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秦先生第16期

      湛蓝的空中没有一丝云彩,头顶上一轮红红的烈日闪耀着令人眩晕的光芒,异常刺眼軩。没有一点风,周围的树木也都无精打采的、懒洋洋的站在哪里,经受着烈日的考验。

      洓这是北国的盛夏。

      在远处的草原上,一个三百余人的车队正在草原上缓慢的前进着,或许是日头太烈的缘故,他们走的极慢。

      车队里有两辆马车,其中一辆马车上挂着一串漂亮的风铃,在风儿的轻抚下,发出铛铛的响声,还有几辆满载着大箱子的货车,虽然上面用黑色的布幔ႏ遮盖着,但车子下面深深的轮印,以及马儿㛳们吃力的呼吸声,让人感受到车上东西的不凡。那缹些骑士们身着红色的袍子,黝黑的脸庞上不断渗着晶莹剔透的汗粒,但眼神坚毅,每一个骑士背上都背着两个箭袋,腰间挂着一支大弓和一柄利剑,一看便不是普通的商队。

      商队的最中间有两辆马车,其中一辆非常华丽,马车旁跟着四个健壮的妇人,他们腰间믛居然也配着剑,缓缓徐行。

      走了一会儿,马车上下来一个身穿淡绿色衫裙的俏婢,她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裙子,头上扎着两个发髻,一张瓜子脸蛋的小脸上微微有些红润,想来是没想到这里的天气会这般炎热的缘故。她慢跑着,ㆵ走到了前面的一辆马车前停下来,对着马车上的人行了一个瓶礼,俏生生的道:“秦大管家,小姐说她想休息一会儿。”

      马车的帘子揭开,走出来一个童颜鹤发的老头,他的身材矮小,又生的﹑胖,眯眼扫了一眼眼前的丫鬟,不敢放肆,忙下ꇫ了马车,示意车࿏队停䗉下来。

      煵 忙又差身边的小厮去前面喊南宫校尉过来。

      南宫烨骑着一匹高大的骏马,疾驰过来,赶到了第二辆马车旁。

      南宫烨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级,是燕国有名的勇士,可谓是少年成名。和北境一般的贵族公子不同,他的容貌长得过于好看清秀了,皮肤又极白,看上去温文尔雅͝。

      谁能想到这样的一副皮相下却是一个力能举鼎的勇士。

      他是此뜩行的鉓护卫长。

      秦大管家弯着腰,恭敬的道맶:“小姐,还有两天我们就到山戎部落的王帐了。”

      马车里没有声音,南宫烨痴情的望着马车,对秦大管家一直没有好感的他巴不得这繳胖老头受到这样的待遇呢。

      혘 “可是南宫校尉来了。”停顿了片刻,马车里传出一个令人发酥的声音,就像黄鹂鸟的鸣叫一样动听。

      她的声音很轻,坸但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南宫烨眸子一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忙应道:“末将在此。”

      “到何地界了?”马车上的女子又一次发问。

      南宫烨道:“已到了白狼水西,再沿着白狼水走上两日,便是白狼山,是山戎王帐的所在。” 䌃

      女子似乎有些激动,自言自语的道:“终于快到了嘛。”她的声音极轻,但武艺精熟的南宫烨耳力过人,听到롉了她的话。

      南宫烨低섳着头,没有说话,等待马车上⬹的吩咐。

      只ℚ听得马车上的女子略显激动地语气传来,“命令将士们歇息片刻吧,天气炎热,补充些水也是好的。”

      “喏”南宫烨大声的应了一声,转身就去传令。

      车队往边上移到⚠了一片树㽟林里,南䀚宫烨开始布置岗哨,并派出侦骑,打探消息。

      这里已经离燕国北境很远了,草原上的部落众多,虽然这里是山戎人的地盘,但小心驶得万年船,立志要做一个名将的南宫烨比谁都清楚燕国北疆局势的严峻。

      南宫烨本是燕国北境令支邑守将上大夫秦尚的爱将,十뮜天前,秦尚忽然给了他一个绝ꇍ密的任务,那就是带领三百骑兵,护送小姐秦无衣前去北境的山戎部,具体任务他并不清楚,他的职责是保护小⮖姐的安全。

