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产二代下载官网

      沈醉进入机场售㗅票大厅,双目如电地在大厅内搜寻了一圈。见王若兰坐在大厅第三排长椅靠窗的位置。

      沈醉走过去坐在她身旁的座位上,然后微微笑道:“你还在뇰生气?对不起,也许我多虑了,你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也未定。”

      ꠑ “Í没关系,与你沈大队长比起来,我王若兰算不了什么。但我会尽最大能力做好你的助手。”王若兰轻轻说道。

      “别这么客딚气,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沈醉爽朗一笑,脸上呈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沈醉边说边仔细看了看王若兰,见这姑娘眉目青秀,确是个大美햘女,且透露出㾆一种威严的冷傲之檝气。

      王若兰见沈悂醉在打量自己,于是也双眼大胆地盯上沈醉道:“看什痨么看,让你看个够。”

      沈醉被王若兰㈦大胆的直白吓了一跳:黵“王姑娘,小点声,别人听到了不好,还以为我是色狼䃪。”

      閥“怕什么?胆小鬼,我们是合法夫妻,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㢸王若兰䃙落落大方地道。

      “䂙我们是假夫妻呀,万一穿帮了怎么办?”沈醉还有点不适应。

      “谁知道是假的?⛑你这样扭扭捏捏,时早要穿帮的。陈局叫我们提前进入候机室,是要我们适应夫妻的过程呢?”王若兰礽一本∫正经地道。

      “适应夫妻过程?你结过婚?你知道怎样适应过程?”沈醉茫然地问道。

      ㅛ这次任务,他要求更换搭档,就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不好᭕开展工作。可两位领导始终不肯答应薩。沈醉无奈皴,只得硬着头皮而上。

      “你胡说,我男朋友都没有,那里结婚了,真是的。”王若兰不悦뼃。

      “뫈哎呀,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结不结没关系,何必生气呢。女人真的难以理解。”沈醉䥖向王若兰解释。

      王若兰见沈㲫醉吃瘪,心中偷乐,但嘴上装着很生气地道:“谁叫你胡说八道?”

      沈醉知道斗嘴不是王若兰的对手,于是转移了话题:“我们찪进候机楼ᤷ吧,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王若兰点了点头。两人过安检,安检人员看了两人铟的证件后,两人顺利地进入了候机楼。

      现在才三点多䪢一点,离晚上七点起飞的时庂间还差近四小时。

      摇 所以这一区域的候机人很少。沈醉与王若兰选了一处不显眼的座位坐下。

      沈醉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于是悄悄地问王若兰:“囹你清楚这次任务的内容么?”

      藛 “不清楚,只知道与你假装夫妻,充当你的助手与翻译。”王若灍兰如实回答。

      倡 沈醉点了点头,接着把这次的任务及要注意的细节轻轻地说了一遍。最后沈醉特别强㲆调要注意安ߵ全,保护好囵自己是重中之重。

      王若兰听完沈醉的这番言语后,才知道这个军中的퀠神话人物,果然不凡。

      ﵑ同时亦感到沈醉此时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不鰞像前不久与赵首长一老一小互相“取笑”,没点真正,像街头那些市井般縂胡扯。

      沈醉说完,习惯性地双手抱⑸臂,看了看王支若兰道:“我刚才讲的你都听明白么?”蝞

      “听꨼明白了,首长。”王若兰调皮地回答,就差没行军礼了。

      “你看你,又忘记了,告诉你,无论在什么地方,不能叫我首长,尤其是到了A国,那里的人极为敏感,首长与军队相熚连,在时局动荡的A国,更得万分小왾心。”沈醉严厉地道。

      “是!쓫首……老……老公。”王若兰识意潙到又叫错了之后,竟结结巴巴地改口叫成老公。墘

      沈醉一愣:“这…别乱叫……㭣唉。䗜”

      “又怎么了,陈局씳说要熟悉结婚后的生活过程啊,熟悉称㼡呼也是过程之一啊。曏”王若兰故意逗沈醉。

      自从第一眼看䨲到沈醉,王若兰的心怦然跳过不停朿。

      ؙ后听沈醉与赵首长的对话,发现这个军中传奇人物却是如此的滑稽与风趣。

      她自己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諑难道是上苍含早就安排,与他结为夫妻,今后是否弄假成煍真?

      可后来听沈醉说他今日订婚,王若褢兰心里有种失落。后又听沈醉땺不要她做助手,更㛒是心᡽情激动,差点情绪失控。

      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吗呱?王若兰以前不信,现在被她自己碰到䏂了。她真的喜欢上了沈醉。⍧只Ԭ可惜他与另一个女人订婚了。

      但沈醉还没有结婚,这预푓示着她还有机会。

      刚才这一声“老公”,是王若兰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叫出的,但却是出自㇫内心,她真希望沈醉是自己ꀘ的老公。

      원 可沈醉听着就不习惯,因此他对王⋘若兰道:“但最好叫大哥,听着舒服些。”

      “哦,是么?”王若兰冲沈醉微微一笑。

      下午六点钟,两人在候机室买了些干粮对付了晚餐,再等半个小时就要뤯登机了。

      沈醉又把细节及注意事项重申了一遍。王若兰认真地听着。

      뀛晚上七点整,波音747大型客机犹如一只银灰色巨鸟,从S市国际机场直冲黑色苍穹,向A国都城飞去。㲹

      飞机上,王若兰靠窗而坐,䌆沈醉紧挨着王若兰坐下,沈醉右边坐的是个五十余岁的中年女人。

      大约飞了两个小时,忕王若兰已迷迷糊地睡觉了。

      沈醉借着机舱内昏黄痘的⅁灯光,看着王若兰漂亮的脸㦑蛋,心中难免叹息:真是巾帼不让톄须眉呀,一个女孩饇子,却不爱红妆爱武装혔,真的不容易。

      苍南时间凌晨一点,这只银灰㰤色巨鸟,经过九个小时的艰难飞行,跨越半个地球,终于降落到A国都城。

      由于此地与苍⽌南相೴差九个时区,此时刚好下午四点到达。 陸

      沈醉左手提着行礼袋,右⵴手拉着王若兰⟨下了飞机。两人走出机场后,叫了个出租车,来到幸运酒店五二零房。

      这酒店房间早就预定好的,是苍南驻A国大使馆工作人员预定的。

      两人进入房间以后,沈醉放下行礼袋,就把酒店每一寸地方检查过遍,见没ꏯ什么可疑的地方。于是对王若兰道:“你先冲凉休息。抓紧时间睡几个小瀿时,明天䋔早上八点去我们大使馆。时间紧迫。”

      王若兰点了点头,඘却有点犹豫。虽说两人假装夫妻,但终究ⴤ是假装的。但真的在沈醉面前脱ﱰ掉衣服的话,뱍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再胆大,却不敢的。

      终究认䱿识沈醉才十多个小时。

      沈醉见王若兰站在滟那里不去洗澡,于是说道:“快点脱⒇衣服呀?抓紧时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