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那里太大了

      我连连点头称谢,转身朝里面走去娃.按照保安的指点ᭉ,很快就到了办公楼,直接上二楼。这楼梯正好是在整栋楼的中间ᯝ位置,我左右一看,两边各有十竧几间挂着不同牌子的办公室,保安刚才只是告诉我到二楼找王小姐,并没꥽有说上了二楼之后,是朝左拐,还是朝右拐。

      等了一会儿,走廊上一直无人出现,我又不敢随意敲门去问,只好采用最笨的办法了。先往웪右边走去,一直走到尽头,也没有找到人事部的牌子,那不用问了,肯定是在左ꕌ边了。于是我又折返身᎗,往相反方向走去,终于在左边倒数第三个门那里找到了人事部办公室。

      透过虚掩着的门缝䃎,可以看到饐坐在门口的一个瘦瘦的,短头发女孩正在讲电话。我往门边一撤,扯了扯身上쯋的西装,整了整领带,接着又捋了捋头发,咽了一口唾沫,쌭深呼吸了几口,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来到门前“咚咚咚”敲了三下,很快就听到里面有人说道,请进。

      我轻坅轻的推开门,一看,办公室里一共有四张办公桌,从前到后一字排开,全是女生뮝,她们听到开门声,全都抬头望向我。我手抓着门把手,轻轻的迈进去一只脚뺒,在门口停住,怯生生붶的问道,请问王小姐在吗?

      正在讲电话的女ꖟ孩右手拿着笔正在겖本子上记录着什么,听到我的问话,头往左一歪,把㪚话筒用脖子一夹,腾出左手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扭头看了我鍮一眼,答道,我就是的,你是龙岗职介所推荐过来面试的吧?

      我连忙点点头,说,是的,是的.

      她左手又拿起话筒说了一句“我等下过去拿”,然后挂了电话,接着又从桌子上㯲的文件夹里抽出了一张纸뉼,站起身来,说道,你先跟我过㟚来吧.

      我跟着她来到了靠近楼梯口的一个小핊会议൐室,她让我坐下,我赶忙拉了犨一把椅子,只坐了半个屁股,挺鹵直溨身子。王小姐也坐了下来,随后把手中的表格递给了我,让我先填一下.

      我接过来一看,崚并没有什么特别,和之前在职介所填的쐁表格大同小异,无非就是些姓名,性别,出生年月,身◷高,籍贯,专业,政治面貌啥的。我不敢怠慢,赶忙“唰唰唰”的填好了,然后站起身来,上身微微一倾,双手捧给了王小姐。

      青 她接过来看넁了一眼,说道,行,你稍等一下,我去交给我们经理,等下他会过来面试的。说完,便出去了。

      我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全身僵硬,手心却直冒愙汗,我只好不时的往裤子上擦一下。人生的第一次面试䜶就要开始了,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后背隐隐约约开始流汗了,很快,背心就湿透了,紧紧的贴在了背上。

      虽然身⸵体不听使唤,还有些轻微的发抖,可是我的脑子却没有也不敢停歇כּ,一直在高速的转动着。这墇段时间以来,每当同学们面试回来后,我们都会一拥而上,请他们说说这次面试的过程,所以说,我一直提醒自己稳住,稳住,咱虽然没有吃过猪肉,可是谁还没有见过猪跑啊!

      我一直在揣摩着接下来的面试会提什么问题湥,台湾人是不是很可怕,我是不是要保持不弔卑不亢的气节,我应럒该怎么去回答,怎么才算合适,得体,怎么才能给人家留下深刻的好印鍭象。

      正一团乱麻呢,门开了,我下意识的“啪”的一下,赶忙站了ꆶ起来,进来的却只有王小姐一个人。我很奇怪,不是说经理过来面试吗,怎么就她一个人?难道是要去经理办阝公室?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的手不禁伸向꨾了旁边放着的背包,准备马上跟王小姐走。

      王小姐看了我一眼,咬了一下嘴唇,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经理说了,你不适合我们公司.

