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天堂去a

      仅仅做纸上观,耳听康术德大略的介䴤绍了一番。

      抳 굋这套魏佳胡同的花园宅邸,就把宁卫民的心撩拨得跟揣了个火뚿炭似的。

      ꒒ 这么牛的ٶ产业,他要不急着盼着去亲眼看看怎么可能呢?

      于是当天连夜里,这小子连觉都睡不踏实了。

      在重文门旅馆如此舒适客房僟里,这还是头一回,居然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既如此,他也不想占着茅坑不拉屎了。

      ಉ 后半夜,堉索性把张士慧替换来休息囼了。

      弄得张士慧拿他直打镲,还以为他想媳妇想得睡不着了呢。

      劝他赶紧就把米晓冉拿下得了,别瞻前顾后的了。

      ߆宁卫民也懒得理他,自己只独坐前台,喝着茶,拿根笔勾勾画画到天亮。

      满心期待向往着赶紧帮师傅拿回宅院,也过过土豪般的生活。

      所以等到下퇤班时候,瞎扒拉了两口早点,他连家都不回了,觉也不补了✁,就直接蹬着车去踩点儿了。

      差不多早上将近九点钟的时候,宁卫民终于从东四北大街东口进入了魏佳胡同。

      由于跟着康术德舳已经一年多了,如今的他对古建也不瀒算彻底的白丁了。

      至少他就知道宅院大门分젌广亮大门、金柱ꕧ大门、蛮子门、如意门、墙垣式门……等多种。

      其中最高的等级叫广亮大门。

      特点ᨔ是门楣上有雀替ⱬ,门洞擽向外延伸,内外都有门道阫。

      这样的大门显然都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所以正所谓内行看门慜道,外行看热闹흿。

      别看他只是慢悠悠的骑车,兜着应〽该是历“马家花园”的范围转悠了一圈儿,草草的浏览了一遍。 

      但他已经能看出不少的事儿来。谞

      首先,这个胡同里的四合院,档次༃确实较高。

      因为一进了魏佳胡同口,首先就能看到,“马家花园”对面的一个挂着幼儿园牌子的四合院。

      詿 大门就是金柱大门,这是过去普通官宦人家的专有样式。

      再往里,过去富户常用的蛮子门、如離意门也皆有。

      这便足以保证,这里的房屋质量上应该相当不错。

      绝不是建国后由政府用红砖搭建的排房可比的。

      而从街上看,这些老房子也算是⌍基本保持了原来的风貌。

      老树峉、老墙、灰砖、青苔,古朴的景色独具风味

      但是马家花园的宅邸范围,房屋规઩制却已经有了不小皽的变化。

      本应该是马家花园两套四合ⷃ院的位置。

      一处挂着个古今文化研究协会的牌子。

      另一处则变成了街道办的纸箱厂。

      ᰕ偏偏到了最西头,本应该是“马家花园”真正入口的广亮大门,以及左右屏门全没了。볭

      䍾 彻底被死死封堵上,成了一间就势搭建起来的不伦不类的房屋。

      取而代之的是院墙西北角和东北角另辟两个简易的小门供人出入。

      宁卫民从外俖面张望一下,能看到院里晾着衣物,也有不少∃煤棚、杂物>棚等生活痕迹。

      很明显这里面已经成了大催杂院,应该全都是一户户的住家。

      等到停好了车,他进院耸儿再细细查看。

      果不其然,院里残破得快要坍塌的戏楼,掺杂于房ᴙ屋空隙之间的青石和湖石。

      튰都足以证明他没˨找错地方。

      这里无〾疑就是曾经当年受到无数达官显贵、社会名流追捧赞誉之地。

      马辉堂私宅中的花园部恐分。

      但不能不说,园景变得很糟,眼前욢的情景实在是惨不忍睹。

      メ游廊和被损毁的十分严重,几近无存。

      关键是假山被挪,水池被填,宁卫民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康术德告诉过他的三个池塘。

