夹角出口ၨ就好了。

      密但余玉成并不慌张,水幕扩散到一定区域就会停下,也因为❁水幕的关系烠,尽管现在身上的暗影力볰量变得微弱,身形极易暴露,温不语的视线也被水幕遮挡而模糊。

      魔具内的魔法都是一次性的,用完之后需要再做补充。

      一个人能够佩戴使用的魔᧶具有限,ű因醛为装备魔具也需要消耗精神力䐷,一旦超出负荷程度就会影响精神状态。

      숪以余玉成对于温不语的判ꏻ断,他身上最多还有两个三级防御魔具,因为温不语的项链、法袍和痨几枚戒指都是与攻击相关的。

      两人都在等待₭,等待水幕消失的瞬间。

      ̪余玉成的身形渐渐显露,水幕也一点点衰竭。

      他即将嵩再度化身猎人。 徺

      水幕失⾅去力量供给,化作散乱的水珠滴洒溅落在地面上。

      银胟光再次被㏨照射绳在温不语的面庞上,这一次是从違温不语的右后方,⁍他视线的死角。

      橘红色的火焰防护罩迅速将温不语的身体包裹,热浪将温不语的衣服撑起。

      余玉成再次后跳拉开距离。

      “火球术!”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遁入暗影,因为魔力已经不够他再拖延下去。

      从一开始他就使用的是老旧的火把,尽量地节省魔力。

      第一发火球击打在火焰防护罩上,有着特殊咒文法阵加持的火球直接将火焰防护罩打碎。

      与此同时温不语也꼆反应过来,㰞吟唱完毕,回应他캙一发火球术,这种时候只有火球术最能解决危险,到最后嵈火系魔法师就是要用火球结束战斗。

       “火球术!”在第一发火퀚球奍术使솘出的间隙,第二发火球就已射出。

      ᳾这一次是真正的火球鼠,因为系统的技能尽管能够瞬发,但也需要时间缓冲。

       而现在他已经顾ႇ不得节省魔力了,因ᅺ为机会只有一次。

      뵣 “火球术!”

      第二发火球与温不语的火球在温不语身前一米不到孿爆炸,这爆炸让温不语的小弟们群起准备吟唱。

      他们是不会理会规则的。

      而第三发火球已经到来了。

        有着先前释放火球术残㔷余能量和商樗式咒文米罗法阵增幅的大火把,륬完全命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