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知足常乐

      “小张,这台戏,可真如你所说的?”

      “请领导放心,我是绝对不敢欺瞒领导的。”

      “我们当然不是怀疑你,可这件事关系重大,目前来看,甚至有一些海外的媒体在扭曲,在借题发挥,对我们进行恶意的攻击。”

      “啊?这么ፑ严重,到底是哪方面媒体?”

      “多的就不说了,你也无需了解,쿮但眼下,我们正需要许多……武器,我这个比喻你能懂吧?”

      “完全明白!我也是暗暗觉得,这台戏可以是成为武器的。”

      “很好!”

      李康来到世纪剧院,同行ⴧ的还有几位领导,这次大家都是被一台戏给吸引来的。

      有句俗话,不来京城不知道官多大。÷

      按说,京城可以说是咱们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既然是文化中心,那么,这里怎么会缺戏呢?洯

      所以,一部戏又怎么会引得好几位领导关注呢?

      这里面还真有巧合。

      鸌 世纪剧院的张经理说的言之凿凿,他手头有一台戏,正好是针对当下我们社᫾会中那个现象的,简单来说,就是对某些个所谓的大师,他们的一些行骗手段,进行了辛辣的讽刺与抨击。

      而且,还非常的有趣,整个㋙剧目相当搞笑,很可能也会取得相当不错的经济效益。

      也就是,会吸引很多뷪的人来观看。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一部好戏薍,专业的人士说好,领导们说好,可是若没有观众们的支持,大众的观赏,那么这样的戏,也起不到更好的效果。

      就像谪现在,我们需要杴的就是更好的效果,憎更好的传播出去!

      힔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

      李康在听张经理说的时候,他无法不留意到一个名字。

      王誉。

      之前在华侨大厦的时候,就听到了这㳷个名字,当时那个《小李飞刀》的镜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 那些镜头带着很浓的‘武侠’的味道,就像是在看老电影,而且,当时的镜头很少,让人意犹亀未尽。

      䄝 ㉠现在又听到了这个人的名字,这难道就是冥冥中的……唯物主义者就不应该信什么天意! 彝

      不过,这种Ṫ巧合哭自然让펨李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对这䖌台戏,自然也就有了帮助。

      䌲 这次来观摩浵一番,不光是许多领导,还有许多媒体方面的记者。

      其实,就以一台戏来说,首场演出一般都会请一닑些记者以及媒体的朋友湫,当然了,这并非是必须,可这么做就有这么做的ἔ好处。

      毕竟舞ꌑ台剧现在市场搐一般,作为体制内媒体应该对这方面䞚多多支持。

      但凡有好戏,就写个文章发悱报上,给做做宣传呗。

      这次还正好是特殊时期,若是这部戏真的如张经理所軵说,而且,还有䱀大火的潜力,那么,帮着宣传一番,绝对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就这样,횈《武林歪传》的第一场演出,就多了这许多特别的观众。

      ……

      “哎呦我的妈呀……”

      “我说你叫什么叫啊?又哪儿疼了?쒾”

      “不是,我就是觉得,这怎么来了这么多的人呢?”

      “你有病没病?来的人多了还不好?”

       “可,可我紧张啊……”

      “你小子别给咱们军艺丢人!”

      后台这边正准备着呢,大家伙儿的戏装都是换好了,可也不知道沈藤这家伙怎么想的,就偷摸的出去瞧了一眼。

      他是万没想到,观众竟然这么多。

      不是他沈藤不希望观众多,而是就当下舞台剧市场并不是很好,一般第一场的话,不是什么重点的戏,观众数量比较有限。

      关于观众多这件事。。。

      “小子,ᚧ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多人了呢?”

       ক面对观众多这件事,便是老戏骨谢园,也觉得非同一般,但是他问㍍自己的学生,这学生。。。

      刘 “谢老师,你怎么跟肾疼似的呢?人多了还㝴不好吗?”

      王誉只是简单的吐了个槽。

      業“你小子!早晚毁在自己这张嘴上!”

      谢ᅨ老师这个气呀,关键是王誉这话不光ĩ是损,还有别样含义,再加上还联动了一下沈藤,有意思的是……肾关联。

      谢老师觉得以前自己跟葛尤还有梁田他们仨就够能贫的了,结果自己这学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ꆡ

      他有气,᫸可〒还乐呵着呢,毕竟人以类聚嘛。

      只是他们师兄弟,师徒间这个样子,咱⥎们这台戏里的佟掌柜、郭芙蓉就在一边忍不住的笑。

      至于徐胖子,那就更别提了,笑的是波浪滚滚的。

      㭭那菲菲呢苔?

      其实小丫头之前就也随着沈藤哥哥偷偷看过了,她看到的是自己的妈妈。

      有些紧张呀,自己绝对要好好演,不能再妈妈面前……肯定有妈妈的朋友,绝对不能让她丢脸!

      小丫头握住了自己的小拳头,这样子,也自然落在了王誉的眼中。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

      “大家伙儿,我吕ဏ秀才今天也不子曰了,我就明说了吧,咱们排练了这么久,谁也不准在今天掉链子,明白不?都给我支棱起来!”

      此话一出,最高兴的还得说是沙易跟沈藤ࢷ,他们俩作为自己钦定的东北话推广大使,这就是成果呀!

      刎 看看,不挺好的吗?

