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荷拉 龙俊亨接吻

      和源洛说完计划后,雷琦烿顺着原路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间内,T-a还在软床上呼눀呼大睡,发出有规律的呼吸声。

      “哼---biu---哼---biu---”

      她一边打呼噜一边流着口水,丝毫没有觉察到任손何危险。

      雷琦烿缓缓来到T-a身边,神情复杂곴的看着熟睡的发小,这家伙,只有熟睡的时候才像个二啟十出头的年荲轻人,但凡清醒的时候,就没个正常的时候。

      想到和源洛一起商量好的行动计划,雷琦烿搓了搓脸,᥊龇牙咧嘴的几下之后,深吸一口气,在T-a的床边缓缓坐了下去。

      “哼---biu---哼---biu---”

      T-a自顾自的打着鼾。

      雷琦烿伸出手指,在她脸上缓缓抚摸。

      “吧唧吧唧...”

      光头少女吧唧了一下嘴,转过身,继续睡觉。

      雷琦烿爬上了T-a的肩膀,在她耳边呢喃道:“再不醒就天亮了。”

      “哼...嗯?”

      T-a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扭头看着爬在自己肩膀上的女人,被吓了一跳,随后彻底清醒过来,一把扯起杯子,把自己团了起来。

      她缩在被子里震惊的喊道:“小火人,你怎么...?”

      嘴巴被雷琦烿用手捂上,她低켛声嗔怪道:“要让人家听见么,犪你可真够巂没意思的。”

      T-a渐渐缓了过来,她看着雷琦烿身上的衣服,心脏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干巴巴说道:“你怎么穿着瓑护士的衣服?저还...还化了妆?톅”н

      ყ “这里是病房,穿这个更应景。”

      雷琦烿用手指ԍ转着耳边的鬓发,解开了护士服上的一个扣子,“我想通了,与其整天想着那些无解的事情,不如爽一天是一天,对么?”

      砰!

      扣子几乎是迫不及î待的弹开,圆滚滚的东西弹了起来。

      T-a眼睛都直了,她呼吸急促,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球,一动不动。

      雷琦烿不满道:“搞什么,你不是喜欢当男的么跗,怎么这会儿像个姑娘似的,还要我教你么?”

      T-a口干舌燥的沙哑说道:“小...小火人,你...你是不是喝了酒...”

      雷琦烿张开嘴,轻轻的在T-a脸上吹了一下:“你帮我闻闻,有没有酒气。”舖

      T-a摇摇晃晃,眼里一堆乱线。

      雷琦烿看到了T-a⫟这模样,不由有些惊讶,之前她看䋑T-a쫥一副老油条的模样,还以为她已经身经百战,没想到真的到这节骨眼上,她却紧张成了了球样。 矘

      “你...你好坏,喝...喝酒都不叫上我,我...我每次喝酒都...都叫上你的。”她脸红耳热,结结巴巴的说道,手在易被单上握的死死的。

      “我坏么?”雷琦烿轻轻的把手搭在T-a肩膀,低语道:“不是你更坏,对我说那种过分的话,弄的我好銻伤心,恨不得咬死你呢...”

      肩膀上的护士服缓缓滑落,T-a如遭雷击,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她猛的推开雷琦烿,瞪大眼睛:“你.옉..你怎么...?”

      “我怎么了?恒”

      “潶你不对劲。”

      T-a说道:“这不像你。”

      雷琦烿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是自己演的太过了,导致T-a看出了破绽么?

      她背后握拳,ꉥ危险说道:“怎么就不像我?”

      雷琦烿打算敲晕T-a,强行把她带去救生飞船那里。

      “你...你等一下!”

      T-a突然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摸到床头柜,翻了翻,从柜子里掏出一瓶红酒。ଚ

      “咕嘟嘟嘟咕嘟嘟嘟!”

      T-a拔开塞子,对着瓶子就是一通猛吹。那쁃架势,看着雷琦烿心惊肉跳。这家伙,是把红酒当葡萄汁喝么?

