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承认app

      杭州大中学生抗日游行示威活动的顺利开展,成为퐞了一二.九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开揭露了日本帝힪国主鶄义侵略中国、吞并华北的阴谋,打击了国民党政府的妥协投降政策,大大促进了䒻中国人民的觉醒。同时,它配合了红军北上抗日,促进了国内和平和对日抗战的意识。付可乐也为魷此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没有辱没岳小坚传递下来的“金星”这个代号。

      时间已经快到1935齠年㔘底了,距离枪毙日本走狗间谍、杭州救济署署长章国伟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从ﺉ这两个月截获的荶大东大药房西川次郎的电报来看,日本人完全没有疑心章国伟之死,认为他是因为“倒卖军粮”被逮捕后快速处决的。焉所以付可乐觉得可以开始针对下一个目标:杭州铁䧑路局调度科科长甄大同。

      付可乐找来冯翔,问:“甄大同、宋谦这段时间情况如何,林奇켿那边表现怎么样?”

      监控杭州水利局规划处处长宋谦、杭州铁路局调度科科长甄大同、国民革命家 88师318团团长林奇,是这段时间以来冯翔的主要职责,他对这三人的情况很了解。

      冯翔很快回答道:“宋谦现在不像以前那样了,他不再轻易发表投降主义的言论,可能是和全国此起彼伏的麧,学生抗日游行示威运动有关。甄大同묝还是风流成性,而⚾且现㼴在更进一步,他첺正在准备开一间高级青楼。林奇几乎把所有的力气㢸都放在训练士兵上了,因为他是很少的不喝兵血的主官,很受士兵的拥护。”

      付可乐点头道:“我觉得是时候对付甄大同了。只要不是搞死他,日本人应该不会起疑心。咱们把高开天、海长河、李锦华魞他们䁦叫上,大家好好商量一下。”

      于是付可乐聚齐了他在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的左膀右㦕臂们,开始讨论怎么对付又一条日本人走졣狗汉奸:杭州铁ﺲ路局调度科科长甄大同。

      “燕子李三”李锦华首先发言:“我䷆先把佸他家财清光,他就死一大半了。”

      高开天接着道:“他不是和铁路局局长的三姨太一直有勾搭吗,把这事捅到他局Ɋ长那,他的工作就该丢了。”

      뉛海长㋼河补充:ﰨ“他已经在那间青楼投入不춆小,如果他不能顺利开张,应该♱就撑不了多久。”

      付可乐听了觉得这三招已经够甄大同受的了꽴,就说道:“行,那前面两件事情你们就各自负责。我们重点讨论一下那青楼的事情。冯翔你先介绍一下情况。”

      冯翔依言道:“杭州的青楼基本都聚集在日租界拱宸桥附近,号称‘小上海’。有几百家之多,妓女近千人。这些青楼妓院分三个档次,其中第一等的集中在福海里,有十几家앃。福海里的高等青楼都是石库门、四方天井的布局,两层或者三层楼的厢房。甄大同在筹备的就是一家高等青楼。”

      壕付可乐道:“我估计这是日本人授意他开的。日諄本人要拉中国败类下水,除了钱财、权力、鸦片,女色是他们最爱用的맲控制手段之一。那林奇就是上了这个当的。”

      冯翔道:“是的。高等青⺏楼是一门暴利的生意,需要经营执照。执照是日本人发的,数量不多,能拿到的人很少。甄大同就是凭着自己拿到了日本人的执照,才可以吸引别人出钱入股,他自己投入的钱财并不多,但还是能占主导。日本人也是很能算计的,他们就只用出一张执照。”궆

      付可乐问:“知道都是些什么臫人投资入股吗?”

      冯翔答道:“就是他和他有勾搭的几个姨太太,还有两三个有钱的同事。他和薰铁路局局长三姨太的事情如果败露,再造成严重后果,这些投资人应该都会要反悔撤资。”

      ∔付可乐点头认同,再转头问海长河:“有办法让他这青楼开不成吗?”

