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久广场舞苦咖啡

      当我浑身是血踉跄着从比赛出口走出来之后,图格夫和ﵷ罗云生以及血쭩斧帮中一阵欢呼雀跃。看着我摇摇欲坠的身体图格夫和罗云生立即上前搀扶道:“小老大你没事吧䍜!?”我摇摇头却见远处横刀门的老大卡赞慢慢的走了过来并且脸色十分阴郁的问道:“臭小子,出来的人怎么是你?艾东尼和罗森呢?“

      “既然只有我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俩自然是被我宰了!“我故意挑衅的说道。

      卡赞听完我挑衅的话脸瞬间被气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可能!凭你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混蛋怎么可能把艾东尼和罗森杀了!先不说罗森的铁拳在떗这暗街之中无一人能接住,就光是艾东尼这个高位暗杀者你就不能杀得了他!你一定是作弊了!我要向城主大人抗议!取消你的获胜资格!“

      任凭卡赞如何叫嚣怒吼我都懒得搭理他ꎭ,只是淡淡回了句:“爱信不信,想抗议你就快点去,别在我跟前像条狗一样乱吠⛹。”

      “好小子!你等着!“卡赞·波尼奥愤恨的朝着比赛的工作人员处走去……

      卡赞走后血衣堂的人又围了上来!死在比赛里的是他们的老大罗森,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直接就要上来和血斧帮开战。“妈的!真当我血斧帮无人是吧!兄弟们抄家伙!”面对这样的阵势图格夫率先忍不了直接嫺抄家伙就要开干!

      一瞬间血斧帮二十多把手枪就直接指向了血衣堂围拢上来得那些人!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执法队大批宪兵列队赶到,齐齐列队两旁之后有人大喊了一声:“城主驾狉到!”

      看到这个阵仗罗云生立엉马让血斧帮的人将枪收了起来,这米娜若城背后真正的老大是城主沃尔特,在暗街里不管你是龙是虎都得盘卧着。要是谁真活腻歪了要与城主一较高下就相当于和整个米娜若城的护舶卫军斗。

      别看米娜若城不大,内城之中抛去执法队还有三千护卫军是专属城主调遣的。那斲可是货真价实正规武㵇装的军队,可不是暗街里这帮混混可以比拟的。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帮派就是帮派,不能可与城主的权威真正抗衡。

      这边城主站了出来,三大家族的年轻后辈和军方代表也陆续从高楼之上走了下来。这其中三大家族的年轻后辈明显是一副看戏的心态,而军方代表这边态度表鴳明了是帮血斧帮说话。只有城主阴着个脸走到了众人面前说道:“刚才比赛督导组的人已经ᤓ进入比赛场进行了确认,其中发现一名不知身份男子尸体,还在罗森的手뱋里发现了一把手枪和三个弹ࠪ夹。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表明是血斧帮的参赛者使用枪械作弊,所以本届暗街之王争빎霸赛的胜出者就是血斧帮!同时比赛的规矩一直都是生死勿论,你们血衣堂不准再就罗森死在比赛一事而与血斧帮发生任何冲突!横刀门也是一样!”

      城主此话一出,众人再也不敢提出任何异议全都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比赛场地。正当图格夫和罗云生要搀扶着我离开的时候,城主沃尔特却走到我跟前说道:“好一个少年英雄,赢得漂亮隐藏的也足够漂亮。麲按照规矩获胜的帮派在三天之后来城主府办理获胜奖励的手续。到时候希望你这个血斧帮真正的老大能够到场。䣃”说完城主沃尔特并没等我回复便转身走掉了。

      我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惊,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我刻意隐藏身份这件事。照这䕒个情况看来比赛欶中指使抢手暗杀我的也极有可能就썯是这位城主大푮人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草草的将事情了结,毕竟这暗街之王争霸赛是三方约定立下的。要是让另外两方知道自己暗中干涉▏比赛结果必然会麻烦缠身。那他在最后点破我的身份又邀请我三天悎后去城主府目的又是什么呢?暂时想不通,我对打哑谜什么的最是讨厌了,有事直接讲不好吗?还要人猜来猜去的真是烦死了。

      另一边回程中的城主沃尔特在和自己的心腹秘书长卡尔密谈:

      卡尔:城主大人,您改变主意不杀那小子了?

      도 城主:既然在比赛里没杀掉,那后面髖有军方在背后为他做靠山咱们就暂时不能动他。

      卡尔:他不过就是个十来岁的毛孩子,随便找些暗杀高手秘密做掉他不就好了。

      城主:膯现在血斧帮鯧已经赢得比赛,未来三年的武器销售权都归他们,即使现在把那个叫萧宇的小孩子杀了也没什么用。血斧帮中还有其他人可以顶上来,那样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卡尔:那您跟他说三天后来城主府是为了什么?鉞

      岷城主:既然暂时动不了,那就先试着拉拢他们,与其为军方所用不如为我们所用。

      卡尔:那如果他不肯被拉拢该怎么办?

