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电影网免费观看

      明明两个人只是很正常的在聊天,甚至面带笑意。

      可有一种让人不想靠近的气场存在。

      江琦骏立刻转过身,对身后扶着腰直喘气的近藤泉脸色严肃地说道:“喂,近藤!刚跑完步别站着,走起来、走起来。”

      “师范代,让我喘过气……”

      “走起来走起来,我扶你去院子里走走动。”

      江琦骏不由分说地把近藤泉的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搀着她把她带出了道场。

      ……

      道场的院子和高仓家住宅是相通的,中间并没有院墙阻隔。

      江琦骏带着近藤泉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注意到她被汗水打湿的前发贴着脸颊,而她一直红着脸用手把撩到眼睛的头发捋顺到脑后。

      “近藤,你小子头发是不是留太长了?”

      “啊?”

      “虽然这是你个人喜好啦,不过将来等你要参加比赛了,戴上面甲的时候,头发要是遮到眼睛影响发挥可就不好了。”

      “我只是想锻炼身体,其实也没想参加什么比赛……”

      “而且看起来太女人了,没有男子汉的气概啊!”

      近藤泉的脸色顿时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欲言又止说不出话来。

      最终,她认命般地叹了一口气:“是,我会剪掉的。”

      江琦骏拍着她的肩膀,笑着说:“如果训练跟不上的话,不用那么拼命跟着也行,不要觉得丢脸。”

      “我还是想努力跟上大家。”近藤泉握了握拳,一幅很不服输的样子。

      江琦骏倒是蛮欣赏他这种性格的,明明长着张娘炮兮兮的脸,但是这种不服输的性格很爷们。

      不错,很有根性!

      江琦骏对她说道:“行了,那回去换衣服吧,一身汗冲个澡比较好。”

      近藤泉抖了一下,连忙摆手:“不了不了,衣服我回家换就好了,我家离这里很近的。”

      “但是道场里不就有换衣间和淋浴室么?”

      “真的不用了。”

      她红着脸,很是倔强地拒绝着。

      高仓剑道馆的训练服,正式学员都是直接买一套新的,不过大多数人都直接放在自己的换衣间柜子里,来的时候才会去换衣服。

      只有近藤泉不一样,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换好训练服才过来,而且结束了课程之后,也会冒着一身汗回家去冲澡换衣服。

      难道说……是在道场里受欺负了么?

      确实有可能啊,毕竟长着一张很好欺负的脸。

      江琦骏觉得这个问题要重视,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朝着他鞠躬道别:“那今天就先这样了,感谢您的指导,我、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说完之后,她头也不回地朝着道场外跑去。

      江琦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色严肃地摸着下巴沉吟了起来。

      ……

      等到他回到道场的时候,道场里大多数学员都已经离开了。

      辉夜和小唯也不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只有梨衣穿着围裙,头上戴着头巾,正拿着拖把在拖道场的地板。

      江琦骏边朝着梨衣走过去,边左右看着,疑惑地问着:“小唯她们呢……痛!”

      梨衣用拖把敲了他的小腿骨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就不能别在我刚拖完的地板上走来走去么?我又要重新拖了。”

      “那也不用直接打过来吧?我可是换了室内鞋进来的。”

      江琦骏抱着小腿骨跳了两下,很是不爽地说着。

      “哼。”

      梨衣用鼻音重重地哼了一声,继续低头拖地:“爸爸回家准备晚饭了,小唯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她。另外你去淋浴间看看还有没有人在里面,我打扫完这边就过去。”

      “我还没洗呢……算了,淋浴间一会我来打扫吧。”

      江琦骏朝着淋浴间走去。

      ……

      等他洗完澡,换好了平时穿的常服从换衣间出来,准备去储物间拿打扫淋浴间的工具时,正好看到高仓唯从储物间里出来。

      储物间在道场后门边上,平日里都是放木刀、护具以及一些打扫工具的地方。

      江琦骏一开始还以为小唯是去拿打扫用的工具了,可看她从储物间出来,手里什么都没拿,反倒是脸颊有点红。

      “你这是……脸这么红了?”

      “啊?”

      高仓唯这时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瞪大眼睛看着他:“骏哥,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一直都在你跟前站着啊。”

      “抱歉……”

      江琦骏伸手摸了她的脸一下,刚触及就被她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躲开了。

      “你脸好烫,身体不舒服么?”

      “没、没有啊。”她飘忽着眼神,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就是、就是刚刚不小心的时候脸在门上撞了一下。”

      “撞门上?”

      “嗯。”

      “可撞门上不是留印子么……”

      “骏哥!是洗完澡了吧?”

      在江琦骏有点搞不懂的时候,高仓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那我、我去打扫淋浴间了。”

      说完,她小跑着走开了。

      江琦骏看着她离开,有点纳闷地挠了挠头。

      这一个两个的,今天都怎么回事?

      而且去打扫淋浴室连打扫工具都不拿的么?

      “算了,我去拿吧。”

      江琦骏嘀咕了一声,朝着储物间走去。

      可他刚靠近储物间,手刚伸向门把手,还没等打开门,门“唰”一声被从内部自己打开了。

      从储物间内,又走出一个人。

      是辉夜。

      “噗,你这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江琦骏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此刻,辉夜的样子有些狼狈。

      原本精心打理的长直黑发,此刻乱糟糟的,身上衣服有些凌乱,而且一直用左手轻捂着脑后枕的部位,半眯着一只眼,好像很痛的样子。

      辉夜也没想到一出来就见到了江琦骏,脸色迅速恢复镇定,看似动作随意地捋顺着凌乱的头发:“没什么,不过是区区一只小老鼠,只是我没有防备,所以被吓了一下后,脑袋撞到了墙而已。”

      “道场里出老鼠了么?糟糕啊……明明储物间也经常有打扫的。”

      江琦骏更关心的是老鼠问题,头疼找人上门灭鼠又要花一笔钱,但是不做的话,可是会影响到道场风评的。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疑惑地看向辉夜:“不对啊,你和小唯不是在道场里坐着么?小唯也就算了,你来储物间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