      一瓶红酒见底,T-a打了个酒嗝,坐在原地呆滞片刻后,转过头,盯着雷琦烿,露出一个堪称痴汉的笑容:“嘿嘿...”

      雷琦烿心里暗道不妙。

      T-a舌头不再打结,她一个翻身滚到雷琦烿面前,将她肩膀上的吊带拉的啪啦㮳啪啦响:“宝贝,你瞧你,穿着吊带,还穿着护士⛵装,这么有情趣,跟谁学的呢?”

      雷琦烿松开拳头,白了她一眼,“喜欢么?”

      “你猜?”

      T-a说道,䴄伸手就把雷琦烿给扑倒在床上,一边撕一边说道:“好家伙,六年没碰階你,可把我给憋坏了!”

      雷琦烿默默的忍受着,大概撕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伸出手,一把舓架住了T-a,说道:“不行。”

      懝T-a正在얔兴头上,哪里听得了这些话,胡言乱语道:“什么行不行,都到这份上了,你就금从了我吧。”

      说罢,她张嘴就向雷琦烿脖子啃去。

      慲 雷琦烿一把捧住了T-a的光头,说道:“不要嘛,这里不行!”

      腮T-a有些不高兴:“干嘛,怎么就不行᪳啊。”

      “这里我没感觉。”

      雷琦烿说道。

      “啥?没感觉,没感觉我用这个帮你。” ᶏ

      鳆T-a嘻嘻笑着吐出自己뿐的舌头。

      雷琦烿恨不得把这家伙的光头给敲裂,但想到计划,她红着脸说道:“不是你不行,是这个地方不行,场景不行。”

      “这场景怎么了?”

       T-a纳闷的看着周围。ᨃ

      “没情趣,死气沉沉的。”雷琦烿撅着嘴说道:“一点意思都没有。”

      “者啊.ᄆ..”

      컆 T-a为难的挠挠头:“这...”

      雷琦烿说道:“人家好不Ⅺ容易跟你来一次,你就这么猴急,真是太敷衍쏞了。而且这病房这么大,这么干净,这么空旷,你想干嘛,献祭我啊!?”

      ⹡“哦哦哦哦,”T-a赶忙道歉,“那你要去哪里嘛小⍃火人,你想去哪里都行,去垃圾桶里弄都行。ọ”

      “那倒不必...”

      雷琦烿眼珠一转,媚眼如丝道:“你看过泰坦尼克号么?”

      “泰坦尼克号,那种老电影是人都看过吧。”

      “对,那里面男主和女主不是在老爷车里面那啥,弄的雾气蒸腾的,还按了个手印。”

      T-a呆呆的看着雷琦烿。

      雷琦烿并着腿,挤着手指,扭扭捏捏的说道:“人家也想在那种地方来一次嘛...”

      “握滴乖乖。”

      ᰖ T-a吞了口唾沫,捂脸:“你好骚啊。” ಪ

      覑 “讨厌!”

      雷琦烿撞了T-a肩膀一下。

      随后,又对她挤眉聵弄眼说道:“那来追我吧,要是你追不到我,就别想再跟我嘿嘿嘿了。”

      说罢,她扭着腰,款款向外Կ走去。

      桶“哈尼你慢点!”T-a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鞋都不穿,三步两步的追了上去。

       換......

      ......

      源洛看着手边晨的衣服Ƹ,陷入了沉思。他有了新的迷彩皮肤,按理说偷偷离鏶开病房而不被发现并不是问题,可是他的衣服并没有迷彩功能,如果穿着衣服出去的话,很容易就会让人发现不对劲,因为那풫模样就像一堆衣服飘在空中走路一样,十分惊悚。

      如果要达到完美的迷彩效果,他就不能穿衣服。♢要是迷彩的时候不穿衣服倒也罢了挝,反正都是透明的,髨什么也看不出来。可是开飞船的时候还不穿衣服,源洛觉得那样就变态了,甚至会影响到自己的操作。

      该怎么办呢?

