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狼狈双妖也是苟道高手,仗着自己的天赋法阵玄妙无穷,早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如今躲在妖阵中,眼冒绿光,暗㱴暗等待时机,

      无需正面硬碰,只需把人类修士困在阵内就行,

      悙等修士法力耗尽,它们便稳操胜券。 ອ

      陈王䞃两位师兄弟也是狡猾之辈,互相串通过后竟也不轻举妄动,敓两人互为倚仗,形罖成掎角之势,

      雨师旋倒是想出手,但她是在场唯一筑基境修士,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一默但她出手又短时间拿不下两妖,一行人䇥就算彻底没戏了,

      种种心机计算的交锋之下,形成一个诡异场面,

      大眼……瞪小眼

      在场双方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隔空斗法,妖阵内狼兲烟滚滚,狂风呼啸,大家一动不动,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赵长安此时早已经贴在了冷美人身边,胳膊挨着手臂,亲密无间,狼烟呛人,师姐身上宁静悠然的清美香鍂气能中和掉呛人的狼烟,

       可,大淥家怎顫么都干瞪眼?

      赵长安完全是个修真界新嫩,唯一只会一道混元剑气淟的剑法神通,对于妖仙斗法的了解,三풨下五除二,约等于零,明明大战一触即发,不຦是应该剑光,玄法,神通,大家热闹起来吗?

      隔空斗神念!

      忽然,

      一个名词在脑海里闪现,赵长安记得师傅讲他斩妖除魔的故事时,经常有双方隔空对望,放出神念在意识空间大战的描述,

       绝世大妖,白衣剑圣,隔空斗神念,赵长唰安曾经对恐这种高端斗法无比羡慕,电光火石间意念碰撞,那是凡人无法触及的境界。

      쐉悟了啊!

      但……练气期和筑基期也可以隔空斗神念吗?

      “我还以为讻这是高端战斗才有的节目,”赵长安既兴奋又遗憾,这场战斗他插不上手,甚至连观摩学习的机会都没有,

      Ѳ 好在赵长安心态很好,看不到就看不到吧,反正以后还有机会,于是他静下心神,不断观察各方脸上的微表情变化。

      陈王师兄弟怒目一睁,必是斗到惊险之处,

      狼狈双妖歪嘴一懇笑,恐怕是要使什么阴谋诡计,

      雨师旋娇躯轻颤,柳眉紧蹙,莫非是被抓破了衣裳?

      聚缺精会神之时,一只不长眼的飞虫竟然明目张胆的要朝雨师姐胸前衣襟的开口钻去,赵长安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剑斩ᎆ出,

      痚 大胆妖孽,贈竟窥视小爷我的洞天福地?

      不对,竟然敢动摇我师姐的道心,必是狼狈双妖的诡计,吃我一剑!

      剑光凝练如匹ש,飞虫瞬间化作鈡粉末。

      心间冷笑ꥼ三声,赵长安正准备收剑入鞘,继续作壁上观,忽发现所有目光竟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陈王两师兄弟嘴含微◃笑,眼神醉和蔼,悠悠的望着小师弟,似是在鼓励他,师弟放心飞,师兄永相随, 켴

      雨师旋美眸流出淡淡的责怪和无奈,冷艳玉润的俏脸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温柔,

      赵长安硬生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整个人僵在原地,隔空೉斗神念结束了?

      럞可大家为什么都看着我?

      心头有无数的困惑不解,赵长安小心翼翼的观察大家的表情,慢慢的,他好像从细ᒌ微中观见了真章,莫非是要我这个纯新人,练一练手?

      再转头看믤向狼狈双妖,摤果不其然,脸色凝重,大敌当前的紧张感由内而外溢出屏幕,这一表现和师兄师姐们形㰨成强烈对比,

      必是刚刚隔空斗神霙念嚨师兄师姐大胜,狼狈双妖的法力神俲魂因此受伤,此刻胜负已分,师兄师姐见我没有参与㧲战斗,事后交任务不好给我记功,顺水推舟让我出手斩杀妖怪,好叫我这个师弟混点贡献,也算没有白跑一趟!

      ᎋ肯定是这样,

      我又悟了!

      出ퟶ云宗不愧为玄门正派,门下弟子和芾谐友爱,ꊒ对自幼在外修行的弟子,竟也关爱有加。

      虽然双妖神念受伤,自己出手也不궚是十拿九稳,但盛情难却,自己要是推三阻四,岂不是辜ᗰ负了֐师兄师姐们一番拳拳关照之心?

      想起昨天自己内心对师兄师姐们颇有些微词,赵长義安不免感到惭愧,心底愈发难以拒绝,

      “罢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赵长安微微一叹,既有了抉择那就无需瞻前顾后了,他挽起剑花,摇指狼狈双妖,

      递“师姐,我上了!”

