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淫淫网

      两年的时间一转即逝,在这个华国偏远的小村落里没有前世的躲躲藏藏,没有任何压力,不用时刻的紧蹦着精神,就这样无拘无束的过了两妷年的清淡生活,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归,这样的日子让余枫脸色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对比前世的自己,现在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㩡 这两年里,余枫已经成功的融入了南河村。成为了一名南河村村民,还由南河村村民张铎举荐,还有望加入南河村村里唯一的商队。

      痖南河村三面环山,唯一的出口还被华国的夃母亲河费水河的最长的一条支流南河所阻挡。虽然四面皆堵,但是南河水产丰饶,三面山上又是成片成片的桑树,南河村世世代代的先人们以打渔桑布为生,经过了几千年的繁衍生息,南河村的蚕丝布和水产远近闻名。经常有各路商队前来絻南河进货,因南河的蚕丝布质量过硬,价格低廉,各路商队赚的盆满钵满。但好景不长,因多ꡎ家商队竞价拿货,连年的红利让南河村村民生活大大改善,每年的货量越来越少,商人们不满联ᷚ合压低蚕丝与水产的价格。为此南河村村长几次向青田县衙门上报均未得其果。

      南河村的前任村长为了改善局面,发动村民成立了村里南河商队,家家户户凑齐了银两,购置了两岸整整两队的马车以及渡河的货船,从此南河村的村民所有的货物均只交付给南河商队,慢慢才走出囧境。

      余枫在这两年里帮着॓柳母采桑种地,又时常紽与张铎下河打渔,日子过得颇为美满ꏻ。前几日余枫与张铎下巭南河打渔,遇上河面大风浪把渔船掀飞将张铎拍晕了过去,恰被余枫救下。张铎感激余枫的救命之恩便举荐了余枫进入南河商队,别看只是个进入商队的名额爻。一旦成功进入了,那婚柳家的货物经过商队出售就能多货几分利,缴纳的货运费也ₜ会少上两成。这是创办南쩳河商队的衶上任村长定立的规定,家家户户都没有异议,因此南河村民家家户户都想着自家的男丁进入商队。

      余枫有希望入南河商队的事情,柳母和柳心兰心里也是高兴万分,这样下来家中就有余钱让柳志去县里上私塾。

      山里的人总是渴望的有朝一日能走出大山,去外面见识更广阔的世∅界。随着南河村的生活䓏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小孩送到县城念起了私塾,也有在外面开店从商的。从外面输入的各种촩各样的新鲜事物让南河村的村民对外的向往愈加强烈。

      但是对于余枫来说,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广滎阔,如何精彩,在他看来有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的世界才是最精彩最让人安心的。柳母也켘能提起过让余枫去县里念私塾,但都被余枫拒绝了。能这么过着这么平淡无奇的日子,他就已经满足了。

      这两年的时间余枫练起了余元记忆里的一篇武功,名为大日烈阳经。此功需每日日出之际采集天地间的第一缕日辉,纳入体内反复锤炼。长久炼之,不仅能强身健骨,还能习出内力,맊成为一名真正的后天武者,一旦达到后天武者之境,身ꧫ体机能高于寻常人数十倍,飞檐走壁,碎石断金不在话下。

      휄余枫最初还不想习武,怕惹来是非,看着柳心兰一家这种平平弱弱的小百姓,习的칯一身武艺也能保护家人。但余枫却不想显露出来自己习武,因此每日清晨练武归来都会砍戴上一捆柴火回来。两年下毯来也未被人发觉。

      ꪔ  这日余枫刚从山上摘了足足五筐桑叶回来,便听柳志的玩伴汪童(小名桑童)说柳志与村长제家的汪成(小名狗子)带着一伙人欺负柳志。余枫眉头皱起,঳放下箩筐便随汪童跑出了家门。等到余枫与汪童找到柳志时,柳志鼻青脸肿的趴在地上,眼泪湿透了衣襟。余枫扶起柳志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餣,受的一点欺辱怎么轻易放孄下男子的气节。”

      “枫哥哥,汪狗子那混섀蛋骂我娘,我气不찧过与他쵞们动手,我不怕挨打,谁骂我娘我就要谁拼命鏌。”十二岁的柳志说着最硬气话,流着最怂㼄的泪,一脸坚定詁看着余枫䚾。

      余枫见此没有再说,他也知道,柳母长的貌美如花,蕙䤑质兰心,一手巧手又绣的一副好刺绣。一鹵个单身母亲带着两个小孩很是不容易,村里有不少男人都有所倾心,经常会帮衬着些,长久以往妇人们因妒忌生出粗俗之语来恶意中伤。

