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14成免费入口

      昨夜沈良和张迎的鱼水㣉之欢,虽然也稍微体验到了些许的欢愉,诸如肌肤之亲的感觉,近距离的心跳、呼吸的搐感觉,那种极度的兴奋激动ꌳ,自然也有令人躁动的轻声呻吟,但最终主要뎢的感觉都是累。

      ᳥ 张迎毕竟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沈良要努力疤的控制好自己,不能让她感觉꜇太痛苦,不能让她其留下阴影,这些沈珂良都要顾及,所以总的下来是就很耗费体力。

      翌日清晨,一束阳光射入房内。光线刺激卛下,张迎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沈良很累,所以并没有醒来靽。

      张迎倒是先醒了,醒了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做,于是便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的睁开眼睛,眼珠快速的转动几下,然后就又闭上。

      躺了很久,童沈良却没有醒过来。张迎只好彻底睁开了眼睛,床上放着讹提前放置在屁股下面的那块白布,此时已经染上了一个馒头大小的圆圆的红꧘点,看起来像是某种旗帜,张迎看了一会儿,先将这布叠起来,胡乱的和衣服浑߅在一起。这些衣服和那块襙白布Ṙ,一会儿会被一起焚烧掉。

      门外,小莲已经端了一盆洗脸水站在那里,她犹豫了几下漦,没好意思敲门,端着一盆洗脸水,又不知所措,在门外来回徘徊着。

      搖因为都在糜家,小莲算붶是和张迎比较近的人,所以她居住的地方离着张迎和沈良并不远,也ఴ就是큕隔壁邻居这种距离。

      昨夜的事,小莲大概已经听去㲨了七七八八。本来小姐提前将她支走꿖,她已经察觉到一些异样,昨夜回去就预感晚上囜有大事发生。

      小莲如今十四五岁的样子,这在汉代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对于男女之间哪些事,其实也会有些幻想。理想型的男配偶,大概和三姑爷是㔨一样的。

      ƚ 他有才华,有能力,有谋略,为人却没ᾬ有架子쯹,跟他在一起的时ゲ候感觉不到一般成功男子带有的压迫感,三姑爷的谈吐也很风趣,总之很踏实还很开心,而且长相也白白净净的……想到这些小莲总会卥感觉脸上烫烫的。

      一个少女的幻想对象,整天又和这个姑爷厮混在一起,小莲其实很多时候会烦恼,自己明明就是喜欢这个姑爷嘛,无奈又有小姐这层关系,所以还是很多心里矛盾的。꟨当然煬也曁有可能小姐哪天发ᦴ慈悲了,主动给姑爷쮼找小妾,那小莲也是有希望的,毕쭻竟服侍他们这么久,大家也习惯、熟悉。

      昨夜的事,小莲也极力的脱控制自己不要太关注,可是这种事,在没人监视的自己房间内,小莲还是忍不住的去听,而且靠近了小姐的房间去听。

      小ⶱ姐似峡乎有些痛⢍苦啊,但似乎又是在享受的轻声呻吟。

      听完了,小莲又自责起来:“我ᜎ这是在干什么?这可是小姐和姑爷!”

      然后,又是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这鬞些东西在道德上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想起来就忍不住,最终小莲的一条玹裙子也랛弄湿污了,早上便早早起来,先是偷偷的洗了裙子,这才装作无事的端着洗䇮脸水来到小姐房门前。

      덽 没想到,小姐的房门果然是关着的,这很不正常,按照惯例三⒵姑爷会起来出去跑步的,今天却没有。

      “该不该敲门呢?”

      ꑏ 小莲很犹豫衺,她想极뜧力的表现出自己很正常,昨天蜥的事一盖不知。 㤓

      但是如何才能表现的햑对昨夜的事一概不知?敲门?还是不敲⦿?

      屋外小莲依旧在犹豫,屋内张迎已经决定起¸来了,她要在沈良醒来前把那些脏衣服处理掉。

      张迎随手抓起一件小衣,胡乱的穿上,然后抱起床上的脏衣服,赤着脚,头发有些蓬乱,快캯速跑到衣柜边,迅捷的如同一只小鹿。衣柜里翻出来一套衣服,穿好了朝门外走去。

      一开门,却楈看见小莲正端着一盆洗硳澡水站在门外。

      “小姐……” 覯

      柨“嘘!”

       张迎做了一个手势,让小莲闭嘴,然后轻声关上门。

      뫳 “小姐,你醒了,我打算伺候你们洗脸샡的,可是关着门…蒦…”

      张迎大概也看出了,小莲有些和平常不一样,不过张迎不能确定ꅠ是不是因昏为自己心里有鬼。

      ㇜ 强装镇定,张迎道:“没事,姑爷昨夜可能是偶感风寒,有些ផ累,还没起床……哦……䓵我这里有几件衣服太破了,需要譧处理掉,就在院里的灶内烧了吧。”

      烧东西这种粗活,按理说是下人做的,但张迎心中有鬼,又怕小莲发现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找借口支膂开她。

      “算了,我自己来毓烧吧,你先去糜府医师哪里抓些去风寒的药来。”

      小軉莲也有些尴尬,连连答应着,把ᰐ盆放在门口,转身出去了。

      见小莲走远,张迎赶紧关上门,镗衣服随手丢岏进灶下,点着火才放心。

      閭 这个灶是张迎䕥这边临时搭ꗸ建的,㗧主要是平时烧些热水用,怕别人看出破绽,张迎又把烧水器具拿来,烧上水才算完事。

      沈良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听着外面两人的对话,应该也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摇头笑了笑,找了件衣服穿好了,可能昨夜真的太累,腹肌有一种撕裂的酸痛,慢慢的起了床,活动开了才往屋外走去。

      小莲匆⬤匆的走出小姐的설院子,路上᷁免不了的峈心烦意乱,这种感觉大概便是所谓婼的小鹿乱撞吧,只是隔过了谈恋爱,直接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这种乱撞,更乱,撞的也更厉害了。

      抓了⺛药,又匆匆的赶回来,进了院子的时候,沈良已经醒了。

      “小莲?你手瘙中拿的是什么?”沈良倒是自然的问了一句,这样原本尴尬的气氛瞬间也缓解了不少。 諸

      小莲也开始鮮没大没小的跟沈良说话:“药啊,小姐让抓的,说姑爷可能偶感风寒……累……”

      听到“累”字,沈良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强忍着说到:“弄错了,我没事,药先收起来吧。”

      张迎尴尬的挥手ꉾ,示意小莲照办。

      걋 于是,这个上午덁就在两个少女的尴尬和一名男子不停地化解尴尬中度过。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小莲的烦恼有增无减,沈良和张迎如今其实才真正的算是夫妻,才体会到新婚燕尔的感觉,男女之ࢡ间那些事㆔这几天自然也有些频繁。张迎又已经没了第一次的痛苦,所艬以两人更加顺畅,时间更长一些,令小莲烦恼的声音也更久。

      从糜ૻ家彻底拿下徐州制酒权之后,这种太平日子大概过了大半年。

      有一天,岆小莲集市上뼃见到了٤以前张家的叫小荷的小丫鬟,她正蓬头垢面的倒在了輬张家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槚,身上是斑斑的血迹。

      小莲跑过去,抱起小荷,小荷神色疲惫的缓缓睁开了眼。

      “小荷?”

      “呜ඬ呜呜……小莲姐……”

      芊“怎么回事?ᆍ”

      小荷抽泣着:“张家召了匪盗,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啊?!”

      小莲的烦恼又多了一个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