      “嗯,千万鸼小心,”雨师旋点点头俏脸露出一丝勉励的微笑,她没想到,小师弟看上去敬小慎微,关键时候,却有豁出去舍己为人的勇气,

      狼狈双妖的血脉妖阵,便是她也没有把握,不过赵长安愿意充当先锋去试一试妖阵的深浅,对战局来说肯定能起到正面作橞用,而且她见识过赵长安那겼种特效拉满的剑法,搞不好还能发挥出奇效?

      反正自己⑾在后压阵,关键时候可以出手救人。 䀏

      툹 两位师兄隔得远赵长安也不准备多说了,他氳轻挪两步,体内真气슶疯狂运转,眼中蔓延起玄光,一股削铁如泥,寒光内敛的剑气从他体内发散,两鬓垂发随风飘忽,

      看着赵长安那不输宗门剑阁天骄的惊人气势和完全不属于练气期的真气翻涌众嬯人还是不可抑制的生出感叹,

      大家都是修仙问道之人䴟,你这小子打架为什么就比别人看上去牛逼这么多?

      早有ꘒ心里准备的师兄师姐们只是内心复杂,但狼狈双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虽然是流浪的野生妖怪,但作为妖族天然就有强烈的危机感,血脉里遗传的野兽直觉告诉它们,

      ⒵꣘这,不是它们可以抗衡的力量,

      什么野心,阴谋,计算在这一刻化为虚无,옩心心念念的杀回妖庭也根踜本不重要了,它们只想活下来!

      “大……”

      剑气流转到极致,赵长安不在等待,剑气自丹田贯通入剑体,一匹寒光炸起如流星划过夜空斩向了双妖,

      这一刻仿佛他斩出的不是剑气,而是发射了一枚超音速导弓弹,速度之快威能之猛,留下一片反方向혉的气도旋,

      接着所过之处飞沙走石,形成一股两尺真空,惊恐间双妖燃烧精血,极致凝练狼烟护体,便是筑基后期全力之下也能稳稳接住的护身法瞬间支离裰破碎,

      봧 这还是人?

       “饶……”

      澌 第二剑接踵而至,根槎本不给两妖反应的机会,而且刚刚那一下已经是它们不惜妖力倒退也要燃烧精血才勉强抗下,第二剑过来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剑气透体而出,ኆ狂暴的真气乱流直接把妖体撕成了碎片,空中炸开一片血雾,时间凝固了一秒钟,

      两剑,战斗结束!

      然后……赵长安并没有听到师兄师姐们的勉励,而是,䣘两个极伤人的字!

      鹋 “就这?”

      “就这?”

      王陈两人,雨师旋,皆瞠目结舌,小妖怪,太不争气了啊!

      赵某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尊心和两个់妖怪一样化作了碎片,自己这一次可是全力以赴,没有丝毫留手啊絶,虽然花了足足两剑才把神念受伤的双妖斩杀,但毕竟……

      我只是个练气宝宝!

      你们的要求,橑是不是太高了点?

      ト촪这地方,老子一刻都不想呆了!赵长安冷哼一声扭头就走,虽然自己是师弟,但该表明态度的时候,绝对不能当做无事发生。

      目视着赵长安越走越远,直到几百米开外站定后,从怀疑人生的状态中走出的几人才对望一眼,

      ꗡ“雨师姐,这……这狼狈묙双妖,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吗,我明明感知到它们妖力,都比肩练气圆满,”

      “而且狼狈双妖同体,妖力共享,对付起来也堪比筑基了,再加上血脉妖阵,怎么,怎么被赵师弟两剑就斩了?”

      陈王两人走向雨师旋,两뎏人一脸懵併逼릳,根本不知道发生쫻了什么。 Į

      雨락师旋俏脸上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见两个师弟如同好奇宝宝䖋一样等着自己解释,她霞飞双鬓,难得露出和冰冷气质不符的羞涩,秀口微张,半响后才干巴巴的것道。

      胴 “可能是虚张声势吧,”

      “哎,早知道这两货如此不堪一击我就自己㓘上了,都怪你刚刚拉着我,”弥勒佛般和善的王德悔恨不已,对刚刚拦住他的陈峰横眉冷对。

      䠇 后者也是尴尬不已,一边摸着后脑勺一遍打哈哈。“我这不是担心有诈吗,怪我怪我,下次再遇到埋伏,我保证劝你先上。”

      “哼,下次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造化弄人啊,我们这些老油条有时候就是瞻前顾后想的太多,还是赵廓师弟怟通透,管他三七二十一䏧,先砍了再说,这不,事情多简单,不过是两个憨憨而已。”

      “咳咳废话就说到这吧,듧快去收集玄木,免得又节惁外生枝。”雨师旋打断了两个马后炮,玉手一挥催促ᘽ起来。

      踼等两人离开后,她忍不住回头,望着远处荒原上那个落寞的背影,一双美眸露出了些许迷惑,贝齿轻咬粉嫩下唇뻼,珠圆䧜玉润的俏脸竟显得可爱了起来。

      “剑心共鸣……错觉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