      院中雕塑损失无几,植树也并不繁茂,根本ҵ无人照料。

      唯独还算良好的,只能说大多数㱸建筑物仍在,全园的整体构架基本保持。

      但同样因为长期作为大杂院使用,私搭乱建很多,已经毫无美感ൿ可言了。

      而就在宁卫民正要打算,继续去试着寻找一下,康术德说过的盖在假山上的那个台球房的时๟候,干扰来了。

      有两个老娘们推开门,从一个屋里结伴走出来过问情﯀况。

      这其实很正常,正在上班的时候,京城任何大杂院里,不用上班的退休老人就是义务警卫员。

      魹  所⾡以两位大妈一胖一瘦,都以一副极为警惕,防备小偷的目光盯着宁卫民。

      几乎异口同声的严㒄词质问。

      “你哪儿的呀?想干什么啊?这么出来进去的,跟耗子钻洞似的……澽”

      “就是,你到底找谁啊?说清楚了。要说不出来,你就跟我们去派出所吧……”

      于是宁卫民孋心知,恐怕这次踩盘儿不得不到此为止了ఏ。

      퍇而他的谎话张口就来,心不慌眼不跳的装傻充愣上了៑。

      “大妈,我谁也不找。可您千万别误会,춊我也不是坏人。”

      “我就是路过这儿的时候,从外面看里欤面,又是花草又是山石的,秶觉着옮好奇,才进来看看的。彁”

      콅 “没想到,您这院儿里还真是别有洞天,太气派了。这大花园子,就跟高干家似的。您这儿过去是不是王府ፒ啊?핣”

      俩大妈这才面色缓和,也都来了兴致。

      胖的那个大嘴一撇,开始臭吹。

      “那可不,我们这쭀院儿以前就是王爷住的ƫ地儿,行宫你知道吗?就是王爷住的最好的宫殿……”

      另一个瘦的却忍不住插了口。

      “不对⣪吧?行宫应该是皇上出숶紫禁城住的吧。而且我怎么听说这儿原先,也就是一军阀的住宅啊。那军阀姓吴疫,好像是叫吴……吴被子?还是吴被服来着?”

      “切,无被子,还要靂枕头呢……”

      㮺那个胖大妈被瘦的戳了一谖句,可不干了。

      ⍰ 非⎗要把“文盲矫情大赛”进行到底不可。

      “他陈栛婶儿,굄这事儿你绝对搞错了,这儿啊,就是王爷府。五九年那会儿,我们家刚搬来,这儿还有个叫溥任的王爷后代,跟我们搭过邻居呢。你是后来的,不知道……”

      偏偏这时候,宁卫民很没有眼色ക的横插了一嘴。

      “大妈,那您这院儿里闹过鬼吗?当年,您没问问那位皇亲国戚,这儿有没有吊死的宫女,被杖毙的太쓲监?”

      桶两老太太都不约而同耷了脸,冲着地上呸呸呸,就是连吐三口唾沫。

      琑 然后嘴里喊着晦气,就把宁卫民连赶带捻的给轰出了院儿。

      瞧这事儿闹得吧좩。

      可问题来了,这能说宁卫民傻吗?

      不!这反而正是他聪明的地方。

       若不如此,他怎么轻松出院儿啊?

      还不定得忍受盘问,磨牙到多会儿呢?

      要知道,他的来意可不能明说,绝不能펤让这里的住家知道。

      万一那句一不留神,真让人听出点什么,得不偿失啊。

      为什么?

      这道理是明摆着的。

      ྿这个院旡儿里至少龔住着几百口子人,没了房就等于没了窝儿,人家能干? ꗈ

      要让他们腾退蚏原房,等于让他剥皮抽筋,谁也不会轻易撒手。

      要ⱎ听说房主来要房,那非炸了庙不可。

      真滃说不准会出现什么群情激愤的情况呢。

      要为这事⿨儿挨䋚顿打Ϩ,那也就白挨揍了,不冤枉死了?

      而且即使从⤺办事的角度讲,为了方便日后픤讲条件。

      也应该把这事儿先瞒住慗才对,以免打草惊蛇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