      城主:哼!在这米娜若城我就是王,军方的势力再大也不可能一直在米娜若城护着他们。只要我想,随时都会有其他帮派来取代他们,就像佛罗一样偌大的黑竹帮不还是在一夜之间被灭了,他本人不也是像老鼠一样偷偷的溜到了国外去了吗。只不过我原本是想让横刀门来接收黑竹帮的,却不想中途蹦出来个血斧帮捡了便宜!

      卡尔:是啊,血斧帮原本在暗街连三流帮派都算不上。谁成想有能力一夜之间就把黑竹帮给吞并庡了。

      城主鏰:哼,你还有脸说这话!你的情报工作到底是怎么做的?

      卡尔:属下知错了,原先血斧帮之前一直在外城和贫民窟活动。属下就一直都没当回事所以……

      城主:好了,别再为自己找借口了!后面一定要把他们给我盯住了!特别是那个叫罗云生的家伙!筢

      卡尔:啊?血斧帮背짷后的老大不是那个叫萧宇的人吗?为什么要盯住罗云빶生?

      城主:今天在比赛现场我看到军方代表跟那个叫罗云生的很是熟络,但是对那个叫萧宇的小鬼非常陌生甚至可以说根本不认识。这也就是说罗云生可能才是血斧帮与军方的中间人,那个萧宇可能只是血斧帮放出的烟雾弹!

      卡尔:那您今天为什么要萧宇三天后来城主府?

      城主:这自然是将计就计,他们自以为用一个比较能打的小鬼骗过了我们。那我们自然就把那小鬼当成血斧帮老大来对待。

      卡尔:原来如此,城主果然明智!

      城主:行了,少说➌些恭维的话啐!把你该做的事做好!

      卡尔:是!是!是!这次属下一定뚒将事情办好。

      对于城主自以为是的误会我这边是全蟁然不知的,当渊初我之所以派罗云生与军方联系主要还是因为我暂时无法离开米娜若城这个“新手村”,同时我也懒得过多和军方那些高层打交道。相比而言罗云生这个八面玲珑的人则更适合去。

      话分两头回到血斧帮这边,我因为暗街之王争霸赛而疲劳过度正躺在床上休息。睡梦之中那些血腥搏杀的画犡面却时时闪现在헥我梦中,即使修养了一整天还是觉得浑身疲惫。在前世的时候我是一个连鸡都不会杀的人,而转生到这个世界之后我大多数时候都在Ὅ催眠自己说这是在一个游戏的世界,这不是真实的这듰不是真实的!我在这里杀的人不过就是在游戏里杀的小怪罢了。

      一开始在偷袭血斧帮造成流血事件的时候我还能勉强说服自己这样去想,但经历过暗街之王争霸赛这百梓人混战厮杀之后我却越来越无法崳说服自己这是在游㰆戏的世界里杀小怪了!௼毕竟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太过真实,厮杀时那鲜血喷溅在脸上的炙热感与血腥气味都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我不得不承认我在经历过那场残酷比赛之后开始有了强烈的负罪感,并且越来越强烈。特别是一个쇸人呆着时候强烈的空虚感更⫫使得我不断想起那些人在我面前惨死的画面。我三十来年多形成的观念在逐渐崩塌……我的良知在不断的对我进行谴责……

      在大赛过后的第三天,罗云生和图格夫来找我一同去城⩀主府。但我完全没有那个心力去应对这样的琐事,直接对他二人说굌让他们代表我血斧帮去吧,正当二人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我就已经将房门关上。之后的几天里我也一直躲在黑暗的房间里不断反思和劝说自己要坦然面对这一切……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在我感觉快要精神뷷崩溃的时候,大ퟁ贤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检测到宿主有强烈的精神波动,预判为精神分裂的前兆!请问是否需要意识分离?

      什么?精神分裂?意识分离?这是什么意思?我在心中对大贤者询问道:“大贤者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告:宿主的精神目前有分勭裂的前兆,本系统可以帮助宿主进行意识分离。意识分离之后宿主所有的负面情绪会由新的意识接管。

      “那我要是同意意识分离是不是内心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我急迫的问道ⷋ。

      告:⇞是的,新意识接管情绪后会逐渐形成新的人格。宿主之后所有与嗜杀、残酷、血腥有关的负面情绪都会由新意ᆕ识接收,不会再对主意识造成困扰。

      “会形成新人格?那不就是人格贈分裂吗?大贤者你在耍我玩吗?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不㧣是一回事吗!”我怒骂道。

      解:形成新人格和人格分裂并不是一回事,而且精神分裂是指一个意识里有两种以上精神信念无法统一儿造成的意识混乱,而人씆格分裂指的是一个意识分裂为两个不뻯同的意识而相互之间又拥有不同的人格,两个人格不需要意见统一所以也不会造成意识混乱。