      ꚴ 对于这个差事,他是很喜欢的,他今年二十有五,在燕国北疆重镇令支邑立下战功无数,兼又长相俊秀,㤀是令支城的“名人”,本来早已过了婚配的年级,整个令支邑想让他成为乘龙快婿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上门说亲的人也差点踏坏了门槛,但他就是不为所动。

      因为他的心里早已经걃装下了一个人,一个只见过一面,便终身难忘的人。

      那个人,姓秦名无衣。

      是令支邑城守上大夫秦尚的幼女齼。

      瓇 蝻 很奇怪的名字。Ц

      关于秦无衣的名字,在燕国有一个很广泛的传说䆫,据说秦无衣㐅长到八岁的时候,读到了一篇来自于秦国的诗,便伄跑到上大夫秦尚面前,亲自说要改掉自己的名字,将原来的名字丢了Ͼ,起名秦无衣。䃒

      一开始的时候䯪秦尚是很抵触这个改名行动的,一个女孩子家叫什么无衣煈,实在是有伤风化。

      只是终究拗不过女儿的痴缠,最后暂依了她,想着等她大些了,便会自己将自己名字改回来,只可惜,一叫便叫ﻵ了四年。

      从此,秦无衣之名寧名动燕国,是燕国北境著名的美人。

      ཫ 一年前,南宫烨去上大夫的府里公干,无意间碰到了正在院子里荡秋千的秦无衣,惊为天人,从此一颗心便再也容不下别的人。

      南宫烨在树林里来回踱步,思绪万千,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跑到北戎部落里来。

      山戎部落是燕国北境最大的威胁之一,几ﳨ百年前甚至曾经深入燕地,掳掠齐国,而燕国不能止。后来齐桓公率诸侯大军北伐山戎,方才将山戎部落逐出了燕齐之境。

      只是,百余年下ꖡ来,尤其是东胡兼并山戎,山戎成为东胡的部落之后。山戎的势力再一次坐大,时常侵扰燕国边境,整个燕山以南都处于山戎的兵锋之下。

      为了抵御东胡人的南侵,燕国在北境设立偖了两座城邑ᜋ防御东胡,在东北方向的孤竹国旧地建孤竹邑,以上大夫姬樾为城守,领兵三万驻守。在正北方向,建要塞令支邑,以上大夫秦尚为城守,驻兵三万以备胡。

      只是,燕国ꦜ素来兵力孱弱,由于缺乏燕山险塞,燕国的北疆每年都要经历东胡人的南下洗劫,两城的防御也是防守有余坰,出击不足。

      就在去年,东胡发兵五万骑南下孤竹城,破城十二座,掳掠百姓达两万余人,牛马财货不计其数,甚至北归的时ᐺ候还耀武扬威的在孤竹城外转了一圈,孤竹城守上大夫姬樾皤愣是连城都没敢出,眼睁睁看着东湖人扬长而去。

      “南宫校尉,南宫校尉”

      忽然볼,秦管家的声音打破了南宫烨的သ思绪,南宫烨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胖老头,他实在是讨厌得紧。 帴

      굢 秦管家是上大夫秦府的外管家,主要负责秦府的迎来送往,权柄㎀极大,南宫烨也不敢得罪,ﻰ只得冷冰冰的␩道:“秦管家找我有事?”

      秦管家摆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就差贴上来了,他左右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然后低声对南宫烨道:“南宫校尉,你可知我们此次入东㙲胡陭山戎部,是为了何事?”

      켖山戎自从鑑被东胡击破后,成为了东胡的一个部落。튣东胡大单于倒也没有螔完全将山戎灭掉,而是让原来的山戎王继续做山戎的王。山戎王倒也识趣,不仅每年向东胡大单于敬献马牛财物,而且事东胡大单于甚是恭敬,目前是东蒜胡大单于颇为倚重的三王之一。

      南宫烨虽然是秦尚的爱将,但主子并没有说明此行的目的,他当然无从得知。

      南宫烨摇摇头,他看了一眼胖乎乎的秦管家,试探性的问道:“莫非秦管家知晓?”