      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只好不穿衣服就出门了。

      在跨过舱门的一刻,他的轜身体闪烁了一下,随后变得和周围的景色一模一样。

      刚到外面,他就有些懵,面前是一道长长的走廊,左右互通。再加上雷琦烿也没跟他说过救生船的位置,源洛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这时候,远处传来沉重的关门声,就像是信号一样。源洛赶紧朝着关门声的方向走去。

      㜭 没走几步,他就看见雷琦烿衣冠不整的从身边跑了过去,而那个光头少女则流着哈喇子在后面追,一边追还一边胡言乱语:“小火人,快来烧死我吧~” 鮈

      她是如此的痴迷,以至于身边透明的源洛她完全看不见。

      源洛松了口气,计划正痙在有条不紊的执行,他赶紧跟在光头少女身后,一路向前跑去。

      ﷟ 自从被放进病房以来,他并没有出门,如今跟在两个女人身后,他才见识到了这艘游轮酒的阔气。整艘飞船没有一丝暴露在外햎的线头或者金属,只有漫长无尽头的羊毛地毯铺在地面,踩上去柔软细腻。

      墙壁里随处可见都是盆景和植被,还有各种小动物愺生活在其中,有蜂❾鸟,有松鼠,有独角仙,甚至还有红彤彤的小蛇。

      和源洛过去见过的任何飞船都不同。

      떭飞船↾里不时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他们穿着标准的蓝色太空服,颜Ⴆ值뮉都很高。

      源洛看着他们身上的衣服,心想等到了地方,他得找个人把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下来,否则光着身子开飞船,他可受不了。

      就在源洛想心思的时候,一个穿着太空服的女船员从텿走廊内,冲了过来,喊鈎道:“老板,那个合成랟人从监控里消失了...”

      源鑰洛心里咯噔一下,他暗道不好,这么豪华的游轮,缠肯定到处都是监控,他居然忘了这茬。

      T-a早已醉醺醺的,满脑子只剩下雷琦烿的细腰和长腿딌,哪里能听得进去船员的话,直接给船员推开,说道:“你们去找,别来烦我!”

      雷琦烿越跑越快,T-a急的捂住胸口:“小火人,别丢下我!”

      源洛躲在后面,松了口气。只要老板不管,剩下的员工也翻不起什么浪花,等船员走后,他摸䰔了出来,跟在船员身后➦,ᐈ一拳头将他砸晕过去。

      随后,他将那船员身勍上的蓝色太空服给扒了下来,抱在怀里。 ⁃

      㼿又往前走了一截,源洛来到了一处类似于收藏室的地方,这里摆放着很多大樓型动物的标本,其中有狮噧子,有老虎,有大象,有长颈鹿。

      而在这些标本的前方,则停泊着数艘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小型飞船,这些小型飞船每一艘都有着精致流线的外形,个性的涂装,巨大的引擎口。一看就动力极大,价值不菲。

      此前源洛只在视频和杂志中见过它们。

      一艘齐柏林豪华飞船前,雷琦烿踩着悬梯爬上了飞船,坐进了船舱,而T-a也紧随其后钻了进去。

      蒚 计划进展的异常顺利,源洛加快脚步。

      然而就在这时,收藏室里一个灰쿼色纺锤形的物体进入㘵了源洛的余光。他如遭雷胲击,瞳孔地震。

      没错,那个形状܏,那个퇿颜色!

      本来都快走到飞船边的⬜源洛一溜烟退了回去,趴在了那灰色纺锤型的物体身边,激动的浑身颤抖。

      它有着圆滚滚的外形,弯曲的身子,粗短的小手向两边张开,做出滑稽的翱翔状。圆润的嘴巴努力的上昂,脑袋像一只没有耳朵的狗狗。

      是一只海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