      馁“嗡”的一下,我的头顷刻间变得像有千斤重似的,我一个趔趄,差掄点摔倒,赶忙用手扶住桌子,什么情况啊?我张了张嘴,却发不꧕出声来,连忙闭上嘴巴,用舌头狠狠的顶了顶上颚,吞咽了两口唾沫,才急切ẖ的つ问道,什╒么?王小姐,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位王小姐深表쨧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们经理说了,我们厂啊,不喜欢有仙政治倾向的人。说完,又加了一句,以后你再去面试啊,简历上的政治面貌这一栏不要再填任何内容了。

      我懊恼的差点要喷血了,什么事啊?这是干什么啊?我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得到了一个机会,结果还没有面试呢,连人家经理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呢,就这样য়被淘汰了,这...这....这也太窝囊了吧?我这是搞什么啊,算不算是作茧自缚啊,我翼怎么就想着偏要去填那个干什么啊?吃饱了撑的吗,我?㓹

      虽然万分自责,可是这毕竟是我的第一个机会,怎么着我也得再争取一下啊,豁出去了,想到这里,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对王小姐说道,王小姐,我是刚毕业的,没有什么经验,刚刚随手就瞎填了,您能不能和经理说说,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锲?拜托您了!

      王小姐把手中的文件往桌子上“啪啪”磕了一下,嶃为难的说,这个我可帮不了你觃,真的,我们经理脾气可大了,ࠇ说一不二,他决定了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的。我也輻很想帮你,可⽺是没有办法,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机会!⨁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뀽咱和人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为难人짳家干什么啊!显然,堬这是下了逐客令了,哎,自认倒霉吧!不过离밑开前,我还是对王小姐的善意再맞次表示了感谢。

      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旅馆,歇了好大一会,才慢慢的头脑清醒过来,哎,郁闷啊!几个同学见我回来了,赶忙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我怎么样,他们肯定还想借鉴一点经验呢。我唉声叹气的把情况一说,他们“哗”的一下全散了,都跑回去改简历刀了。自责,自虐,解决不了问题,事情既然发生髸了,就当做吃一堑长一智吧,㔨下不为例,再接再厉.

      没想到紧接着又传来灋了更坏摳的消息,侯弘帑和王建,辛庆他们几个去爱联一家禩厂面试。偏偏闲得蛋疼,看到人家퓽工厂门口拴了两只拉布拉多,之前쾠没有见过啊,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名犬啊。于是,几个家伙便上前去逗人家的狗,结果没有想到,那两ੰ只拉布拉多忽然挣脱了链子,扑向他们。

      虽然是没有咬到,但是在逃跑中,王建不小心磕到了路牙石上,把左小腿摔骨折了。侯弘和辛庆两人赶忙把他送到了附近医院,刘处紘长得知消息后也立即赶了过펬。真是屋漏偏逢连ꇰ阴雨啊,治伤要紧啊,其他的先放一边,交了钱,⪧做了夹板,上了石膏。

      他小腿打了石膏,工作的事也就别想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如果贸然回去老家,又怕在长途奔波中导致断骨移位,找个地方休养一段,才是上策。幸好王建的一个远房姑姑就在横岗上班,离龙岗不远,联络上之后︞,哥几个又一阵忙活,把王建送了过去,安置好,很快就要鴣到春节了,看来这个年他是要在深圳过定了。

      没想到就此一别,竟然十几年没有见面。再见面时,他已经是青岛住建局一名副处级的官员了,从此之后,彼此联络又恢复了正常,又发生了很多故事,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原来他在横岗낶住了一段时间,年后稳定之后,就回到了青岛,恰逢公务员招考,他闲着无事,报了名,竟然考了个全市第二名,现在想想,真是“福兮,祸之ㇷ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我们的老Რ祖宗真的太有智慧了,一件事情发生了,我们不能流于表面,不能因为遇到了䶽困难就气馁,从而失去了奋斗的热情,也不能因为现在໷春风得意,就尾巴翘上天而不防范于未然。这样都是不对的,而是愱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腛去发现背后隐藏的机会和风险。

      我是掐着手指头过日子,很快,九天过去了。老扁和江明去了坪山恩达电子厂,薛建去了龙西村一家港资电子厂,据说他是那家厂的第一个ᯖ大学生,辛庆和侯弘频繁的面试,龙岗附近的厂子他们去了二十几家面试,两人几乎快混成面试专家了,却迟迟没有好消息传来。

      昆 弣 每天都有同学去面试ꕀ,去上班,看着身盈边越来越少的同学,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我的内心却是那么的惆怅和悲痛,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心也一天一天的慌了起来。今天已经是1998䟞年1月13日了,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听说很多工厂现在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放假了,他们要年后ៃ才会再招人的,这頮可咋办啊?

      我心如鹿撞,“砰砰砰砰“的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七上八下,心情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擑静,它在那陿里턚徘徊、流浪、撞击着,却找不到出口。我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一项艰퐋巨却又不得不为的重担,心突然间好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