      㠟大家全都被王誉这吕秀才给逗笑了。

      ……﷨

      李康就坐在张经ꛑ理的边上,这个位置很稜好。

      说真的,他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观众,一般是大戏才会在第一场就人多。

      一台新戏,除非是有大碗,有大背景,不然,大多数都猙是需要一定的预热,也就是头几场咱们先赔本赚吆喝。

      씋 这部戏除了谢园,别人名气都不算大,所以ꖳ,这就挺奇怪呢。

      莫非是张经理做了什么?

      张经理那一脸糊涂ꞿ的表情,应该不是他。

      伈那么,到底是谁呢?

      正想着呢,《武林歪传》就开始了。

      大幕还没有拉开,但却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这人穿长衫,头戴书生巾,还拿着一本线装书。

      一眼看上去就是个识文断字的书生,只听他说道:

      “各位看官,本人姓吕,是个秀才,无奈落魄江湖……您要问我这江湖在哪儿呀?来,我指给큝你看。”

      说完,便一个人拉开了那大幕。

      很有趣嘛。

      吕秀才这个开幕的方式很特别。

      一諮般而言,舞台剧的开幕,大多数还是挺普通的,县长舞台都是电动控制的嘛,很简单就能实现。

      홋 但这回的确实很有新意。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跟大家好像聊天一样的,这就把注意力给带进去了。

      但……等一下,这个人是谁?

       吕秀才? ᜺

      李康莫名的觉得这位很可밳能쯋就是王誉。

      好像就应该是他,就之前看过的那几个镜头,还有听别人对他的描述,好像这个人就应큑该是这么个有些文气的青年。

      这么想着,那边同福客栈已经开上会了。

      借着燕捕头的嘴,讲出来雌雄双煞ꌡ为祸武林愫,这确实有些意思。

      而他借口逃脱,是为了赖账?也就是‘白条’?

      白条这种东西,便是到了现在,依旧是屡禁不绝,甚至以前春晚也讽刺过多次了,可就许多干部的作风……今天的重点不是这个。

      騜 但,已经能让人看出来这台戏的讽刺风格了。

      而接着……李康已经听到身边有人在笑了。

      舞台现在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同福客栈内部,一个是外部。

      ବ至于为什么这么清楚,也非常的简单。

      一边是室内镜,一边是屋顶瓦片,看的很清楚,但是,却非常的接近。

      但通过一明一暗,一暗一明这么的灯光控制,就给人一种两边完全听不见对方的感觉。

      更有趣的是台词。

      同福客栈说的就是雌雄双煞把七侠镇给弄的是乌烟瘴气,人人自危。

      可旁边,雌雄双煞在屋顶,却觉得自己是行侠仗义。ɇ

      ⻐两边的人,对了,同福客栈这里就有那个刚才出来的吕秀才。

      至于别人。

      ៣ 那个佟掌柜,一看就很势利,ᚣ还有个看上去很侠气的男子,怎么一口东北口音?䏠

      至于那个小丫头……哦,真的好可爱呀。

      坐的背直,一副好学生认真听讲的样子。

      这本身其实就挺让人发笑的。

      为啥?

      两边人其实是说同一件事,但两边说出来,一个是觉得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另外一边就觉得那是坏事做尽瞎胡闹。

      一个小丫头可可爱爱的在那里认真听讲……确实惹人发笑。

      ⃍ 可这还没完呢。

      㟾雌雄双煞两人,一个是大眼睛的漂亮姑娘衠,她一身青衣……哎?怎么看着很有黄蓉的感觉?

      哦,自称郭女侠,还有个父亲郭巨侠?

      莫非她就是郭芙?

      不管如何,她说话义正辞严,又字正腔圆。

      配上她的样貌,确实是个跟‘煞’完全没有关联的女侠。

      但身边却是个胖子,这个胖子更不是什么煞,反而是个很搞笑的人物。

      那么这次呢?

      目튃标就是他们下面这家店,在郭女侠的眼中,这是一家黑店!

      “小姐,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家黑店呢?”

      “你没看这家店没有点灯吗?”

      “啊?……对呀!黑!真是家黑店!”

      因为没⠃点灯,也就是不亮,那就是黑?

      莫名有一种讽刺的感觉。 呤

      这个时候二人准备下房二区,突然间,那胖子一声大叫。

      lj 但听到轰隆一声,可是……舞台上早就一片黑暗。

      等再亮起来,那胖子已经来到了同福客栈里面。

      没错,虽然观众刚刚没看賍见什么,但观众们都明白了,应该就是这个胖子掉下来了!

      这……对齃呀,他是个胖子,把房顶踩塌了,还不是正常的吗?

      켟笑声不ܚ断。

      曒 ᖃ 却在此时,那郭ꃪ女侠也从天而降。

      “你们在此开黑店,今日我女侠就要替天行道!”

      果然,雌雄双煞!

      但是!

      葵花点穴手!

      突然间,那个被唤做老白的,就见他运指如风,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儉把那郭女侠给点住了阈。

      ꍀ那么…싿…

      误会可以解开了吗?

      毕竟所谓的雌雄双煞并不是真正的坏人。

      ज 李康看到这里,身边已经有了不少笑声,但他还能忍的住,大小是个领导,酸得做出个样子来,对吧。

      可那雌雄双煞不是被逮住了嘛,同福客栈诸位脸上露出古怪的,又坏坏的笑容,还不断的走近,就听到那郭箃女侠突然间来了一句。

      “你们这是要干煞呀!”

      唐荍山话,干啥就发干煞这个音。

      噗哈哈……

      李康也没憋住,今天这领导的样子也不在乎了,这么个漂亮姑娘,突然从字正腔圆整了这么一句出来,也太搞笑了。

      而且……你这是要跟쫃人家赵丽容老师抢饭碗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