      䛨秦管家神磑秘兮兮的摇了摇头,只是脸上那怎么都掩盖不了的笑意却着实出卖了他。

      秦管家靠着一棵树坐下来,只是他个子矮,他背后那颗小树被他两百斤的体重一压,也经不住摇晃了几下。

      ӛ

      他指了指身旁的一块石头,笑道:“南宫校尉是否有兴趣听我唠叨唠叨。”

      䢬 南宫烨虽然不喜欢秦管家,但秦管家在上大夫府里任职已久,对很多事情都了如指掌,这个时候倒也想听他说一说。

      秦管家看着南宫烨坐在了自己身旁,笑道:“ტ南宫校尉,这औ才对嘛,你做大人的亲卫也已经有几年了,老朽可是很早就想和校尉亲近亲近了,只不过南宫校尉名气大,又深得大人看重,这才欲交而不得,实在是遗憾的紧了。”

      南宫烨眼皮子一跳,这老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怪自己没有向他送过礼物结交?

      南ﷸ宫烨的脸色变ඵ得难看起来,以他的脾气,若不是对这⟺趟行动有些好奇,他早就转身走人了。

      秦管家仿佛没看到南宫烨日渐铁青的脸꺂色,继续自顾自的道:“我听人说,长公子对校尉颇为看重?”

      南宫烨心里一凛,暗暗警惕䭰起来。

      长公子秦朗是秦尚的长子,也是令支邑的世子槈。

      컾 战国时代,虽然新的改革㿱愈演愈烈,但古老的分封制传统仍有沿袭,虽然燕国也像中原诸国和关西的秦国一僮样设立郡县,但郡县制目前并未大规模推广。

      餽 在燕国,尤其是远离燕国权力中枢的北疆,分封制还是最主要的方式。

      ⵻就比如上大夫秦尚,不仅是掌管令支邑等二十五ఈ城城的窘北疆主将之一,同时令支邑也是秦尚靅的私地,秦텏家世代为燕国边将,到了秦尚这一代已经传了十一代,是燕国举足轻重的贵族。

      秦尚有两女两子,长子秦朗现年二十有九,是上大夫的嫡长子,也鉽是世子,娘家是燕国的御史,地位尊崇。次子秦越,现在在将军市被帐下任校尉,深得市被的喜爱,不过娘家只是燕国的一个小吏,所以在秦府的地位没有多高。长女秦沁嫁于燕国西疆重地无终邑城守上大夫姬俨的公子姬无夜,出嫁已有三年。幼女便是因一首诗而改名的才女秦无衣。

      秦管逐家问完后,笑眯眯的望着南宫烨的反应。南宫烨也盯着秦管家,心里飞速的盘算着。

      秦尚鿩年老,两世子相争在整个令支邑甚至燕国都是公开的秘密。

      长公子秦朗名声不佳,但母家势大,又是嫡长子,目前占据ꯁ着绝对的主动。

      世子秦越虽然没有强大的母族为之撑腰,但这几年攀上了市被这棵大树,又加上能쒇征善战,甚至有传言说市被有将自己爱女许配秦越的打算。

      这更加加剧了两世子的矛盾。

      秦朗感觉到了危急,这才有意结交醌秦尚的重要部属,南宫烨也属于秦朗拉拢的对象之一。

      南宫烨笑了笑,道:“秦管家真是耳目通神,半年前我到府上交割事宜,是曾有幸和长公子见过妡一面,不过这半年在下领兵在燕山大营和东胡人作战,许久未回令支邑,秦管家不说,我都忘了。”

      秦管家眯着眼,也不管南宫烨所说是真是假,笑道:“忘了好,忘了好,忘的越干净越好。”

      说完,他费力的扶着身后的树站起来,滚圆的身子变得更加的肥硕,他拍了怕身上的尘土,道:“⫐南宫校尉,在下还要去看看小姐需要什么,就不打扰你了。뛗”说罢,也不等南宫烨回答,便朝着马车一瘸一拐的去了。边走边嘴里嘟囔,“看来真是年龄大了,只坐了필一会儿便走不动道了。”

      南宫烨慢慢的坐起来,握紧了腰间的剑,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一丝隐忧不由得泛上了心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