      我去,我被这脀混蛋大贤者直接给绕懵了㾲。重新捋了一遍之后我直接问道:“你也不用给我解释那么多,直接告诉我如果形成新人格之后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告: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影响,但当新意识的人格完全组建完毕之后会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与你抢夺身体使用权。

      “什么特定情况下?”我继续问道。

      解:例如你再次战斗或杀人的情况下,新人蜢格会自动出现与你抢夺身体使用权。因为新人格就是为了厮杀而诞生的。

      我思考佻了一会儿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控制新人格在我需要的时候再让他出现,而不是他自己跳出来?”

      解:有,就是在他人格未完全形成之前给他打上你的精神烙印,这样你就可以随时调配他的出场情况,他无法自主跳出。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有意思了。我如果将自己身体中所有负面情绪都给这个新意识那我以后岂不是就没有烦恼了?嘿嘿嘿,不错不错……

      就在我这么美⾄好畅想的时候大贤者又说道,告:宿主目前只能将有关嗜杀的所带来的负面情绪交给新意识来处理,而其他负面情绪并瀈不能由新意识接收。

      “额……那我以后能不能多分裂出来几个新人格意识啥的?”我不要脸的问道。

      告:宿主在达到等级一之前只有一次意识分离的机会。

      屯呵呵,我想也是……按照大贤者那严密的逻辑程度怎么可能给我留BUG呢。

      “好,我同意意识分离。≎”我对大贤者说道。힗

      告:意识分离开始,请宿主做好准备。

      准备?啥准备?正当我想问大贤者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无数条触手给强行撕扯着,那种疼痛感真是深入灵魂……比断骨之痛还要强烈十几倍!如果可以形容那就好像是分娩时的十级疼痛!全身的骨骼肌肉筋脉都在因脑룫袋的疼痛而快速收缩,短短十几秒我就感觉自己已经失禁了……

      麻蛋的!这么痛的吗!大贤者我日你奶奶个腿……不知道给点麻药吗……

      귕差不多经历了漫长的一个多小时,我已经不知道疼晕过去几次了,中途不止一次祈求大贤者停手吧,老子不意识分离了,精神分裂什么的也是挺快乐的……可是大贤者只回了一毴句:意识分离一旦开始就无法랻停止,强行停止的ᙵ后果就是我的意识全部清零变成啥也不知道的白痴。没办法我只能咬牙忍耐了。壦

      在意识分离结束之后我基本上已经完全虚脱了……我的意识逐渐沉沦进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我就想懒懒的在这黑暗中好好休眠谁也别来打扰我……

      可是事与愿违,一束超级强烈的白光瞬间照射到我黑暗的意识界中,告:意识分离已经成功,请宿主将精神烙印刻在新意识体中。

      “老子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啥也不想干!精褶神刻印什么的等以后再说吧……”我虚弱无力的在心中轮对大贤者说道。䃶

       告:新意识在分离后若不能빟直接接受精神刻印,之后就会形成独立人格无法再㤮接受刻印。

      我在内心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怎么刻印!”

      大贤㚉者系统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我的意识在下一刻看到了一个血红色雾气蛋形体。

      这就是新的意识体?这不是个蛋吗?我的心中有诸多问号浮现?⦁??????

       算了管他是蛋还是什么,早点整完早点休息。我在心中问道:“那个……大贤者,现在要怎么做?怎么施加所谓的精神烙印?“

      解:“请本体意识在接触到新意识胚胎后默默想一句话或咒语,精神烙印就会自动施加在新意识体胚胎上。当陸意识体彻底发育为一个新的人格后这句﷍话或咒语也会慢慢深入到他㦲的潜意识中。当你再次说出这句话之后新意识必然会无条件服从你的指挥。“

      뷱 啊嘞?这춥么简单的吗?不过怎么听起来好像在给他做催眠或是心理暗示呢?算了不管了先照着大贤者说的做吧……

      不过要想一句什么话呢?要帅一点?要酷一点?要霸气一点还是好玩一点呢?哎……关键时刻纠结症又犯了……苦思冥想了好一阵突然懽有一句话闪现在脑㬗海里:俺玛尼莱蒙!就这句了!哈哈哈我չ真是个小天才……

      默默闭上眼睛将额头贴近到那个雾气腾腾沲的红色蛋上,心中暗自念道:俺玛尼莱蒙!在我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那雾气状蛋蛋微微的颤动了钑一下。

      告:精神烙印刻印完毕!宿主意识む即将回归!随着大贤者的话我眼前一黑意识又一次回归到本体之中。这一回归之后整个身体的巨大疲累感与酸痛感瞬间涌上心头……我马上陷入到了沉沉的梦香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