      海长河笑道:“他现在还有些名声,又有日本ᔽ人做靠山,不是不能弄他,可能会难一些。先把他名声搞臭,再弄他就容易多슪了。”海长河可볊以轻易摆弄杭州的黑道。海长河作为武学超级高手,杭輤州的黑道虽ό然并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的行动组组长,照样还是会给他面子。对于黑道人物而言,能打是硬实力,是最需要尊重的那种。”

      付可ᚅ乐镩就对高开天说圣道:“你揭露他和铁路局局횰长三姨太奸情的时候,顺便夸张一些,就说ⳛ他是去看那些见不得୒人的病的时候走漏的风声。再把这事情传开,那些高级妓女,也是蛮有主动选择权的,她们应该外不希望自己的老板是一个风流好色的病人。”

      高开天点头答应了,付可乐又对海长河说匆道:“等他丢了钱财,没了工作,臭了名声,你再找黑道㔱的人好好修理他。那时候日本人见他没有了利用聑价值,估计也会把他当成一条癞皮狗丢开不管了。”

      最后,舏付可乐又对冯翔说道:“到差不多的时候,ᯫ你给杭州警察总局的局长打个招呼。你告诉他,粖有位受害者,某位姨太太的高官丈夫,求到我们这里来了,要给甄大同一个教训,你让警察局长他自己看着帮我们셫应付一下。”

      商议完毕,众人就ሓ分头去准备行动了。

      一星期之后。

      甄츒大同这段时间春风得意,意气风发,每天他都Ŵ无数次美滋滋地想起:自己只凭借一张从日本人那“白拿”的执照,马上就能拥有一间福海里高等青楼的主导权,成了真真正䬁正的老板。以后有无数年轻漂亮的美女可以左拥右镴抱,还能日进斗金。咇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当㫭初能有本事“泡上”了那个日本女人啊。

      甄大同走进单位,从大门到自己办公室的过程中,就感受到了很明显的异样。他感觉到自己经过的时候,好些人在窃窃私语,甚至有些人远远地ꆂ对他指指点点。被他接近的人都赶紧远离僕,仿佛他是某种瘟疫一样。而那嵉些平日和他相处融洽쳶的女子,看着他的眼中则像是要喷出火来。

      甄大同到了办公室,拿上水壶去打了一瓶닫开水回来,路上还是瘒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异常。甄大同和往常一样,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就见到办䬐公室主任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保安。

      办公室主任极为厌恶地对他喊:“你被开除了!快滚出这里。”

      甄大同不明所以豜,惊讶道:“蔡主任,这种玩笑可不要乱开啊。”

      蔡主任侧脸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匁,怒道:“谁他娘的和你这种垃圾开玩笑。听清楚了,你被开除了!带上你自己的东西快滚,不然我焄让保安把你闋拖出去。”

      甄大同听清楚蔡主任是认真的了,䔑他真的慌了,连声问道:ⱙ“为什么啊?谁要开除我?出了什么事情了?”

      갛蔡主任嗤笑道:“你自己做的事,肮脏刀还来问别人为什么?肮脏的事情做太多,记不清楚了,就自己去看报纸。”说完,蔡主任一秒钟也不愿意多跟甄大同在一起多㻤待,他转头离开,离开前对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他两分钟ೝ,他要是还不自ꩵ己走人,你紽们就把他架出去。”

      볝 甄大同看着蔡主任头也不回的离去,那两个保安又虎视眈眈盯着他,无奈之下只好去收拾他的东西。甄大同的私人物品主要是,一些上퐻档次的笔墨纸砚和他往日的一些书画作品。他也没什么袋子或者包裹可以装,只好挑了一些心峴爱的拿了,用桌上的今天的《东南日报》给包了。再另外拿起一小罐湖龙井和⧣一个小紫侶砂壶。

      甄大同走出办公室,他心里在安慰自己:这工作,轈也赚不了几个钱㥢,每天还要上那么长时间的班,丢了就丢了,没什么可惜的,自己要当福海里高等青楼的老板了。等他ֿ快要走到大门口处时,就看到两个熟悉的同事正向自己走来,这两个同事在铁路局里是有钱有势,正是投资他的福海里高级青楼的股东。

      甄大同心里又改主意了,他挤出笑脸,打算求他们两个帮自己去局长那打听打听,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开除自己,能不能帮自己求个情。毕瓷竟,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其实是日本人看中他的主要原因。他经常提供一ퟬ些,让他自己觉得㌕非常无聊的货运相关数字,给日本人,可日本人对此是满意的,不止一次表扬奖励过他。

      甄大同没有料到,那两人竟媙然萪快步冲上前来,对着他宿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通劈头盖脸ⅼ的乱打。甄大同抱着的笔墨纸砚掉了一地꫎,紫砂壶摔碎了,西湖龙井茶叶也洒地上了。那两人将他打倒在地,又踢Ꝇ又踹,疼得甄大同惨叫连连。两人打得直到感到有些乏力了,才停下来,恶狠狠地同声说道:“给你一天的时间,退股还钱,否则就不是揍你一顿这么简单了,我们会要了你的命。”

      两个保安看着甄大同被痛揍一顿,等着打人的离开了。他们才一左一右将瘫逴倒在地,像一条死狗翻一样的甄大同架了起来,拖鷉到大门口,丢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