      柳志虽然㹥年少顽皮经常被柳母责罚,但对自己的娘亲,柳志确维护的紧瞗。见人污辱母亲,柳志就与其拼命,这也彰显ﺫ出这孩子心疼自己的母亲。虽然汪狗子뚛带着一帮人,上去必定是一顿毒打,但是柳志想起小时候,柳母一人艰难抚养的姐姐和自己,内心就有一股力量鼓动的他去维护他的娘亲。

      经常受伤的柳志自小就经常会问柳母父亲是谁,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也渴望着被人保护,为什么不来帮楜着娘亲。每次的柳母的回复都是你只要记住你父亲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是娘亲的英雄也是你的英雄。是姐姐的英雄,是大家◢的英雄。一开始὇柳志还向Ⴁ往着有朝一日他的英雄父亲쳃会回来。但过去了七八年一点䁛音讯也没有。

      村里的又有越来越多的污言秽语攻击娘亲,慢慢这柳志对着个英雄父亲失去了尊敬,失去了向往,每次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回家后,他就越来越反感这鈁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的父亲。后来柳志就再没有和柳母提过父亲。但是每次听到有人污辱母亲,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与对方拼命ﴣ,但每次的结果都是自己被毒打一顿。

      余枫叹了口气背起柳志说了句:“先回家吧!回去我帮你和惠姨解释。”柳志在余枫背上摸了摸眼泪,耸了耸鼻子说道:“谢谢枫哥哥。”又对旁边的汪童说了句:“桑䷔童,你也回家吧苓,谢谢你了。”

      㲥 太阳西斜,庄回家的路上,余枫背碆着柳志走在篱笆路䔱上ћ。两人一路说着话,慢慢的柳志就这样睡着了。余枫喊了句见没有回复,轻轻一笑便加快了步伐。㼋

      回到家中时,太阳的半个身子已经躲进了山里。刚刚从布纺回来的柳心兰帮着ଡ柳母在院子里收拾晾㴸晒的鱼干。余枫踏进院子和柳心兰和柳母打声招呼就走进了屋子。放下睡淥着了柳志便走出了屋子帮着二人一起收拾起来,柳母问了问柳志的情况便去准备晚饭了햚。

      柳心兰对着余枫说道:“余弟弟,斯志儿从小就心疼我鰓和娘亲,和艪人打架斗殴也是为了维护娘亲,他平ꛭ时喜欢和你在一起,你帮我和娘亲多劝劝她,我们不怕被人说道,让他不要在去和人打架了。”

      n “心兰姐,志儿虽然小,从来都是惠姨和你햝处处照顾着他,他一直想帮着你们,但又被惠姨和心兰姐拒绝,这是他对你们表露情感的唯一方式了,但是顺其自然的好。”余枫回道。

      柳心兰吐出一句:“这志儿,㶺也是难为他了。”

      “我䜣和娘亲商量着,还䫿是把志儿送去县里念书,一来䪔远离村里的这些流言,二来也好在外面长长见识,学学圣人诗书。以后也好有个谋生的本事,只是以后辛苦你了。”柳心兰说道。

      緾“惠姨同意了啊,早就该如此,我不辛苦的,对我来说你和柳志还有惠姨就是我的亲人。那我明天去和张劕哥去商队走动走动,읅有张哥的帮忙应会㒓简单넓不少。”૙对于惠姨能同意柳횺志心愿外出念书余枫打心里高兴。现在在想着明天要带点家里最好的鱼干给张哥送去。

      当晾竿上剩下最后一块鱼干,柳心兰刚伸手去收拾时,፺余枫也伸手准备去拿ꙝ,就这样余枫正好抓住了柳心兰放在在竿子上的手,四目相对,余枫怔怔入神,렦柳心兰脸色泛红连忙抽回双手。回过神来的余枫看着慌乱失措的柳心兰拿着最后一꘢块鱼干跑进屋子,心里泛起异样的情感。

      晚饭时当柳志得知自己以Ⅵ后可以和其他小伙伴一样去县里念私塾的时候高兴的跳了起来믍,一点也没感觉身上的伤痛。而饭桌上的柳心兰目光确躲怯着余枫一股脑的埋头吃饭,余枫心里则是感叹,僄这द个世界的女孩子真的好纯真,不小心抓了下手就这么害羞。

      夜晚躺在床上的余枫又掏出了那枚玲珑扣,뚡发着淡淡红光的珀色쿛环形玉佩映在脸上,余枫想着这枚玲珑扣确实不是凡间之物,自从上个每日修炼大日烈阳经㛕时,这枚玉佩就会发出热流隔着胸膛流进体内,这股掇热流比起一日采集的日辉更加炙热,更加浑厚,短短一个多月的修炼,凝练起来后天真妲气竟然比之䊊前一年多的修炼的总和还多,如풷此以往相偃信不久之后就能突破后天武者了。

      思绪回复,⬒收起发着红光的玉佩蜂,看着睡熟的柳志,盖上被子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