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转app官网

      “话톜说,你不是R国人吧。”

      正当韩非琢磨这几个按钮有什么不춍同的时候,宫野七摫湫的声音从背后冒了出来

      ꄟ “堂堂韩家༜二公子,怎么可能是䓪R国人呢,是吧,韩非韩,九,言。”

      正要答话,就看到彟一黑发少年站在他们刚刚进来ꀂ的门口,替韩非回答了宫野七摫的问□题,他的身后,一名高挑的长发美女,正拿着′一个一米长的刀鞘冷冷的盯着二人

      “哦?阁下是。”

      搞什么名堂,怎么送走了两个又来两个,看那女子蓄势待发的样子,倒是有两把刷子。

      虽然记忆从醒来就有些混乱,但仯也只是进学院的那几年时光模糊罢了,嗯……应该。

      “定远江家。”

      韩非似是一脸恍然大悟,一拍脑袋说道

      翍 “我就说吗,看你器宇不凡,英姿飒爽,仪表堂堂。气质出众,非一般人可比,肯定就是那江家江伯约了。”

      黑发少年支撑着身子的胳膊在墙上一滑,要不是身后的女人扶住他,他可能就要趴在地上了

      “……那是我二哥。”

      “那……퇢哦哦哦,抱歉抱歉!”韩非又是一拍脑袋

      節“那你一定是江赊伯栩了!”

      “……那是我大姐。”

      “…江伯瑜?”

      “……那是我四弟。”

      “江伯安!”

      ꪁ“表弟。”

      “江伯远……”

      “堂…弟。”

      “江望!!”

      “韩九言你**,那是我爹!”

      “小爷叫江亣伯言!江伯言!记好了!”江伯言此时再也绷不住,抓起揌身后女人㪂的刀鞘便丢了出去,所幸,力道不大

      刀鞘化作一道弧线飞向韩非

      夁“啪。”

      宫野七摫闪身向前,轻松一手抓住了飞来的刀鞘,对于这个莫名冒出来的人,她可没有一点好感。

      “所以说,来找我干什么。”弽玩笑开完了,也试䏌探完了,ἐ就看他这个冲动劲,韩非就ꖘ可以知道这人与他兄长比,总归还是年轻了些鳇。

      江伯言脸上挂上了一丝冷笑

      “哈哈哈,干什么,当然是在这里杀了你,给我江家以后吞并韩家ꄚ铺路了!”

      “狂妄之徒。罴”看着江伯言那小랼人得志的嘴脸,宫野七ᘳ摫在一旁很想冲上去给他两巴掌,韩非悄悄的拍了拍她,暗示她暂时别动줏

      在这个鬼地方打起来,对双方都不好。

      쪓 “杀我?素닠闻江家羝二子向来不和,看样子传言都是假的了,我看,迶你这个弟弟很体谅你哥哥嘛。寫”

      江伯言໸正要示意身后的女人动手,却被这句话给㑓吸引了过去

      “你说什ꕦ么,体ᘵ谅我那个混蛋哥哥?小爷给你个机会说明白了。”

      看着江伯言狐疑的表թ情,韩非内心冷笑一声,这哪里是钓鱼啊,这是鱼自己往网里跑啊

      “你也知鼘道的,你家老爷子那个体格,怕是撑䚸不了几年了。” 䊣 捒 “哼,那又如何。”江伯言冷哼了两声,但他不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思考的冷静

      “虽然不知道是谁怂恿你来杀我,但我知道他一定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是韩穕家的二公子싽没错,但我沒还是洛家现在的三把手,洛家家主洛埋名的师❸弟,如何,你现在还打算杀阡我吗?”

      洛家,江伯言听到这两个字,脸色突然一沉,刚刚嚣张衙的表情顷刻间荡然无存

      昙华洛家,可以说是现ꅻ在东南商界的龙头老大澈,有意思的是,洛家那家族命运正如那昙花一样,绽放的那一刻越是绚丽多彩,就越是短暂。

      当一个朝代开始的时候,洛家永远是第一个被当权者想到扶持的家族,因为他们有钱,也忠心,但当那个朝代陨落,新星升起,他们又是曼第一个被当权者打压的,因为他们有钱,忠心,但这个王朝陨落时,他们又会被扶持起来늞,흉也是因为他﹀们有钱,忠෻心。

      可以说,洛家的崛起是建立在各씪个ჟ王朝歌的牒崩塌之上的

      就这样蘽,如同在巨浪中的一叶扁舟,起起伏伏,唯一不变的,只有他们੪在于各个王朝合作后,留下的财富与影响力,直到,那最ᆬ后一个封建王朝,这个规律被打破了,因为这一次,再也没有王朝来打压他们了。

      ᓋ “你大姐总有一天会嫁出去的,最后还鏃不是你和你那二哥争夺位置。”

      “杀了我,等于和韩洛两家一起为敌,最后你二哥再和你划清界限,执掌整个江家,借韩洛两家之手替他除了他的心腹大患,这值得吗,江,家,主。”

      塅䱶“ਔ哼……刃,我们袈走。”江伯言冷哼了一声,႗没再说话,阴沉着脸转䄪身离开

      “䛮好。”身后被叫做刃的女人没有犹豫,紧跟汝着江伯言离开了房间

      “就这么完事了??”഍宫野七摫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远去的江伯言,感觉有些莫外名其妙,这个人竟然就被这么嘴遁ฉ走了?

      䈧他꣸是来打酱油混脸熟的吧!

      “是啊,就是那么简单,他虽然年轻틬了点,但也不是个傻子,权衡利弊还쉿是能做到的,商人逐利ꑺ,更何况是那么大的家业呢。叽”

      韩非摆了摆手,又回头继续研究那几堵墙,完全没把刚刚的事情当回ﻎ事厞

      杼“绯这是不是就是你们那句所谓的鱼……帮相争,渔人뙿得利?”

      “鹬蚌相争啦,是鹬鸟而不是游得那种鱼哦,而且我也只是权衡利弊罢了,也得不了什么利。”

      “那那个江家又是个什么来头啊?”

      皡“噗,你ྪ对埯这个还有兴趣啊。”看着不断提出问题的宫野七摫,韩非忍不住笑了出ꅙ来,明明挺高冷的一个人,问起问题来却像个好奇宝宝

      铍 “就…就好奇啊。”看着发笑的韩非,宫野七摫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这人莫名其妙笑什么啊,真是的!]

      “正好也没其他事,那就给你ഢ简单的讲讲好了。”

      韩非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给她讲自己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内心深处又情不自悋禁的想要说给왹她听絺 鷲

      细细琢磨,大概是为了完成上一世没有完成的遗憾吧……

      然后,就不小心碰到了墙壁上佞的按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