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 qvod

      李凤翔怀疑自己听错了吧,银两数百万,田亩几十万,擦,这还了得。

      “李公公没听错,本宫已经清剿了数百万两银,麾下军将正在全力清理其他的田庄,银两,马匹,粮秣铁器等物件,大约还得有几天才能有个粗略的统合,这海量金银,本宫不敢交与他人啊,”

      朱慈烺一一道来。

      李凤翔嘴巴就没合上过,这张家口就是个巨盗的窝子,而且贼资无算,到现在没理清完。

      海量的银钱啊,大明如今为钱粮困窘到何种程度,他太清楚了,因为司礼监就是奏折初审的地方,他们这几个太监将各处来的奏折分缓急递送给崇祯,平均工作量,否则万岁爷那个急性子每日里还不得颠倒黑白的忙碌,身子早垮了。

      所以李凤翔、王一心、王承恩等人都清楚,大明如今财赋已经是千疮百孔。

      结果这里有几百万银两,可能还更多,要知道去岁整个大明夏赋秋赋加在一处不过一千一百多万两银子啊,这就是差不多一多半的大明财赋收入了。

      李凤翔怎么不惊诧不已。

      “额,殿,殿下,此事奴婢不敢做主,殿下立即写一封奏折,奴婢立即返京禀告陛下,请陛下圣裁,期间还请太子好生看护,”

      得,李凤翔决定别休息了,赶紧回京复命,这个事太大了,唯请圣裁。

      朱慈烺立即坐下梳理一番,他口述,李凤翔写奏折,这方面李凤翔那可是老手。

      这时候的太监可不是明初的太监,不识得几个大字,明中期的帝王为了让太监和文官抗衡,成为加强皇权的臂膀,教授太监文字,熟读经典,如今宫内太监不但识字,很多太监学识颇高,否则怎么为陛下在司礼监梳理奏折。

      李凤翔听着写着,敢情还有大事,朵颜部喀喇沁部数千骑犯境,李凤翔没觉得这里面有诈。

      每逢秋末初冬,蒙人经常南下打草谷,此时汉人刚刚收获不久,家里粮食最为丰厚的时候。

      太子言及派出了四千余骑迎击,这是京营新军的第一战。

      李凤翔匆匆写完,他吃了口饭就要南返。

      朱慈烺则是让人带他去库房看了看。

      李凤翔当即被堆砌如小山般的银箱还有巨大的银西瓜惊呆了。

      简直亮瞎了他的双眼,这般海量的银钱他在内库也没经历过啊。

      李凤翔激动万分的上马而去。

      朱慈烺亲自将他送出官署,微笑着看着李凤翔一行人的背影。

      他之所以让李凤翔看看,就是要坐实这件事,他相信李凤翔震惊下回去肯定会为他好好美言一番,其他人的那些攻讦弹劾也就灰飞烟灭了。

      而能让李凤翔为他美言,旁的不行,亮瞎他的眼睛才行啊。

      十来家张家口豪商的家主被带入了官厅。

      朱慈烺看了眼,其中九个是脑满肠肥。

      可见平日里生活之阔绰,喝饱了大明的血肉。

      在锦衣卫力士的喝令声中,十二个人跪倒地上,有些人就快趴在地上了,实在是太子的威压太甚。

      “你等自报姓名,”

      朱慈烺冷冷的。

      一个个的报上自己的姓名,田生兰、黄云发、王大宇、瞿堂等人一一报上自己的名字。

      朱慈烺知道这些人大约就是所谓的八大蝗商。

      范永斗报上名字,朱慈烺看了这厮一眼,这是个脸色蜡黄的巨胖,三角眼不断闪烁着。

      王登库则是一个黑瘦的老头。

      朱慈烺的目光盯着范永斗,范永斗偷瞄一眼,发现了他是朱慈烺的目标,身子开始颤抖,但是强自镇定。

      朱慈烺不得不承认,这厮果然是有些胆气的。

      “来人,杖责范永斗十棍。”

      两个力士立即上前将范永斗拖到官厅门口。

      接着啪啪的板子着肉声传来。

      范永斗喊得声嘶力竭。

      范永斗被拖回,身上衣衫出现血渍,胖脸上都是油汗。

      其他人看到范永斗的惨样,脸上直抽抽,深怕下一个是他们。

      “范永斗,你很有胆量啊,皇家禁卫军号令你立即投降,你却敢下令抵抗,大明虽大,有你这般胆气的人可是不多啊,”

      朱慈烺讥讽道。

      “殿下,小民冤枉,小民不知道是陛下亲军,按说小民如有罪,也该是宣府知府派出衙役缉拿,忽然出现一群丘八,小民以为是乱军抢掠,”

      范永斗极为仓皇叩首。

      朱慈烺笑了,这厮在用大明官场规制抵赖。

      正常说没毛病,军队不插手民事,如果范永斗有罪,应该是宣府知府派出衙役捕快锁拿,轮不到军队插手。

      但是大明谁最大,皇室最大,说句不客气的话,皇权面前什么规制都是个屁。

      孙应元带领的骑兵打着大明旗帜,京营旗号,还有他自己都督同知,总兵官的旗号,范永斗还敢反抗,现在还敢和朱慈烺狡辩所谓规制。

      这厮果然是个赌徒,怪不得冒险投注建奴身上。

      “范永斗你很不服气啊,你这是和本宫讲大明规制,”

      朱慈烺依旧笑着,范永斗也是痴了,和威权讲规制,真是特喵的猖狂自大到了极点变得愚钝了,那就没讲通的时候,

      “为何本宫派亲军锁拿你,那是因为你将本宫身边的亲卫,一位锦衣卫百户私自锁拿监禁,酷刑考掠,呵呵,范永斗,竟敢用私刑到皇家人身上,此时竟然敢和本宫讲规制,那你说说你私自绑架用刑皇家亲卫,这是什么规制,范永斗你好胆,”

      朱慈烺一声怒斥。

      范永斗差点没蹦起来。

      他都懵了。

      手下抓获的这个打听他范家商队和银库所在的人,是他下令的。

      他考虑的是可能是有新任的军将或是一些官员想要讹诈他。

      这事以前有过。

      但是范永斗真不惧,宣府的地面上谁能是他的对手。

      上到历任宣大总督,下到张家口驻守文武,都被他们海量的银子收买了,甚至朝中都有人被收买。

      所以,范永斗立即彪悍的派人抓捕回来,想的就是考掠出是谁敢惦记他,他就派人直接上门警告一番,他范大商人如今就是这么彪。

      谁在宣府地界上敢惹他,真是不知死活。

      但是,让他没想到是这个人真是个铁汉,无论怎么考掠,甚至威胁处死他,这厮也不开口。

      范永斗最后没敢杀死这个人,那是因为能豢养这般死士的人大约不简单,可能是个劲敌,因此他还想留个后路。

      只是今日太子一说,他当时就崩了,原来是锦衣卫,卧槽,事大了啊。

      范永斗登时感觉天塌了,大明皇室惦记他,他还一身的阴暗破事,怎么了局。

      登时,范永斗尿了裤子,失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